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赎:你是我身上的一根肋骨》叶子沈毅全文免费阅读_《救赎:你是我身上的一根肋骨》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网文大咖“喜欢乐生的李白狮”大大的完结小说《救赎:你是我身上的一根肋骨》,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叶子沈毅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二十岁的叶子,还是一个有着英雄情节的大四学生,爱憎分明,不知社会的凶险,在一次惩恶扬善中认识了大叔沈毅,遭遇了人生中第一次的算计、背叛,变得胆小懦弱
两人纠纠缠缠十年,十年间,两人从不断的逃避、你追我逃中,逐渐明白了双方都是彼此的救赎
一贯冷漠腹黑的沈毅在遇到阳光乐观的叶子后,冰冷的世界里犹如一束光照亮他的人生,在负重前行的岁月中,他明白了快乐原来是触手可及的,叶子成了商场中杀戮决断的沈毅的一个软肋
……
叶子离开后,沈毅疯了似的在世界各地寻找叶子
三年后,沈毅看到叶子偎依在他丈夫怀里的照片,笑的如灿烂星辰
沈毅红着眼睛,心痛的无法言语,连质问的勇气都没有

小说:救赎:你是我身上的一根肋骨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喜欢乐生的李白狮

角色:叶子沈毅

评论专区

造化之主:一句话概括,女主被轮死了。标记该绿帽作者,已确认作者老婆被和尚破处。

升龙道:都市异能经典,修真加异能。

我的娘子可是绝世高手:合格干粮,什么风格呢?对了,就是那个“油腻的师姐”!

救赎:你是我身上的一根肋骨

《救赎:你是我身上的一根肋骨》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5章 剑修之路

资江二桥上,邓儒望着越走越远的倩影,自嘲一笑。

“终究早已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啊,也对,毕竟像我这样的废物,还是不要耽误人家了,人家还有大好前程。老老实实去研究修仙吧,要是研究出了成果。”

想到这,邓儒大笑起来,畅快肆意的大笑道

“那我,就是蓝星的道祖!仙道之祖!追清源那是绝对够格了。”

“就算没成,她以后和人吹牛,也能说,道祖追我我都没答应,你是哪根葱。”

大概,自己也就这点出息了吧,都成道祖了,还想着去追初恋。哦不对还算不上初恋。

是初次暗恋,大概也会是最后一次。

四周的人群纷纷停下,望着这个发神经的残疾青年,议论纷纷。

“这不是那个卖艺摔到脖子的小伙么,怎么这么快出院了。”

“唉,真惨啊,摔成这样了,只能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麻痹自己了么。”

“这小伙该不会是把脑子摔坏了吧,要不要打精神病院的电话啊。”

“算了吧,就我们壹阳那家精神病院,还是不要再祸祸这个可怜的小伙子了。”

“……”邓儒望着周围越聚越多的人群,社恐症再次犯了,哗的跑开了。

回到家中,邓儒火急火燎的打开了电脑,研究着古时候传下来的那些道家典籍。

甚至连西方的佛法和圣经他都瞅了一眼。

“感觉还是我们老祖宗留下的道教比较靠谱,我再看看。”

邓儒想着,打开了一本太上老君教尔食气歌。

“舌抵上颚,鼻吸口呼嗯,直至口中生满甘津,随后吞下。。。。这真是太上老君教的?不管了,先试试。”

随后他控制着灵气珠子再次噗了一个屁,按照口诀上教的练了起来。

嗯,很明显,并没有什么卵用。

“没效果啊,还是留不住灵气,嘶,怎么感觉老祖宗也变得不靠谱起来了。”

邓儒喃喃道,随后再次换了一本典籍研究起来。

就这样研究了整整一天,他换了整整二十个道家修行口诀。

但是都留不住灵气,唯一一个让他丹田有感觉的,还是他放出来的一个屁。

“……问题不大,要是仙路这么容易找到,那肯定不正常,不能放弃,这是我翻身的唯一机会了。”邓儒喃喃道。

突然间,他感觉整个房间,似乎有一抹亮光闪过。

是他买来中二……不对,买来防身的放在床上的剑。

这把剑似乎,有了些许不同之处。

邓儒将手轻轻放了上去,握住了这把剑,随后找了一个宽阔的地方使了起来。

只见剑上一阵白光闪过,一股灵气顺着剑身流到了邓儒的手上,

随后顺着邓儒的手,流遍了邓儒全身的筋脉,最终流入邓儒的丹田之处缓缓沉淀下来。

“……所以,难不成……修仙还需要一把剑才能修?”

邓儒愣住了,这把剑居然是他开启仙路的契机?

难道说铁制的器物,或者说剑这种东西能够引导储存灵气?

这不太科学,不过不重要了,他找到能吸收灵气的方法了才是最重要的。

至于别人怎么不用剑修炼的,那与自己无关,等自己修为高了,再去研究那些。

“那么接下来,我应该去找找,有关于剑修方面的经典了。”邓儒想到。

毕竟只是这么瞎挥挥还是太暴殄天物了,而且体内的灵气仅仅只是吸收了而已。

现在对于身体的改善都是灵气的自发行为,根本不是邓儒的有意控制。

因为他还没有炼化这股灵气,所以他不能调动它,只能任由它在丹田中躺着,然后慢慢的消失。

不过,就算没有炼化,它消失的速度确实比之前慢了太多。

于是,抱着试试的态度,他再次打开了电脑,寻找了起来。

许久过后,愤怒的他想要一拳砸向电脑,但是拳出到一半,他还是恢复了理智。

毕竟是他家唯一一台电脑,砸碎了就没了。

“算了,既然这里面没有,那我便自己摸索,我邓儒还摸索不出来一个修行之法?”

随后,他控制着灵气珠对着剑放了一个屁……啊不对,放了一团灵气。

随后他再次坐在了床上,盘膝而坐,将剑横于膝前,双目微闭。

只留一线神光,放空了自己的大脑,脑中观想着一个人,嗯清源……

“艹,劳资不练了,不对,算了,沉下心来,沉下心来,这种观想法要么观想自己,要么观想大神。老君食气歌都没啥用了,观想他老人家应该也不太好使,那就观想自己。”

邓儒崩溃了,见了清源一次,他踏马就忘不了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他才不是那种大情种,绝对不是。

随后稳定了情绪的他再次进入了观想之中。

三分钟后

“草了,清源就清源吧,修道之人要直面自己的内心,对,没错。”

发现自己根本不能静下心来的邓儒干脆决定将错就错。

既然老是时不时想到今天清源的音容相貌,那便直接观想她。

嗯,想通了的邓儒说干就干,嘎的盘腿而坐,再次进入了状态之中。

这次的他很成功,观想中的清源拿着自己的这把长剑,十分优美的舞动着。

随着观想中清源的剑舞,邓儒感觉自己渐渐的进入了状态。

他感觉自己体内那一股灵气正在被自己熔炼,炼化。

而那把剑上附着着的灵气也缓缓的流入了邓儒的体内。

大概过了三个小时,邓儒缓缓的站起身了,只见他手指一伸,一个剑指上出现了一抹灵力。

“哈哈哈哈,成了,距离道祖的目标迈出了最重要的一步。”邓儒笑道。

突然这时,邓儒的手机响了起来。

还是特别关心的提示音。

“……这时候给我发消息,谁啊,不过正好,我也想分享一下我的喜悦。”

邓儒拿出手机打开了企鹅。

只见今天加的清源的好友头像在那闪烁着。

“清源给我发消息干什么?”邓儒疑惑了,不会又是拖着自己去啥大地方吧。

“阿儒,后天我生日,你要不要来一下。”只见消息列表弹出了这句话。

“你们已经放假了么?”

“嗯,放寒假了,过几天我就回老家了。”

“哈哈,那恭喜啊,那什么你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嘛。”

“我喜欢你,你信不。”

手机的这一端,邓儒疯狂的咳嗽,仿佛被什么东西呛到了一样。

他手指颤抖的打出了几个字。

“怎么可能信啊,我们都快三年没见了,怎么可能嘛。”

“哈哈,跟你开玩笑的,怎么可能对吧。”

手机的另一端,清源满脸的害羞,感叹道

“真是个呆子,不对,呆子都不能形容他了,他就是个胆小鬼。”

“所以,你到底喜欢什么嘛,到时候你生日我好送你点东西。话说你这生日一过就成年了吧。”

“你觉得什么好就行了,不用太贵了,你还在创业找工作呢,不要太破费了,简单的吃个饭就行了。”

清源这时不再像白天时那般,硬要去大餐厅了,

她自己生日反倒只想着去个小餐厅对付对付就行了。

“那不行,这可是你的成年生日,不能草率了。”

“真不用,你留着钱,好好的创业找工作吧,我这边,一朵野花,一张贺卡什么的,都行。”

清源坚决道,她请邓儒去参加她的生日就是为了锻炼一下邓儒的胆量。

嗯,她觉得自己没什么好报答邓儒的,要是说以身相许之类的。

按照邓儒那个性子,第二天估计就找不到他人了,躲得远远的。

就像初中时那几年一样,她想找邓儒却总是各种巧合邓儒不在。

但是那时的她也没有说这些话啊,也不知道这傻蛋当初发什么神经。

“……行,到时候联系,我先去看看哪朵花与你最配。”邓儒打字输入到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清源可是他暗恋多年的姑娘。

而且还是她的成人生日,如果只是送个普通的花的话那自己也太不会做人了。

自己只是社交恐惧症,又不是社交脑残症。

手机的另一端,清源见邓儒改了口,也是松了口气。

她怕邓儒这傻蛋要是真觉得送她礼物价值低了,给她没面子。

然后花一大堆钱给她买生日礼物的话,她感觉她会内疚很久。

毕竟,邓儒也说了,他现在注定与大学无缘了,是在创业的阶段,最是缺钱了。

“行,那我到时候告诉你,你一定不要跑啊。”

“哈哈,当然不会,我虽然社恐,但是不是社交脑残。”

结束了与清源的聊天后,邓儒再次拿起了长剑,与放屁珠,嗯,灵气珠改名了。

因为它释放灵气像放屁,所以邓儒给它取了这贴近的外号。

邓儒开始了一晚上的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