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帝他有摆烂之姿》许清时宁月影_大帝他有摆烂之姿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大帝他有摆烂之姿》这部小说的主角是许清时宁月影,《大帝他有摆烂之姿》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奇幻玄幻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一个废材,在某一天因为意外觉醒了关于他“重生”前的记忆
然后他悟了
上辈子作为时间大帝的许清时,这辈子只想当一个普通人,老老实实的挖田种菜
但事实往往是不尽人愿的,时不时的就会蹦出来一群拉着他的手阿巴阿巴……
然而许清时的想法是,谁阻止他种田,他就直接开摆!
什么?你说我是天才?
不好意思,我只知道种地
什么?你说我是上古世家的血脉?
不可能,我觉得是你们认错孙子了
许清时:请让我安静又认真的摆烂

小说名:大帝他有摆烂之姿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严重预警

主角:许清时宁月影

大帝他有摆烂之姿

《大帝他有摆烂之姿》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大帝他扮乞丐了

与此同时,许府,议事大厅。

许遇跟凤隐一左一右的坐在主位上,面前是一张长条的黑檀木桌,桌子的两旁坐着许府里的一众长老。

气氛紧张又肃穆。

靠近凤隐手边的一个穿着黑袍的中年人站了起来,这是许府的二长老,他一张脸黑气沉沉的,一看就知晓他心情一定是极差。

“我不同意!”二长老扭过头去,他怒视着凤隐,一字一句咬牙切齿道:“你疯了吗!倾尽族内所有的资源去培养一个无灵根的废物?!”

“疯?”凤隐不可置否,她眼皮微抬看着气急败坏的二长老,对方气愤的几欲喷火,凤隐把玩着面前的茶盏,她声音冷漠夹着许些冰霜:“你们没资格质疑我的决定!”

凤隐说到这里时站了起来,她两只手撑在座位上,凤隐看着诸位长老:“这是我的地盘,规矩自然是由我说了算。”

“不愿意的,可以随时离开,我绝对不会阻止。”

“当然,要是想回来,许府的大门,随时为你们敞开。”

“你!”一位长老吹胡子瞪眼,他看着坐在凤隐一旁,带着微笑跟个笑面虎一样的许遇:“族长!请您三思!”

“我许府千年基业,绝不能葬送在一个废物手里啊!”

“是啊!族长,请您三思!”

许遇的笑容沉了下去,他看着这一个一个阻扰他的长老们。

这些人是许遇从各个修仙大门派挖过来的,这些年来,他们为许府尽忠职守,也算是对的起许遇对他们的一片栽培。

不过……

许遇的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敲打着桌面,他沉声道:“你们口中说的那个废物,可是我许遇的儿子。”

“他是许府未来的族长,更是凤族未来的少主。”

许遇跟凤隐无法接受许清时的平庸,只能想尽一切办法为他铺路。

路是自己闯的,许遇跟凤隐虽然能帮许清时,但还是要靠自己。

“族长!族长夫人!大事不好了!”

一个穿着黑衣的男人闯了进来,步伐慌乱,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这是许府的第一暗卫,玄一。

玄一一向是负责暗中保护许清时的安危的。

玄一的脸色再也不复以往那般沉着,而是变得苍白无比,他甚至来不及谢罪?

玄一面露痛苦道:“属下护主不力,族长,族长夫人,小少爷被我跟丢了!”

“你说什么?!”许遇唰的一声站起来,而凤隐一个闪身直接来到玄一的面前。

凤隐提着玄一的衣襟,她面色有些狰狞,再也不复刚才般冷漠,凤隐怒声道:“你说什么?谁跟丢了?你给我把话好好说清楚!”

一炷香前。

许遇一踏出许府,他就感觉有人暗中跟着自己,而且修为还不低。

这有点奇怪,许清时想,他身上明明一点修为都没有,为什么会感应到比他修为高的人存在?

不过,这也不是坏事。

有人跟踪他,看样子是许府里的,他是无灵根的事情经过一上午的发酵,府里人不说全部,但也是差不多都知道了。

知道是一回事,怎么做又是一回事。

他虽然是无灵根,但毕竟是许府嫡长子,不排除有人要解决他这个隐藏的祸害,对他除之而后快。

毕竟都是一群人精,谁也不能保证他以后会不会给许府添乱。

许清时思索到此处,心里隐隐约约有了答案。

看来是有人留他不得。

许清时面上不动声色的往人多的地方走去,他来到一个卖衣服铺子,将店里的衣服全用一颗夜明珠换了后。

他又来到了一家卖油卖米的店铺,他仍然是用一颗夜明珠将这店里的东西全部清空。

而后,他又去了卖调料那些店,确保自己准备万无一失,短时间之内饿不死后,他来到了一个耍杂戏的地方。

这里人被挤的水泄不通,许清时仗着自己个子小,他直接从人与人的缝隙中钻了进去,钻到人群中间时,他飞快的从空间里拿出一套外袍给自己穿上。

然后,许清时将自己束发的玉冠从头上拿了下来。

许清时把玉冠放回空间里,然后他从空间里拿出一锭银子出来,许清时将银子扔在地上,他大声喊道:“谁的钱掉了!”

随着他话一声落下,离着许清时比较近的所有人,纷纷扭过头来看着他,几乎所有人动作一致的往自己腰间摸去,而后在注意被许清时扔在地上的那一绽银子。

“我的!我的!”

一位年轻人眼疾手快的将地上那锭银子捡了起来,他脸上一阵狂喜,但这阵狂喜还没有持续多久,就被一旁一个光着膀子的男人抢了过去。

那男人一脸凶神恶煞:“什么你的?明明就是老子的!”

“哎,你这人怎么不讲理,你有证据证明是你的吗?”

那绽银子在男人手中没有待多久,就又被另外一个男人抢了过去。

正在看杂戏的其他人注意到这一幕,个个面露贪婪,既然这银子是别人掉的,那为什么不能是我的?不能是我掉的呢?

许清时深藏功与名,人潮汹涌,个个因为那一锭银子随波逐流,你追我赶,场面一时之间混乱的不像话。

女人的嘶喊声,男人的怒吼,以及各种尖叫的声音混合在一起,许清时借着大混乱,摆脱掉暗中那个男人跟踪他的视线。

许清时从人群中钻了出来,而后,他往一条偏僻的小巷子走去。

许清时将自己的衣服撕碎,然后用泥土抹在自己的脸上跟身上,头发也被他弄的乱糟糟的,鞋子也不例外被他用刀子划破。

他这副样子,看上去狼狈不堪,跟一个小乞丐一样,谁也不会联想到,他是许家的嫡长子。

许清时这样做是为了保证万无一失,毕竟他不清楚出城的方向在哪里。

他不能保证他不会被别人认出来,要是许家拿出重金悬赏他的消息,不排除有偶然看见他的人去向许家报告他的行踪。

许清时拿着一根拐杖跟一只破碗,这两样东西是他在那条巷子里捡到的,这样使得他更像一个乞丐。

他就着这副模样,向别人打听出城的方向在哪里。

大约半个时辰后,许清时终于出了城。

许清时扭过头去,他最后看了一眼荣城的城门,巍峨耸立,高大宏伟,在阳光下泛着圣洁的光辉。

因为荣城是伊泽帝国的主城,所以每天进城出城的人都很多。

不会有人注意到,荣城第一世家许家的嫡长子,借着混乱逃脱了本家的监视,然后扮作乞丐出城。

许清时看着手里的拐杖跟破碗,他转过身之前,对着那一座他生活了六年的城池说了一句“再见”后,便头也不回的往前走了。

许府。

听完玄一把事情的经过说完后,凤隐愤怒的对着众人咆哮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给我找人!”

凤隐说完,便扬起手给了玄一一巴掌:“你作为许家第一暗卫,你连一个六岁小孩都看不住吗?”

玄一跪在地上,凤隐那一巴掌打的可不轻,他丹田翻涌,喉咙间一股腥甜直涌上来,玄一忍着吐血的冲动把这一口鲜血咽了下去。

他向凤隐保证:“请族长夫人息怒,现在小少爷安危要紧,请一切等先找到小少爷再说,到时候任凭族长夫人处置。”

凤隐气的胸口急促的起伏着,她见身后那一群老不死的不为所动,愤怒之下,凤隐直接将桌子都掀了:“还愣着干什么?!都去给我找人啊!需要我拿刀架在你们脖子上请你们去找吗?!”

众位长老受到惊吓,纷纷从座位上站起来,他们看着愤怒直线上升万倍的凤隐,所有人心下一阵胆寒。

众位长老齐齐点了点头:“是是是,我等这就去找!”

“快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