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团今年三岁啦(解瑾萱陆辰)_(奶团今年三岁啦)完整版阅读

解瑾萱陆辰是《奶团今年三岁啦》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清亦灼”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她本生来就该是Y市解家的掌上明珠,却因别人的贪念而流落在外
幸而在她三岁时上苍终于眷顾于她,让她刚出生时便为救她而成为植物人的解家特助苏醒,将她的生世告知,叫她回到了解家的怀抱
大哥:“小糯儿在幼稚园被欺负了!准备合同,让这个学院改姓解

二哥:“小糯儿,二哥哥带你去坐大航母好不好?看看我泱泱华夏!巍巍山河!”
三哥:“小糯儿喜欢古玩吗?三哥哥都送给小糯儿!”
四哥:“小糯儿喜欢粉红色的实验室吗?那四哥哥就把实验室里所有的东西都变成粉红色好不好!”
五哥:“小糯儿最喜欢跟五哥哥去剧组了对不对?咱们说走就走!不要其他哥哥了!”
六哥:“小糯儿最爱的明明就是我!有我在,岂止幼稚园!整个学院小糯儿都可以横着走!”
……
当整个解家都沉浸在宠妹无度的世界里,偏偏有人敲开了那扇门,拉着她的手,道一句:“小糯儿,你还记得那对你承诺过,会永远守护着你的星星吗?”

小说:奶团今年三岁啦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清亦灼

角色:解瑾萱陆辰

评论专区

娘山108星少女:娘化水浒,非常好看!有神雕!

中国体育人:主线蠢到你哭。对!作者你不是东亚病夫,你是智杖

[火影]坂田银时的火影生涯:无CP,燃向。

奶团今年三岁啦

《奶团今年三岁啦》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3章 赶出解家

解雨泽抱着小糯儿来到钟叔给小糯儿收拾出来的房间,洁白宽阔,干干净净,也应有尽有,但还是抱着小糯儿坐到了床上,将床头的iPad取过放在了身前。

解了锁,解雨泽带着小糯儿录了指纹,然后切换到了一个类似家装设计的APP里。

“小糯儿你看,这里有很多不一样的家具,你喜欢什么就选什么,这样你的房间里就会有你喜欢的家具了,来试试?”

小糯儿从未见过iPad,现在见着了,便是满眼新奇,有解雨泽的解释和询问,小糯儿便乖巧地点了点头。

见小糯儿应下,解雨泽便握着小糯儿的手开始选择家具,首先,解雨泽带着小糯儿在筛选的颜色中选择了粉色一栏。

他的妹妹可可爱爱的,就应该什么都是粉色的!

不一会儿,小糯儿房间里的陈设便都被换成了粉色系列,就连墙壁也未能幸免,被解雨泽设计成了淡粉色夜空。

小糯儿看着大变样的房间,和因为自己一直在看毛绒玩具而被解雨泽全部选中,出现在了房间角落与床上的娃娃,兴奋地“哇”了一声,对解雨泽笑着,欢快地比划着。

——“好多娃娃吖!小糯儿的小熊也有好多小伙伴惹!”

故意路过的解婉柔从门缝中看着小糯儿那一看就花费了巨资设置的房间,心中的醋意肆虐。

大哥哥居然给这个哑巴小孩换了整个房间的摆设!还一下子给这个哑巴小孩买了这么多娃娃!大哥哥都从来没有在我身上一天给我花过这么多钱,可给她买东西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凭什么!这不公平!

解婉柔愤愤不平地一跺脚,便匆匆跑下了楼。

她要去找解钰轩兴师问罪!问他为什么没有赶走那个哑巴小孩!

小糯儿的房间内,解雨泽将小糯儿放到地上,小糯儿便迫不及待地扑进了娃娃堆,但还是抱着她那脏破的泰迪熊蹭了蹭,解雨泽见小糯儿怀中的泰迪熊脏破,就觉得细菌太多,蹲在小糯儿面前与小糯儿商量。

“小糯儿,你现在有这么多娃娃了,我们把这个小熊扔掉好不好?你看它都脏兮兮,破掉了。”

说着,解雨泽就要拿过小糯儿怀里的泰迪熊,引得小糯儿皱了眉头,却不知所措。

她想拒绝的,可院长姨姨说过,要乖巧、听话,才会得到别人的喜欢!可是……小熊是星星哥哥送给她的啊!是从小就陪在她身边的……

解雨泽抓住了小糯儿怀里的泰迪熊,而小糯儿皱着眉头,抱着泰迪熊的手隐隐用力。

不要……不要扔掉小熊……

解雨泽从拿小熊时所受到的阻力中感受到了小糯儿的抗拒,看向小糯儿,从小糯儿的眼中看到了不知所措与慌乱,还有从眼底渐渐浮现起来的水雾。

眼看小糯儿就要哭了,引得解雨泽的心一紧,立即依了小糯儿,忙道:“好好好,不扔了不扔了。但是小糯儿,你看小熊都脏掉破掉了,我们把它拿去洗一洗、补一补,好不好?”

听解雨泽不扔小熊了,小糯儿微愣,待反应过来,便又展露了笑颜,点了点头,放开了抱着泰迪熊的手。

——“谢谢大哥哥!”

解婉柔跑下楼,见本来答应她要给她“说理”去的解钰轩,现在正悠闲地坐在沙发上,整个身子陷在沙发抱枕中,吃着两三包零嘴看球赛,心中气愤,但还是又挤出几滴眼泪,挪到了解钰轩身边,伸手抓住解钰轩的衣角轻轻地拽了拽,可怜兮兮地唤了一声:“六哥哥……”

解钰轩见解婉柔又哭哭啼啼地来到了自己身边,立即放下零嘴,坐直了身子,关心地问道:“怎么了小妹?怎么又哭了?”

解婉柔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委委屈屈地道:“六哥哥……你是不是……是不是也见了那个哑巴小孩,就不喜欢婉柔了……”

“没有啊!怎么这么说啊?”

解钰轩听着解婉柔的话一阵疑惑,但听到解婉柔叫小糯儿“哑巴小孩”,心中便没由来地微微滋生出了丝丝不爽。

说实话,其实那什么……小糯儿?挺可爱的……

真可惜,不会说话。

解婉柔没有看出解钰轩的内心想法,还是继续哭诉道:“没有……没有,那六哥哥为什么不帮婉柔!为什么不让大哥哥把她赶走!她都仗着大哥哥欺负婉柔了!”

解钰轩听着解婉柔的哭诉,刚开始还哄着解婉柔,但渐渐地,便不想再哄了。

欺负……就那小糯儿的小模样、小性子,她不被欺负就有够好了,还欺负别人?

感觉自己好似看穿了一切的解钰轩,突然觉得还是那个小糯儿比较乖巧了。

见解钰轩不再说话了,解婉柔便停止了哭泣,摇解钰轩衣角的手,摇起了解钰轩的手臂,粘腻腻地唤道:“六哥哥……六哥哥……”

解钰轩越来越觉得烦躁,微皱着眉头,抬手将手臂从解婉柔手中抽出,看着电视里的球赛道了句:“我不欺负女孩子。”

这下解婉柔知道解钰轩是真的不想管了,一咬牙,“哼”了一声,便气鼓鼓地回了房间。

小糯儿玩累了,揉着肚子表示饿了,陪小糯儿玩了近一个小时的解雨泽便抱着小糯儿出了房间,快走到解婉柔房门口的时候,见到两个额头流了血的女佣从解婉柔的房间退了出来。

解雨泽眉头微皱,抬手遮住小糯儿的视线不让她见血,长腿一迈,走上前去。

“你们这是怎么了?”

两名女佣低着头默不作声,不敢言明,解雨泽微微失了耐心,淡淡道:“你们在解家做事也很多年了,知道我不喜欢一个问题问两遍吧?说。”

解家当家做主的到底是解雨泽,两名女佣对视了一眼,立即回答了解雨泽。

“是婉柔小姐拿花瓶砸的……”

“不知道为什么,婉柔小姐心情突然就不好了,一回到房间就开始砸东西,我们劝不住,还被她拿花瓶砸了脑袋……”

解雨泽听得眉头渐渐紧皱,最后对两名女佣道:“你们以后不用跟着婉柔小姐了,也告诉其他人,做好自己的事情,不必再围着她转。”

“是!”

两名女佣应下,紧绷的心皆是一松。

服侍过解婉柔后她们才知道,就算是三伏三九扫大街,也比服侍解婉柔强。

毕竟大街不会莫名其妙就发了脾气,还拿东西将她们砸个头破血流。

“你们俩去休息吧,伤好之前不必来上工了,月底增一倍工资,要去医院的话解家给你们报销医药费。”

“谢谢大少爷!”

两名女佣心中一阵感动,对解雨泽鞠了一躬转身下了楼。

这样好的雇主,就算被砸死也心甘情愿了……

解雨泽看向解婉柔房间的眼眸微微暗沉,眼底是不可查的不悦与思量,而小糯儿只看到解雨泽好像不高兴了,想是不是因为那两个女佣姐姐受伤了,所以她大哥哥才不高兴,便拉了拉解雨泽的手,对解雨泽努力比划着。

——“大哥哥,不要不高兴啦!我们去给那两个姐姐呼呼!那两个姐姐就不痛啦!”

解雨泽看着小糯儿比划的意思,立即压下心中的不悦,原本遮着小糯儿眼睛的手揉了揉小糯儿的发,柔声道:“嗯,大哥哥什么都听小糯儿的,但那两个姐姐会给彼此呼呼,我们现在去吃饭饭好不好呀?小糯儿不是说肚肚饿了吗?”

才跟小糯儿呆了一下午,解雨泽的说话方式都被小糯儿带偏了,看得上来叫他吃饭的解钰轩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我去……老大身上怎么闪耀着类似父爱的光芒啊!好可怕……

解钰轩不禁打了个寒颤,惊恐片刻后便颇为嫌弃地跑下了楼。

解钰轩跑下楼后不久,解雨泽也抱着小糯儿下了楼,见佣人按着规矩,将给小糯儿安排的儿童座椅放到了最末端,便唤来了钟叔。

“大少爷。”

“钟叔,把小糯儿的儿童座椅放到我右手边,也吩咐下去,以后家里,事事以小糯儿为先。”

钟叔闻言笑道了声“是”便去移座位了,而坐在差不多也是最末端的解钰轩咬着一口意面,一脸震惊。

“老大,你没毛病吧?一个小屁孩儿你搞得这么重视!你对婉柔都没这样好过吧!”

虽然今天解婉柔给他的感觉非常不好,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但毕竟相处了两三年,宠了两三年,心里对解婉柔再怎么不悦,到底还是偏向解婉柔的。

解雨泽边将小糯儿抱上儿童座椅,边淡漠地对解钰轩道了一句:“吃你的饭。”

解钰轩被噎了一下,但随即咋呼起来,对解雨泽骂道:“解雨泽你厚……厚什么彼!”

解雨泽成功被解钰轩的成语水平吸引了注意力,抬眸看了一眼解钰轩,片刻对给他和小糯儿端来晚饭的王姨说道:“王姨,麻烦你明天买菜的时候去看看老三,让他给解钰轩专门定制几套国语卷子。”

“解雨泽你……”

“至少三套。”

解雨泽看向解钰轩,眼尾带笑,“一个星期做完。”

身为兄弟几个里最小的,地位最卑微的解钰轩,终是被解雨泽这上下嘴唇一碰,就决定了他一星期行程的行为气得说不出话了,握着叉子的手微微颤抖,最终将悲愤化为食欲,狠狠地将叉子**了意面,张嘴吃了一大口。

解婉柔站在通往二楼楼梯的平台上,看着小糯儿坐在自己从未坐过的位置上,享受着解雨泽一口一口的喂饭,一张本也算可爱的小脸变得越发狰狞。

她刚才砸东西砸得饿了,叫几个本该候在她身边的女佣给她端饭和打扫房间,却只唤来一个,还被告知以后她身边就只有一个女佣了,再看看现在小糯儿享受到的……

都是这个哑巴小孩……都怪这个哑巴小孩!如果不是因为她……所有人就都只会围着她一个人转!这个家里的一切,不论是吃的用的还是人,也都只会是她的!

都说人生来本是白纸一张,在世间行走得多了,才沾染了污秽。可被解家保护得好好的解婉柔,也经受过良好启蒙教育的解婉柔,在这时,心底的邪恶滋生,像一张网,渐渐笼住她的心脏。

她不会轻易放过这个哑巴小孩的!她一定要把这个哑巴小孩……赶出解家!赶出Y市!赶得远远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