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雪莲莲宝可爱捏(嘉心糖也能拯救世界?)_《嘉心糖也能拯救世界?》完结版在线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嘉心糖也能拯救世界?》,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都市小说,代表人物分别是东雪莲莲宝可爱捏,作者“莲宝可爱捏”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V圈+互联网修仙+搞笑+低于致死量の地狱笑话)
被戏称为小胖的男主被四方势力拷打,无助的他只能求助于“新时代的互联网修仙”
什么?想修仙?那就去成为可可爱爱,可圈可点(意味深)のVtuber吧!
获取人气,赚取支持,以证神途!
小胖:?
年老时迎娶东雪莲,去世时带走东雪莲,复活赛打赢东雪莲(科比又输了,令人感慨),重生之我是东雪莲!

小说名:嘉心糖也能拯救世界?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莲宝可爱捏

主角:东雪莲莲宝可爱捏

嘉心糖也能拯救世界?

《嘉心糖也能拯救世界?》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老婆?老婆

“犹,你好像说过我们是来干大事的吧。”一头红发,腰杆笔挺的女生,坐在了高度令人胆战的天台边缘,叼着一根脚丫子形状的棒棒糖,拿着一个军用望远镜不知道在看些什么,脚下便是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而此刻,话语像是从她的牙缝里挤出来一般,充满了恼怒与不甘的气息。

“是啊。”一旁房子的阴影里,一道慵懒而富有磁性的男声传出。

“那为什么,”说话间,女生站了起来,眉角微微翘起,眼神凌厉,白皙的肌肤润着些许红意,鼻梁高耸,显出一股子的傲慢,黑色的热裤下,修长笔直的大腿,充满肌肉的质感,亮黄绿色的塑料质感的外套下,身材,额,平平无奇,口袋里凌乱的塞满了棒棒糖。可以听出,少女已经处于怒气爆发的临界点了。

最后一句,少女声嘶力竭的喊了出来。

“我们要连着两个星期,在这里偷窥一个死肥宅变态每天对着他的纸片人老婆发癫啊!!!”

也许是错觉,当少女的声音达到临界点时,隐隐有凤鸣声传出,火焰虚影出现在少女身后。

“莹,你要耐心。”黑影显然对少女的怒气毫不上心,甚至还在心不在焉的刷着抖音。

“你让我怎么耐心!组织说三年之期已到,是时候放我们出来真正做些事了!结果呢,不是在天台,就是在咖啡馆,一天到晚看那个死胖子抽象的举动!不是对着等身抱枕倾诉衷肠,就是傻呵呵的对着屏幕笑,你不如让我到马戏团里看猴子表演得了!”

看到黑影依旧兴致勃勃的刷着手机,莹一个干脆利落的跟头翻了下来,劈手将手机夺下。

一看屏幕,一个戴着灰色网球帽,白色短T,修身的深灰色瑜伽裤的姑娘正平贴在平衡球上,伸展四肢,卖力地做着拉伸。

“别TM一天到晚看你的跳舞,瑜伽,钢琴,还说自己是来学穿搭了!!”莹有些崩溃。

“你怎么这么懂?”黑影显然很诧异。

“额,”少女一时语塞,但女性在蛮不讲理这一块有着天然的优势。“你管我!总之,赶紧向总部汇报一下,我要调离这个鬼地方!”

少女说完冷哼一声。

黑影则有些感慨,自从傲娇退环境以后,就算是轻小说和漫画里,也很久没看到比眼前的这位更正宗的傲娇了。

“现在做得就是大事啊。。。”丢掉手机的犹显得成熟稳重了许多。

“你?!”少女又准备急了。黑影见状无奈地说出了一个在任务中本该被隐瞒的事实:

“下面你说的那个死胖子。。。是岛国某个大人物的侄子”

“什么?!”少女一时语塞,“那个,小日。。。子过得不错的岛国人?!”

“是的啊,不然你以为为什么要派我们这两个青训营里的第一和第四来执行这个看上去只有狼级的保护任务。”黑影看上去很无奈,似乎为是少女的智商着急。

“果然胸大无。。。”话音未落,一小根白色塑料棒急速地朝着他袭来,尖端似乎还连着些许莹白色的液体。黑影不敢怠慢,他很清楚轻视这一击的代价极有可能是穿上蓝白条纹的病号服,连忙一个干脆的左侧翻,躲过了看似人畜无害的一击。

眼前显然有只发怒的雌兽,犹再傻也不至于在这个时候触她的霉头。所以他很没出息的也选择转移了话题。

“所以呢,你嘴里的死胖子哪里去了。”

少女的面部表情突然变得很微妙,犹心中顿感不妙。

“可能。。。大概。。。也许。。。陷入危险了?”莹结结巴巴。

“那你还不快去,别忘了我们的任务。”犹扶额叹息道。

少女尴尬地笑了笑,随即纵身一跃,跳下了高楼。

是的,层高3米左右的老式8层居民楼。

然而犹看上去一点也不担心,喃喃低语道:“那说不定是你未来的夫君啊。。。你不救他谁救他?”

世界上有五种辣,孕妇辣,微辣,中辣,特辣,以及,

“包租婆来辣!”

一头时尚金色卷发的大妈正焦急地等着电话接通,她那一头金发不知是因为用的劣质染料,还是为了省钱,很久没有维护过,从发根处开始,渐渐褪色,最深处已然露出了雪白。

“喂您好,这里是桃子市公安局,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清丽爽朗的的女声。

“额,是这样的,楼上一直噼里啪啦的响,我。。。我担心里面的小伙子出什么事了。。。能派个人来看看吗?”不知道是不是由于心虚,大妈说得结结巴巴,底气不足。

接线的人显得很敏锐:“小伙子?阿姨你认识吗?那可以去看一眼吗?毕竟我们警力是有限的,不可能有什么小事都麻烦我们的警员走一遭。”

“我。。。我不认识啦。不知道在搞些什么幺蛾子。总之,你们来看看啊,我们纳税人花钱供你们吃的,喝得,这点小事也摆不平吗?!什么臭毛病?!”原本低声说话的大妈,嗓门突然大了起来,似乎是突然意识到,对方是“理应为自己服务的”,于是乎恢复了泼辣本性,态度也是嚣张跋扈。

说完也不由电话那头回应,自顾自地挂了电话。

发泄了一通臭脾气后,大妈的心情明显好了很多,连楼上的噼里啪啦,都能够置若罔闻。

大妈嘴里不干不净的嘟囔着:“小赤佬,二流子,租了我的房,当里面是烟花坊,一天到晚霹雳乓啷,晚上不上床,白天烟酒痒,今个蓝皮子,看你怎么狂。。。。。。”说完好像还不解气似的,清了清喉咙,一口浓痰吐在地上。

“哎呦”心痛的声音。地上是她上个星期刚从二手市场淘来的格子地毯。

与此同时,城市的另一侧,桃子市**局内。

“怎么样,想去玩玩不?就当为你接风洗尘了。”一个身材挺拔,面容和蔼的男人笑着说。

熟悉的清丽女声一本正经的回应道:“局长,请不要把人民群众的诉求当做儿戏。”

威严的警装不仅没有遮掩声音主人半分美丽,反而烘托出了她过人的气质。笔挺的深蓝色西装裤紧熨着一双修长笔直的腿,女孩看上去还很年轻,二十出头,修眉下眼神坚毅,双目如剑,举手投足间利落干净,显然也是受过了充分的训练。

“好了好了,雁子”男人的声音里除了无奈,更多的则是欣慰与慈爱,“你刚来,不想出去走走?”

雁子放下了手中的座机,坚定的说:“我去。”

男人透过深蓝色的玻璃看着女孩渐渐远去的身影,喃喃道:“没有你我怎么活啊,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