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众神(路修李二斗)全集在线阅读_(华夏众神)全集免费阅读

经典力作《华夏众神》,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路修李二斗,由作者“李二斗”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原来,祂们从未离去
五方帝、西王母、箭神羿、木神句芒、火神祝融……
这些威名赫赫的古神,竟都藏在普通人的躯壳里,生活在我们身边
后核战时代,一尊尊现代神由人类的信仰凝成:
战争之神、能源之神、网络之神、流行乐之神、赌博之神……
祂们挑选人类作为代理人,借此统治世界
古神认为,世界濒临崩坏,罪魁祸首便是这帮现代神
是时候采取行动,教后辈们做神了
顺手,洗涤这罪恶的世界
高悬苍穹的十二轮月亮,是古神向现代神投下的战书
两派之间,一群依赖人族香火生存的新神,骑墙观望:
财神、关公、孙悟空、佛陀、哪吒……
路修,一个平平无奇的高中生,卷入了这场大时代的风暴,成为神战胜负天平上最后一枚砝码,人族存亡的关键!

小说名:华夏众神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李二斗

主角:路修李二斗

华夏众神

《华夏众神》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我不相信

路修冷笑:

“不如由我来说吧。

“17年前那个冬天,我妈躺在手术室里分娩。你在800公里外的山里修路,坐火车赶回来。

“车到站时已是晚上,817城下着大雪,公交车、出租车全部停运,你只好跑向医院。经过一条没人的小路时,你听到路边墙脚下传来婴儿的啼哭声。

“那么冷的天,如果置之不理,那个弃婴活不到第二天早上。于是,你动了恻隐之心,抱起弃婴,继续跑向医院。

“到了医院,医生告诉你,我妈难产,大出血,大人、小孩都没保住。

“后来,你收养了那个弃婴,取名叫‘路修’,就是我了。这个名字的意思是,你希望我长大后接你的班,继续为银行修路。

“总之,我妈不是我妈,你也不是我爸,我和你们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

“五哥,你想说的就是这个吧?”

路勇一言不发,只是沉重叹息,重得犹如老式火车停站时的喷气声。

记忆像铁轨一样长。

路修说:

“从小到大,你跟我讲的却是另外一个故事,没那么曲折:我妈当年难产,她人没保住,我活了下来。”

路勇说:

“我是怕你知道自己是孤儿,和同龄人相处时自卑……”

路修冷哼一声:

“第一个故事,我10岁前就全知道了。

“化工厂爆炸事故前,这一片街坊邻居很多,一个二个都在背后嚼舌头,说我不是你的种。

“据说还有好事者从医院找到了当年的手术纪录,确实和第一个故事一样:我妈难产,母子都死在手术台上。

“为了在你面前装作我不知道这回事,我憋得真辛苦啊。今天当面说出来,我一下轻松了。啊,真是浑身舒坦。”

路勇低头喝酒,躲避路修灼灼的目光,喃喃说:

“知道就好,知道就好……”

旁边的尤家母女早已红了眼眶。关于路修身世的传言,这些年来她们也听得不少。

砰!

路修猛拍桌子,碗筷盘碟都跳了起来。

路勇抬手就要给他一个爆栗。

少年梗着脖颈,目光如刀,逼视着男人。

路勇的手,无力地从半空软了下来。

“我要告诉你:我、不、相、信!”路修一字字说:

“无论第一个故事有多么真实,我都不相信。我只相信我愿意相信的事。我只相信第二个故事,哪怕那是你编的。”

路勇趴在桌上,酒量两斤半的他像是突然醉倒,脸埋进臂弯里,身子一动不动。

“如果你不承认你是我爸,那么你刚才说过的那些狗屁要求,全都与我无关,我一句都不会听。”

路修脸上有狠戾之色掠过:

“今晚离开817城,我再也不会回来。活到哪天算哪天,一切与你无关!”

路修说完,霍然起身,摔门而去。

“呜呜……”

尤雨童扑进母亲怀抱,放声大哭。

泪水滑过尤雪左颊,滴落在女儿肩头。

……

一楼单元口,路修背倚楼梯扶手,看着外面被烈日炙烤的世界。

熟悉的脚步声响起,他回头,看着尤雨童走到身边。

“多大了还哭鼻子。”见女孩眼睛肿着,少年笑着拍拍胸脯:

“别怕,跟着我,凡事有我在。”

尤雨童“嗯”了一声,像往常一样,跟在路修后面走向学校。

班主任何姗交代过,中午可以回家一趟,但下午不许迟到。

既然确定是高二(6)班参加夏令营,九州银行一定早就派白衣社的探员暗中监视着大家。

如果迟到人数太多,他们会当成异常情况向上通报,搞不好提前就把大家拉走了。

那样的话,今晚出逃10号城的计划就彻底泡汤了。

想到这里,两人都加快了脚步。

“我觉得……你刚才不该那么对叔叔,毕竟我们要去那么远的北方,以后还不知道哪天能和他们相见呢。”

尤雨童幽幽的语声从背后传来。

路修默然。

其实刚才他一出门就后悔了,父子离别时没必要闹得那么僵。

但要他回去跟老爸道歉,他又放不下脸面。

……

尤家。

尤雪把手轻轻放在路勇肩膀,柔声说:

“五哥你也别太伤心。阿修知道真相了,又愿意认你当爹,这是最好的结果,不是吗?”

路勇:Zzzz……

尤雪:(`へ´≠)

女人抬起雪白的脚丫子,一脚踹在男人大腿上:

“路老五你是人吗?儿子都要走了,你居然还睡得着?冷血动物!”

路勇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

“你知道我这脑子不能想事,一想就犯困。”

“哼。”

尤雪气鼓鼓地走到阳台,看着两个年轻人疾行的背影。

路勇来到她身旁,咕哝:

“这小子太聪明了啊,没骗到他。”

尤雪转头看向路勇,一侧柳眉挑起。

路修两岁时,尤雪一家才搬到工业区,关于少年的身世,她听到的流言蜚语也是第一个故事。

尤雪不是长舌妇。

丈夫余杰死后15年的今天,她和路勇的关系早已超越邻居和朋友的层面,但她从没问过路勇这个敏感问题。

难道第二个故事才是真的?

阿修是难产的幸存者?

可尤雪帮父子俩打扫屋子时,亲手翻到过医院开具的死亡证明,母子双双遇难。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我,真相并不简单。”

“真相比你想的简单。”路勇长叹一声:

“就像路修刚才讲的,17年前,下大雪的冬天。我坐火车回来。我步行去医院。他妈妈难产。母子都没保住。

“这些都是真事。只是弃婴这个,是我编的。”

尤雪眉心若蹙:

“那阿修……”

“他是死去的那个孩子。”

尤雪:(¬д¬。)

“在医院,刚出生就夭折的孩子和死去的母亲是放在同一个冰柜里。”路勇认真地说:

“我半夜摸进太平间,把阿修的尸体偷了出来。然后,我施法复活了他。”

“……”尤雪当机了好一会儿才说:

“那你为什么不复活你老婆?”

“我不擅长复活死躯,我擅长的是培养生灵,当时能复活阿修已经拼了老命了。”

“……所以阿修是你的儿子?”

路勇点头:

“血浓于水。”

“那你散布那个弃婴的谣言图什么?你想让外人、还有阿修自己认为你不是他爹?”

“对。”

“你这不是有病吗?”

“如果让外界知道我有一个亲生儿子,无论路修还是我,都有危险。”

“什么道理……你不能有孩子?”

“我可以有孩子,只是不能和人类生孩子。”

“人……”尤雪干笑:

“说来说去,你的意思是,你不是人?”

“我不是人。”路勇转头看向尤雪:

“我是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