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七夜似鸽杀手《寿元余额不足,从未来女帝身上取》_《寿元余额不足,从未来女帝身上取》完整版阅读

《寿元余额不足,从未来女帝身上取》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季七夜似鸽杀手是作者“似鸽杀手”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女人?女人只会影响我拔剑的速度,只会拖累我前行的步伐,损耗我宝贵的真元,一无是处,无用,无用!
35456
由秒数换算下来还不到十个小时
不说了……再逼逼下去小命要没了,得想个法子从那女人身上骗些好感度搞点寿元
“女人!吵死了!”
好感度 1
好感度 1
……
31936000
才续了一年寿元?
真是一群难堪大用的女人,所以我才如此讨厌应付这群女人

小说:寿元余额不足,从未来女帝身上取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似鸽杀手

角色:季七夜似鸽杀手

评论专区

太太们的春闺:说实话,作者给主角设定的什么牛郎身份对我而言不算什么大毒点,毕竟现实中没接触过这种职业。反而是作者不断强调主角的的相貌和富家公子的身份让我受不了,很尬

我的虚拟游戏:高三屌丝,绝对是作者

国王万岁:动不动就“我r啊我r啊”……待看到“女人的体香。我r啊,还是一个处nv。”时,就只能打一星了,毫无选择余地。

寿元余额不足,从未来女帝身上取

《寿元余额不足,从未来女帝身上取》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5章 吾道不孤

『自从经受一顿毒打后,老子开始洗心革面重新做人,那老头子毕竟是身边唯一可信之人,平日里虽然唠叨了点,但他毕竟打心底里是在为老子着想,老子不能再任由自己的性子胡来。

前些日子又将一名韩姓小美人放走了,名字什么得实在记不清,被拐来时还是一个人,离开时还多捎上了一个人,当然这是在事后遭受老头毒打时才得知的。

连老子自己都佩服自己这方面的能力。

言归正传,老子发誓,这是最后一次违抗老头子的指示,嗯……最后一次!』

从玄心帝君被无数女帝扯下天门的结局反推,他现在提到的‘最后一次’一定重复了无数次。

『在经受第二次毒打后,老子再次决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这一次老子开始认真地向老头子讨教关于延寿之法的秘密。

撩妹上炕这件在老子看来再普通不过的小事,背后却隐藏着更深层次的含义,所谓延寿的本质,实际上就是……』

这张手书残页的末尾,段落到此便戛然而止,在经受岁月的侵蚀后,边边角角早已残缺不堪,后面的内容已经缺失。

季七夜对后续多少有些在意,但还不到死揪着不放的地步,关于延寿之法的线索,才是他眼下最在意之事。

虽然有点可惜,但也只能就此作罢。

此次耗费数年时间积攒下来的所有功绩点,进入藏经阁获知延寿之法的些许线索,倒也算是不虚此行。

季七夜看着桌面上逐渐燃尽的那柱香,朝着那张手书残页深鞠一躬。

正当他准备手书残页夹回书页,放回原处时,上面的文字似活物般扭动起来,接着整个隔间内的光线逐渐暗淡下来。

以墨汁书写的文字在扭动间放出黑色光芒,好似缕缕黑烟,飘忽不定。

这样的情况约持续了数息,那些从残页字体上飘出的黑烟聚集到一处,缓缓凝成人形的半身黑影。

它轻佻的眼神在季七夜身上徘徊,黑烟一阵蠕动,好似在轻轻点头。

“哈哈哈……吾道不孤!”

朗笑三声过后,只留男子压迫力十足的声音在小小的隔间内回荡。

与此同时,那道半身黑影怦然散作黑烟,在隔间内盘绕数圈,然后全部朝季七夜奔涌而去。

隔间五尺宽的空间,容不得季七夜进行闪转腾挪,轻易就被各个上下左右各个方向涌来的黑烟包围。

随后置身于黑烟之中的季七夜,被拖入了熟悉的镜湖梦境之中。

除深度睡眠外,这还是他第一次以其他方式进入镜湖梦境。

环顾四周,一切都与往常一样。

季七夜仔细观察一番,还是敏锐地发现了两处异样。

一是天上圆月中心那卷古籍的扉页,已经大幅度翻开,只需施加一点助力便能完全打开。

二是镜湖上的那道漆黑人影,黑色烟尘般的躯体已逐渐凝实,变为粘稠淤泥状的躯体,面部轮廓也开始显现。

这道命体的转变,毫无疑问是在朝好的方向发展,甚至可以看作是一次进化新生。

因为此刻他能清晰感受到来自命体的反哺,自己的肉身强度得到了显著提升,大致估算,已经能与炼气五重修士比肩。

除了这些,季七夜并不清楚镜湖梦境还发生了哪些变化。

下意识地低下头,看向自己倒映在湖面上的身影。

首先看到了一张俊脸,而后才看到脑袋上一串血色数字。

29735878。

29735874。

……

倒计时的速度再次加快,由原先现实世界的两倍流逝速度,变为现在的四倍速度。

季七夜见此情形,只能眼下镜湖梦境发生的一切变化归咎于那张手书残页。

镜湖梦境一直遵循着等价交换的运转规律,既然加快了倒计时的速度,那就意味着自己必然会获得更多好处。

最直观的体现,大概就是修炼速度和武技功法熟练的提升。

至于镜湖梦境中的其他秘密,如那卷黑色古籍里头的内容,镜湖之外的景象,都尚且不得而知。

对此,季七夜的心情可以说是喜忧参半,喜的自然是修炼速度和熟练提升速度再提高一个档次,而忧的自然是自身寿元无多。

这里倒是有一个相对愚笨的办法,那就是克制自己进入镜湖梦境,减少寿元倒计时的消耗。

可因为有外门弟子范嗣这一仇敌的存在,这个法子根本行不通。

面对炼气三重的同阶修士,他倒是能碾压取胜,但对上练气四重的修士,就会稍显吃力。

要是范嗣本人出面,凭自己炼气三重的修为,在炼气七重的修士面前,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正是考虑到宗内身边潜藏的巨大威胁,他才不敢克制自己进入心湖梦境。

唯有尽快提升修为,方才是正途,想方设法减少寿元倒计时的消耗才是不折不扣的邪道。

正当季七夜思索如何退出镜湖梦境之时,脑袋里涌现一阵眩晕感,在短暂的失重感过后,才发现自己已退出镜湖梦境,正站在隔间内的桌前。

耳边余音环绕,刚才的梦境之行仿佛弹指一瞬。

“哈哈哈……吾道不孤!”

什么吾道不孤……我们只不过碰巧同为穿越者,同为渡厄命体之人罢了。

打从一开始我们就不是一路人。

被女人拖后腿入天门不成而身死,我才不会把这种人当做同道。

季七夜在心底给出这样的回答。

先前深鞠的一躬,已是他表达的至高谢意。

无论是价值观,还是行事作风,二者之间都存在偌大的鸿沟。

季七夜注视着桌上那张手书残页被漆黑火焰燃尽,表情没有半点变化。

“这手书残页看来也得尽可能收入囊中。”

尽管二者的‘道’不同,但也不妨碍季七夜对这位玄心帝君遗留手书的追逐。

毕竟他能从手书残页中得到实打实的好处,既能加快古籍翻页的进度,也能帮助镜湖命体的成长,由此获得成倍提升的修炼速度。

仅凭这些,就足以让季七夜暂时抛下成见,好让自己在仙途上走得更远。

季七夜推门而出,开已离开隔间,门上便浮现出一层禁制,阻拦外人进入。

季七夜在走出藏经阁之前,站在大厅**,驻足停留片刻,回望通往第二层的阶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