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爷怀里的小撩精是个隐藏大佬(陆寻厉千帆)完整版免费阅读_(陆寻厉千帆)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厉爷怀里的小撩精是个隐藏大佬》,现已完本,主角是陆寻厉千帆,由作者“顾潇”书写完成,文章简述:陆家的真千金回来了
陆寻从一朵高岭之花成为众矢之的只在一夜之间
养母:“赶紧离婚把厉太太的位置空出来给你姐姐!”
莫明出现的姐姐:“赶紧滚出上京,这里容不下你!”
初恋:“跟我联姻,你还是上流社会的宠儿

……
当身份被曝光
上京只手遮天的爷:“不离婚,我就是你的靠山

陆寻:“我需要?”
后来
某位爷圈着人,轻哄:“宝宝,不离婚,你当我靠山?”
某宝宝:“你好,爹;请滚,爹

小说名:厉爷怀里的小撩精是个隐藏大佬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顾潇

主角:陆寻厉千帆

厉爷怀里的小撩精是个隐藏大佬

《厉爷怀里的小撩精是个隐藏大佬》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屈尊降贵哄哄她

陆寻接到秦非然电话时,正跟顾正初告别。

“你说厉千帆把人打了?”陆寻不可思议的问。

“嗯嗯嗯,小嫂子你快来吧,他下手没分寸,回来给揍死了。”秦非然焦急的道。

“呵——怕什么,他厉千帆没分寸,但是他有钱啊,要是钱都解决不了,那每年我一定去探监。”

陆寻话落,挂断电话。

秦非然:“……”

无语了,这小妮子是放飞自我了吧。

以前让她接,麻溜的就来了。

这是怎么了?

“打完了?”厉千帆幽沉的声音在秦非然身后响起。

秦非然尬笑着转身道:“千帆,你淡定哈,小嫂子说她医院有台紧急手术,所以……人命关天嘛,小嫂子积的福也是你的福气。”

厉千帆冷笑一声,“你们还都挺喜欢她,都帮着她说谎,不如你们都去陪她,看看她赏不赏你们一个面子。”

萧烈摇摇头。

他真无语了。

这是被气疯了吧。

还好都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兄弟,换了别人,肯定一瓶酒泼他脸上。

阴阳怪气。

周沉玉朝着萧烈挑了下眉。

萧烈动了动唇,没发出声音,“离婚。”

周沉玉了然。

原来自己发小是栽到了这个女人身上啊。

他摸出手机发了条消息,没十分钟,十几个女孩子前后走进包间,坐到四人周围。

厉千帆嫌弃的看了眼身旁穿着短裙的女人沉着声音:“滚出去!”

“别啊,厉总,我陪您喝。”

女人往厉千帆身旁挪了挪,眼看就要挨着厉千帆的人了,厉千帆猛地起身朝着包房门外走去。

这一走不要紧,刚走出门就听到陆寻唱歌的声音。

他对她的声音太熟悉,也知道她喜欢唱歌,她高兴的时候也会窝在他怀里哼几句。

可是她前脚说不来这里,后脚又来这里唱歌,听那声音,人还挺多。

故意气他吗?

果然还是女人,耍起小脾气来跟普通女人没什么两样。

萧烈说的对,是需要哄。

那他就屈尊降贵哄哄她,也不是不行。

他刚走到陆寻包厢的门口,侍应生刚好往里推酒,侍应生朝着厉千帆鞠躬:“厉总好。”

这一声‘厉总好’直接让整个包厢气氛凝固。

陆寻没什么大反应,朝着包厢里的男孩儿们介绍道:“我老公,你们应该认识吧,厉氏集团的总裁,厉千帆先生,掌声欢迎。”

厉千帆越过侍应生,走到陆寻身旁,揽过她的肩擒住人往外走,“喝醉了,回家。”

声音冷沉沉的,让人无由来的想躲。

“好啊,回家。”陆寻扔了话筒,靠到厉千帆怀里,微微弯唇,轻喃:“千帆,我好想你啊。”

恩爱夫妻嘛,应该是她给足他面子吧。

包厢里的逼仄气氛瞬间崩塌。

厉千帆把陆寻带出包间后,陆寻圈住他的腰道:“不回家了,上楼吧,我还没在你的房间住过呢。”

厉千帆把人从怀里扯出来,“你这会诊会到这里,这病人是准备在死之前放飞一把吗?”

陆寻没应他的话,踉跄两步又抱住他的腰,微微抬头,吐着酒气,轻喃:“走吧,我第一次喝酒,你让我痛快点,磨磨唧唧的,不是个男人。”

厉千帆拧眉,把人抱起来往楼上的包房走去。

陆寻立即圈住他的脖颈道:“离婚协议签字了吗?别忘了。”

厉千帆垂眸看她一眼,“我房间可没有那个。”

陆寻醉的迷迷糊糊的,听不懂他说什么,只嗯了声。

陆寻进房间后,从他怀里跳下来,嫌弃的瞥了眼那大床,揪着厉千帆的衣角,“我不睡别人睡过的床。”

“嗯,不睡。”厉千帆望着她红扑扑的小脸道,“还有什么要求,仔细想想。”

陆寻蹙眉思考了片刻,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烦躁的揉了下头发,“你怎么这么多事,抱我洗澡。”

……

翌日。

陆寻醒来的时候,头痛欲裂,挪开腰上的大手刚起身又被按了回去。

“我给你请了年假,副院长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把命搭进去也不会是你的。”

厉千帆声音低且磁,还带着几分嘶哑,又欲又性感。

陆寻揉着太阳穴,长吁一口气,“我还准备把年假存着后面旅游去,自作主张。”

“嗯,晚上陪你回陆家,你爸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让我们回去吃饭。”厉千帆抚着她的脸颊道。

“回陆家?”陆寻揉太阳穴的指尖节奏乱了几分,“厉总这次是怎么了,你可从来没陪我回去过。”

“妈说让我好好陪你,想抱孙子。”

“不会吧,我跟妈说了咱俩离婚的事,她也说听我的,怎么可能催着我们要孩子。”陆寻侧身看他,“厉总说谎可真是脸不红心不跳。”

“我把你说的那个法子告诉她了,她说可以。”厉千帆起身,捞起她往浴室走,“妈说只要是你生的就行。”

陆寻在他怀里顿了下,无由来的觉得林高雪这个婆婆估计是天底下最开明前卫的婆婆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把这狠辣无情冰山似的男人生出来的。

跟她一点儿都不像。

厉千帆见她愣神,走到:“你的基因很好,足够配的上厉家。”

陆寻极其认同的点点头,“那造孩子这件事提上日程,你先戒烟戒酒,按时回我家,调理一年身体,然后再生。”

她也不是挑,只是放眼整个上京,没有人让她满意了。

身体满意还是很重要的。

……

陆寻洗完澡换衣服时,看着自己锁骨上的吻痕,迷迷糊糊的回想着他昨天说的话。

忽然。

她记起来他说这里没有那个。

那——

“厉千帆,你昨晚做措施了吗?”陆寻扣着衬衣扣子问。

厉千帆揉着头发从浴室出来,把浴巾扔到她手里,“给我擦头发,擦完告诉你。”

陆寻捏着浴巾走到他身后,擦着他的黑发道:“昨天我喝酒了,会影响孩子质量。”

厉千帆感受着她指腹的薄茧,停了好一会才道:“为什么要跟我离婚,就因为我带着参加酒会的那些女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