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灵双修:王府嫡女名满全城》娄玄月苏眺然_(娄玄月苏眺然)全集在线阅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兽灵双修:王府嫡女名满全城》,是以娄玄月苏眺然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山芃”,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娄小月是个真正的疯子
名义上她是孤儿院一个普通的孤僻小孩儿,实际上却是刺客组织的头牌王者
她无父无母,没有人知道她从哪里来
她好像不懂感情,无痛无欲,只是一个纯粹的高智商机器
她也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在为组织完成最后一次任务时,她瞥到最后一丝火光,获得了壮烈的死亡
娄小玄,是个真正的傻子
12年来,不管是面对谁,她都是痴痴傻傻
即使是王府嫡女,也备受欺辱
一朝被害,她被人挖骨去肉,惨死黑山
再度睁眼,她成了她
“欺我者,我必还之!”
再度重逢,她已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黑山山鬼
看她灭仇敌,杀恶人
只是,这绝世妖孽是怎么回事?
“别丢下我
”某男可怜巴巴…

小说名:兽灵双修:王府嫡女名满全城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山芃

主角:娄玄月苏眺然

兽灵双修:王府嫡女名满全城

《兽灵双修:王府嫡女名满全城》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接受传承

娄玄月翻开炼丹册子,上面空空如也。

无字天书?

娄玄月又试着注入了一丝火系灵力。

还是毫无反应。

奇了怪了。娄玄月将各系灵力都注入了一番,又将破烂不堪的小说从头到尾翻了个遍,也没有瞅到一个字眼。

“罢了。怕是机缘未到。我先来试一试炼丹吧。”

娄玄月掏出来扶道山人赠予的破烂小鼎,又从空间戒指中取出方才炼制安神丹所需的药材,便按照扶道山人炼制的方式燃起火焰。

安神草、宁神叶、丹参须……随着一株接着一株的药材加入,娄玄月体内的灵力不断流逝,火焰却依旧稳稳地燃在丹鼎之下。

豆大的汗滴颗颗砸在地面,娄玄月眼神却无波澜。

嘭!

一声巨响,丹鼎炸了。

“最后一味药放慢了,再来!”娄玄月往口中抛了一枚快速恢复灵力的丹药,抹了一把汗水,“再来!”

嘭!火候没有掌握到位,再来!

嘭!精神力没有支撑好,再来!

专注炼丹的娄玄月没有发现,一旁的丹册微微泛起了光芒……

直到第六炉,娄玄月万分谨慎,最后才从小丹鼎中飘出一丝淡淡的丹香。

只有一枚,还是下品一阶。

娄玄月捏着小小一枚丹药,随意丢入口中,只有寥寥几丝灵力精神力回补,甚至比不上一只烤灵鸡来的多。

果然,丹药不是那么容易练成的。

一口气炼制六炉,娄玄月累极,拥着丹鼎便沉沉昏睡过去。

“…真是个不错的小姑娘。”

不知过了多久,娄玄月好像深入了梦境一般,周围虚无缥缈,只有一个身形佝偻的黑袍男子直勾勾望着她,上下打量。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和扶道有什么关系?”

娄玄月丝毫没有畏惧,“娄玄月。扶道老头儿乃是我的师父。”

“啧啧啧,天赋一品的火系神元,更是六炉成丹,远超扶道,甚至跟老夫比起都丝毫不逊色。”

“老夫乃是丹道大成,可惜最后时刻被歹人所害,功亏一篑。小丫头,老夫见与你有缘,现将秘法传授于你,只有一个小小心愿。”

“此令你且拿去,日后见了一名为丹阳的炼丹师,定要将其碎尸万段!”

一光点瞬间没入娄玄月的额头,见娄玄月牢牢握住那枚令牌,黑袍男子哈哈大笑,最后一丝神识消失殆尽。

娄玄月睁开双眼,记忆中多出了许许多多的丹方。

都没有下品的,全是中品上品,还有不少神品,不仅娄玄月没有见过,世上也是鲜少记载。

“这可是好东西。”娄玄月抚摸着手上令牌古老的花纹还有上面刻印的一个大大的“丹”字。

继承了丹药大成者的衣钵,娄玄月将令牌小心地放在了空间戒指里。

她又炼制了几炉安神丹,将体内的火系灵力全部花光透支后,才走出门去。

扶道山人带着七戒和种春,正在笨拙地尝试模仿娄玄月烤鸡。

鸡皮已经烤的乌黑,估计已经碳化,内里的鸡肉却没有熟透。

看着扶道山人控制的大火,娄玄月一阵无语。

“扶道老头儿,你且看看这几枚丹药。”娄玄月将自己炼制的十二枚丹药递上。

扶道山人一边摆弄烤鸡,一边随意接过:“不错,灵草的药效几乎没有浪费,火候把握控制的也很好。你是在哪里搞的?别告诉我是你自己炼制的。“

“没错。是我自己炼制的。”

扶道山人的手立刻哆嗦起来,“苍天!你太不公平了!这个小丫头是全系神品天赋就算了,还是个驭兽师!还是个炼丹天才!”

扶道山人哭天喊地:“你你你个不孝徒!你得给本山人烤100只灵鸡才原谅你!”

娄玄月有些无奈,这扶道老头儿怎么跟老顽童一样?

七戒早就悄悄将那十二枚丹药顺走,一口一个嘎嘣嚼起来。

口感非常不错嘛!赚了赚了,跟着娄玄月,丹药吃起来跟吃糖豆一样!可比小气的疯老头好多了。

七戒两腮鼓鼓囊囊,幸福地眯起眼睛。

娄玄月细细将灵鸡烤制的方法和提取出的细盐交给扶道山人,“扶道老头儿,我和种春今日需得下山一趟。”

娄玄月在相府待了十二年,早就把摄政王妃的小心思摸清了。现如今她的亲生女儿娄嫣嫣验元是“天生神元”,自然是要好好鼓吹一番。

即使现在无法正面对摄政王妃做出反击,夺回属于自己缺损的水系兽元,却能去好好打搅一番,让摄政王府鸡犬不宁!

正在摆弄的扶道山人听娄玄月如是说,想到初见面时候她和种春遍体鳞伤,心底也知道她们主仆二人在外的处境不易。

“小丫头,这是两件消匿衣,可隐去你们二人的气息波动。要是有危险了,记得从空间戒指中拿法宝保命。随便拿,本山人最不缺法器了。”

扶道山人又哗啦啦倒出了一堆灵币,“丫头,不管看中什么,随便买。你师哥师姐孝敬你师父的钱多得花不完了。”

“有坏人打不过,记得快快回黑山来。空间令牌在那头死猪那里。师父帮你打。”

扶道山人看着12岁的娄玄月,心生爱怜。这才是个孩子,连到及笄礼还差3年。

12岁的娄嫣嫣娇生惯养,同样大小的娄玄月却是东奔西躲,遍体鳞伤。

“小姐,奴婢跟着您一起去,奴婢已经是一品上阶的木系灵师了,关键时刻还能给小姐保命。”种春道。

望着扶道与种春的眼神,娄玄月美眸一弯,噗嗤一下笑了。

“我当然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我们现在不和王府的硬碰硬。当然,他们欠我的,我先收取小小的一部分利息。”

扶道和种春看着小姑娘脸上绽放的明媚笑容,有些呆滞。

这好像是娄玄月第一次笑出来,看着终于有些孩子模样了。

“走吧,种春,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出发。”

一行马车路过黑山脚下。

此时正是黑夜,黑色黑漆漆的,一如既往地恐怖。

“哥哥!快些走嘛,我听说黑山可恐怖了,还会有怪物冲下来。”马车上的粉衣少女嘟嘟囔囔,“我才二品下阶,要是遇到危险,我怎么逃跑哇!”

“没事的玲玲,你画本子看多了。我们又不上黑山,不会有危险的。”青衣男子抚一抚粉衣少女的头,宠爱地说。

“咦,哥哥,前面怎么有人啊!大晚上的在黑山附近走路,太危险了!”粉衣少女突然指着前面出现的两人。

这两人正是娄玄月和种春。

“二位姑娘,夜已经深了,还有几个时辰才能天亮。在黑山附近很是危险,二位是去哪里,是迷路了吗?”青衣男子问道。

“没错没错,我们要去京城,可以带你们一程。”粉衣少女热情对娄玄月二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