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锦屏聊苍)重生贵妃之忠犬暗卫爱上我_南锦屏聊苍完结版阅读

无删减版本的古代言情《重生贵妃之忠犬暗卫爱上我》,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空空,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南锦屏聊苍。简要概述:前世,本为南城知州幼女的南锦屏因被南巡的老皇帝看上,收入宫中当贵妃
这老皇帝啥都好,就是好色成性,却因为中年隐疾,于是十分热衷于给自己戴绿帽子,宫中女子半数均不堪受辱,自绝身亡
南锦屏也是如此,抵死不从,最终连累亲族,落得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重来一世,她决定接受命运,哄好老皇帝,扶摇直上,血债血偿
为此,她看上了老皇帝身边最锋利的那把刀,暗卫统领聊苍
若你成为我手中的刀剑,能否助我斩落龙首于殿前

小说名:重生贵妃之忠犬暗卫爱上我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木臣

主角:南锦屏聊苍

重生贵妃之忠犬暗卫爱上我

《重生贵妃之忠犬暗卫爱上我》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做戏

次日,福寿来宣旨,无非就是那么几句,来来回回的和上辈子老皇帝哄她写的诏书可以说是分毫不差,唯一可能有点意思的是,这次皇帝亲赐她一个封号—渺。

渺贵妃,不知道是在祝福还是在讽刺她。不过南锦屏当然不会表现出不悦,跪在地上恭敬的接过圣旨,还笑脸融融地给来送旨的福寿塞荷包。

等殿中贺喜的人一走,她让秋生把圣旨收起来,有多远扔多远,不要让她看见。

这道圣旨坏了她昨晚的好心情,她坐在窗榻上伸手摸了摸白莲,一夜过去了,莲花依旧鲜活,甚至因为即将绽放而更加鲜活。

南锦屏正发着呆,秋生从殿外进来,和她说,梅妃来了,南锦屏整了整衣袖,站起来迎接梅妃。

梅妃进来后,急急地拉着她坐下:“娘娘认不认识秋贵人?”

“秋贵人?”南锦屏一边沏茶,一边回忆,“应当是不认识。”

听着很新鲜,好像上辈子没听说过皇帝的后宫是没有这号人物的。

梅妃压低声音,仔细和她说:“秋贵人也是陛下南巡带来的,听说是南城那里的花船游女,昨夜陛下亲点她去表演,据说一轮召了三四个侍卫进去,陛下很满意,封了她秋贵人。今早我来的时候听说,秋贵人伴驾,和陛下举荐娘娘,说娘娘风姿绰约,表演应该会更加动人。”

“陛下怎么说?”南锦屏丝毫不急,缓缓的把茶推到梅妃面前。

“陛下没说什么,就是笑了一下,娘娘准备怎么办?”梅妃抿了一口茶,语气稍微缓和。

“重要的不是陛下的态度,是我的。”南锦屏用指尖点了点桌面,“我会去找陛下主动请旨。”

梅妃暗暗闭了闭眼,没有说话,当初她要是也那么做,会不会那个人就有一线生机了,其实想来也是不可能。她闷闷地叹了一口气,不再讨论这个话题,扯天扯地地又聊了一些,便告辞离开了。

等梅妃离开,南锦屏叫来秋生给自己梳妆打扮,特地挑了皇帝送予她的粉纱衣和玉簪,让秋生给自己挽了一个松松的妇人鬓。

她本就长的柔,如此妆扮,倒是不太像宫中贵人,更像是南城刚嫁出去的新妇。

秋生从小厨房端来了提前吩咐好的糕点,跟在她身侧,她们一起向喜乐殿走去。

才走至门口,皇帝身边的福寿就拦在面前,说是秋贵人伴驾,吩咐不许任何人打扰。

“公公,本宫也是许久不见陛下,因此特地做了糕点来看望,劳烦公公为本宫通传一声。”南锦屏把姿态放的很低,恰到好处的露出眼眸中的柔软与哀切,就好像真的是一位担心夫君的娘子而非贵妃。

福寿其实内心是极其看好这位半路杀出的贵妃的,他跟了皇帝那么些年,难得有一位妃子是进宫那么久还不被皇帝牵扯进腌臜事的。所以其实早在一开始,远远望见南锦屏来的时候,他其实已经让小太监进去通传了。

只不过小太监还没回来,他也不好真的放人进去,象征性的拦了一下,没想到,南锦屏居然能把姿态放的如此低,一举一动都恰到好处,倒是更加坚定了他的某些心思。这位贵人想来未来是不可预估的。

他对着南锦屏点了点头,又指了指殿门,南锦屏很快就懂了,也微微的行了礼,算是谢过。

等到小太监出来,南锦屏走在进殿路上之时,还在回忆上辈子福寿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说,聊苍是皇帝的刀,那福寿就是老皇帝的盾。这大太监贪财好权,几乎朝堂半数钱权都在他手中。

不过他却有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极其心软,南锦屏还记得上辈子福寿因为心软庇护了老皇帝最看不上眼的五皇子,被老皇帝怀疑结党营私,差点被折磨至死。

如今他帮自己,是为了图什么呢?

如此想着,南锦屏来到了殿内,老皇帝坐在上座,欢心地搂着一位赤身**的女子,女子身姿曼妙,紧紧的缠绕在皇帝身上。南锦屏余光注意到皇帝的手不安分的揉捏着女子腰臀,她强忍着恶心,向皇帝行礼。

皇帝看到她来,眼前一亮,招手示意她过去。

南锦屏难得故作娇纵:“陛下,妾不喜欢你搂过别人的手,脏。”

秋贵人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这位贵妃一进来就如此针对她。她委屈的松开了手,侧身抹了抹眼角:“陛下,看来贵妃娘娘很不喜欢妾,妾还是退下吧。”

皇帝本来还震惊在南锦屏的娇纵中,这会儿听到秋贵人的声音哽咽,立马又把人搂了回来,温声安慰,对着南锦屏没什么好颜色的说:“快给柳娘道歉!”

南锦屏不可置信,倒退了一步,眼角瞬间泛起红,她好像是不愿那么狼狈,轻轻的擦拭止不住落下的泪:“既然陛下已有新欢,想来也不需要锦屏了,锦屏这便离开。”

说完,她拉着秋生,侧头瞥了一眼秋贵人,步履匆忙的离开,她故意拉扯着秋生的手腕,让她手中的盘子连同糕点碎了一地。

她丝毫不在乎身后皇帝的呼唤,头也不回的走到了殿门,等在殿门前的福寿看到她红着眼走了出来,本想要问她发生了什么,但是南锦屏直接错开他走了。

后面跟来的小太监侧耳和福寿讲了殿内发生的事情,福寿听罢倒是笑了。小太监问他,要不要派人拦下贵妃娘娘,福寿摆了摆手让他们不用拦,毕竟这样可就坏了贵妃后面的计划。小太监不懂,福寿敲了敲他的脑袋,什么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