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竟是通天蛇妖(罗寒云清莺)_(我的老婆竟是通天蛇妖)全集阅读

完整版都市小说小说《我的老婆竟是通天蛇妖》,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罗寒云清莺,是网络作者“鎏玉”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单女主+爽文+无系统+狗粮】一天清晨醒来,罗寒发现自己的身上居然躺着一条蟒蛇!还没来得及跑那蛇妖便已经化形
绝美的脸蛋,火辣的身材
于是罗寒被蛇妖直接“绑架”了
“来宝贝,姐姐给你上古九转天地功德金花”
“这大培元丹随便吃”
“神功秘法姐姐都有,你要去秘境姐姐会担心的”
罗寒自己表示,我才不要吃软饭,我要靠自己的努力给社会增添新的活力!为社会主义添砖加瓦

小说名:我的老婆竟是通天蛇妖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鎏玉

主角:罗寒云清莺

我的老婆竟是通天蛇妖

《我的老婆竟是通天蛇妖》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差点就让发现了

“爸,你…你别吓我。”罗寒额头沁出一滴冷汗。

“你这小子,还是这么傻。”罗桓生笑了笑。

“怎么,还不让你爹进来坐坐啊。”罗桓生没好气的对罗寒说道。

堵在门口的罗寒听到罗桓生的话,赶忙让出一条路。

“欢迎欢迎,怎么可能不欢迎爹进来。”罗寒讪笑一声。

罗桓生一边进来,一边环顾四周。

罗寒默默的跟在他身后,紧张的看着他,生怕他发现云清莺。

云清莺刚帮了他,这个节骨眼上让发现了,他就真不知道该帮哪边了。

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爹,爹您坐,我去给您倒杯水。”罗寒恭敬的对罗桓生说道。

“还算你小子识相,快去快去。”罗桓生捻了捻八字胡,对他催促道。

罗寒跑到厨房,赶忙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还好没发现。

爹居然没有发现妖气,想来云清莺应该有隐藏的手段。

罗寒将一杯水放在茶几上。

“爹爹,你今天怎么想的来看我。”罗寒问道。

“最近有一只妖,居然魅惑我道门精英弟子。还妄图吸取他们的修炼成果。我就顺手来解决一下。”

罗桓生喝了一口水,平静的说到道。

“咕噜。”罗寒咽了一口口水。

“那事情解决了吗?”罗寒小心的问道。

“你爹出手还能有解决不了的事?”罗桓生白了他一眼。

“事情结束了,就顺路来看看你。你爹不在你记得要好好学习。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你梁伯,他能给你解决。”

“放假了让梁伯接你回道门看看,你师兄他们也很想你。”罗桓生说道。

梁伯,全名梁弘毅。道门俗世产业的全权负责人,负责道门与俗世的对接。

“知道了爹,我会好好学习。”罗寒点点头。

“那个…爹爹,我想学法术。”罗寒接着说道。

“法术?你怎么想到这个了?” 罗桓生不解的问道。

“只是有时想起师兄师姐使用法术的情景不免有些向往。”

罗寒状似落寞的说道。

“为父也懂,可你的天赋……”罗桓生欲言又止。

“罢了,为父传你几道法术和符术,闲暇之余你也可以自己练练。”

罗桓生叹了一口气,将手指点在罗寒眉心。

随即一道陌生的知识传入罗寒的脑中。

清心咒,业火符和惊雷符。

清心咒,顾名思义是用来静心和清除一些负面效果的法术。

若是没有法力的凡人所起到的效果不大,不过长时间的念诵还是可以相当程度的让自己的心情平稳。

至于业火符和惊雷符,则是道门中较为低级的法术符箓,所用法力较少,威力也有限。

大概能对后天{炼气}修士造成伤害,威力视法力强度而定。至于先天{筑基}境,那就别想了,挠挠痒罢了。

没有法力或者灵力的凡人想要画符箓简直天方夜谭,首先就是需要正确的刻画纹路和口诀。其次便是材料也不能马虎。

最重要的是凡人刻画符箓消耗的则是精血和精气,并且耗费量巨大,一个强壮成年人刻画完一张符箓怕也是要变得虚弱无比,足得静养一个月。

罗桓生摇了摇头,罢了,想玩就让他玩吧,反正他那里也有罗寒的魂符,有危险他都能提前感知。

以他的手段也是可以放心些。

“你小子可别光顾玩这些忘了学习,还是要以学业为重,好早日继承家族业务,知道了吗?”罗桓生故意皱眉向他说道。

见罗寒乖巧的点点头,罗桓生这才舒展眉头,松了一口气。

“好了,为父也就不打扰你了。材料什么的过两天我让你梁伯给你送来。”罗桓生说道。

“谢谢爹爹。”罗寒高兴的直蹦跳,还在罗桓生脸上亲了一口。

“你小子,也老大不小了,这样子也不怕别人笑话。”罗桓生无奈苦笑一声。

“怕什么,我爹爹我难道还不能亲吗?”罗寒哼了一声。

“咚!”一声,楼上传来闷响。

罗桓生疑惑的看了一眼楼上,随即又看了一眼罗寒。

对视的那一眼,罗寒的心中咯噔一声。

马上就要走了,你怎么在这个时候掉链子啊!

罗寒不免有些心急,这要让父爹爹抓到云清莺,自己可没能力救下她。

虽然她是妖,但是她好歹给自己打破了凡人枷锁,理应欠她一份人情。

“害,爹爹,没啥,我窗户没关,估计风把书吹下来了吧。”罗寒强颜欢笑道。

这小子,心跳这么快,肯定有鬼。

“爹爹上去看看,万一有坏人我顺手解决。”罗桓生说道,气定神闲的踱步向楼上走去。

快跑吧,赶紧躲起来,千万别让我爹爹抓到你。

罗寒跟在罗桓生背后不断求天求地。

罗桓生走到二楼罗寒的卧室前停步,并没有伸手,门便自己开了。

没有恐怖片中“吱呀”的声音。整个过程非常的安静,罗寒吓得大气不敢出。

骡子牌木门!给你安静舒适的享受!现在订购还有……

不好意思,走错片场了。

随着卧室门的被打开。房间内除了被风吹起的窗帘在动之外,整个房间的任何物体再没有运动的迹象。

地上掉着一本书。房间内空无一人。

看到这样的情景,罗寒才在心中稍稍松了口气。

罗桓生走到窗户前,俯身将地上的书捡起来。

《驭房有术》!

罗桓生嘴角微微抽动,这小子一天到晚看的什么书。

真想给他一个大逼斗。

“你小子,多给我看看正经东西嗷,这东西少读。”罗桓生啐了他一口。

罗寒还正疑惑,突然看到罗桓生手中的书,脸也瞬间红了起来。

“爹爹,你听我解释。这…我…”罗寒想解释,又不知道怎么解释。

“行了行了,赶紧休息,你明天还得上学。”罗桓生轻咳了一声,将书放在桌子上。

余光瞄到了卧室大衣柜,终究还是没有去打开。

儿子长大了,有一点秘密很正常。自己还是不要多管了。

最后向罗寒叮嘱了一遍教育任务。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去。

看到罗桓生的离去。罗寒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们父子俩还真像呢。”云清莺的声音从罗寒身后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