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听窈谢崟渊(越界轻撩:在渊爷怀里蓄意惹火)精彩小说_越界轻撩:在渊爷怀里蓄意惹火全本在线阅读

火爆新书《越界轻撩:在渊爷怀里蓄意惹火》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顾潇”,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偏执绝宠,病娇疯批的一见钟情]苏听窈作为平平无奇小富婆,只想继承家产
为了尽早继承家产,她必须找个文化人儿把自己嫁了
见谢崟渊第一眼,她便觉得这男人一副好皮囊,适合收藏
谢崟渊见她第一眼,他便觉得她骨相绝美,适合收藏
至此——
仙女变妖精,蓄意惹火
败类变暴徒,越界轻撩

小说名:越界轻撩:在渊爷怀里蓄意惹火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顾潇

主角:苏听窈谢崟渊

越界轻撩:在渊爷怀里蓄意惹火

《越界轻撩:在渊爷怀里蓄意惹火》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循循善诱美人心

她推门进了咖啡厅,选了位置坐下。

谢崟渊点了吃的,坐到她对面,匀称细长的手递了杯咖啡给她。

苏听窈盯着手,晃神几秒才接过,“谢谢。”

“我需要一个文献翻译,你的成绩在你们学院应该算好的,你要来吗?工资比模特高一点。”

苏听窈摇摇头:“我千年老二,我帮您找我们年纪第一吧,她应该很愿意。”

欲擒故纵,可不能这么快答应。

“不用,我托你们院长帮忙就行。”

苏听窈温柔点头,余光时不时从他手上掠过,忽然,他指尖轻触她肚子的感觉从那方寸之地发散到四肢百骸。

原来,她不只是皮囊控,还是手控。

他真是绝品。

谢崟渊的余光也时不时从对面人的身上略过。

穷苦家还能养出如此完美的女孩,真是难得。

他轻触她肚子的感觉由他指尖发散,一点点勾着他的心,跟小猫挠似的。

慢慢来,太快了,会吓着她吧。

“先生,这是本店新推出的火山飘雪,您是今天第一百九十九位客人,免费送您的。”

苏听窈看了眼桌边的小美人,视线顺着挪到餐盘里的餐巾纸里。

这搭讪的手段也太低级了吧。

“小姐姐,难道我不是第一百九十九位吗?”

苏听窈笑着问,细白小手捏过餐巾纸擦了擦自己娇艳欲滴的红唇,眸子里的无辜温软让人舍不得欺负。

“额,这位顾客,您是第一百九十八位。”小美人说。

苏听窈有些丧气地哦了声,随手把餐巾纸扔到垃圾桶,“那可真可惜,帮我点一杯吧,带走。再帮我装一点没卖完的面包,我还要去喂猫。”

小美人被苏听窈精致的小脸儿晃的失神,轻点点头。

“听说你在帝京大学养了很多流浪猫?”谢崟渊把甜品推到她手边问。

苏听窈轻点点头,慢吞吞地吃着甜品:“沧洲月那边,花丛里是它们的老巢,偶尔去喂喂。”

谢崟渊嗯了声,没再问什么。

两人走时,前台的小美人把甜品递给苏听窈,笑了笑:“欢迎下次光临。”

苏听窈温柔看着她,拿过甜品,嗯了声。

门上风铃轻响。

苏听窈走在谢崟渊身旁,笑着道:“谢老师还真是招人喜欢,小姐姐一直盯着您看。”

谢崟渊浅薄地勾了勾唇:“小孩儿,快回宿舍。”

苏听窈垂着的手一顿,指尖蜷了蜷。

为什么他放松下来的声音可以这么磁,挠的人心痒痒。

不愧是美人,什么都很完美。

她向他轻点头:“那我先走了,谢老师。”

谢崟渊点头,待校车开走后才离开帝大。

——————

宿舍。

正站在吃瓜一线的桃薇强撑着打架的眼皮等着苏听窈。

门锁咔哒一声。

她立即从床上跳起来,冲到门边,拉开门,把人扯进来,“怎么样,小仙女,撩的怎么样?加微信了吗?”

“没有啊。”苏听窈把甜品放她手里,“什么都没有啊。”

桃薇丧了口气,吃着甜品往桌边走:“啊,没瓜了,迎新晚会的主持稿放你桌上了,抽空背吧。”

“你为什么比我还激动。”

“没有啊,刚谈个学弟,医学院的,有你家那个恶魔教授的课,想套套近乎啊。”

苏听窈:“……今天刚入学啊,大美女。”

桃薇耸耸肩:“怎么说呢?无聊的时候就想找个小可爱玩玩儿。”

苏听窈给她竖了个大拇指:“奶狗好啊,奶狗听话嘴又甜。”

桃薇啧了声,“也是。”

没多久,宿舍另外两人也回来。

苏听窈从浴室出来,擦着头发道:“明天我一早去占摄像头盲区,你们需要吗?”

“知知不用,我嘛,也不用吧,你需要吗?”秦祁问。

“就是啊,听听,你年纪第二,祁祁第三,薇薇都是第十,把位置留给有需要的人吧。”郑知趴在床上昏昏欲睡道。

“可是我想要开学大礼包啊。”苏听窈道,“我今天在副院长办公室看见的礼包清单,有祁祁想要古文献,有我想要的图书馆钥匙,还有你最想要的教授助教的工作啊,还有门口咖啡厅一千二的甜品券。”

三个人倏地冲到她身前。

“真的?”

苏听窈点头。

“来来来,计划一下。”郑知抱过电脑调出翻译学院大礼堂的位置图,“四个角,我们一人占一个角,但是摄像头扫不到的地方每个角都有六个,我们怎么确定礼包放哪儿了呢?”

“按照去年的情况推算,从礼堂最中心的位置,辐射四个角,直线距离最远的那个位置应该是。”秦祁道,“老院长每年都这个风格,应该是,你说是不是,听听。”

没人回应她们。

三人转头就看见已经睡着的苏听窈。

三人同时叹了口气。

行吧,仙女永远都不用操心这些事,因为仙女的运气似乎永远没差过。

夜深。

苏听窈手机光亮起,她给狗头发了条消息。

狗头:[仙女在凌晨两点还不睡觉,会仙逝。]

苏听窈:[可是……我居然梦见了美人的手。]

狗头:[……]

狗头:[扑到?让他奉子成婚?]

狗头:[**.jpg]

苏听窈:[想让他住我房子。]

狗头:[OK。]

苏听窈安排完美人去处,安心的又窝到自己的云朵被里。

果然还是得顺苏老头的钻石,不然怎么送他钻石笼子呢?

——————

次日。

翻译学院大礼堂。

苏听窈宿舍四个人挤在所有大二翻译人的最前面,大礼堂门一开,所有人风一样的跑进礼堂。

开门老师:“……”

怎么都是以后会走在国际前线的小孩儿们,怎么跟恶狼扑食一样。

苏听窈四人成功占到自己需要的位置后,在宿舍群里发了个OK。

抽考开始后,苏听窈靠在大红色椅子里打哈欠。

身旁的男生轻声问:“仙女,我是二班的班长,加个微信吗?想约你看电影。”

苏听窈稍稍掀开水眸,看他一眼,摇头:“我对电影院过敏。”

男生:“……”

苏听窈别开眼神看向窗外。

九月的梧桐树缝下,光影有些斑驳。

她望向树下正盯着新生军训的美人,轻勾了勾唇:“真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