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苒谢御珏)穿成女配后混成了团宠_穿成女配后混成了团宠最新热门小说

古代言情小说《穿成女配后混成了团宠》是由作者“一只阿玖吖”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池苒谢御珏,其中内容简介:一朝穿越,池苒成了全书最惨女反派
为了避免书中结局,池苒决定抱紧女主大腿,撮合女主感情,为女主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女主:“听说你要和我争家产?”
池苒疯狂摇头:“没有的事,姐姐你别听他们胡 说

女主勾唇一笑:“没事,都是你的

池苒懵逼
深情男主:“听说你喜欢我?”
池苒疯狂摇头:“我没有,你别瞎说!”
男主羞赧地挠挠头:“那你可想成为将军夫人?”
池苒又懵逼
阴狠男二:“阿苒,我们生生世世,白首不离

池苒再次懵逼
只是想活命,没想到竟然成了团宠
眼看结局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而去,池苒心想: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尚书府小公子,好男色,为了堵住悠悠众口,二人飞快的订婚成亲,可谁知迎亲路上,一袭红色身影伫立于花轿前,当街掠走了新娘子
男人眼尾红得妖冶,轻声说道:“本王说过,不要来招惹我,你既惹了,也便别想逃的掉!”,“你说说,你是与他退婚,嫁与我,或者是我阉了那狗男人!”
池苒:“夭寿啦!”

小说:穿成女配后混成了团宠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一只阿玖吖

角色:池苒谢御珏

评论专区

梦幻魔界王:情怀给分最早看的网游,追到太监部分,后来听说续上了去看了结局一只史莱姆举着牌招队友去打魔王

好莱坞之路:白色十三号的作品都很干,对话都一个模式,像是人工智能。

寸芒:到了现在我是觉得这是番茄的一本神作,其他的也就是干粮,但是,这本小说,从武侠过度到玄幻,当得起粮草。

穿成女配后混成了团宠

《穿成女配后混成了团宠》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1章 穿书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呢?池苒犹记得那天夜里自己还在发千字长文吐槽那本满是槽点、毫无逻辑的小说,甚至比她写毕业论文时还要多花上十二分心思。

可突然心脏猛得抽痛,眼前昏暗。等再次醒来,一睁眼,便看见十来个女人围在自己床边喊着“小姐”。

池苒眉心直突突,终于忍无可忍,怒目圆睁,跳起来暴喊一声:“停!”。

却见她们纷纷惶恐得犹如受惊的雀,哆哆嗦嗦的扑通一跪,一个一个惊呼着:“小姐恕罪……小姐恕罪……”。

声音嗡嗡闹闹,就算池苒不愿相信,也不得不接受自己穿书了的事实。而穿的正是那本被自己连发数十条千字论文吐槽的无脑小说。

看着眼前跪在地上一个个嘴里嘟囔个不停的女人们,池苒只觉得心脏更痛了,只想让她们闭嘴,说着:“好了,我没事了,你们先下去吧。”语气可谓是非常平缓温和。

可谁知,她们一听这话,反而更加惊恐,伏在地上,动都不敢动。

“小姐,我们错了……”

”我们再也不敢了……”

“小姐您放过我们吧……”

声音如同细蚊一般,更给池苒心头添了三把火。

池苒胸一闷,气一沉,“够了!全都给我出去!”,侍女们才飞快的从地上爬起来行了礼,逃命般的鱼贯而出。

池苒顿时一口气就泄了,噗通一声躺在床上。

她知道自己不能怪她们的,可是却有些控制不住脾气了。任谁突然知道自己变成一个结局下场非常惨烈的女配角也不可能镇然自若吧。

她伸出手在空气中抓了抓,只觉得这一切都不符实际,但她确实是穿越了。

池苒,跟她同名同姓的女配角。国公之女,只可惜是位假小姐。

池国公,当朝重臣,年轻时陪同皇帝打下半壁江山,深得皇帝器重。

与妻子琴瑟和鸣,育有一儿一女,可惜好景不长,老天爷可能是觉得他这一生过得太过顺遂,于是便收走了小女儿。

国公夫人悲痛欲绝,池国公苦苦寻找数月,未果。为了妻子,便忍痛寻了一名孤儿带回家中,国公夫人病情好了大半。

谁知十年后,国公夫人上香途中偶然碰见一女子,长相肖似她年轻时的模样,便寻回家中。一问才知那女子来上京寻亲,她自幼与家人走失掉下山崖,前不久才恢复了记忆。

而她记忆中的家可以说是与国公府别无二致,还能说上只有家里人才知道的秘密。一番滴血认亲下,终于确定这就是他们国公府遗失的真正的掌上明珠。

而这位掌上明珠自然就是女主了,女主姿容貌美,温润如玉,秀静内敛却又聪慧过人。很快便收获了京城一众少年郎的心,立誓此生非她不娶。尤其男主霍大将军和男二璟安王最甚。

而池苒被国公府娇养数年,可以说是嚣张跋扈。一朝又变回麻雀很是不甘心,见到女主后,栽赃陷害无所不用其极。

最后被男二活生生片了肉失血而死。

想到这里,池苒狠狠打了一个寒颤。

不行,既来之,则安之。无论如何都得打起精神来,只要自己不作死说不定就可以改变原著里的结局,池苒如是想着。

她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坐起来,狠狠的拍了拍脸,在心里为自己打了口气,“池苒,你一定要加油啊!”。

想着,就从心里拿出一个小本本开始书写自己的计划。

第一步,讨好女主,抱紧女主大腿,这一定是最关键的一步,毕竟原主之后的惨烈结局都是跟女主作对导致的。

突然,门外传来一阵喧哗声,侍女春柳敲了敲门,说道:“小姐,大小姐来了。”

春柳说完,便传来一阵轻轻柔柔的声音:“妹妹,你身体怎么样了,母亲让我来看看你,我可以进去吗?”

不用想,这一定是女主池曦了。作者给她的设定就是声音空灵轻柔,一张口好像能抚平人内心所有不安焦虑,让人仿佛置身世外桃源。男二也就是凭着声音对女主一听钟情。

池苒还没回话,就听门外一阵窃窃私语,“小姐,您担心她做什么,明明是她自己掉下去的,还非要栽赃给您。让我看,这种人就让她自生自灭好了!”,池曦的侍女书画说到。

“住口,二小姐不是这样的人,你莫要说她不好。她许是一时失足掉下水里受了惊,才认为是我推她下水的。以后,别在让我听见你说这样的话。”,池曦呵道。

池苒在里面听得一阵尴尬,这就是她吐槽这本小说的原因:女主太过圣女,面对多次陷害她,可以说是仇人的池苒,还一直坚信她是逼不得已,始终认为她本性不坏。

到最后当男二帮她把这个祸害了结之后,反而去怪男二的不是。说池曦怎么样也是她的妹妹,相信她一定可以改变。

可是男二就这样把她杀了,还用这么残忍的方法,发誓此生与他再不相见,引得男二展开了一阵强取豪夺。

不过作为读者女主这脾气虽然是她的槽点,可是她现在成了池苒,这对她就是老天爷给的恩赐啊,绝对是外挂一样的存在。

池苒连忙把门打开,脸上挂着谄媚的笑,见着池曦,惊艳无比。

书里说女主冰肌玉骨,花颜月貌,美目盼兮,生得袅娜纤巧。柳眉笼翠雾,檀口点丹砂,一双秋水眼,肌骨莹润,举止娴雅。楚腰卫鬓,袅袅婷婷。

当时池苒看书的时候不屑一顾,心想着,夸的跟天仙似的,也不知道到底长什么样,如今她穿到书里,可算是瞧见了。

确确实实是位天仙,不!天仙恐怕都没她好看!

池曦看着池苒呆愣愣的,不由得噗嗤一笑。美人一笑,仿若天地都失了颜色。

池苒忙回过神来,连连把人请进屋。摆好凳子又亲自倒了茶。

这一波操作让书画瞪直了眼,不由得开口讽刺道:“呦,今儿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竟然让二小姐给我们家小姐端茶倒水的,别是又心里憋着坏呢吧!”

池曦眉头一拧刚要开口,就见池苒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池苒伸出白嫩的手扯着她的裙摆,小心翼翼地看着她,说道:“姐姐,我知道我以前做的事情太过分了。以前的我被猪油蒙了心,总想着姐姐回来,爹娘就不爱我了。”

“可是姐姐在外面受苦受难这么多年,本就是我占了你的福分却还不识好歹,现如今我掉进湖里,经此一难,把所有事情都想明白了。”池苒的表情泫然欲滴,看着好生可怜。

“姐姐,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能原谅我吗?我保证,从此以后再也不做任何伤害你的事,否则我就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永世不得超生!”那眼睛上挂着的欲掉不掉的泪滴潸然而下,梨花带雨的,真真让人想好好怜惜一番。

周围人都被她这一三百六十度惊天大反转震得说不出话,池曦也是表情呆愣,微微瞪大了瞳孔,看着好生可爱。

也不怪她们,毕竟池苒原先做的事大家都看在眼里,那叫一个无法无天,装模作样,当着国公夫妇一套,背地里又一套,要不是国公夫妇心善,想着自小看着长大的孩子不会坏到哪去,早就被把她赶出府了。

现如今上演这么一出,很难不让人怀疑她又别有用心。

池苒知道她们心里在想什么,也知道自己这一番话着实有点不要脸。但是没办法,虽然事情不是她做的,但总得低头认错的,这是她抱女主大腿的第一步。

见池曦久久没有答复,池苒不由得又扯了扯她的衣摆,软声说:“姐姐,我真的知错了,您就原谅我吧,好姐姐。”

池曦连忙回过神来,说:“你这是说什么话呢,你是我妹妹,我怎么可能因为一些小恶作剧就怪责你呢,快快起来,小心着凉。”

池曦连忙把池苒从地上扶起来,池苒刚坐到凳子上,就装起了可怜,嘟着嘴巴,“姐姐,我的膝盖好疼啊,感觉都肿了呢。”

池苒还没说话,书画就开口讽刺道:“那二小姐还真是金贵,不愧是从小娇生惯养的可人儿,不像我们家小姐,跪了三个时辰一声不吭,连个心疼的人都没有。”

这番话说得嘲讽意味十足,说什么娇生惯养,其实国公爷是从大街边的乞丐堆里把她捡回来的,她刚到国公府的时候瘦瘦黑黑的,占了池曦的小姐身份才养到现在这般白嫩。

而书画说的话池苒根本就没办法反驳,因为她说的是事实。

池曦刚回到国公府的那段时间,池苒佯装被池曦推倒,一头栽在石头上,流了不少血。

国公爷为此大发雷霆,根本没听池曦解释,一口咬定就是池曦嫉妒心起觉得是池苒占了她的福份,恶向胆边生推了池苒。为此罚她在祠堂跪了三个时辰,无水无粮。

就因为池曦没有自小跟在他们身边,就觉得她在外面学了不少恶习,比不上自小养在身边池苒来得信任。可是却没想到池曦就算在市井中长大,也有一颗纯净而善良的心。

国公夫人也差点因为此事跟池曦离了心,池苒确是为此愈发嚣张。

直到后来因为池苒做的确实太过分了,充足的证据摆在国公夫妇面前,他们才不得不相信池苒确实才是那个伤人最深的人。

但是因为自小养大的情分,他们认为池苒一定可以改正,虽然疏离了不少,却也并没有把她赶出府。

池曦小脸一白。

“姐姐……”池苒刚开口,就被池曦打断。

池曦推了食盒到池苒面前:“这是母亲让我给你带的鸡汤,怕你受凉,赶紧撤热喝了吧。我记起我还有事没做就不久待了,先回了。”

说完就起身离开了,连再次开口的机会都没给池苒。

池苒环抱着食盒,下巴放在食盒顶上,重重叹了口气。

唉,抱大腿的路任重而道远啊!

说这厢离开的池曦脚步飞快,身边跟着的书画忍不住开了口:“小姐,二小姐那么对您,您干嘛还要理会她,这种人不理会她不就好了吗,万一她以后又……”

“书画!”池曦闻言停下了脚步,冷冷呵斥着。

看着书画委屈的面容又泄了气,柔声说:“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她毕竟是我妹妹。”

“什么妹妹!她就是一个捡来的,而且她还那么对您……”书画抗议着,但看着池曦的脸,嘴里的话又憋了回去。

“好了,以后这种话莫要再说了。”池曦收了表情,转身往自己的院子走。

“小姐,您就是太善良了,才一直被别人欺负!”书画小声哼哼。

前头的池曦面露茫然,善良吗,她只是觉得池苒确实跟以前不太一样的,她觉得池苒这次的话是可以信的。

池苒刚开门好像头一次看见她是惊艳呆愣的可爱模样,绝对不是以前的池苒会有的。

她那么自然的撒娇,那么自然的认错,那么自然的自己并不讨厌这样的她,以前的池苒也是万万做不到的。

对于以前的池苒,池曦虽然不显露,但是却不得不承认自己很厌烦他,不过是出于对一家人这个词语的向往,才没有表露出来。

而今天看见的池苒,好像是她头一次认识一样,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她忍不住想要呵护这样的池苒。

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只觉得现在的池苒就是她的妹妹,亲妹妹,她不想有人诋毁这样的池苒。

……

“唉,好无聊啊,春柳,你们这儿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池苒下巴贴在桌子上,百无聊赖的说。

“你们这儿?小姐,您怎么落了回水脑子也不清醒了?”春柳捉住了池苒话里的重点,呵呵笑道。

池苒连忙开口:“哎呀,不是,不要在意这些无关紧要的细节,待在府里真的太无聊了,不如咱们上街去吧!”

不知道为什么,春柳并不怕她,而池苒对春柳也有一股莫名的熟稔感,真是奇怪。

甚至池苒对这个世界都有种熟悉感,好像她就应该生长在这里一样。

“那咱们就上街吧。”春柳笑道。

已经是最新一章,请用手机扫码加入书架

找不到扫码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