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诗诗韩苏《邂而不逅的相遇》_(林诗诗韩苏)完结版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邂而不逅的相遇》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维多利亚”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林诗诗韩苏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惟有轻轻地问一声:“噢,你也在这里吗?”你要记得,那年那月,垂柳紫陌洛城东
虚幻大千两茫茫,一邂逅,终难忘
相逢主人留一笑,不相识,又何妨
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

小说:邂而不逅的相遇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维多利亚

角色:林诗诗韩苏

评论专区

混元剑帝:老作者了,他的书除了主角智商有点残缺以外,其他都是智能机器人而已。

我就是这般女子:古代言情。女主做梦梦见自家未来的悲惨结局,然后努力改变命运,女主美若天仙,爸爸和弟弟都是纨绔,但是内心善良。男女主的相识和互动非常有趣。

梦想绿茵场:@ATL : 很好看的足球类升级流双文,男主有金手指。无cp,有基情。可惜烂尾……

邂而不逅的相遇

《邂而不逅的相遇》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4章 回家

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舒服。这句话是谁说的来着。不管了,我反正我不舒服,相当地纠结,源于我桃花突然开了一朵。

双休日,我拉着最亲密的朋友兼战友宝小弃,逃也似的回了趟老家。

小弃老是听我说我这边的食物如何如何美味,听闻我要回去,自告奋勇跟我回去。

我心情烦躁,在车上一直默不作声,小弃在一旁看我把书胡乱地翻了一通,用手肘碰碰我,“你还好吧?”

我双腮鼓着气道:“不好。”

其实小弃也不好,那人的骚扰电话波及到了和我同住的她的身上,我俩把手机卡都取了出来。拉黑什么的我们都要再三考虑后果性,所以只能用关机这个以后可以用理由去迂回的办法。

连借口都想了,我们的线跳闸了,没电关机了。

“你说,主管这么做,他烦不烦啊……”我头大地跟小弃嘟囔。

“谁叫咱们整个公司里,只有你年纪适中仍是单身,约你时你又不知道他是存了哪门子心思,多约了你几次才反应过来,这无疑是间接性地给了他鼓励。”

我勒个去。

都是情商作怪啊作怪啊!我怎么就反应不过来呢,一个奔三的男人,大半夜地喊一24岁的单身女人出来吃饭还能有什么含义呢?偏偏我认为在这个世间男女之间是存在各种纯友谊的,当他的举动很明显的时候,我还大脑脱线地给自己找借口去解释:应该不是的,多观察观察。

“因为我实在不明白我哪一点把他吸引了,除了自己是女的这个性别特征摆在那里外,跟我想象中韩剧那种男女之间各种微妙的变化,一点都没啥。”

“怎么没,你个二愣子只要谁对你好一点你就笑得分外开心,对于主管那个自我感超好的人来说,每次对你示好,你对他温和的态度他就觉得是你在和做情感交流。”小弃替我分析得很全面,她分析完,我沉默了。

“那你怎么不提醒我呢。”我陡然醒悟,埋怨地瞟着小弃。

小弃扁着嘴,“我还不是想你找个男友也好嘛,哪知道你讨厌交男友到反胃的地步,我更没想到,主管会是一个如此执着的人,他对自己的自我感觉太好了吗。”在和我用过了各种可能让主管死心,也不使其伤心的方法通通失败后,我们两个气馁了。

最令我受挫的是他反而认为我是在考验他对我的真心,我约他出来准备解释清楚,他反而以为我是答应和他约会,把我同意和他交往的消息宣扬在整个公司里。

老板甚至鼓励性地跟他说:“小伙子不错嘛,我们公司里的独苗都被你成功追到了。”

“那怎么办?算是我自己闯的祸吧,若我跑去拒绝拂了这个新上司的面子,接下来日子还有好果子吃吗?”我头大地抓着头发。

我和小弃都没有主意。

“那,你找男朋友拿到公司里晃晃,刺激一下他试试。”小弃揪着头发的时候突然灵感突发给我出了一个馊主意,“临时的也行,我在网上给你写个征友启事,你长得还不错,再给对方一点小费,我想这事儿就可以解决了。哎呀,不要心疼钱,就当拿钱消灾。只是主管注定要伤心了,单相思这件事,本来就伤人,只能怪他自个儿太不知趣了吧。”

“有没有其他的方法。”这个主意我觉得实在是太像欺诈了。

小弃双手一摊,“没了,对于主管这种人,非常之时要行非常之法。”

我看着小弃的眼睛,她对我扑闪扑闪地眨了两下。

“待定。”我一下子合下书。

下车的时候我在临近营业厅新买了一张手机卡,充作这次非常时间之用。给石槿打了一个电话,真不巧,她上晚班,九点下班。

我带着小弃先去馆子里把能量储备充足了,两个苦命的孩子在不怎么宽敞的街上闲逛。

一路上小贩们推着时令水果,糖葫芦,还有各种小吃叫卖着,我没什么胃口,小弃买了一些,边吃边走。

老家是个小镇,逛的地方实在太少,虽然这几年开发是把这个地方弄得像模像样了些,但是玩处还是少了许多,很多名胜古迹都不复存在了。我领着小弃来到了稍微热闹点的公园,看着一群小孩排着队等着公园里仅有的两个秋千,我俩齐齐沉默了。

我们两个90后的老人,怎么能和10后的孩子争东西呢。

算是我误算了,人多的地方不一定代表好玩,但是代表一切都充满了竞争性,我们找了许久的空凳子,正准备走过去,同时一对老夫妇也要走过去,我们四人同时停住了脚步。

“两个小姑娘你们坐吧。”这对老夫妇特别善良。

但,我们两个90后的晚辈,怎么能和老前辈争东西呢。

“没事儿,老师你们坐吧,我们站着当减肥。”小弃连连摆手让他们坐,拉着我往草坪处走去。

“你们这儿的人挺好的,就是玩的地方少了些。”

“所以啊,当时我才那么努力地考了外地的高中,就是因为这个地方太小了,人也太少,转来转去的都是这几个面孔,义无反顾地辞职到了你那里工作。”我叹着气,看着是小径旁的长椅上都已满员,感叹人口膨胀是个大问题啊。

“咦?那边围着好多人,去看看什么新奇的事儿。”小弃拉着我往不远处的人群里挤去。

挤进去的时候发现是一个街头艺人抱着吉他在弹唱,旁边放着一个投钱箱,地下摊放着各种报纸,凑近看着报纸标题,原来他弹唱是给孤儿募捐。

“人挺好的啊。”小弃对我笑道。

“是啊是啊。”我衷心感叹。

“也不知道是不是骗子。”我身后突然起了一声和我俩态度不和谐的声音。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骗子,时时担惊受怕,怕是有被害妄想症吧?”我最近心情着实不好,也顾不得与人为善的信念了,随口就是一句。

我语罢掏出了我所有的零钱往募捐箱投进去,街头艺人是个打扮普通的青年,脸是圆脸的,五官普通但是他一直在笑,笑得分外自信和坦然,这给他整个人增色不少。我把钱投进去的那刻,他居然对我说了声:“谢谢。”附送一个真诚的微笑。

这声谢谢,令我觉得就算他是骗子也值。

我对小弃说:“哪有这么坦然面对生活的骗子,这种人,即使放在最暗的地方也不会暗淡下去。”他那一笑,太灿烂了,映得我心里温暖一片。

如沐春风。

从我身后挤出一个戴着鸭舌帽学生打扮的男孩子,对我腼腆地一笑后,挥了挥手中的零钱,往募款箱里投了进去。

我从这人的肢体语言上确实没有领会任何含义,但觉得肯投钱进去就是好孩子,在他弯腰投下的那时候对着他的背影露出一个赞许的笑容。

我相信,当弹吉他的青年对他说谢谢时,他会和我一样的心情。

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舍予远比接受珍贵,而接受的人会真心地感恩,那也是很难得的。

我心情大好地挽着小弃的手,哼着小曲继续逛街,烦恼暂时性地忘掉了。

晚上与石槿碰面的时候,石槿看着我不可思议地盯着我上下打量:“怎么瘦成这样?”这亲热关切的声音许久没听过了,令我鼻尖突然发酸。

我望着许久不见的石槿,相对无言唯有两道苦逼泪先流。

小弃替我回了石槿:“这孩子前不久进了趟医院,这样子都算是长了肉的虚胖版的了。”

我冲石槿挤出一张我没事的大笑脸。

“怎么回事?”石槿紧张地拉过我嘘寒问暖。

“这个跟我们为什么突然回来是有关联的。”小弃充当了我的经纪人,“唉……可以用跌宕起伏形容。”

小弃在一旁声情并茂地把新来的主管对我的软硬夹击侃侃道出,石槿听得一愣一愣的。小弃最后以“所以在不堪其攻势猛烈的下,我们的小林子同学由于精神压力太大导致了一系列的反应,一面对食物就想起主管饿狼般的表情,最后再吃不下任何事物的五天后,我把险些晕倒的她扛到了医院里。”完结的时候,她转过来问我,“是这样的吗?”

我狠狠地点着头。

她攥着拳头暗骂:“这些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不愧是我家朋友,什么事儿都向着我。

小弃被石槿的反应弄蒙了,“这、你不是应该先骂骂小林子对这事儿畏畏缩缩的态度吗?”

石槿无视她,给我灌输她的主观意见:“这些男的就喜欢拈花惹草,今天喜欢你或许明天就喜欢别人了,千万别信,他只是把你当成他的狩猎对象罢了,到手时你就知道他是怎么样的人了。你是林诗诗的朋友替我好好看着她,这孩子单纯的很,千万别让人给骗了。”

小弃一副撞到鬼的表情,听到了石槿的叮嘱,指了指自己,再看着我,一幅“谁能骗得了她”的模样撇撇嘴。

口头上还是应付地说:“是是是……我给你看看看好她,以免未成年儿童误入歧途,入了男性人贩子的手中。”

石槿被小弃逗笑了,小弃性子是自来熟,两人快速聊在了一块,我倒相反有些拘谨。

在石槿面前我就像是一个未长大的小妹妹,而小弃则把我当成了有很多邪恶思想的资深宅腐干女,我们两个有很多臭味相投的地方,她掌握着我第一线的秘密,这个秘密中,包含了我很多不能说的馊事,我听着她俩聊着聊着时不时地提一下我,顿时有种被人窥视了秘密的感觉。

夜灯下,我们三个人并肩而行,我被她们夹在中间,听着她们的谈话内容,有化妆方面的知识,我感兴趣的时候还**去说两句,大多数时候我都不说话安静地听。

夜灯将我们三个的影子拉得老长老长的,我们三个的影子,像三个连体婴儿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