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逍遥村医》陈阳安明琪最新章节阅读_(陈阳安明琪)全集免费阅读

《风流逍遥村医》是作者“ “卢初雪sama””的倾心著作,陈阳安明琪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作为曾经村霸的儿子,陈阳回到安阳村后,被乡亲们认为是回来祸害安阳村的
可没过多久,乡亲们就发现这个“村霸”又是给他们免费看病、又是帮他们处理问题,还带他们脱贫致富,纷纷惊呼:这个村霸,好奇怪啊

小说名:风流逍遥村医

类型:其他小说

作者:卢初雪sama

主角:陈阳安明琪

风流逍遥村医

《风流逍遥村医》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 智取赵海生

陈阳知道这个秃顶的中年人是谁,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来的正好,之后就不用特地跑一趟了。

脸肿的跟包子一样的赵小龙,指着陈阳道:“爸,就是他打的我!”

赵小龙的老爸没有说话,而是和陈阳互相打量了起来。

半晌后,陈阳率先开口道:“你就是赵海生?”

见陈阳完全没把赵海生放在眼里,赵小龙怒道:“靠,赵海生也是你叫的!”

话音刚落,赵海生一巴掌呼在赵小龙的头上。

“给我把嘴闭上,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赵小龙等人齐齐傻眼。

小龙他爸,你打错人了,打断你儿子牙齿的仇人在对面呢!

赵海生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看向陈阳,道:“你就是宇哥的儿子吧,怎么称呼?”

“陈阳。”

陈阳拉过一张椅子坐下,点燃一根香烟,翘起了二郎腿,道:“你带着他们过来想干嘛?道歉?寻仇?还是先打探清楚我的底细,再二选一?”

赵海生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即便稍纵即逝,但还是被陈阳捕捉到了。

随即,陈阳的眼睛看向门外,体内的上古能量开始运转。

透过厚厚的院墙,陈阳看见有不下二十几个人站在院墙的外面,腰间还别着钢棍和砍刀。

陈阳收回目光,看向赵海生,道:“把院子外面那二十几个人叫回去吧。不是我自夸啊,收拾你们这些臭鱼烂虾,我一只手就能搞定。我也不想一回来,就给乡亲们留下个不好的印象。”

陈阳这句话惊出了赵海生等人一身冷汗,赵小龙脱口而出:“你怎么知道……”

话才说了一半,赵海生一个眼神就让赵小龙把嘴给闭上了。

赵海生干笑了两声,道:“呵呵,我怎么可能带人来找你麻烦呢,就是兄弟们不放心我一人来,非要跟过来。小龙,你和他们都回去,我要跟陈阳侄儿好好叙叙旧。”

侄儿?!

这个称呼让赵小龙等人傻眼了,原来这家伙和赵海生还是亲戚啊。

陈阳被吸到喉咙里的香烟给呛着了,内心一阵汗颜。

这个当年教坏自己老爸,害老爸走了一段弯路的混蛋,怎么有脸叫自己侄儿啊。

陈阳咳嗽了两声,丢掉香烟,道:“别叫我侄儿,你也当不了我长辈。我就直说了,你也可以走了,不过我说的走指的是带着你的人离开安阳村,以后都不要回来了。”

先前还对陈阳笑脸相迎的赵海生,听见这句话,笑容一下子就凝固了。

赵小龙更是直接骂道:“你算什么东西,敢对我们指手画脚!爸,我们别跟他废话了,把人叫进来把他弄死,然后挖了个坑埋了就是。”

赵小龙话音刚落,忽然看见一张烟盒上的锡纸从眼角飞过,脸颊随即一疼。

紧接着,赵小龙摸了摸脸颊,又把手拿到面前,只见自己的手上全是血。

陈阳看着脸上布满惊讶的赵海生等人,淡淡道:“现在,你们对我的话还有异议吗?”

陈阳露的这一手确实镇住了赵海生等人。

可赵海生并不会因此乖乖就范,阴沉着脸道:“我承认你有两下子,不过就凭这个你就想把我赶出安阳村,你是不是有点小瞧我了。”

陈阳弹了弹烟灰,道:“好吧,我就给你一个离开安阳村的理由。我在南都市有个朋友还算有点本事,我通过他把你这些年干的事情,调查的一清二楚。

看在我爸的面子上,我给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只要你离开安阳村,我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你别想着杀了我就万事大吉,且不说你能不能杀了我,我朋友一旦联系不上我,马上就会警局把你做的那些事抖出来,到时候大不了咱们黄泉路上手牵手呗。”

陈阳说话的时候,脸上始终带着不冷不热的笑容,让人猜不透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赵海生不知不觉中攥紧了拳头,额头青筋暴起,一句话也没有说。

他不知道陈阳是否在骗他,不过他这些年在安阳村做的事,比当年陈宇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年陈宇顶多就是横行霸道了一点,只要你不主动招惹他,看着他的时候躲着点基本就没事。

赵海生不一样,和人沾边的事他一件都没干过。

安阳村地处偏远,四面环山交通不便,又没有可以开发的资源,导致南都市迟迟无法展开对安阳村的扶贫工作,村里的年轻劳动力几乎全都外出打工了,留在村里的人只能靠最原始的耕种为生。

很多年前,赵海生就和市里的无良菜贩子勾结,以极低的价格收购安阳村的蔬菜,再运到市里出售。

不卖给赵海生也不行,安阳村离市区实在是太远了,卖菜赚的钱可能还不够来回车费呢。

拿去康平乡上卖更不行,要是被赵小龙和他的同伙看见,当场就把你菜摊子掀了。

这还只是冰山一角,赵海生在外面也干过不少的坏事。

若是陈阳手头真的有他犯罪的证据,只要报警,他下半辈子就只能在监狱里度过了。

陈阳见赵海生表情纠结,久久不语,没有打断他的思考,继续默默抽着香烟。

过了几分钟,赵海生深吸了一口,冷笑道:“不愧是陈宇的儿子,做起事情来就是心狠手辣。行,这次我认栽了,待会就带着家人搬到镇上去。”

赵小龙见赵海生居然认怂了,着急道:“爸,我们凭什么听他的啊!”

赵海生何尝不想留下来,他三分之一的收入,都来自于剥削安阳村的乡亲们。

可他不敢赌啊,赌赢了他没好处,万一赌输了他就要倾家荡产,锒铛入狱。

“我们走!”赵海生强忍住杀人的冲动,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赵小龙面目狰狞,眼神凶狠的看向了陈阳,道:“你以后出门小心点,别让我在街上遇见你!”

陈阳目送他们离开了自家的院子,又通过透视眼看见他们走远后,终于绷不住,笑的前仰后翻。

笑死我了,还村霸呢,就这点胆量?

陈阳今天才第一次回到龙国,在南都市有个屁的朋友。

他只是听母亲庄心妍提起过,他爸就是赵海生带坏的。

以前陈宇干的坏事,十有八九都是赵海生在后面煽风点火。

赵海生实际上他才是安阳村最坏的那一个。

通过庄心妍的描述,再加上赵梓玉刚才说的那番话,陈阳百分之百可以确定赵海生肯定做过很多坏事,所以在跟他玩心理博弈呢。

就算赵海生不上当也无所谓,陈阳要完成赵宇的遗愿,迟早是要除掉赵海生这只蛀虫的。

要不是刚回国不想节外生枝,陈阳会直接让他物理意义上的消失。

把鱼肉乡里的村霸赵海生赶走,陈阳终于能安心的思考如何帮安阳村脱贫了。

陈阳在回来之前就明确了一点,他这次回来是帮安阳村脱贫的,不是回来做慈善的。

可根据他获得的情报,就算砸钱把安阳村经济搞起来,那也只是海市蜃楼。

他一走,安阳村经济说垮就会垮。

授人于鱼,不如授人于渔。

与其疯狂往无底洞里砸钱,不如找到一条可以让安阳村持续发展的道路,那才是王道。

想了半天陈阳也没想出个好主意,决定去找村支书商量一下,多个人就多份力嘛。

安阳村不大,陈宇儿子回来的消息,一会的功夫里就传遍了整个村。

于是乎,陈阳所经之处,乡亲们跟躲瘟神一样躲着他,他根本没法找人问村支书家在哪。

比起让安阳村脱贫,让乡亲们消除对自己的恐惧和偏见才是首要任务啊。

陈阳一脸苦笑,如是想着。

走了十几分钟,陈阳来到安阳村最南边,体内的上古能量忽然不受控制的涌动了起来。

越靠近村南那座五百米高的山,能量的涌动就越剧烈。

好似那座山上,有什么让它兴奋的东西。

陈阳沉吟半晌,大踏步走上了村南的山。

安阳村村南的这座山近乎于原始森林,上的树木很多也很茂盛。

有段路甚至连阳光都很难透进来。

陈阳一路爬到了顶峰,能量的涌动也在此刻逐渐趋于平稳。

陈阳翻过山头,看见山的另一头时,被眼前的景象吓得长大了嘴巴。

山的另一头是个被四座山包围起来的山谷。

底部有一座池水碧蓝色的圆形湖,湖的周围长满了花花草草。

在普通人看来,那些花花草草就是些野花野草,没什么特殊的。

可从小就把神农本草经背的滚瓜烂熟,熟知几百种药材的陈阳一眼就看出……

我的妈呀,这里怎么会有多药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