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倾天下妖孽侯爷宠妻无度》牧风烟燕云侯全文在线阅读_(凤倾天下妖孽侯爷宠妻无度)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凤倾天下妖孽侯爷宠妻无度》是作者“撼龙”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牧风烟燕云侯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她,出嫁未至已成望门寡,浴血千里进都城,转眼却成阶下囚
天变异象,水患、地裂、冬无雪,大厦将倾,祸延九州……
朝堂混乱,都城动荡,世家、宦官、黑市、暗桩细作粉墨登场……
看她如何以弃卒之身,博学奇智,扭转乾坤,成为两朝皇后
——
“玉玺给你,代吾上朝

“好嘞!”
卧床不起的某人没有想到,一次上朝,燕然侯的少府小金库就全没了……

小说名:凤倾天下妖孽侯爷宠妻无度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撼龙

主角:牧风烟燕云侯

凤倾天下妖孽侯爷宠妻无度

《凤倾天下妖孽侯爷宠妻无度》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八章危烽汉月低

他射箭的姿势堪称完美,将力量与速度发挥到了极致。

三箭齐至,穿过猛虎咽喉,虎躯重重的倒在地上,扑腾了几下,就不动了。

燕然侯策马离近,看见她狼狈不堪的模样,皱了皱眉,扯下大氅扔在她的身上。

她的上衣早已碎得不成样子,急忙收起匕首,用大氅裹住身体,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多谢君侯。”

她的神情中夹杂着一丝劫后余生的庆幸和感激,却没有寻常女子应有的惊惶和恐惧。

燕然侯催马走到她的身旁,伸手一揽,便将她侧抱上马,向来路奔去。

牧风烟肩头剧痛无比,疲累不堪,整个人软软的靠在他的怀中,脸贴在他坚实的胸膛上,随着他的呼吸起伏。

他之前经历过一场厮杀,身上满是血迹,气味并不好闻。

牧风烟却感觉到一种踏实安稳的气息,高高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下来。

感觉到怀中的人突然间沉重起来,燕然侯低头一看,她似乎睡着了。

原本抓住大氅的手垂在一旁,露出修长匀称的手臂,一片鲜红,还在流血。

燕然侯停下马,掀开大氅一看,她的肩头鲜血淋漓,血肉模糊,白骨依稀可见,受伤不轻。

他方才远远看见猛虎抓破了她肩上的衣裳,便没再细看,加上牧风烟自己也未提起,所以他根本没有注意到。

策马奔至河边,燕然侯替她清洗了伤口,撕下衣襟包扎起来。

牧风烟一直昏睡,没有醒来。

皇宫御案上,有一张绢帛。

绢帛的背面,画着三根翎羽,乃急报之意。

正面,写着这样几句话。

“夜月骑入汉,意图谋害越妃。燕然侯于荆襄原退敌,赤云骑折损七十三人,斩敌千余。”

赤云骑乃汉国骑兵精锐,号称九州第一铁骑,座下军马骅骝皆出自雍州河套马场,为九州名马之佼佼者,除了那存在于传说中的瀚海龙驹,无可出其右者。

骑兵选拔则更是残酷,最终试炼由影侯府负责,可谓万里挑一,战力比起当年叱咤九州的北胡铁骑飞龙骑,犹有过之。

因为骅骝马繁殖喂养皆非易事,骑兵训练又多有折损,赤云骑的人数一直不多,但每一人,皆可以一当百。

当年燕然侯初次北征,奇袭北胡祭天龙城之时,身旁也不过只有五百赤云骑而已。

夜月骑出自华阳国,华阳地处隅州,领土多为山地,骑兵战力,原本不值一提,不过是倚仗夜月弩之威,才勉强有了几分声名。

以赤云骑的战力,竟折损七十三人,这说明夜月骑的人数,必定是赤云骑的十倍甚至更多。

赤云骑入百越迎亲,为免惊扰他国,只出动两百骑而已。

那么,几千人的夜月骑,是如何悄无声息,躲过百越和大汉的耳目,突然出现在荆襄原?

难道……有人与之合谋,为其掩饰?

圣武帝独坐案前,沉思许久,开口道:“辛苦你了,去一趟吧。”

“是。”空旷的大殿出现一个毫无感情的声音,随后一个飘忽的影子消失在昏暗的夜色之中。

驿馆,陵湘置。

明月高悬,除了一颗伴月的长庚星,夜空之中再无其他的星辰。

因为肩上的伤,牧风烟已经在这里住了五日。

准确的说是发烧昏睡了五日,直到今日天明才幽幽醒转,后来又吃了些东西,睡了一整天。

半夜醒来就再也睡不着了,她索性坐起身来,看见自己的匕首放在枕边,顺手拿起绑在腕上。

身处险境,孤立无援,她能倚仗的东西并不多。

她靠在窗前,看着夜空朗月,梳理思绪。

临州是燕然侯的封地,华阳夜月骑竟能长驱直入,上千人无声无息出现在荆襄原,定是有人接应。

华阳国亦是云汉属国,华阳王谨小慎微,从未有过逾矩之举,即便要杀凤华公主,也可伪装之后再下手,如此堂而皇之,几乎等同宣战,着实令人费解。

但若说是有人嫁祸,却又不像。

别的还可伪装,夜月弩最关键的机括却是夜月公子亲制,旁人绝难仿制。

贸然出手,事后必将承受汉国的怒火,华阳王怎会如此不智?

此事有违常理,背后定然另有隐情。

夜幕之中忽现异象,瞬间便吸引了她的注意。

一颗红色彗星拖着长长的影子向月亮飞去,融入明朗的月光之中,刹那间,月光中透出一抹鲜红,染尽天幕,而那颗伴月的长庚星却突然消失不见。

这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随后天际飘来残云,掩住异色。

牧风烟心中一惊。

彗星袭月,血光凌天,长庚隐没,皆为不祥之兆。

三者同现的天象极其稀少,据《天启星经》记载,上一次出现这种天象是八百多年前。

那一年,统治九州四百余年的大周帝国土崩瓦解,自此诸侯割据,朝代更迭,再未有过江山一统的王朝。

直到云汉帝国一统中原,震慑九州,东胡、华阳、百越俯首称臣,将王女送入汉宫,这才出现了看似和平的局面。

难道……又要刀兵四起烽火连天?

想到这里,牧风烟立刻起身走到书案旁,想要写信警示百越王,提笔才记起,能与百越王秘密联络的蓝娅,已经消失了。

百越王虽然是个软骨头,却极为多疑,秘密联络方式连她这个所谓的女儿也未曾告知。

蓝娅能获得他的信任,想必也花了许多心思。

她究竟是谁的人?

杀死自己,破坏联姻,谁能获益?

千头万绪涌了上来,牧风烟索性走出屋子,在庭院慢慢踱步。

陵湘置是大驿,驿馆内院颇为风雅秀丽,举目望去,楼阁掩映在云竹丛中,水榭旁杨柳堆烟,荷池中红鲤双随,不似驿馆,倒像官宦人家的后园。

清风徐来,吹起潋滟波光,晃得亭台倒影飘摇,颇有些虚幻飘渺之感。

月隐云中,夜色凄迷。

牧风烟一路沉思,缓步徐行,忽然,身后传来清脆的啸声,她回头,赫然看见身侧回廊的檐坊上倒挂着一个人,在半空荡来荡去。

“谁?”她下意识的握紧了袖中的匕首。

“是我啦,真是个凉薄的女人,才几天工夫,就把我给忘了?”嬉皮笑脸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谁。

他居然没死?甚至似乎毫发无损?

“我的侍女呢?”

“她也很好,这几日替你在陵湘郡游山玩水,应该很开心。”

都凰娜也没事。

身陷重围竟能全身而退,这个人,果然深不可测。

牧风烟懒得跟他纠缠,转身就走。

“诶?喂喂,别走啊!玄弋,你快叫她过来啊!”九陌跳了下来,摇摇身旁的燕然侯。

牧风烟停下脚步,再度望去,这才发现廊下栏杆上还靠坐着一个人。

他穿着一身暗色衣衫,隐在阴影之中,与夜色融为一体,只那一双眼睛,透着一抹幽蓝,仿佛映入深海的月色。

牧风烟没有想到,醒来看见他,会是在这里。

“君侯救命之恩,不敢或忘。天色已晚,不便打扰,告辞了。”

牧风烟迈步要走,却被九陌扯住了衣袖。

“过来。”出声的竟然是燕然侯,但他的声音却与平时不同,醇厚低沉,带着一种淡淡的慵懒。

“快来!有事儿跟你说!”九陌冲她挤挤眼。

牧风烟愣了一下,这家伙找她,她只能想到一件事。

秋后算账。

她之前想借夜月骑之手杀他。

九陌又道:“怕什么,我们又不会吃了你。”

牧风烟甩开他的手,走到燕然侯面前,却闻到一抹淡淡的酒气。

借着夜色一看,燕然侯的脸颊发红,脑门儿却白中带青,一看就醉得不轻,难怪说话时已没了平常那种冷硬冰寒的感觉。

“说吧,什么事。”

九陌笑嘻嘻的递过来一个酒坛:“尝尝看,我自己酿的酒。”

牧风烟随手接了过来,低头一闻,面色未变,但目光却瞬间一冷。

酒气清冽如泉,淡薄绵长,色白如月,正是她从前试酿过的秋月白。

由于酒味清淡,后劲却强,有人饮下昏睡了三天三夜,亲属以为酒中有毒,砸了寄卖的酒馆,害她赔了不少银钱,后来就再也没酿来卖了。

给她喝这样的酒,究竟是何居心?

九陌一直注意着她的神情,敏锐的发现了她的反应,于是脸上笑意更浓。

“你认得这种酒?”

“《酒经》记载的秋月白,相传为杜康所酿,醉了刘伶整整三年。”

九陌夸张的笑了起来:“你连酒经都知道?”

“闲暇时看过一眼,打发时间。”

牧风烟说起谎来面不改色。

酒经上记载着古往今来诸多名酒的酿造之法,但配方不全,她从前为了生计,试酿过很多酒。

牧风烟把酒坛抛了回去:“我酒量不好,酒品也差,你还是自己留着喝吧。”

她可不会忘记山崖大醉之事。

在她昏睡之时,甚至还梦见了那个救她的青年。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接住酒坛,却是燕然侯。

他接过酒坛,顺势倒在口中,如长鲸吸水,咕噜几下,坛子就见了底。

原本酡红的脸颊映着夜色,变得苍白如纸。

牧风烟看了看他,又看向九陌,问:“你就让他这么喝?”

九陌似乎习以为常,笑道:“他酒量好,酒品也好,喝点小酒在下还不至于舍不得。”

牧风烟不欲与他纠缠,再次问道:“找我什么事?”

“你是何人?”开口的是燕然侯。

他的双眼盯视着她,眼神清澈明亮,哪里像喝醉的人?

牧风烟坦然与他对视:“父王亲手将我交给君侯,那么君侯以为,我是何人?”

“一个养尊处优的公主,指节微凸,掌心留有老茧的痕迹,如仆役一般,作何解释?”

他还发现,她虽然身材纤细,却肌肉紧实,若非从小训练,绝不可能这样。

牧风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笑了起来:“百越小国寡民,虽有养尊处优的公主,却也有辛勤劳作的公主,何需解释?”

她的手原本不算好看,甚至皮肤还有些粗糙,带着一些疤痕,老茧也不少。

在百越王宫梳洗时,为了去除她手上和身上的疤痕,又因时间紧迫,宫中侍医用的是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