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长风枫雨潇潇(穿越汉朝:给汉武帝当司机)_《穿越汉朝:给汉武帝当司机》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热门小说《穿越汉朝:给汉武帝当司机》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林长风枫雨潇潇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枫雨潇潇”,喜欢军事历史文的网友闭眼入:一个特种兵穿越到汉武帝后期时代,没有身份,没有亲戚朋友,一头短发被县令当作受过髡刑守的罪犯给关了起来
这个穿越就从地狱级的囚犯开始吧
在牢狱中的坐个牢,却灭了一伙山贼

在边塞的当个小戍卒,却射杀射雕者,立军功又拿赏钱

在长安开个小饭馆,却结识了汉武帝、霍光、司马迁、东方朔、桑弘羊等等汉代大名人

去太学当个旁听生,却舌战群儒,引发了盐铁论

给汉武帝当个侍郎,却卷入巫蛊之乱

好不容易混上羽林中郎将,却被派去匈奴拿叛国者头颅

小说名:穿越汉朝:给汉武帝当司机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枫雨潇潇

主角:林长风枫雨潇潇

穿越汉朝:给汉武帝当司机

《穿越汉朝:给汉武帝当司机》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宴会

一觉醒来,已是下午。

郑家上上下下忙碌不停,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打扫卫生,长风到厨房一看,有人在切肉,有人在烧水,有人抓了几只鸡回来,似乎要搞个宴会招待什么重要的客人。

长风觉得郑家太客气了,自己初来乍到,被收留,还如搞个宴会招待自己,心中好暖。无家可归的长风感到的眼泪都差点掉下来。

大堂里,已经搞的干干净净。

郑父穿着华丽的服装,罗缎做的直裾,看到长风,拉着他说:“稍后郡都尉要来我府上,一起去迎接。”

失落啊。原来这宴会不是为自己设的,是为都尉设的,想想自己何德何能,还寄居人下,怎么会设宴招待自己呢,想到这一点,长风心里落差小了点。

郑父看到长风这粗布短褐,又看到这短发。连忙招呼下人拿一套好的衣服和冠帽给长风换上。

长风换上青色的直裾,一个女婢拿着黑巾包裹着他的头,再戴上缁布冠。

长风照了一下铜镜,看着自己,帅!要是再拿一把羽扇,就是诸葛亮了。

郑父领着众人在大门口等着贵宾。

三辆马车驶过来,郑吉坐在第一辆马车上带路,这马车就像拖拉机的车斗一样,没有篷,但有伞盖。

车上下来几个衣着华丽的人,县令也在其中,最后一辆下来的是女眷。

领头的下车来,马上给郑父一个拱手礼,县令等人都跟着一起拱手,郑父也是一个拱手礼,长风等人也一起拱手。

“郑右官,久不相见,可好?”

“王都尉,久不相见,甚是想念,请。”

长风靠近郑吉,问道:“这是什么人?”

郑吉小声说道:“这是王都尉,他曾是我父亲麾下伍长,洛县令曾是麾下士卒,都曾同袍。”

长风这才明白,县令昨晚身先士卒追砍贼寇,原来他也曾随冠军侯追砍过匈奴。

大家入席,每人都跪坐在一张几旁,林长风安排在靠门边的几座,旁边是郑吉,对面的是一个华丽的妇人和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那女孩一直盯着长风。

那个时候都是分食制,不是现代围在一张圆桌上一起吃。

宴席吃的丰盛,有鸡、猪肉、青菜、还有米饭和汤。

从他们客套的谈话中得知,王都尉几天前就带了两千兵出发来山阴县剿灭绿巾贼,今天才到山阴县。绿巾贼盘踞在县城东边的某个山里已经好久了。

“我未曾想到绿巾贼寇昨晚就袭击了县寺,我要是早出发一天就不会让山阴遭此灾祸了,让郑右官和洛县令受惊了。”王都尉说道。

“王都尉,这次幸有林壮士,当场擒杀绿巾贼首,正要报请都尉,为其请功。”洛县令说道。

“林壮士,这是王都尉。”郑父说道。

“林兄,速去行礼。”郑吉低声说道。

长风起身来到王都尉前一个拱手礼,说道:“王都尉好。”

郑父纠正林长风:“应说见过王都尉。”

“无妨,一声好也是礼节。”王都尉看着俊朗的林长风,说:“我刚到山阴,就听闻有一赤身壮士生擒贼首,尽败贼人。这一见,真乃壮士也,请入座。”

“夫人,可儿,还不快谢过林壮士。”洛县令说道。

洛县令起身带着那个夫人和女孩来到长风的几前,洛县令拱手作揖,夫人和女孩行了个万福大礼,说道:“多谢林壮士救吾女一命。”

长风连忙起身还一个拱手礼。

这礼节真繁琐,刚坐下又得起来,长风一点都不习惯。

洛县令从怀里掏出一个木盒子,打开,里面有三个金饼,双手递向长风,说:“救命之恩,拜金三斤,请受之。”

“我救人不是为了回报,请收回。”长风从小受的教育就是做好事不留名不求回报,虽然身无分文,也是保持着良好的品质。

“昔日,子路救一溺水者,溺者感其恩,以牛拜之,子路受之,孔子赞之,曰‘鲁人必拯溺者矣。’今林壮士救我的弱小女儿,我以金饼拜谢,壮士定要接受,山阴县乃至大汉子民以后都会拯救弱者。壮士若不接受,世人见弱小受欺辱,皆会冷眼旁观漠然处之。”

古人的价值观真是不一样啊,做了好事,得到了好处,会让更多人来做好事。长风听后觉得有理,收下了金子。

互敬酒之后,郑父、王都尉、洛县令三人在追忆往昔封狼居胥砍匈奴的日子,长风插不上话,默默的吃着肉喝着酒。

女孩走过来,给长风斟上酒,说:“我为恩公斟酒,恩公请饮此酒。”

长风觉得汉朝人真懂礼数,自己不懂这些礼节,于是一口就饮完,女孩咯咯笑,说:“恩公好酒量。”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一愣,这问话真是很特别,别人都是问芳名,面前这个男人直接问的是名字,说:“小女洛可。”

“今年多大了?”

洛可又一愣,觉得这是问年龄,别人都是问芳龄或者年几何,说:“十有三。”

洛可看着这个林长风,行为也怪,说话也怪,十足的怪蜀黍,怕又问些古怪的话,自己答不上来,这个天是没法聊了,又想起他那赤身的样子,行礼说道:“小女告退。”

宴席散后,长风回到房间里,虽然早就天黑,但是他睡不着,不知道是对这个世界感到新奇还是白天睡多了。

长风走到院子里,看到了木梯,便爬上了屋顶,站在屋顶,看着院子外面,稀稀拉拉的灯火,还是不明亮的油灯,想起了自己那个世界的高楼大厦和斑斓的万家灯火。

抬头看天,一轮细月,星空灿烂,很漂亮,在那个世界是很难看到这么灿烂明亮的星空。

想起这两天稀里糊涂的穿越到这里,亲戚朋友都没有,目前就认识了郑吉,这里的人交往太重礼节了,也就太拘束了,也许是自己刚来,和他们交往不深。

以后该何去何从,是呆在这里闯出个名堂,还是想办法回到自己的那个世界?

闯出个名堂究竟怎么闯,利用后世的科技吗?自己连个肥皂都不会造,也不会提炼精盐,又没有经商的经验和头脑,在这里干什么都没底气和信心,还是回去吧,明天就去河里,看能不能回去。

“林兄,你在屋顶?”郑吉在院子里喊道。

“是的。”

一会儿,郑吉提着酒肉爬到了屋顶。

两人骑在屋脊上,对饮起来。

“郑吉,明日带我河里,你撞我的地方。”

“林兄这是为何?”

长风没有回答,说:“带我去就可以了。”

郑吉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