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洵影诸葛暮月《君安犹候卿归》_(君安犹候卿归)全章节免费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君安犹候卿归》,男女主角分别是封洵影诸葛暮月,作者“烟殇流清”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江湖 甜虐 双强】
诸葛暮月生在名望世家,一朝被卷入江湖风雨,于危难险阻中找寻真相,却发现自己成为了一场阴谋的中心,在与命运抗争中又能否从超过凡尘的人手里拿回一命?
而封洵影隐藏身份待在她身边,直至最后也不曾因为他的身世而生嫌隙,和他最爱的人并肩前行,互为依靠,也由此再次感受到了人间的大喜大悲,看到有人想要伤她,就眼神凶厉地将恶人斩杀,鬼尊之威并非随口一说,多年御下的威严可比众位世家家主
世事无常,风雨频顾,生死曾在一念之间,悲喜终寄一人心上

小说:君安犹候卿归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烟殇流清

角色:封洵影诸葛暮月

评论专区

主神绘卷:复制黏贴隔壁某卡牌会的情节太突兀了,我看到国王xx这个情节直接就删书了,完全没有任何意义,而且写的很生硬,一点意思都没有,low穿地心,告辞

铁骨:铁骨?叫媚骨还差不多,舔常凯申都舔到没脸皮了,恶心。

无限人生:这是同人文?怎么看着都像是霸道总裁异世装逼记?

君安犹候卿归

《君安犹候卿归》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6章 真是险地?

“你们不能去”

落妍裳的一声喊吓得木凌雨身上一颤,向后踉跄一步。诸葛暮月看落妍裳突然跳起来又这么大喊,以为有故,便走到她身边询问。

“怎么了”

落妍裳拉紧诸葛暮月的双手,紧张地声音都有些发颤“月姐姐,我刚才同伊莫尘说话,他说你们要进刺藤林是吗?”

诸葛暮月点头默许了落妍裳的说法。

“你们不能去那里”她的语气坚定无比。

木凌雨怪道:“为什么不能去啊?”

“因为里面的东西太可怕了,吃了好多人。”

“吃人?”四人一齐惊道。

就算是些有灵智的妖兽也不会轻易地攻击人,但是有些天性嗜杀的除外,那些特殊的不但会伤人,而且还会把人活生生地吃了,某些灵识足够有灵性的还会专挑有修为的攻击。

伊莫风道:“你怎么知道?你是进去过吗?”

落妍裳道:“也不算是进去过,我曾经去过西南角刺藤林和树林接壤的地方,可没走进去几步就被吓回来了,那里遍地都是尸体和人的骨头还有许多其他妖兽的尸体,裳儿求你们不要去那儿了。”

伊莫风自言自语道:“这么多年,我也见过了各类的妖兽了,但还从未听过如此凶狠嗜血的出现在这地方。”

落妍裳继续道:“而且我听别人说,有很多人贪念里面的珍贵草药曾率领数百人一起进去,本以为最多会损失几十个人,但最后却没有活着回来的,全军覆没。”

诸葛暮月道:“应该是缚藤人养的那只妖兽。”

木凌雨道:“那这缚藤人也太凶残了吧。”

伊莫风道:“那也未必,我听人说起过缚藤人,而他们口中的缚藤人不接无能之辈,缚藤人久居刺藤林,自以为主,做生意的话,他必会客客气气的。但若是怀有恶意,侵犯了人家的地方,任谁都不会无动于衷的,何况,站主说了,他异于常人,有如此反应,也还算正常。”

“正常,我看他是丧心病狂,他就算不喜欢有人扰他清静,尽可以让他养的那只东西把人赶走,再不济,也可以弄伤他们出出气,吃人啊,他是不在乎这些人的命,毕竟这些人根本与他毫无关系,可别人呢,他们为人父,为人子,为人夫……”

伊莫尘看木凌雨都要气得口吐白烟了赶紧上前劝说,而伊莫风听了木行且的“一篇大论”,加之他照顾落妍裳的时候那种细腻,心中起的一丝疑惑和担忧都烟消云散。

诸葛暮月道:“小裳儿,你相信我吗?”

“裳儿当然信了,月姐姐又温柔又漂亮,裳儿相信月姐姐。”

木凌雨暗自腹诽:她这样哪里温柔了。

诸葛暮月道:“你乖乖待在这里,我只说一次,你不要劝我,我进去会活着出来,而且出来后我会带你去一个好地方,一个能让你开心的地方”

落妍裳有些失望,不过听到诸葛暮月会带她去好地方,落妍裳的心情变得又激动又开心。不知为什么,她对诸葛暮月有一种莫名的信任和亲近,即使在别人看来诸葛暮月冷若冰霜,即使她们只是初见不久,可是这张冷着的脸,给足了落妍裳从没有过的安全感。

木凌雨道:“暮月,这么晚了,先休息吧,明天再进去吧。”

诸葛暮月点头同意,落妍裳靠着诸葛暮月在火堆旁渐渐睡去,而木凌雨在一旁恨得牙痒痒,要不是落妍裳,他也不至于只能坐在伊莫尘的边上干看着火光出神。

伊莫风盘腿坐在最边上打坐,眼睛会时不时地睁开瞄向诸葛暮月和木凌雨,在他心中,木凌雨心仪诸葛暮月已经是肯定的,即使伊莫尘跟他说过木凌雨喜欢挑逗姑娘,伊莫风依然相信那只是表象而已。

半夜,木凌雨忽然醒了,然后有意无意地发出了一点窸窸窣窣的声音,伊莫风的眼睛眯成一条线谨慎的查看,虽然不再怀疑,但他仍对外人有一层戒备。

伊莫风看木凌雨轻手轻脚的离开自己也紧跟了过去。结果到最后只觉得还是自己太过多心,从远处回来的木凌雨伸伸懒腰又重新靠在了石头上,伊莫风松了一口气后也浅浅的睡去,木凌雨看到伊莫风呼吸逐渐均匀平静心中不屑地哼了一声。

破晓时分,落妍裳悠悠转醒,可她发现除了年纪小的伊莫尘被留下保护她,其他人都走了,就连那个什么也不会的木凌雨也不见踪影,明明他什么也不会还不如自己呢,凭什么就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当然,后面完全是她的看法。

落妍裳有点怪诸葛暮月,怪她连走都不跟自己打声招呼,她就真那么让人操心吗?明明她也很厉害的,昨天他们也知道了不是吗?落妍裳看着伊莫尘正在处理不知道哪里来的的猎物,心想肯定是自己昨天太累起晚了月姐姐才没告诉自己,所以心情一转也跑过去帮伊莫尘了,因为伊莫尘不会烤东西已经把自己弄得灰头土脸了。

一大早,木凌雨好说歹说才说服诸葛暮月让他跟着,明明那么危险,可他偏要一起去,诸葛暮月都想把他打晕在原地。

“暮月,你知道我很喜欢这样的事,我不怕死,但是你能不能让我跟着,有事我会顾着自己的命的”

最后诸葛暮月被他劝服了,可条件是一有危险他要自己马上离开,木凌雨当时是一口答应:有危险我当然自己先跑了,你求我我都不留。

有危险是一回事,在路上无聊闲谈就是另一回事,刚走不久木凌雨就又开始说个没完。

“暮月,我说过有危险就跑,可什么时候才算危险,是不是我说了算?”

诸葛暮月:“可以,但你的本事我清楚,危险的情况都应该在我考虑范围之内。”

“什么嘛,你也太小看我了吧,你难道忘了我还有一保命之计?当初在村子里你不是见过嘛”

伊莫风略显惊讶:“保命之计?”

木凌雨慌忙解释:“伊公子不要想错了,不是逃跑或是喊救命。”

伊莫风浅笑:“我从未如此想,木公子为人直爽热情,所谓‘保命之计’必是出人意料的巧妙之计。”

木凌雨:“伊公子过誉了,我就是一个乡野之人,保命之计也不是像你们那么厉害,就是一点小招数而已。”

“洗耳恭听”

木凌雨:“那好吧”

木凌雨先卖了个关子,他从腰间摸出一包被纸紧包的东西,然后递给了伊莫风让他拆开来看。

伊莫风小心翼翼地打开发现是一包血红色的粉末,随后疑惑“这是……”

木凌雨得意地扬起头:“这是我用胡桃树和蒿草的花粉加上一点从蜘蛛腿上刮下来的蛛毫和其他草药做的,不管是人还是妖兽,只要是有鼻子的,吸入一点就会奇痒无比,而且会越挠越疼,除非我帮忙,否则至少三天后才会好,如果单是人的话,沾到皮肤上效果也是一样的。”

“果然是出乎意料,不过药粉通常不是白色的嘛,为何这个……”

木凌雨潇洒地把头发都甩到身后,道:“那个,我用染料把它染成红色的,红色的话不显得毒性强嘛,这样他们就是看着都会害怕不是吗?”

伊莫风无言以对,他说的竟然还有些道理,弟子在外出历练时遇到红色或黑色的粉末或汁液的确要警惕一些。

不过诸葛暮月在旁对此不置一词,当初木凌雨去向染坊去要染料,染坊的胖姨嫌木凌雨平常没事就捣乱说什么也不肯给他,最后木凌雨拉着诸葛暮月说是要给她染身衣服才让胖姨松口,然后在胖姨忙着的时候悄悄从人家的染房里顺了些过来。

取蛛毫的时候,他不知道被各种各样的蜘蛛咬了多少次,疼得都满地打滚了还不放弃,就连他们村的郎中都懒得给他看了,后来和他同村的赵大柱实在看不过去了才帮他一起弄到手的。

伊莫风调转话题:“师姐,当日之情形能否告知于我。”

诸葛暮月正要开口却被木凌雨接下话道:“当日的情况暮月不愿意跟任何人提,连我也不知道,作为好人不应该强人所难,所以我也就没问。不过,之后的事,我可是全知道呢,伊公子是否愿意一听呢?”

原本是问人,结果变成反问,伊莫风对木凌雨这抢话的本事也是五体投地的服了,虽然他最想知道的是当日诸葛暮月是如何与厉魔劫对上的,但木凌雨既然说他也不知道,那他也只能听他说些别的了,毕竟他与诸葛暮月的相熟程度还远不如眼前这人。

“愿闻其详”

木凌雨:“那日我去山上采草药,可还没上山呢就在一条河流旁看见暮月一动不动地趴在石头上,背上还一直在流血,白色的衣服都被染成红色了”

伊莫风怔了怔

“趴在,石头上?还在流血?”

“对啊,应该是和那个什么厉魔劫对打的时候受了伤然后掉进了河里才被冲到了下游,你是没见到,那么长的一道伤口”说着,木行且还用手比划了一下。

伊莫风心中有疑问却不敢说,既然是背上受了伤,伤的面积还挺大,他若是问了木凌雨这一个月来怎么照顾的诸葛暮月,以木凌雨这口无遮拦的嘴,万一这木凌雨告诉他一个不怎么好的答案,那诸葛暮月还不一定如何反应呢,说不准还没找不到厉魔劫这他就会跑了。

伊莫风缓缓神,道:“那这之后呢?”

木凌雨道:“之后我就先把她从河里弄出来,再用止血草给她暂时止住血,最后扛她回了家。”

“你的家?”

“对啊,我家离山最近,不去我家的话还能去哪儿?以她的伤势,只能就近先去我家要不然她会死的。你知道吗,因为她背上有伤,要顾及这顾及那的,我把她弄到家累得我双手发酸,腿肚子都一直在打转。”

“木公子,你家就你一人吗?”伊莫风小心翼翼地道。

木凌雨神情略异:“嗯,我父亲在我很小的时候走了,我都记不清他的样子了,母亲,是在我七岁去世的,只有我一个人,后来他回来了接我去了一个地方一直到我成年,再后来我就到了原来我和我母亲住的地方。”

“抱歉,在下不是有意揭起木公子的往事的。”

“无碍,是我自己说的,哪里能怪你呢,而且我现在活的不是挺好的嘛,有些事该忘还是得忘,否则是不可能有机会经历更多有趣的事的。算了,不说我了,我跟你说一件特别好玩的事,暮月能坚持一个月不说话,我还一直以为她是一个哑巴。”

“师姐,的确安静少言”

木凌雨偷笑道:“所以那一个月我一直叫她哑巴”

伊莫风张了张嘴,可始终没说什么。倒是诸葛暮月,难得向后看了一眼,但那眼神明显在警告某个人闭嘴。木凌雨没看到,不过伊莫风用剑鞘碰他微微提醒了一下,但他却以为是伊莫风不小心碰的,便没多在意,木凌雨敛敛笑意上前按住诸葛暮月的肩膀

道:“暮月,我要是没记错的话,你左肩膀上好像是有一朵状似凤尾的图纹吧。”

伊莫风属实无奈:明明害怕你说这种话才没敢问的,居然……

诸葛暮月却出乎意料地答道:“是”

“伊公子,暮月身上这种图纹能不能做出来啊,我也好想有一个,最好是蝎子,那样的话,就太威风了。”

伊莫风松了口气心想:原来是这个。随即道:“木公子若是喜欢可以去医馆找郎中,他们有特殊的药水可以帮你,可是这个也没什么用,而且……我劝公子还是放弃蝎子的图样吧。”

“为什么?蝎子看起来多威风啊。”

伊莫风从容地道:“这黑蝎图纹是万灵怨谷的标识之一,除十大恶人外,每个人都会纹在他们的手腕上,而且因那制作药水奇特,一旦纹上,除非剥皮换肤,否则终身无法去除。你若纹在身上,不管是不是纹在手腕上都会惹人怀疑,如今万灵怨谷蠢蠢欲动,还是不要自寻烦恼的好。”

木凌雨怨声载道:“不是吧,还有这条,不是有玄铁珠了嘛,怎么又多出了腕纹,蜘蛛蜈蚣蝎子,合着这些阴毒的东西都让他们占了去了。”

伊莫风有些惊讶“木公子晓得玄铁珠和万灵怨谷的等级排布?”

木凌雨食指一指诸葛暮月,道:“暮月告诉我的,我还有一个呢!伊公子要不要看看?”

伊莫风满脸的不可思议“你有?”

木凌雨拽停诸葛暮月,然后从她的腰间掏出了那颗玄铁珠,这下不止伊莫风,就连诸葛暮月也满是不解:这珠子何时被放在我这里的?

伊莫风道:“木公子,刚才这是……”

木凌雨得意地晃晃珠子“给你看看啊,怕你不信,这珠子是我在河里捡的,应该是那个厉魔劫掉的,后来我冲暮月要来玩的。”

这哪是在炫耀珠子啊,分明是故意在炫耀别的。

伊莫风无奈地扯扯嘴角:“木公子你还是扔掉吧,这珠子恐会招来杀身之祸。”

木凌雨听这话听得多,就有些不耐烦了“你怎么和暮月一样啊,这珠子有那么不祥吗?何况,你们也说了,这珠子乃为高手所有,我要是在坏人面前亮出来,他们肯定会忌惮而不敢动我,再不然,不还有暮月呢嘛,她不会不管我的。”

这下木凌雨在伊莫风心中的形象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无赖,木凌雨唯一会的应该便是拿诸葛暮月当挡箭牌了。

伊莫风也失去了初次见面的那份热情,态度有些平淡,但仍是恭谨“可师姐总不会永远在你身边的,即使这刻有蝎纹的玄铁珠为高手所拥有,旁人不敢轻易动你,但也有例外,若是被一些跟万灵怨谷有仇的人看到,他们不会管你多大本事都会以死相搏。又或是遇到万灵怨谷的十大恶人,他们到处杀人,毫无忌惮,看到你身上有玄铁珠,定然会跟你比拼一番。”

“跟我比拼,为什么?”

伊莫风道:“因为你手中的玄铁珠是有数的,并且代表着在谷中的至高地位,十恶人中并不是每个人都有,他们可以抢了你的玄铁珠重新树立自己的威望让人畏惧,所以现在根本不会有人留着这种东西不去,便是最寻常的珠子,人们都避之不及,何况你的这颗还是心狠手辣的人朝思夜想的。”

“我还真是服了他们,是不是吃饱了撑的,待着没事主动找人打架啊”木凌雨努努嘴,道:“暮月,那我,扔了?”

诸葛暮月道:“不必,你若是想留就留下,公道自在人心,你没做什么,他们不会找到你头上,要是万灵怨谷之人找上你,拼了命我也会救你,正好还了你的救命之恩。”

木凌雨尴尬地笑笑,又把珠子好好地塞回了衣服里。可在伊莫风看来,这也不失为是一种打情骂俏了。但诸葛暮月还是那副表情,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诸葛暮月又道:“珠子为何在我这儿,你什么时候放在我的衣服里的?我记得上次你拿出来后放在了你那里。”

木凌雨犹豫道“那个,我觉得你说的对,我特别容易闯祸,做事情还马马虎虎的,万一珠子不小心掉了,可不就是我的不是了?所以我把它放你那儿了”随后特别安静,生怕被问怎么放的。

伊莫风深觉好奇,诸葛暮月一紧双眸,道:“我问你什么时候放在我腰间的?”

木凌雨吞吐不清“我…我不说行不行啊”

随后身体倾向诸葛暮月那边,以一种只有他们二人能听到的声音道:“暮月,这事儿改天我再跟你解释,我们先去找厉魔劫好不好?”

诸葛暮月道:“可以,但你最好能解释清楚,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她依旧静静地走着,只不过木凌雨蔫蔫地垂下头,似乎在忧愁一些事。

林中的路越来越宽,刺藤树也越来越稀疏,起先伊莫风还很高兴,可后来越走越感觉不对劲。刚进来时林密藤绕,并无半分异常,可一到这些许宽阔的地带,虽然伊莫风他们离那些白骨很远,但依然察觉到白骨的数量越来越多,正在伊莫风出神思考时,木行且的一声叫停直接把他拉住。

“别走了”

伊莫风停在原地,回头发现诸葛暮月被木凌雨拽在了后面。

“为什么停下了,再不走的话……”

木凌雨着急地道:“先别走听我说,伊公子你慢慢地试探一下你前面的土地。”

伊莫风闻言试探着踩在前面的土地上,发现并无异常。他又如此向前走了两步,终于在第三步时缓缓缩回了脚。那土地可以说根本不是土,就像是沼泽上面铺上了一层与平常土地并无不同的草皮。

伊莫风用脚试探时,上面的草竟然随着他的轻点而上下摆动。要不是有人提醒,一旦不留神踩在上面,估计这一脚踩下去也不会再上来了。

“木公子,你是如何知晓此处有危险的?”

木凌雨深知伊莫风对自己为人的判断,这可是他一手造就的“好结果”,于是他道:“伊公子以后还是不要再称呼我为公子了,上次骂完那个冯公子,再听你叫我公子,我也有点承受不起。”

伊莫风斟酌了一下,道:“那木大哥,告诉我吧。”

木凌雨倒是很开心地笑了“你不认识那株草吗?”

伊莫风看了一眼前面的沼泽,由于地上长的都是些不过一两寸的杂草,所以一株四寸高的叶子扁平的墨紫色植物直立在离他十几尺的地方显得尤为突出。

伊莫风指着它道:“是它吗?”

“是,你要是不认识它的话,很容易吃亏的,此草名为化泽,除了有沙地方,生长地域不限。之所以其名为化泽,是因为它能聚水分于一处软化周围土地,长的足够高,以它为中心的周围的土地就会被软化成泥足以支撑上面的花草,让它们不会下陷,同时还会增加沼泽的面积,至于到底增加多少,我也不知道,总之,小心点吧。”木行且摊摊手,感觉已经用尽了他的智慧。

伊莫风叹息一声“看来以后我还是要多翻阅些书了,果然,书中自有黄金屋。”“那些进来这里的人估计大多都死在了这上面,尸骨无存。”

可随即心中生惑:既然都陷入沼泽,那么那些个尸骨是哪里来的?

“是啊,这化泽草一般人不认识,毕竟不大常见,可我是谁,我可是天天与花草树木为伴,不晓得他们,才是我的无能。”

木凌雨环视一周,又道:“这草,好像是有人故意种在这里的,你们看,化泽草并不是每处都有,每处一株,中间都会隔个数十尺,长得也都高低不一,真奇怪。”

诸葛暮月道:“什么奇怪?”

“你说,缚藤人这么种的话,面积又这么大,他自己为什么还不掉进去?”

伊莫风眼睛一转“他要是不想掉进自己的陷阱,除非这草的种法特殊,或许,是某种阵法。”

诸葛暮月道:“我们不能盲目的试,即使是阵法,我们不知道,也会有危险。御剑吧!”

“好”

“好”

木凌雨回答得十分痛快,猛一抬头才发现边上两个人都在看货物一样看着他。诸葛暮月和伊莫尘都有剑在手,他一个人又没有剑肯定得“赖”上他们两个其中一个。

“暮月,你带我?”

诸葛暮月旋身出剑,蜻蜓点水般落在敛寒剑上,木凌雨话刚说完她就御剑而去,及腰的长发随风飘起,只留下一道黑色的背影给他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