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三玄余小菜)南塘赏金人完整版阅读_陈三玄余小菜全文免费阅读

陈三玄余小菜是奇幻玄幻小说《南塘赏金人》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余小菜”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无系统,扮猪吃虎,杀伐果断,玄幻脑洞】
我叫陈三玄,排行老三
我的二哥自称杨戬,我的大姐自称齐天
我比较低调,也就对外宣称自己是如来座下二弟子

小说名:南塘赏金人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余小菜

主角:陈三玄余小菜

南塘赏金人

《南塘赏金人》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1章 杨二郎只身救国,陈三玄街头说书

天下三分,南边称南塘;北边称北凤;西边自称玉龙宝地,世人称它为西夏。

幽蓟大地原本是南塘的北方首要之地,千家万户,高墙拔起。

如今,却成为了南塘的一块飞地。

半月前,由于南塘皇帝宠信伶官,荒废朝政,外忧内患,北凤乘机南下。

即便南塘派军抵挡,但统帅皇帝是荒淫无道的废物,终究还是被踏破国门。

北面城池几乎被北凤人拿下,唯有幽州孤零零苦守几座城池。

世人都明白,这幽州啊,不出几个月,也不归南塘咯;同样不出几个月,这南塘就只能龟缩江南咯。

要说幽州为什么变成飞地,就要从半月前的幽州城外说起。

那乌压压一片漆黑,放眼望去,全是视死如归的士兵。

幽州城头,破败的城墙上站着一身姿挺拔青年。

青年带着黄金面具,身披银甲,右手握枪,左手牵绳,绳的另一头拴着獠牙暴露的野狼。

青年霸气喊道:“吾乃二郎显圣真君!奉帝命守城!”

“谁敢踏雷池半步,就要问问吾之枪答应否!”

北凤大军几万人完全没有在乎青年的警告,这些士兵从来没有听说过青年的名号,只有带头的红甲将军觉得有趣,便笑道:

“喂!自称玉帝外甥那个?速速打开城门,我保证善待你和城内百姓,不要做无谓斗争。”

青年没有回应。

“我看你也是个武痴,临死了还要扮的这么生巧。”

还是没有回应。

话说这红甲将军是谁,正是北凤帝国大名鼎鼎的武神,完颜洪烈。

只见完颜洪烈粗糙的脸,瞬间涨红。这是他第一次遇到,不给他面子的人。

“要不这样,本将军给你一个机会,你要是打赢我帐下七十二位将军,这城池我就不要了。”

听到这话,城墙上的青年终于回话:“你是何人,能代表你家主人?”

“哼,本将军正是北凤女皇的亲叔叔完颜洪烈,说话绝对算数!”

青年只轻描淡写说道:“请将军派人吧。”

……

……

“于是,半月之后,也就是今天,杨二郎的名号便传遍了整个天下。”

江南石头城内一客栈前,众人层层围起,皆竖起耳朵,听着杨二郎的故事。

讲故事的人带着黑色围巾,抓起一碗酒便下肚了,痛快地继续说道:“怎么样各位?小子讲的如何?这可是第一手情报,连皇帝都不知道细节!”

一听众质疑道:“那杨二郎真斩杀了北凤七十二位猛将?”

那人想了想,点头说道:“呃…杀是杀了些,但没全杀。”

“你该不会唬我们吧?”

“我也是这么觉得,这小屁孩如此轻佻,说话也顽皮,而且第一手情报怎么会让你个小屁孩知道。”

见到听众纷纷质疑,那人立马站了起来,整了整衣裳,咳了几声,说道:

“要问我为何有第一手情报,这是因为,我正是那杨二郎的三弟!陈三玄是也!”

众人脸上都浮现愠色,有的人甚至掀起袖子。

这世上竟然有如此厚脸皮之人。

杨二郎的三弟,那肯定也姓杨啊!

一时间,所有人都觉得,面前的少年说谎不打草稿,明明叫陈三玄,硬说是杨家人,真是天大笑话。

众人摆出要教训他的样子,少年还是泰然自若,坚持称自己为杨二郎的三弟。

这可把众人气坏了,杨二郎仅仅三天时间,就已经成为南塘家喻户晓的英雄。可这陈小子竟然明目张胆假冒英雄家属,其罪已经构成诈骗。

众人一合计,就打算报官了。

听到报官二字,陈三玄惊呆了,刚才还好好听故事的人,转眼间变成了抓他的人。

好在陈三玄身手灵活,一个纵跃跳到房屋之上,愤懑道:“我给你们讲故事,你们竟然要抓我,还说我诈骗?玩我呢?“

“再说了,我都还没开口要钱,这算诈骗吗?”

底下的人想了想,陈三玄确实没有像其他说书人,身边有个要钱人。

“刚才没要,又不代表你心里不想要,心里想要,不还是诈骗我等钱财!”一满脸胡须的大哥说道,众人细品,好像也确实是这么回事,便又开始了抓捕陈三玄。

带头满脸胡须的大汉继续喊道:“兄弟们,这小屁孩侮辱英雄,还想诈骗我等钱财,大家一起将其抓捕,交给衙门,为民除害!”

陈三玄苦笑道:“满口胡言,二哥啊,你为啥要保护这等愚昧的百姓。”

这南塘富是富,但真的奇怪,刚刚打了败仗,民心竟还如此团结,那荒淫无道的皇帝,换了个首都,赔点钱后,一点事儿都没有。

更可怕的是,这石头城的百姓没有一个在乎北方的国土和死去的同胞。

屋顶上,少年如仙人般,飘逸跳跃,嘴里还时不时蹦出几句国粹,骂着下面的人。

街道上,那一群听故事的大哥,气喘吁吁,死死追着。

“别跑!”

“我说,各位兄台,这少年身法如此好,该不会是练过武吧?”

“放屁,练武的人能在这给我们讲故事,而且一身上下的衣服就围巾没破?”

“不管是不是练家子,我们能不能别追了,唐寅先生的听情阁今晚开业大吉,而且传闻,花魁是当今天下第一美人,你们确定不去看看吗?”

说到这,众人面面相觑,嘿嘿一笑,互相点头,便转身离开了。

看来,与为民除害比较,美女更加吸引他们。

不知在屋顶上跑了多久,直到陈三玄看到屁股后面没人,才停下来。

“二哥呀二哥,你弟弟我没钱了,想用你故事换点钱财,那些人听完故事不想给钱,就诬陷我诈骗!”

“我现在身份也算是官府捕头,竟被诬陷诈骗,丢人啊。”陈三玄仰天长叹,一边嘀咕,一边痛苦回忆着往事。

“想想一年前,我们三人刚刚下山,英气勃发。现如今,大姐跑去西域,没有音信;二哥你成为了南塘的英雄。”

“我最差劲,半年前心血来潮,接了一起失踪案,以为能轻松破案,就此成为南塘最有名的赏金人,可到现在都没破案,身上钱财也花光了!”

陈三玄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有些懊悔。

“不过,我也纳闷,当初说好了我留在南塘发展,二哥你去北凤发展,怎么现在跑来当南塘的英雄了?”

“难不成北凤很难发展,所以要跑来南塘,那我怎么办?不行,必须找机会去一趟幽州,把这事说清楚,顺便要点钱。”

就在这时,陈三玄眼光突然发亮,继续说道:

“去幽州前,听情阁必须去一趟,毕竟有个天下第一美人儿,诶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