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云楠洛云昭)不求大道_不求大道完结版免费阅读

周云楠洛云昭是奇幻玄幻小说《不求大道》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二曲酒”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玄蛇降世,九幽泉眼爆发,正邪易势,苍生受难
风国少年周云楠,于边军之中爆发,游走朝堂和江湖,平生不求大道,只求四海太平!

小说名:不求大道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二曲酒

主角:周云楠洛云昭

不求大道

《不求大道》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路遇之人

小将王明玉获知的消息,唐泽虎都知道了,不过,他却没有告诉守备刘大人,而是道:“这洛川城真是个养人的好地方,一个和尚都如此养尊处优。”

伸手试了试和尚的鼻息,刘大人已经察觉到此人体温发烫得吓人,问道:“军医怎么说?”

守备和守将的话语并不搭调。

被王明玉安排在此的士兵道:“回大人,老军医说,此人已经风寒侵体,又被穿透肺脉,只有个把时辰的光阴了。”

刘大人点头,那士兵又把一卷竹简递给唐泽虎,道:“将军, 这是目前已知的全部情报。”

当看见这和尚曾翻身躲在马腹之下,并且以匕首刺激坐骑赶路的时候,唐泽虎微微眯起眼睛,顺手把竹简递给了刘大人。

“刘大人,请看。”

看完简报的刘大人,也察觉到了不对劲。

“若是大月国探子,怎会往固巨关跑?”

他这个问题,唐泽虎也想知道,四十中年的唐泽虎淡淡道:“洛川城年年进贡美女,物产丰饶,又是两军对垒之地,有心人看着这里,也是正常。”

洛川城只有三千守备军,是因为这里实在是太容易被攻破了,在风国和大月国的历史记载上,这洛川城就曾几度易主,入主之人皆不为难城中百姓,只要求他们辛苦劳作,替主政一方提供劳役即可。

小小的洛川城不仅出产美女,还出产两种大月国十分看重的东西,盐、铁。盐的产量,足够风国一郡所需,铁产量不多,却对大月这样的游牧部族国家有着相当大的吸引力。

在这塞外江南,小小的洛川城不仅没有数战之地的贫瘠苍凉,反而有着风国小灵州的美誉。

蚕桑兴盛,盐铁皆有产出,谁占据了洛川城,就能凭借此城吸收对面的金银财富,但洛川城四周平坦,无险可依。

自风国发源而来的洛川河是一条巨河,奔流出洛川城后,就汇入洛川城外的洛川湖,洛川湖三面高山阻隔,西边是风国的固巨关,南部的大阴山属于风国,北部的巨行山属于大月国,东部的五行山,则属于强大的周王朝。

此三山皆有水脉注入洛川湖,只是这三山面临洛川湖的一面,水流体系都湍急短促,虽然细密众多,却也远不如洛川河那样奔涌宏大,而洛川城的东北面一些,就是大月国的关隘巨鹿关,它同固巨关一样雄奇险峻,是一个易守难攻之地,出了巨鹿关,就是一马平川的大月国。

这中间的洛川城,地势却极为平坦,背后的天险,就是数十里外的固巨关。洛川河北岸水流湍急而浅显,多乱礁诡流,南岸水流则安静而深阔,洛川城更靠近风国固巨关,便是因为如此。

固巨关所在,又是连绵的固巨山,整个洛川湖都是被山脉包围,只有在风国和大月国缓冲的洛川城附近,隔着水道,有一条通道斜着南北延伸百余里地。

洛川城不是风国和大月国必争之地,处在四山之中,巨湖之滨,但谁得到了此地,都有源源不尽的财富可以入手。

风国已经统治了洛川城数十年,城中百姓,早已经习惯了风国的经政方略,来往于洛川的大月国人也很多,洛川城成了风国东北角和大月国西南角的贸易发达之地。

而今这方圆不过百余里大小的地方,绵延着战火。

在今夜,居高临下的大月国巨鹿关守军,又攻击洛川城了。

雨水渐渐小了些,骑马飞速往回赶的周云楠一边走,一边留意着自己射出的箭镞和飞镖。

飞镖没有找到,不重要,倒是箭矢,他凭借惊人的记忆力,都一一找回了,这些箭镞上面,都刻着简单的洛川两字。

从洛川城到固巨关,驾马一口气就可以跑到,平日里百姓行走,也就是一天时间。这连接固巨关和洛川城的马道虽然宽阔,周边却也没什么像样的店家,更是一个驿站也没有。

他听见前方传来马蹄声,加快速度前去汇合。

可迎接他的不是神气活现的同袍,而是两个已经负伤的百姓,两人同骑一骑,摇摇晃晃。

周云楠大惊,驱马上前,问道:“两位大哥,要紧么?”

那前面一人惊慌道:“洛川城已经被大月国攻破了,小将军,你此时回去很危险。”

“什么?”不敢置信,周云楠一下取下背上的短枪提在手上。

“别回去了,书院和游击将军的府邸都被毁了,卑鄙的大月人引火寒山寺,实则声东击西,书院和将军府一毁,大家已经无力抵抗,你回去,不好。”

大月人也许不会为难城中百姓,但洛川守备军绝对不会被放过,军属之人也是一样,这两人劝长盛不要回去,就是因为认出了他背上的短枪属于书院弟子的武器,没这才称呼他为小将军。

“那你们?”

“家业尽毁,只剩我兄弟二人逃出来,我们打算前往固巨关通报,也要投身边军,报仇!”

是了,城中没来得及运走的货物和水产,一定是会被大月国人抢走,城中百姓的家产,也是一样。

周云楠自小出生在洛川城,父亲是战死的风国边军,母亲是洛川城本地苦女,父母死后,作为军属的他,就被好心的游击将军李福堂,收进了洛川书院。

洛川书院创办不过十年时间,已经在洛川城培养了不少战士,书院也教授经义,但更多是教授行军打仗的本事,眼光开阔的李福堂,甚至专门出资邀请附近山里老猎户,为书院学生讲授打猎生存的技巧。

洛川女子的人制粉描眉,书院里也有教授,这小小的洛川书院,还真是做到了小气象的海纳百川,是周云楠的家,也是他誓死守卫的地方。

可如今,洛川书院被毁了!

洛川城,被攻破了。

他十分清楚,因为两方都看重洛川盐铁,不论是谁攻破洛川城,都不会为难城中百姓,反而会尽量安抚他们,尤其是那些盐铁从业的手工匠人,更是不担心身家性命。

每次,不管是谁攻击谁,城中百姓都习惯了,不会帮谁抵抗,似乎,要打,也就打了。

反正死不了多少人,死的人大多是原来的驻军和军属之人,他们也就麻木了,没有太多的归属感。

怎么这次,开始欺负百姓了呢?

能看见有人愿意冒死出来报信,周云楠已经十分感动,坐下的大青也是将军府调拨的,他有些不舍,道:“不,我要回去,我和你们换一下马匹吧,它跑得快,你们要赶紧去报信。”

“唉,不了不了,小将军执意要去,那还是速速去为好,寒山寺里的大火古怪得很,恐怕书院的弟子,也有不少人遭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