刘画路过的枸杞《摸鱼法师的日常》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刘画路过的枸杞)完整版免费阅读

以其他小说为叙事背景的小说《摸鱼法师的日常》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路过的枸杞”大大创作,刘画路过的枸杞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路是要一步一步走的,饭是要一口一口吃的
”刘画躺在源晶堆旁,研习着基础的施法动作,手里的卷轴却燃起了不可思议的能量
“今天的冒险,从哪开始呢?”

小说:摸鱼法师的日常

类型:其他小说

作者:路过的枸杞

角色:刘画路过的枸杞

评论专区

潮汐进化:散了散了,作者确定太监了,前期都很好,断更前一到两个月的内容开始越来越差,最后作者也意识到不对,干脆太监了

跨界闲品店:一面说闲鱼是流氓软件,自动安装不能卸载,没有拒绝选项。一面又一点防备都没有就安安心心使用。这人物智商。。。。毒到不行啊。

某美漫的特工:垃圾,构思挺好对但是前女友这么多又不开后宫,尼干个J8。

摸鱼法师的日常

《摸鱼法师的日常》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4章 外门门外大弟子

“所以说,现在挑选好你的英雄..不是,选好了自己的导师了吗?”

看着趋于平静的大殿,刘画看了看眼前的四人都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导师,不是滋味的砸吧砸吧嘴

“木导师,要不您把我收了吧,我感觉这些导师好像不是很待见我的样子”

刘画小声嘀咕了没多久,蓝悦唯微微侧身,对旁边的导师小声说了几句

“艾导师,那个人天赋怎么样?”

“你是说刘画?看起来还不错,但是元素形态呈固化是一种很不自然的表现,他日后突破怕是会成为非常困难的一件事,培养心血和成本就远非常人能比拟的了。”

艾可平日里懒散,但思维一向敏锐,她一眼就看出刚收的这个天才似乎对刘画有点其他的想法,便打趣道

“怎么?收他也不是个难事,耐不住我的宝贝徒弟有念想喔”

艾可本想看看蓝悦唯的反应,却不曾想她真就直勾勾的看着刘画点了点头

“老师,我可能有些事要拜托他,如果他天赋尚可的话还麻烦老师给他找个好下家留在学院”

艾可眯了眯眼,细细打量了两个人,嗅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味儿

“你,刘画,来这!”

轻飘飘的一句话带着不容置疑的口气,而抱着随便在哪混都行只要能进学院就血赚心态的刘画错愕的看向艾可和蓝悦唯这边,一同错愕的还有其他导师

“这啥情况?顶级天才的导师向我投发了邀请函?不!什么邀请函!这明明是任命书吧!老木果然不靠谱,还是得我直接爬过去做牛做马走上人生巅峰!”

“艾可,你过分了,还有许多导师招生数未达标的,你已经收了蓝悦唯那个妮子了,怎么?还要抢剩下的这个小子?”

“稍安勿躁嘛庄老,我们虽说是导师,但怎么也得尊重一下学生自己的意见吧?不妨问问刘画自己是怎么想的,你说是吧刘画。”

艾可笑盈盈地看着刘画,刘画表情一僵,这看似精致随和的笑容怎么有种让人觉得拒绝了就会被刀的幻觉…也顾不得旁边庄导师脸上的不高兴,连忙点了点头

“刘小子,你确定不再好好考虑考虑?艾导师年纪轻轻实力虽说不差,但应付你这种元素固化的可没那么多招,不如看看其他几位导师,那边几位倒是有几个法子。”

庄子轩胸有成竹地端坐着,一年时间便教出一个6等的学生,傲也有傲的资本,更何况这艾可才是这几年新晋上来的毛丫头,犯不上他自降身份去斤斤计较,导师和导师之间,光是阅历的分量便能压死个人,何况是名下弟子众多的他。

“谢庄老赏识,艾导师刚刚诚心邀请我这块搁了这么久的冷板凳已是大恩,岂有受知遇之恩不报的道理”

一拱手,收敛了面上的喜悦,小跑到了艾可旁边,嘿嘿的笑着

“强悍的妹子队!血赚!”

“既然这小子执意如此,我等再做挽留也是不妥,那这一批的学生就到这吧”

“庄老师,这…!”

庄子轩望向一个青年导师,无奈的叹了口气,木槿学院在南城也算是有几分口碑,其下对导师有着硬性要求:每一位导师在这连着七日的收新过程中至少门下得收有一位学生悉心培养,每年都有无数的学子主动来投,若是连招新的能力都没有何以出师?正因如此,每年才能源源不断的培养出优质的学生壮大本院的实力。

庄子轩年岁已高,偏搭上个这样的徒弟,已至第六日了依旧没有学生来投,到时候传出去个学艺不精还好,万一来个老师教导无方这不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当下有些不善的看了一眼已经退场的艾可几人,也不知在盘算着什么。

而收完徒任务完成的艾可就没那么多杂心思了,收了两个徒就跑路,一个天赋不错,稍稍培养一下,少则几月多则半年,冲击个3等4等还是有机会的,就是这个买一送一的刘画…待到自主修炼到3等以后会不会卡瓶颈,日后免不了为这个麻烦费点心思,也不知道蓝悦唯这小姑娘在想些什么。

路走一半,艾可突然想起来什么,对身后两人说道起来

“先约法三章,你们俩新来的,还什么都不懂,老娘我..不是,你们导师我是今年新晋的,图个业绩也不管那些条条框框的,但有几条你们必须遵守住了,在外院很重要

第一,外院人多眼杂,每个导师都有各自的地界专用于学生的教导,可架不住用心险恶之徒设计陷害,要记着,再强大的法师被人偷袭,伤了要害,也只有死路一条”

这第一条刚说完,刘画听的津津有味,却发现身旁的蓝悦唯下意识攥着拳头脸上瞧不出喜怒,刚刚跟木导师一起当背景板的时候他可看见了这姑娘在艾可这说了什么,才把他招过来的,要说没她什么关系他刘画是第一个不信的

“看起来好像有什么事儿?有机会了解一下看看能不能帮上忙,算是感谢一下这个大小姐捞了我一手”

“第二,既然收了你们两个,我自然会负责到底,蓝悦唯的元素足够纯粹,走哪一路的修炼法门都好起步,但你不一样刘画”

说到这,艾可难得的顿了顿,整理了一下措辞缓缓的说起了早之前听过的传闻

“像你们学过一点元素的人就能了解到,源晶是什么,这即是修炼中优秀的媒介,也是元素最偏爱的容器,而它们也分三六九等,次匀优,入境清明乃至于返环!而你,刘画,就属于这返环的概念里面!”

蓝悦唯有些惊讶看着旁边的刘画,没想到他竟然有着这样非凡的潜力,而刘画比蓝悦唯还要不可思议地看着艾可,脸上刚要洋溢出一副“我凑我竟然这么牛*”的表情,很快就被后面的这段话打了回去

“先别激动,所谓返环,就是元素会在你释放一个循环后被加速一倍释放出去,威力同样也会加大一倍,可惜的是这个过程对精力和元素的榨取会提高整整10倍!在源晶里,出现了返环的源晶往往会大面积破坏其他共生的源晶补给自身,结局往往是损失远大于收获,所以这臭名昭著的玩意儿一般没什么人去捧着,而你这样元素固化的原因也是因为如此,被石台主动引导释放的元素难以运转,突破等阶对你来说就是一件异常困难的事了,所以之后我打算让你先在打基础的前三阶多磨磨,未来铺路也会方便的多”

刘画的表情僵在了脸上,敢情这玩意儿是个debuff,还是绑定款的,这下跟旁边这女人比起来那更是一点竞争力都没有了,要是以后不够强就要拿着扫帚当门童了!

“不过这些都不是你现在该担心的,这些导师我都会帮你处理,说到这,你们得尤其注意这第三点”艾可话锋一转,表情逐渐变得严肃起来

“三年后,木槿学院会开一次秘境,这秘境有许多奇珍异宝,但其中凶险异常,到时候会随机每位导师门下抽取至少一名倒霉蛋进去试炼,所以这些年务必不要怠慢了修行,哪怕是同门在这种地方也得提防着,听明白了吗!”

这话两人倒是很认真听了,蓝悦唯眼里闪着几分跃跃欲试,眉头却又微微皱着,反观刘画这边苦着脸,满脑子都在琢磨怎么跑路装死才能不进去

“秘境这种东西怎么想都不靠谱,你修炼的顺利别人肯定有修炼的更顺利的,一个不对眼人怎么没的都不知道,万一修炼的还不顺利那不是白给都不知道怎么白给的”

“刘画!想什么呢!赶紧走,别耽误了吃午饭的时辰!”

艾可催促了几声,带着两人顺着殿前的石道一路向北走,穿过一片青翠的竹林后,停在了一座四四方方的小凉亭边,蓝悦唯没什么表情,只是后退了一小步,但一旁的刘画可就要管不住嘴了,艾可不等刘画发问,素手对空中虚点几下,轻喝一声

“开!”

亭子在眼中剧烈变化,作一把折扇般叠起,化成满天的光点落叶,待到落叶徐徐散开,眼前已然是一处别院,其中大部分是空地和绿植,还有两间古色古香的房屋,生意盎然,有道是:天外何地青云落,造得此方桃花源。

“艾导师你平时也住这吗?”

“那可不,怎么样!环境还不错吧!”

蓝悦唯眉头又双叒叕拧在了一起,看了看面前两间连通在一起的木屋,又看了看刘画

“那他..?”

“喔,刘画啊,当然不跟我们住一起啊,他体质特殊,这后头有个山洞,是你们导师我师兄原先烧烤的地儿,后院改了改,现在环境也算干净”

刘画:“…?”

提着包裹来到山洞时,刘画的内心说不郁闷那是假的,“现在好了,她成外门大弟子,我这是啥,外门门外大弟子吗!”

“自己再怎么附赠好歹也是百里挑..挑五的人才吧!虽然确实要避嫌不能跟他们女人住一块儿,可这也太窝囊了吧!我好歹是个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熏陶的有志青年!不答应,坚决不答应,得在旁边盖个草屋!”

嘀嘀咕咕了半天,刘画手上整理东西的动作突然放慢,空气安静下来,身后传来一声轻咳,刘画缓缓回头,鞋上勾着几抹浅紫绣花景,一件整洁干净的青白…这是裙子还是裤子?咦?这上下搭配还挺好看!再顺着雪白的脖颈往上看,对上了一双比平时更加冷淡的眸子。

“看完了吗?”

此女不是蓝悦唯又是何人?刘画呼吸一窒,尴尬且略带僵硬的笑容熟练的爬上脸庞

“蓝..蓝大小姐,你怎么没事来我这了呢”

刘画干笑了两声,目光刻意的避开了眼前这个女人,这次能被收进来估计少不了她那几句,万一把她招惹了艾导师一个不高兴把我扬了那就完了!

蓝悦唯倒是很快敛去了那冷漠异常的表情,虽说也没有太大的变化,往前走了几步,拿起一本刘画刚刚整理的书籍开口道:

“我有件事要拜托你”

“好,你说吧,不违背原则的事都可以”

刘画回答之快让蓝悦唯诧异了一瞬,甚至回头看了他一眼,发现刘画就跟之前听艾导师讲那约法三章那样认真。

“三年后的那次秘境我不便示人,可能得你去那一趟了”

“..就这个?”

“嗯,就这个。”

蓝悦唯回过身来,两人四目相对,仿佛都想从对方眼里看出些什么,不足片刻刘画就因祖传社恐败下阵来,把头歪向一边问了句:

“可为什么是我,其他三人不是更好?从衣着上也看得出无论是背景还是实力远胜于我这个后天修炼会遇上阻碍的人。”

“想招揽过来不容易,而且,他们没有你身上的烟火气重。”

蓝悦唯闭目轻摇了摇头,再睁开双眼看向刘画时,那双柔和的眸子里竟添了几分凌厉

“今早,那位姓范的靠近我的时候,让我生起了强烈的厌恶感,这股厌恶感不知从何而来,直到方才吃了午饭,想起你被自己炸飞时,他身上溢散的气息就跟现在锁死在你眉心的恶意一样”

说罢,蓝悦唯向前一步一把揪住了刘画的衣领往身前一拉,一股芳香袭来,等刘画反应过来两人鼻尖已不足三指之远。

“我…”

刘画呼吸急促思路混乱,好家伙以前哪里受过这般阵仗!才吐出一个字,微微低头便对上了一双流转的星眸深陷其中,只一瞬仿佛被万千凶戾的刀兵直击灵魂,脑海里快速回忆起那闪烁的空间被一刀刀划开,碎片相互牵引拉扯形成一个个画面,那远去的人影也变得清晰起来,好像?..是个瘦骨嶙峋的男…

揪着衣领的手一松,刘画踉踉跄跄的跌坐在地,随即就是剧烈的咳嗽,待到视线逐渐清明,身前已满是污血和破碎的晶片,那晶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慢消融起来。

漫长的几分钟后,看着刘画似乎是清醒了,蓝悦唯便把一只小瓶放在了桌上

“这个毒会侵人心智,轻则隐伏多年扰你日常修行,重则心智崩坏沦为他人傀儡,这里面的药物分3次服下,七日一次,另外..我刚刚跟你说的事,可以再考虑考虑,谁也不知道秘境有什么,我刚刚问过艾导师,每年都会有人因此丧命,若你有了答复,来铃草药圃旁的屋子寻我就是”

“不必了,蓝姑娘对我恩重如山,换成我们那的老话叫做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事我答应了!”

蓝悦唯正要走出山洞,听见刘画声音有些沙哑的就应下了,想来是嘴里的残渣还没有吐干净,止住了脚步,传来一句

“可能会丢命的。”

看着蓝悦唯的背影,刘画不自觉的就想起了上辈子的一些事,好像也有人这样跟他说过这样的话…具体发生了什么,倒也记不全了,本来还想苟着不去的,现在看来是躲不了咯。

刘画洒脱一笑,擦了擦嘴角的血渍

“没事,死不了,还欠你一条命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刘画竟然听出了一丝笑意?

“那祝你好运,别荒废了修行,外门门外大弟子。”

刘画听着渐行渐远的声音,还在回味刚刚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猛的垂死病中惊坐起

“我靠!她是怎么听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