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沦陷(安平人何婉)_安平人何婉全文在线阅读

最具实力派作家“客家先生”又一新作《全面沦陷》,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安平人何婉,小说简介:我叫安平人,是贤长市非常普通的一名餐饮服务员,此时的我应该在岗位上,开始那无聊枯燥的上菜时间
但现如今的我,却站在距离餐厅两公里外的地铁口,看着脚下还在飙血的尸体发呆
  是的,我吓傻了…
  这是我活了二十二年以来,第一次目睹活生生的男人被人袭击倒在我的脚下
温热的血液慢慢浸湿着我刚买的帆布鞋,这可是我花了两个月工资才买来的限量版
我非常清楚的感觉到,脚边尸体还在缓慢的颤抖着,呆滞的双眼看着眼前那逐渐失控的人群,原本匆忙尽然有序的城市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小说名:全面沦陷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客家先生

主角:安平人何婉

全面沦陷

《全面沦陷》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夜聊

这栋房子沿着楼梯上到二楼,迎面而来的便是周闲夫妇的房间,往左边走一米便是何婉的,在往左走几步路是我所住的地方。我这个房间,是周闲夫妻原来儿子住的,所以无论是桌子上的手办还是壁画,多多少少透露着他们儿子以前是一个喜欢二次元的男生。

想到这,我就是无论怎么也没有想明白,一个如此沉浸在二次元世界的男生,到底会因为什么事情锒铛入狱。

何婉的话让我有些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昨晚难道除了东西破碎的声音,难道还有其他诡异的事情吗?

“昨晚,我们各自回到房间以后,我始终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事情。”黑暗中将类似鬼故事的事情,让我有些坐立不安,抱着枕头赶忙往何婉身边凑近了些。她继续说道:“罗琇老板娘来门口将我们带到走廊的时候,是不是推开了什么东西,而且那个东西就在我们面前。”

听到这,我才回想起昨晚罗琇的怪异举动,急忙点了点头。

“回到房间后,没多久我也就不想了,准备入睡的时候隔壁传来了一阵哭声。”

“哭声?”我疑惑之际还有些震惊,难道周闲真的家暴了罗琇?这可是要被法律制裁的啊!

转念仔细想想,现如今这样的社会法律还会存在吗?在沈冬萱被割下头颅的那一刻,就已经反应了很多事情。更何况,事态爆发这么久以来,身为市民的我们始终没有得到任何**发布的通知和答复。

在何婉的描述中,一墙之隔的房间里。何婉将耳朵靠在了墙壁上,只听到了罗琇在哭完后轻声细语的讲了些什么,但似乎只有她一个人在自言自语,越听越令人头皮发麻后背发凉。随后,便是阵阵抖动后有什么重物被推到了一边,才逐渐没有了声响。

当我沉浸在何婉的形容中时,何婉打开手机屏幕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差点亮瞎了眼。看着她翻看着最新新闻的消息,贤长市早已经陷入一片狼藉之中。看着触目惊心的视频,抓狂的人们满大街的追着活人撕咬,速度快的惊人。

“你爸爸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看着屏幕上网友的最新消息,贤长市**丝毫没有发布任何解决政策,也不知道这些事情该如何解决。在危机爆发后的一天里,只是让我们待在家中不要外出,但没有人告诉我们,没有食物究竟该如何活下去。这段日子里,我几乎用不到手机,反观罗琇和何婉,我和周闲基本上已经对营救不抱任何希望。

我转移话题的想法似乎被何婉看在眼里,看着她把手机关掉后,轻微叹了口气。才缓缓的跟我讲了她所知道的那些事情。

【2033年12月28日】

何婉一如往常每天下午醒来,吃顿晚饭就开始着手化妆准备直播。刚开始接触这个行业的时候,何婉的父亲何僖是极为反对的。他不明白,自己的女儿为何不靠着自己的学历出去找上市公司上班,反而要在家里无所事事做着毫不赚钱的直播。何婉深知,自己的大专学历压根找不到什么好的工作。与其被父亲拿着这件事继续数落,还不如找一个比较轻松在职业,在继续读个本科。

“妈!爸是不是又去救火了?”何婉赶忙跑进厨房,将刷到的新闻递给自己母亲谭露荣看。心情烦闷的将手中拿着的玉米放下:“都五十九岁的人了,明年就退休了,干嘛还这么拼命。”

谭露荣擦干手走出厨房,一言不发的坐在餐桌前吃起了饭。何僖这么多年以来,极少跟母女二人同桌好好吃过一顿饭。何婉见状也不好多说什么,便急忙吃了几口白饭后上了楼。

打开电脑准备直播的何婉,实在不放心又去网站上搜关于高峰公园山火的事情。在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整个贤长市陷入了山火带来的尘埃之中。满天飘落的灰尘,几乎污染了半个城市。这场莫名其妙的山火,也在三天后被彻底消灭。但这场大火,也带走了不少消防员,他们的尸体似乎消失在了这高峰公园之中,无论怎么找寻也无法找到。

虽然这件事对何婉一家没有太多的影响,只是父亲何僖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后,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先是高烧不断,何婉一开始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除了每天在厨房帮母亲煮粥以外,还会去给卧病在床的父亲送去感冒药。

随着铺天盖地的报道出现,何婉才知道这次的纵火犯其实是一个不满意工资被扣押的普通建筑工人。谭露荣反倒拿着遥控器,不断咒骂电视机上挂出来的照片。何婉不明白,他犯下的滔天大错竟然只是被判处十二年的有期徒刑,却不是死刑。

父亲的感冒一直持续了长达半个月之久,反反复复的状态让谭露荣和何婉极为担忧,只好送往医院治疗。但无论怎么查病因,医院的医生也无济于事,只是在X光片中看到何僖的身体器官出现不同程度的衰竭。

何僖似乎感觉到自己即将离开,说什么也不想继续呆在医院治疗。不能阻止父亲的何婉,只好接他回家。整个家庭,就在那一天里沉浸在了悲伤的氛围之中。

……

“所以说,你父亲是因为参与了灭火后,才出现发高……”

发高烧……

等等,高烧……

我脑子里顿时间闪过无数念头,却始终不敢确定。但是周闲并没有参与这场灭火的事情,难道他只是单纯的高烧吗?可问题是,周闲也并没有出现其他征兆,也许是我想多了吧。

“你是不是想说,周闲也有这个情况?”何婉在黑暗中听到我的停顿,似乎猜到了我的想法继续说道:“今天早上我下楼的时候,就看见罗琇老板娘在帮周闲包扎手臂,他的右手臂上有三条抓痕……”

但是……他们为什么不告诉我?

周闲手臂上的抓痕兴许就是那天关闭卷帘门所造成的,可是要是周闲发作癫狂,那我们三人该怎么才能打得过。现如今又赶上了停电,麻烦事情简直就是一堆接一堆的来。

“吃饭了!”

房间门外传来罗琇的一阵轻声叫喊,我急忙站起身回应了一句后,拉着何婉靠在她的耳边说道:“这件事,我们要见机行事。”

话音刚落,我便听到房间门被人扭动了门把手。惊慌失措中,我赶忙打开手机闪光灯照着门。罗琇一把将门推开,笑眯眯的脸看的我们直发憷。

“何婉?”罗琇似乎有些惊讶:“你们两个在这乌漆嘛黑的干嘛呢?”

说完,罗琇似懂非懂的将门关上离开。我急忙跟上前去解释,好像怎么解释罗琇都在摇头表示不信。

餐厅里,四人面面相觑,靠着微弱的蜡烛光勉强能看清对方的表情。周闲换上了长袖,一边吃饭还一边吐槽今天做的菜有些许咸了。罗琇反倒满脸看八卦的样子,盯着何婉和我时不时笑一下。这让我有些坐立不安,哪有这么多事情可以联想。要是罗琇脑子的画面投放出来,肯定是不能过审的十八禁。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正要夹菜的时候,突然一阵闷响伴随着何婉刺耳的尖叫声。我看着筷子上突然从天而降的血滴,缓慢顺着筷子倾斜的弧度落入菜里。恍惚中,我抬起头,只见坐在我对面的周闲鼻子嘴巴几乎都被喷涌而出的鲜血占据。罗琇刚忙拿起桌上的纸巾,帮忙擦拭着。

看着这犹如打开水龙头放水的血液,几乎要顺着下巴流到身体各个地方,不一会便浸**刚换上的长袖。

周闲似乎被定在了椅子般,挺直的坐姿端着碗筷,双目无神的盯着正前方,不做任何动作呆若木鸡让人甚至一度觉得这是一具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