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倾染萧景御《要命!穿成冷面王爷的梦中情人》_《要命!穿成冷面王爷的梦中情人》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要命!穿成冷面王爷的梦中情人》是作者“今天的柠檬好酸”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沈倾染萧景御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她,是顶级特工,一场意外,她成了软弱可欺的侯府不受宠嫡女
今生本只想爱吃吃爱喝喝爱玩玩,当一条咸鱼就好,奈何侯府是非多,总有不知所谓的人招惹她
渣爹不疼,继母恶毒,嫡妹陷害,就连庶妹也来踩上一脚
沈倾染看着侯府里的魑魅魍魉,勾唇冷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百倍奉还!
只是,那什么王爷,当初我只是礼貌性的对你笑了笑,你为何对我穷追不放?某王爷邪魅一笑:“染染,你是本王的梦中情人,如何能放?嗯?”

小说:要命!穿成冷面王爷的梦中情人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今天的柠檬好酸

角色:沈倾染萧景御

评论专区

仙府之缘:还算不错

蛊惑魔王:上本书前期太毒,这本到是好了不少

夺鼎1617:这书越看越闹心,那些对华人犯有血债的白皮,轻轻的放过,土人因为一个女人也被有限的报复,这是圣母吧,还是圣母?作者真尼玛恶心加垃圾。再没有这样的跪舔

要命!穿成冷面王爷的梦中情人

《要命!穿成冷面王爷的梦中情人》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5章 侯夫人陈氏

安勇侯府,倾城居。

沈倾城回到倾城居就病倒了,整个院子的仆人都忙碌着,烧水的烧水,请大夫的请大夫,大家都围着沈倾城转。

陈氏收到消息时正在用午膳,听闻此话,立即放下筷子,往倾城居去。

“春熙,大夫还没来吗?”陈氏看着发了高热,陷入昏迷的沈倾城心疼不已。

“回夫人,已经去请了,可能路上耽搁,奴婢出去看一下。”春熙拧干手上的帕子,递给陈氏,随即出了门。

陈氏最是宝贝沈倾城,当下已经怒火中烧,周围伺候的仆人低垂着头,不敢说话,“啪”的一声,陈氏一巴掌拍在桌上。

“这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会落了水?”陈氏恼怒。

“回夫人,具体奴婢们也不知道,小姐今日约了户部侍郎府和昌顺伯府的小姐,去了二小姐那,之后去了后花园赏花,没让奴婢们跟着。”春桃小心翼翼的回答。

“二小姐?她不是关在柴房吗?谁把她放出来的。”陈氏又是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春桃吓了一跳,“奴婢不知,守着的婆子未发现二小姐离开,后来小姐出了事,才知道二小姐已经出来了。”

“养着你们是让你们照顾小姐,这是怎么照顾的,若是小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看你们也不用活了。”陈氏直接把气撒在伺候的丫鬟身上,全然没有侯夫人该有的气度。

丫鬟婆子们不敢出声,只默默听着。

陈氏出自定国公府,有个当贵妃的姐姐,仗着贵妃的名声,在京城贵妇圈也有一席之地。

自从当了侯夫人,陈氏整个人变得更加凌厉,陈氏有野心,想让她的女儿将来走上高位,自己也能跟着水涨船高。

“夫人,大夫来了。”春熙引着大夫来到里屋。

陈氏立即站起身,上前恭迎,“大夫,麻烦你看一下我的女儿。”

“夫人,请旁边稍后,待老夫先把脉。”

“是是是,大夫您请。”

老大夫上前,手搭在沈倾城脉上,没一会儿便起身。

陈氏连忙上前询问,“大夫,如何了?”

老大夫捋着胡须,一本正经的道:“夫人无需担心,小姐的病情无碍,吃了药便能醒,只是…”

“只是什么?大夫您说清楚。”陈氏一听此话立马紧张起来,激动的抓住老大夫,老大夫被她抓疼。

终于受不了了,老大夫一甩手,把人推开,随即说道:“贵千金由于在水中浸泡的时间过长,导致体内寒气较重,若不想影响今后的子嗣,就需好好调养一番。”

影响子嗣!

陈氏突然觉得一阵晕眩,旁边的婆子眼疾手快的扶住了她。

“那…大夫,有什么方法可以调养?”陈氏说着话,连声音都是颤抖的。

老大夫斟酌着如何表达,看在陈氏眼里,又是一阵紧张,陈氏忍不住出声提醒,“大夫。”

“方子不是没有,只是怕夫人和小姐难以接受,此方法只要服用七日,便可彻底驱除小姐体内的寒气。”

陈氏一听只要七日就能彻底驱除,心里十分高兴,她的女儿是那么的优秀,是不会被这些小事绊倒的。

“不知大夫的方子,要如何服用?”

“这个简单,只需要将新鲜的牛粪敷于腹部七日,再配以黑牛儿入药,保证药到病除!”

老大夫说完,陈氏脸色煞白,这么恶心的方子,要用在她的倾城身上,想想都有些抗拒。

“此方是见效最快的,若小姐不能接受,倒是可以更换其他的方子,再慢慢调养。”老大夫又捋了一把胡须,模样甚是老道。

陈氏一听可以慢慢调养,心想是不是治疗的方子不同,可以不用这么恶心人的方子,刚想开口问,老大夫又继续道。

“只是,慢慢调养的话,需要三五年,若小姐还未谈婚论嫁,倒也是可以的。”

三五年?陈氏怎么会同意!如今圣上已为大皇子赐婚,若再等个三五年,沈倾城已经变成老姑娘,大皇子妃的位置早就是别人的了!

如今也不知圣上赐婚的到底是沈倾染还是沈倾城,陈氏的心都快揪疼了,若圣上赐婚的是沈倾染,她也有的是法子让沈倾染变成沈倾城!没有人能阻碍她!

大皇子乃贵妃所出,是太子之位的最佳人选,待大皇子被册封为太子,她的倾城就是太子妃,届时太子继位,她的倾城就是最尊贵的皇后。

陈氏如是想着,便答应了老大夫的治疗方法。

“大夫,那便按您的方子治疗,本夫人要七日后看到效果!”陈氏郑重道,眼神略微带有一丝威胁。

“没问题,老夫保证七日后贵千金即可恢复!”

老大夫说完,随即写下了方子,“还请贵千金务必按照老夫的方子,若不严谨对待,效果将适得其反。”

“本夫人知晓,还请大夫今日当做没有来过侯府。”陈氏转过头,看向身后的陈嬷嬷,陈嬷嬷会意,拿出一袋银钱递给老大夫。

老大夫掂量着手中的钱包,分量不轻,“夫人放心,老夫今日只是出门喝了杯茶。”

陈氏满意,吩咐墨竹,“送大夫出去。”

陈嬷嬷看着药方,药方上的字写得歪扭不堪入目,忍不住向陈氏说道:“夫人,您看。”

陈氏拿起药方,看着药方眉头也忍不住皱起,这字,真不像一个大夫写的。

“这药方上的黄牛儿,是什么?”陈氏忍不住问道。

陈嬷嬷看了看陈氏的脸色,低着头不敢直视陈氏的眼睛,说道:“夫人,这是…这…这是…屎壳郎。”

陈氏忍不住作呕,这屎壳郎加进药里,能吃吗。

“春熙,这大夫可是中保堂请的?”陈氏疑惑万分,询问春熙。

“回夫人,是中保堂请的。”其实春熙并不确定,去请人的小厮匆忙回府,气喘吁吁,只说了中保堂三个字。陈氏着急,春熙并未细问,直接将人请到了倾城居。

中保堂,是京城最好的医馆,京中许多官员都请中保堂的大夫上门诊治,口碑十分不错。

陈嬷嬷听到是在中保堂请的,稍稍放心,“夫人,或许是大夫医术高明,因此字写得丑了些,不少能人异士都有些怪癖。”

陈氏听完陈嬷嬷的话,打消了最后的顾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