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下乡知青被村霸糙汉抱回家》安温雅霍川贤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七零:下乡知青被村霸糙汉抱回家)完整版阅读

完整版现代言情小说《七零:下乡知青被村霸糙汉抱回家》,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安温雅霍川贤,是网络作者“墨染苍凉”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宠妻+保甜+日常+双洁+空间+团宠】
cp:白富美泼辣小知青×有文化的村霸糙汉子
七三年的金阳大队来了个漂亮小知青,长得白白糯糯,娇娇柔柔的,小小一只看着就特别好欺负,结果刚一进村就被村里那个高高壮壮一看就特别凶的村霸给看上了
  霍川贤本想把小知青抱回家疼着、宠着、娇养着,不让任何人欺负,哪承想那竟然是个一言不合就敢拎起板砖开人脑瓢儿的小辣椒

小说名:七零:下乡知青被村霸糙汉抱回家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墨染苍凉

主角:安温雅霍川贤

七零:下乡知青被村霸糙汉抱回家

《七零:下乡知青被村霸糙汉抱回家》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1章 不嫁也得嫁

“不嫁也得嫁,事情弄到这个地步,还能由着她胡来。”

一道中年男子的暴怒厉喝的声音在机械厂家属院楼中的一间客厅中响起。

一九七三年的夏季下午,机械厂家属院的筒子楼内家家户户都开着窗户,一声不加掩饰的厉喝一下子就传遍了楼上楼下几户人家的耳朵里。

“行了,你也消消气,这楼上楼下的,这个点好些人家都回来人了,让人听了去,小雅以后怎么做人。”

随后一道温和轻柔的声音传出,紧接着是拖鞋趿拉在水泥地上的声音。

“大热天的关什么窗户,那臭丫头做出这种事她都不怕,还怕别人说道吗。”中年男子气得脸色涨红却丝毫不减高位者的气势威严,敞着双大腿坐在客厅实木沙发上,面对着不远处紧闭的房门,咬牙切齿的说道:“现在整个家属院谁不知道这臭丫头搞出来的破事,小小年纪就敢背着家里人大半夜跟男人出去看电影喝饮料,你都不知道我从厂里出来这一路上脸都被丢尽了。”

“还有你!”中年男子扭头看向站在窗边不敢再去关窗户的妻子,横眉怒怼:“没事给她买什么破裙子,买完还到处让人看,就因为那一条裙子,现在所有人都知道那臭丫头跟一个比自己大十几岁的男人处对象。”

“这……”女人被凶的满脸委屈,低垂着头双手扭着衬衫衣角,小声说道:“我这不是看小雅没什么像样的裙子,孩子年纪也越来越大了,就想着给她买一条颜色鲜艳一些的,好好打扮打扮吗,那裙子也不是我拿出去的,是正巧被陈会计的媳妇……”

“打扮?打扮的妖里妖气就为了跟一个野男人去……”

“够了,我说你有完没完!”

娇喝声伴随着房门被大力推开的声音在客厅中响起。

卧室门口站着一名长相娇俏可人,眉目中带着几分瑰丽艳色好似随便一个眼神都能把人魂儿勾出来,然而天生的笑颜却又让她看起来软软糯糯一副脾气软好欺负的模样,然而此时小姑娘却满脸冰霜的站在房门口,面色冷硬的看着对面的父亲。

安温雅目光淡淡的看了一眼窗边的女人,随后目光再次落在父亲安德闻身上,语气倒是十分冷静的说道:“我昨天就说过了,大前个儿半夜出现在电影院门口的不是我,至于那条裙子……”

安温雅转身从卧室门边的柜子上拿过一团红艳艳的布条,随后丢在客厅的地面上,双臂环胸,斜靠在门边,冷然说道:“我从回到这儿,什么时候穿过这个女人给我的东西,这破裙子拿回来就被我剪了,鬼知道是哪个贱人这么耐不住寂寞跑去跟一个不务正业的流氓头子大半夜的往电影院里钻。”

安温雅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勾着淡红的嘴角,目光讽刺冷然的扫了一眼窗边的女人,果然毫不意外的看见了对方脸上难以掩饰的愤恨与不满。

到这里,安老爸都差点不会玩了,目光无语的看了一眼自家小闺女,轻轻的吸了一口气,这才把自己设定好的戏继续演下去。

可不能让这个不省心的小姑奶奶看出端倪来,不然家都得给掀了!

虽然,为的就是让她把这个家给掀了!

“你现在把裙子剪了有什么用,这会儿你和刘书记家的儿子谈对象的事都已经传开了,正好你高中也毕业了,过段时间收拾收拾就嫁过去吧。”

听到安德闻这话,窗边的女人脸上露出一抹喜色,不等开口,一声脆响突然在客厅中爆开。

“砰!”

安闻雅一挥手将墙边边柜上的花瓶挥到地上,玻璃碎片瞬间在客厅地面上炸开。

别看这姑娘看起来白白糯糯,柔柔弱弱特别好欺负的样子,实际上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暴脾气。

“安德闻你是不是疯了,你竟然让我嫁给刘家那个老混蛋,你不知道他前妻就是被他打死的,我看见他都恨不得把去年的饭菜给吐出来,你竟然让我嫁过去,你……”安温雅这会儿是真冷静不了了,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那个好像脑子有大病的亲爹,指着他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你就不怕我告诉爷爷,让他把你打死。”

然而安闻德却丝毫不慌,脸上不见了刚刚的怒火中烧,反倒带着几分有恃无恐的沉郁:“你应该收到了你堂哥的信,无论是你爷爷还是你大伯现在应该都没有什么心力管你了,刘耀堂的爹是什么人你清楚,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你和他儿子谈对象,你除了嫁过去还有别的出路吗?

你爸我就是个小小的机械厂厂长,可斗不过人市委副处长。况且你还想带累全家跟着你一起被人锉脊梁骨不成。”

安温雅看着那个突然之间变得十分陌生的父亲,气得整个人都控制不住的发抖,双拳紧握,眼眶发红的看着安德闻,微哑着嗓子沉声问道:“所以,你就不问真相的把我给卖了。”

安德闻眉头微抖,目光深沉的看着女儿,好似轻轻的吸了一口气。

“好了好了,你们父女两个也别吵了,刘书记的前儿媳妇的事情不过是外面乱说的,哪能真把人打死。要我说,这婚事依我看那可是别人求都求不来的。”

“你闭嘴,这有你说话的份。”安闻雅一手指过去就是一声怒喝,一点都没觉得需要给这个表里不一,虚伪至极的继母留半分脸面。

“安温雅,你的教养呢。”安德闻猛地站起身,怒视着女儿:“你虽然不肯叫她一声妈,但她也是你继母。”

“呲。”安温雅不屑的冷笑一声,满是讽刺的看着对方的夫妻俩:“妈?我安温雅都有娘是没爹养了,继母在我这更是不存在的,至于你……”安温雅看着对面的柳小慧,“少在我面前装柔弱贤惠,那姓刘的老混蛋那么好,你怎么不让你宝贝女儿嫁过去,毕竟……”

安温雅微微一笑,笑的甜美又可人,说出来的话却让柳小慧脸色瞬白:“那天在电影院门口出现的人,还不定是谁呢。”

“安温雅。”安德闻没给柳小慧开口的机会,一声怒喝之后,怒视着安闻雅说道:“别什么事都往你姐姐身上推,你柳姨和你姐姐这么多年让着你的地方还不够多吗。”

安温雅咬着后牙槽,红着眼眶恶狠狠的看着自己那个脑子有病的亲爹,狠狠的吐出了一句:“安德闻,当初我奶生你的时候是不是忘了给你双好使的眼睛。”

小姑娘丢下这句话,也不管自己亲爹如何气得原地跳脚,转身无声的说了两个字,“砰”的一声再次关上了房门。

“煞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