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系统之拯救白月光行动(桑元白止)全文免费阅读_(快穿系统之拯救白月光行动)最新章节阅读

奇幻玄幻小说《快穿系统之拯救白月光行动》,主角分别是桑元白止,作者“如也的007”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快穿+虐渣+爽文】她意外让沉睡万年的书灵苏醒,21岁的桑元为了能在现实世界好好地活着,进入了平行世界完成快穿任务,书灵白止,是她在快穿世界的唯一朋友
起初她在快穿世界里屡屡碰壁,后来熟悉以后,如鱼得水,游刃有余
白止:主人,记住,拯救白月光
桑元:我想让他们光光倒是真的
白止:……
拯救书中白月光是她的攻略任务
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她和书灵白止经历了许多美好的瞬间
白止吃了十次绝情丹,爱了她十次,也忘了十次
最后白止为了让她活着离开快穿世界,使用系统禁术,却遭到了反噬,最后灰飞烟灭

小说:快穿系统之拯救白月光行动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如也的007

角色:桑元白止

评论专区

妖魅记:前期对话流仙草,变人之后成了渣

修仙有属性:说一个最煞笔的设定吧,种子有坏的,十颗可能全是坏的那种,这种宗门还是等死吧,明明想办法筛选一下能提高好几倍的效率非要那么麻烦。

庶女生存手册:喜欢

快穿系统之拯救白月光行动

《快穿系统之拯救白月光行动》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3章 拯救白月光之苏七七003

白止眸子微颤,主人这是怎么了?他的身体因为她的靠近变得很奇怪,最终还是忍着那奇怪的感受,抬手覆在她额头上,一脸正经:“没受风寒啊,主人你是到了发情期吗了?”

桑元嘴角抽了抽,得嘞,她忘了这是个古人时期的古物了。桑元直接撑起身,站直,很认真告诉他:“白止,告诉你一个生活常识,这不是什么发情期,这是伴侣间之间的游戏,俗称:**。但是我只是想逗逗你而已。”

白止眼里尽显懵懂:“好像也还是发情期的症状。”

桑元气得不想说话,这能一样吗?

“行吧,你就这么理解吧。”

她想着今晚住哪儿呢,白止是个不存在的人,可她真真实实存在这个世界,她拿着这张身份证快要emo了。

白止站在她身侧,一脸担忧望着她:“主人,你是发情期到了吗?”

这话可差点没把某人气死,桑元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你少说点吧!”

白止被拍了一巴掌,整个人都懵住了,不过一秒,眼眶里泛着委屈,倔强的嘴唇抿了抿,“主人,你为什么打我?”

桑元闻言,偏头看他时,那要哭的表情,整得她也有点急了,连忙安慰他:“对不起,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我滴个乖乖,你别哭啊,我没有哄人的经验啊!”

白止委屈地蹲下,主人打他。

桑元彻底没招了,做了个违心的解释:“对不起啊,大白,主人呢,发情期,情绪很不稳定,打你是我不对,我道歉。”

白止缓缓抬头,绽开笑颜说道:“大白,我喜欢这个称呼。”

两人目光撞在一起,桑元错愕了,她直接……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呃……

你在意的不应该是我的道歉,我都这么诚恳了,你就不能原谅一下吗?

“走!赶紧吃饭去,我饿死了!”

桑元快步走开,吃了饭再想后续的事吧。

——

桑元看着一堆碗,张大了嘴巴。她好想大哭一场,怎么这么惨,她不就是来穿个书,然后旅旅游的吗?结果连饭都吃不上!

吃个蛋炒饭,十块钱都没有,结果还得洗盘子!

“白止,什么破穿书!我不干了!”摔碗不干了。

白止施法接住差点被摔碎的碗,一副还好没摔碎的模样:“别摔了,不然一会儿不知道还要洗多少个呢。”

听完这话她更想哭了……

她流着泪,洗着碗,生无可恋地看着白止:“啊……老天爷,你派了个什么奇葩在我身边啊!”

白止食指轻轻一动,碗自动放回洗碗池里,见她实在伤心不已的表情,快哭了。弹指一挥,洗碗盆里的碗筷,瞬间变得净白,整齐回归原位。

桑元闭着眼使劲哭,她从没受过这种委屈。

一夜之间,白手起家!

走出饭店,桑元在大马路边上的石圆墩子上坐着,白止在身旁陪着她。晚风微凉,桑元有些冷。

“大白,我在这世界就没啥很牛掰的身份?”桑元侧头仰头看他,一脸郁闷。

白止低眸望着她,“等着猎物出现,你就有新的身份了。”

“什么身份?”

“苏家二小姐。”

白止一摊手,手上凭空出现一部手机,他双手奉上那个,“主人。”

桑元再次看向他,看到他手上的东西,眉眼愉快地挑了挑,“手机?可以用?”

“这个手机可以随时查看故事进度,这个手机也可以联系到我。”

“你怎么不早给我!”

她现在还在懵懂不已的状态,根本不知道什么状况,对故事知道的不多,不清不楚的。虽然跟她看到的那个故事很像,但是为确保万无一失,还是得知道前因后果吧,不然死翘翘的自己。

“美女,这么晚,上哪儿去呢?”

一个茶色头发的男人开着一辆跑车停在离桑元不远处,嘴角的坏笑,一脸痞坏的模样,让人看来,他是多么纨绔,浪荡不羁。

她握紧手机,笑看白止:“所以,故事正式开始。”

楚修单手撑在方向盘上的手有些退缩,这女人怎么对着空气说话……不会是什么神经病吧。

桑元朝着楚修的车走去,笑得妖娆,既然自己也是主角之一,那么不好好利用这个身份,怎么对得起来的这一趟。

“你好,我是苏元。”桑元礼貌打招呼。

白止查看任务卡,第一张,苏家二小姐成功进入角色。

桑元回头一看,白止站在她身后。楚修轻声默念:“苏元?”和她一样姓苏,是巧合吗?

或许是因为她的名字,他竟不害怕她是否脑子正不正常,或是会讹上他一笔,但好像都不重要了。

“上车吧。”

上车后,桑元坐在后座,视线观察着楚修,他长着一张痞坏的脸。桑元看着他,很难想象到,这是男二。和温文尔雅的男二相差甚远,到底是她没读懂剧情,还是楚修本就是渣男,为苏七七收了心。

“楚先生,听说苏家那位大小姐和你是旧交啊。”

楚修听到这句话,慌了神,来不及刹车。车一下子急刹车,差点撞在树上,桑元身体由于惯性往外甩。闪现一道光,白止大手往回一收,桑元固定了位置,才没有撞到任何地方。

楚修惊魂未定,回头看向她。桑元报了一个地址:“101医院,她现在需要人照顾。”

男主不珍惜,那就别怪别人来替你珍惜。

楚修自知自己喜欢苏七七的十年,没人知道,可是面前这女人的话实在太诡异,很难让他忽视。

“你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你以后会知道的。更何况你的事很难知道吗?但凡长点心,就不会不知道,或许苏七七没心吧。”桑元语气始终很淡,她对故事里的女主不感兴趣,她的眼光实在不好。

一路直奔101医院。

桑元这辈子都没踏进医院的门,这浓厚的消毒水味让她可真够呛的,“咳咳……”

她差点就吐了。

楚修一路直奔苏七七的病房,从一个陌生女人嘴里知道她受伤,相信竟比怀疑更多。

“七七,你没事吧?”

苏七七虚弱地躺在病床上,她的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病号服,夜晚的风让她感受了阵阵凉意,面对着突然闯入病房的人,她敛了敛眼眸。

“你怎么来了?”她不知道他来,“我没什么大碍,吊完这瓶就可以出院了。”

跟在楚修身后进来的桑元,打量着他俩之间,不过两秒就避开了视线,拉过一张椅子,自己坐了下来。

这才开始仔细观察这个女生,长得很是精致,只看一眼就难以忘怀。

苏七七看向她,“你是?”

今天下午在礼堂见到的那个女人,她怎么会和楚修在一块。

“是她带我来的。”楚修也不知道她是谁,他的视线在桑元身上停留两秒,说道:“她人很好的。”

听到这肯定的评价,桑元有些诧异,第一次见的男二竟然对她有这番评价,真不愧是男二,也可惜了是男二。

苏七七微微起身,朝她颔首示意。

“既然你见到她我就走了。”桑元想了想还是走人,给他俩独处的空间,“对了,楚先生,你不是说喜欢一个人就要勇敢地表达。我想能被你这样喜欢着的人,该是有莫大的荣幸啊。”

走之前也得助攻一把。

白止对桑元的话很是摸不着头脑,为何这么直白,现代人都这么勇敢吗?

桑元刚出来,一个长相矜贵之气的男人迎面而来,她险些撞上。男人一脸阴狠的气息,导致她倒在一旁的墙上,男人带着一身的怒意,大步走进她刚出来的病房。

我靠!

“这就是男主?确实挺帅的啊。”

“……”

桑元穿过时光棱镜片,到了苏家。她如今是苏家二小姐,被好吃好喝的供着呢,虽然名声不太好听,但是她无所谓。

不过这身份备受诟病。

“这是苏总从乡下接来的野丫头,据说是因为身体不好,送到乡下调养身体,这不,成年了才送回来。”

“看着就没教养,比大小姐差太多了。”

她咬着一个苹果出现在两位老阿姨身后,接了话过去:“嗯,是没教养。也就考上了清北大学,成绩也就七百来分。说实话,确实不怎么样。”

“是啊——”那俩刚把眼睛转过来,吓一跳。

“小姐?!”

差点把人吓死。

“继续啊,怎么不说了啊,你们继续,我听着呢,怪有趣的。”她吃着苹果,一脸看戏,“别介啊,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得嘞,我搬张凳子坐着听你们唠嗑,我挺喜欢唠嗑的。”

两个佣人低下头。

“对不起,小姐,我们不敢了。”

“我看你们挺敢的啊,继续啊,我爸马上回来了,唠给他听听呗。”

跟她整这套,真当她是傻白甜啊。

那俩人立马闭嘴,屁都不敢放一个。

桑元正吃着苹果,悠哉游哉走到自己房间。她想着得找点事做。反正她是苏家二小姐,身份尊贵,买几身衣服不过分吧。再置办些首饰项链啊,戒指之类的,想想就很棒!

【月华商场】

桑元来到商场,递上卡,直接包场。坐沙发上,等着柜姐把衣服推过来,衣服随便挑,全程服务到位,她只需看几眼,不喜欢就拿走。

“大白,可惜了,你要是活在这世界,我一定带你尝遍天下美食,买下万件衣裳,让你穿衣日日不重样。”桑元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不过没事,我可以带你看遍这藏书阁里的万千故事和风景。”

桑元最喜欢的就是包场逛街了,这种感觉在现实没体验过,在虚幻世界好歹过过瘾吧!

“这两条不要,其他的送到试衣间,我要试穿。”

听着自己豪横的语气,她心里快冒出幸福的泡泡了。

妈呀,这话怎么说怎么爽。

桑元的眼里只有钱钱钱,买买买!可谓是过了把瘾。天色有些阴沉,风依旧有几分凉意,她走出商场,望着天,好像要下雨了。

她买的东西让月华商场的柜员送过去苏家了,可是她怎么回去?桑元望向身边的白止,白止手里握着一把油纸伞。

“大白,要下雨了。”

她正想说,大白不需要躲雨,虽然他是个不存在的小神仙,可是神仙也需要躲雨呀。在她犹豫之际,耳边响起一句刻薄的声音。

“哟,我当是谁呢,这不是苏家的二小姐,那个乡下的野丫头。”

桑元只看一眼,眼神打量着这位妖孽,是的,长得确实很好看。肤白貌美大长腿,那身材堪称绝色!

只不过……

“你贵姓啊?”

秦思轻笑了一声,朝她微微抬高下巴:“你姐姐没有告诉过你我是谁,我这么不出名吗?”

婊里婊气的,她谁啊,她为什么要知道她是谁。

白止在一旁提醒:“她就是秦思,男主的白月光,是当红流量演员。”

这就是那位的白月光啊,长得嘛还过得去,唯一的优点也就是眼光还不错,知道挑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而且刚好是男主。多好啊,让我的女主和男二过去吧,你们一直这么识趣下去。

桑元抱着双臂,眼底染上几分嘲讽的意味。

“原来是小三啊,我还真是没见过,以前都是电视上看看的,哪知道现实里还能见到小三的真容,不过也难怪,长得这么有优势,当小三是最快的捷径了。”桑元始终洋溢着笑意,甚是无辜,“欸,对了,我就想知道,这世界上男的都死了吗?秦小姐非得找一个有老婆的男人,还是说那位江先生某方面很强,你很喜欢啊。”

话说苏七七也真是的,犯得着跟一个小三抢男人吗?让给她得了,天下男人多得是!

男人刚下车,就听到说话如此大言不惭的桑元,阴沉着脸走到秦思面前,矜贵的气质映在桑元的眼里。他的眸子暗含杀气,他的女人竟让一个丫头片子在这儿教训。

“是苏七七教你的吧,苏家的女儿真是了得。”

桑元完全不知道这尊大神什么时候来的,不过她也不带怕的,苏家再不济也是豪门望族,江枫也不敢怎样。

“多谢夸奖,不过苏家的人何时轮到一个外人来教训了。”

“你别忘了,我还是你的姐夫。”

“是吗?还真忘了。在我心里,我的姐夫只有楚修哥才配得上姐夫二字。倒是江先生提醒我了,你和我姐刚结婚,左右拉着个女人,给我们苏家好大脸啊。哦,对了,两位还是低调点吧,你和我姐还没离婚呢,被媒体抓拍到了,那可就不得了。毕竟小三就是小三,登不了什么大雅之堂。”她说话始终带刺,面对这俩人,真不必好言好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