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恶!我竟是反派的白月光替身)宋清夭顾闻辞完整版免费阅读_(可恶!我竟是反派的白月光替身)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可恶!我竟是反派的白月光替身》,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宋清夭顾闻辞,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怂小包”,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宋清夭特别喜欢一本娱乐圈小甜文里的反派角色,追到最新章节时发现他下线了,她赶忙在作者的评论区为他评论,恳求作者能给他续写一个番外
被拒绝不说,谁来告诉她,她怎么穿进小说世界里,还成了反派角色的老婆?别人不知道,她身为反派的忠实粉丝难道不清楚吗?他这个老婆只是他白月光的替身
穿进来不说,怎么还附带一个没用的系统,让她拯救世界攻略反派
宋清夭的撩汉时刻……
“老公,你今天缺点东西

正打算出门的顾闻辞:“?”
宋清夭眉眼弯弯:“缺点我

顾闻辞最近发现自家那小作精有点不对劲,以前对自己爱答不理,现在怎么天天黏在自己身后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 !

小说:可恶!我竟是反派的白月光替身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怂小包

角色:宋清夭顾闻辞

评论专区

穿回美国当神棍:书还没上架更新就跟不上了。每天一章还断更。虽说质量还行,看得也爽,但是太监是没人权的。书的主要内容就是书名所写的那样,到20年前的美国当预言师,通过卖预言机会赚大款的钱。

狂蟒之灾:后期毒草,前期作为异类文还是很不错的

幻之盛唐:第一人称看个锤子

可恶!我竟是反派的白月光替身

《可恶!我竟是反派的白月光替身》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6章 作精路上二把手

到了晚上六七点了,顾闻辞还没有回来,宋清夭正打算问陈管家,就见他本人正缓缓地向她走来。

“太太,先生刚刚打电话过来,说他临时要去外地出差,让我给您带句话。”

为什么不直接给她打电话,问就是他把她惹着了,她把他拉黑了。

宋清夭坐在沙发上微仰起头颅,望着一旁满脸写着不知该不该说的陈管家,有些好奇这个男人到底说了什么。

“他说什么?”

“先…先生他说……”陈管家有些局促地看了女人一眼,“他说让您这几天不要给他惹事,叫你安分些。”

宋清夭低头抿了下嘴,她还能惹什么事,她又不是之前的宋清夭。

呵!男人都是一个物种,床上温柔似水,床下你是他的谁?

狗男人!!!

陈管家以为女人还会向之前一样,情绪激动到直接破口大骂,但没想到女人只是低下头,谈谈的“哦”了一声。

“还有事吗?”

“没。”陈管家摸不着头脑。

女人从沙发上起身,“嗯,饿了,吃饭吧。”

***

第二天清晨。

“叩叩叩……”

宋清夭被这道敲门声吵醒,她双手撑起使自己坐靠在床头,声线带着些慵懒向门口说,“什么事?”

“太太,您的朋友赵秋莹,赵小姐来访。”门外的人恭敬道。

赵秋莹?小说里好像是有这么个人物,和宋清夭的好友,堪称是宋清夭通往作精道路上的二把手啊。

与原主在高中就相识,大学又凑巧是同一宿舍。大学刚毕业,宋清夭就与顾闻辞结婚,赵秋莹就嫉妒她,开始挑拨她和另一室友的关系,给她出主意让她接近谢凛衍,想尽一切手段毁她和顾闻辞的婚姻。

一边暗自要毁了她,一边又讨好着她,从她身上各种捞金,做人简直是太不要脸了。

“知道了,我收拾收拾就下去,让她等会儿。”

女人一个激灵从床上站起,性感的红唇邪魅一勾,那她可得要好好会会这位朋友呢!

楼下。

赵秋莹正端庄的坐在高定的黑皮沙发上,一张瓜子脸,五官不算立体,属于耐看型。

指尖捏着咖啡杯柄,缓缓端起凑到唇边,为了彰显自身的贵气,身上穿着当季最红的品牌服饰,简直就像是一个行走的大牌logo。

她偏头望向楼梯口处,还是没看到宋清夭的身影,化得修长的眉毛皱了一下,装作一副高高在上语气问一旁的女佣。

“喂,清夭怎么还么下来?”

女佣小声回答着赵秋莹,“赵小姐,太太刚起需要一些时间,您稍等一下。”

赵秋莹听见女佣唤宋清夭为太太,眼底涌出一抹阴鸷。

凭什么她宋清夭命就这么好,什么都不用做就嫁给了北市最有钱的顾家,没有她的父母她现在什么也不是。

呵呵,命好又怎样,还不是愚蠢至极,被她玩弄在手掌之中,蠢货。

赵秋莹现在急需一个发泄口,而一旁的女佣就成了她的攻击对象:“以前清夭一听我来立刻就下来,而现在却让我等了足足一个半小时。

所以说到底,你们是不是根本就没去通知,是不是在这挑拨我和清夭的关系。”

“赵小姐,我们没有。”女佣被她直逼的不知所措,只知道一股脑地摇着脑袋。

赵秋莹手臂一挥,手指指的女佣的脑门,说:“还敢撒谎,等会儿就让清夭把你开了。”

“啧啧啧,不知道被顾家辞退的佣人,出去还能不能找到工作。”

“我…我没有……”

女佣被吓得直哆嗦却还在一股脑地解释。

就在这时,楼梯口传来一道慵懒的声音,打断了正在说话的两人。

“哎呦,都杵着干嘛呢?”

刚还在争论的两人,转头望向站在楼梯口处的宋清夭。

只见女人一张精致的脸上化着素雅的妆容,穿着一条白色修身长裙,将其完美的腰身展现的漓淋尽致,白金色的头发编成一股麻花辫放在左肩上,使本就妖艳的女人透漏出一丝清雅。

女人悠闲地迈着步子走到两人的面前,对着一旁的女佣说道:“你先下去吧。”

“好的,太太。”

女佣赶紧离开了客厅,留下两人在客厅独处。

赵秋莹看着如此耀眼的宋清夭心中划过一丝嫉妒,但下一秒就笑盈盈地对着她,“清夭,你怎么这么久才下来,我都等你等了好久呢。”

宋清夭一双桃花眼看向她,嘴角轻轻一勾,“是吗?”

“是呀,清夭。你要补偿我,下午我们一起出去购物,就去华南路那边的星月广场,听说最近出了好多新品。自从你参加那个综艺后,我们两姐妹都快一个月没见,我不管,你陪去我去。”

女人看着面前对着她嘟嘴卖萌的赵秋莹,努力压制着心口涌上的那股恶心。

“好啊。”

正好,见识一下她想耍什么花样。

赵秋莹见她答应了,眼底闪过一丝暗喜。

呵,宋清夭,下午就乖乖的为本小姐买单吧。

华南路,星月广场,三楼。

宋清夭看着赵秋莹轻车熟路的带着她,直奔三楼售卖的高奢品牌,再往右拐进入一家高档服装店门口。

一迈入店中,赵秋莹的眼神就被店**挂着的礼服所吸引。

店的**挂着一件纯黑色吊带抹胸礼服,吊带是由钻石连接镶成的两根链子,礼服下摆的一侧开叉至大腿根,看似没什么亮点,却处处隐藏玄机。

站在一旁的店员看两人进店,尤其是穿着一身大牌的赵秋莹,便立马迎上前,“这位小姐,你眼光真好,这件礼服正是昨天刚运过来的新品,来自欧洲设计师凯本的新作——Confidence。”

说完还用不经意的眼神瞥一眼站在一旁的宋清夭,长得是好看,衣服却看不出什么大牌子,肯定是跟在前面这位小姐的跟班。

这么一想,女店员对着赵秋莹更卖力的微笑。

“就是最近刚获得金秀设计大奖的凯本?”赵秋莹激动地问向店员。

“是的小姐,这件礼服在设计上有三大亮点。第一个就是用钻石所镶接的两条链子,衬托出穿着者诱人的锁骨;第二就是这件礼服的腰间部分,勾勒出穿着者完美曲线的腰身,吸引人们的第二视线;最后就是礼服下摆开叉的部分,展现穿着者修长且完美的长腿。”

赵秋莹听店员说完后,整个人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

刚好下个月顾家要为顾老爷子操办他的八十大寿,如果她能穿着这件礼服出席,一定能大放异彩,吸引住在场全部人的眼光,包括他!

赵秋莹坐在店里提供给顾让客休息的沙发上,这已经是第三次察觉到那个女店员看向她的眼神,她从未经历过这般处境,此时她感觉她就像一个小丑。

当女店员的眼神第四次落在她身上时,她已经开始烦躁了,从手提包里拿出手机,直接一个电话拨给宋清夭。

“喂,清夭你怎么还没回来,是迷路了吗?”

而此时的宋清夭正躺在沙发上,嘴里嚼着一颗樱桃,含糊不清地吐出几句话。

“嗯?你在说什么啊,我在家呢!”

女人停顿几秒,眉眼闪过一丝狡猾:“哦?对不起啊,我好像忘记告诉你了。”

赵秋莹简直不可置信,什么叫好像忘记告诉她了,她看她就是故意的。

虽对宋清夭的转变存有质疑,但细下心来一想觉得以宋清夭的智商,也不可能会骗她。

“没事,但是清夭你不是答应给我付款的吗?你走了我怎么办?”赵秋莹压着怒火低声说道,生怕被旁人听见。

宋清夭装傻,“啊?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赵秋莹瞪大着眼睛,“你怎么回事,明明就是你叫我多看几件,等你去洗手间回来再帮我一起付。”

宋清夭听出赵秋莹略带急切地语气,心里的小计谋得逞。

“秋莹呐,你是不是理解错了,我只是想去个洗手间,所以让你自己再逛逛,然后你看完了就可以一起买单啊。

这么简单的事情三岁小孩都知道,你不会是还不如一个三岁小孩吧!”

“再说,虽说赵家这几年是有些没落了,但也不至于连这么点小钱都拿不出手吧。哎,实在是拿不出,以咱们之间的关系我还是可以借你的,不算你利息哦。”

赵秋莹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就算是再怎么自我安慰,也不会傻到听不出宋清夭在耍她。

她低声怒吼道:“你耍我?”

手机那头的女人漫不经心的低声轻笑,“昂,你才知道呐,小蚯蚓。”

赵秋莹听见她这么称呼她,刚还努力端着的形象瞬间崩塌,直接气急败坏:“宋清夭!!!”

她最讨厌别人叫她这个绰号,实在是恶心至极!

宋清夭没理会她的怒火,继续挑逗她:“你还别说,你这名字还挺不错,小蚯蚓。”

尾音落下,女人嘲讽一笑,未等电话那头出声,便挂了电话。

赵秋莹看着被挂断的手机,眼底涌出一股阴暗,咬牙切齿:“宋清夭,你给我走着瞧!”

最后女人为了打脸充胖子,将选中的的衣服全部买下,这几乎花光了她所有的钱。

赵秋莹提着物品出来时,抬头看向天上的太阳,心底冒出一股嗜血的寒意。

“宋清夭,没了顾家给你撑腰,我看你还怎么蹦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