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无欺鹿惜《我三路摇摆》全章节免费阅读_(我三路摇摆)最新章节阅读

无广告版本的游戏动漫《我三路摇摆》,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董无欺鹿惜,是作者“知日虫”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恩断义绝的黏体上单
丧气的僵尸妹妹
擅长一人吃三路的下单
处于粘锅与不粘锅叠加态的网红软辅,
以及不得不跟着坐牢的唯一“倒霉蛋”,三路摇摆的超级打野——
我到底该帮哪?

Tips:
1.英雄联盟电竞文,S12
2.架空世界
3.也玩DOTA2,王者荣耀,各种RPG,单机游戏,桌游
所以不仅限英雄联盟,这先是一部电竞文
阅读门槛十分之低,放心入坑

小说名:我三路摇摆

类型:游戏动漫

作者:知日虫

主角:董无欺鹿惜

我三路摇摆

《我三路摇摆》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爸爸是间谍?

手机输入密码,六位数,123456?666666?

错误,错误,错误…

iPhone已停用,请一分钟后再试一次。

浴室的灯刚亮起来,鹿惜估摸一下,他大概刚脱下内裤?

鹿惜用插针取出手机的SIM,安到自己的红米手机上。

手机显示SIM2已就绪,还探出一个窗口,提示主人设置SIM卡密码。

要是真没关系,大不了过一会就道歉吧…

锈迹斑斑的燃气灶轰隆轰隆的,鹿惜听着就安心不少。

她轻轻点开董无欺的联系人继续查找,秋,龟,突,乾,云…没有职称,这些一个字的备注排列着,一排列起来鹿惜脑壳里一些模块就触发启动。

这些不会是内部的代号吧?就像阿里巴巴的花名一样,啥子风清扬,逍遥子…

好像是英雄联盟那边的,但她现在坚决地站在王者荣耀这边,不想了,想就是背叛!

什么来着?死去的记忆开始唤醒我。

鹿惜捶捶脑袋,只有时不时打开SIM1进行对照,那里面拉黑了很多房地产商的骚扰电话,无孔不入的债主,联系人还有一些爸爸在业主群查出的内奸。

鹿惜一个个搜索,没有查到。

可疑的号码没找到,可疑的备注找到了。

备注,“经理”,她拉低喇叭格子,点击绿色的拨通按钮。

电话那头传来欣喜的普通话:“喂无欺!可以吗?…”

纯纯普通话,声线陌生,不是万亿春秋那个可恶的经理。

鹿惜连忙挂断电话。

她想起五百块钱赔偿款,轻叹一声,这个经理也喊他“无欺”,他的微信名字也是“无欺”,真名就是无欺。

无欺,无妻,就是没有老婆,好傻的名字,这爸爸妈妈不爱的名字怎么取得出来,跟一个英雄联盟职业选手还同名,停,不能想!

灰头土脸,光说五官…

鹿惜拍拍脸,在这九线小县城怎么可能遇到?比一头创翻霸道总裁然后成功引起他的注意力还不现实。

时间,11:25。

她继续翻找,燃气灶猛地一停,鹿惜吓得手机都掉到地上,慌乱中她往红米手机刺入插针,却不小心扎到手指,一点红色血液流出又马上凝固。

燃气灶又轰隆一响。

鹿惜松了一口气,她眉头一跳,找到联系人共享功能,成功复制了董无欺的SIM卡联系人。

昏暗的光线中,鹿惜侧开手机,终于找到卡槽的小孔。

“噔噔噔噔噔——”,手机蓦然一响。

鹿惜条件反射音量拉到最低,SIM1来电,鹿惜手指一滑挂断又转弯到接通。

“喂!小妹崽在屋头没得?”粗犷的中年妇女亲热地叫嚷。

“不在不在!姨妈爪子嘛,我还在读书。”鹿惜在图书馆似的高素质低语。

“噢噢噢,对不起对不起,小妹崽给你打了五百块钱哈,生日快乐哟!”

“不得行!喂——”

“啪嗒。”电话已挂断。

鹿惜打开短信,上面的显示银行卡到账五百,她懊恼地噘嘴,抱着手机又忍不住傻呵呵笑出来。

“噔噔噔噔噔——”,电话继续轰炸。

鹿惜扫了一眼那一串数字,准备挂断,手指滑到最后再次僵住了。

来电号码:575799998888

鹿惜睁大眼睛确认这串电话号码,浑身打个寒战,红米手机扔到了破出棉花的沙发上。

春节的时候,爸爸的手机被垃圾广告恶意软件包围,她久违地拿到那块破砖开始大杀特杀,无意中翻到这个联系人。

那上面,备注:董万亿。

万亿春秋集团董事长,山诹县开发新区烂尾楼的万恶之源。

爸爸在过年酒席上跟村里的业主怒骂董万亿这个畜生,转头就躲进厕所偷偷打电话。

打给谁?

电话记录里明摆着,董万亿。

后来,爸爸偷偷拿了她的手机来试,没打通。

那是因为“拦截陌生人来电”,就相当于拉黑。

怎么办?鹿惜后悔偷偷拿了董无欺的SIM卡。

我可以…直接问他的…吧?没必要拿他手机卡。

他们什么关系?我…我到底是哪一边的?

爸爸…应该先问爸爸…鹿惜按住红米的喇叭。

“噔噔噔噔噔——”铃声短暂地停顿,微弱的铃声继续响起,“噔噔噔噔噔…”

鹿惜死死盯住破烂沙发上的手机和公文包,拳头逐渐捏紧。

热水器的轰鸣中,铁门咔哒地响了一声,鹿惜走出房间反锁外门。

暖黄灯光照耀的楼道出口,鹿惜在满是雨水的台阶上放下董无欺的公文包,接通电话。

她头戴连衣帽,楼道暖黄的灯泡,手机清冷的光线交汇,双眸冷暖交织。

“哈哈哈,无欺?”

传来了鹿惜熟悉的爽朗大笑,那个在地方电视台上侃侃而谈构建宏伟蓝图的声音,他的声线还是那么春风得意志得意满,没一点落寞低沉。

爸爸每次提到都是咬牙切齿的人,明面上,事实上。

她听到了耳膜里的打鼓声,整个世界蒙上了不真实的滤镜。

“喂喂喂,搞啥子哦?”董万亿在叫唤。

鹿惜眉目抽搐,嘴唇不停颤动:“你…”

那些心里准备的污言秽语说不出来了。

我在…害怕?

鹿惜僵住脸蛋,声音越说越弱气:“你是…他爸爸?”

那边的董万亿热情的嗓音瞬间平淡下来,语气疑惑:“…嗯,你是辣个?啥意思哦?”

鹿惜抿嘴拧眉,猛锤一下大腿,她清清嗓子试图让语气更加凶戾:“你儿子…在我手…家里。”

“…哦,儿媳?”董万亿激动起来。

“不…不是——”鹿惜咬紧牙关,硬着头皮说下去,“我只是…他女朋友。”

“那也差不多嘛!他人咧?”董万亿声音窃喜望眼欲穿。

“你人在哪呢?叔叔。”鹿惜强忍恶心,脸都皱成了一团,“无…无欺跟我说好久没见你了,他想死你了。”

董万亿热络的声音瞬间佛祖无情:“…真的?莫豁老子哦,不要骗人。”

“嗯嗯嗯!”鹿惜点头小鸡啄米。

“哎,不行喽,回不来喽。”男人语气遗憾。

鹿惜急了:“董万亿!你就不管你儿子了?你欠了很多钱,他这样下去…我就…他可是有生命危险的。”

“我欠钱?别人还欠我钱,冤冤相报何时了。”男人说话伴随着奇怪的外语背景音。

还有稳定的轰鸣声,像是火箭要发射了。

鹿惜按耐住疑惑:“不是你自作自受?反正你得还钱!”

“父债子偿嘛…哈哈哈哈!”男人忍不住笑出声。

鹿惜终于忍不住说出口,打岔道:“不还钱你儿子死定了!给你一天时间…”

“别担心,你们只要幸福!”

电话挂断,死寂的嘈杂声中鹿惜冷静下来。

在最后一刻,她凭借英语140+的实力,终于听清董万亿电话里的全损背景音。

那是空乘广播,还有引擎预备的轰隆。

“Ladies and Gentlemen, for your safety, all passengers are kindly requested to refrain from using portable telephones,televisions,cd players or fm radios in the cabin…”

他在飞机上!

鹿惜怒不可遏,将手机摔向草地,一脚剁去:“贱人!”

“咔——”

明明是摔在杂草泥泞里,却发出这样的声音。

鹿惜赶忙把手机从杂草中的阴暗泥泞里捞起来,擦干雨水,只见屏幕碎裂,亮屏不能。

碰到石头了?

鹿惜跟着心碎了,一下子追悔莫及。

喂,我只是拿你撒撒气,你为什么非要撞到石头上呀!

她反复按开机键,可红米手机眼睛里已经没有光了,就索性扔在水凼里,愤恨离开。

没走出十米,鹿惜回头看看地上反光的碎屏手机,又走回去,死死吐出几口热气,在水坑里乱踩一气,最后一脚把手机踢飞。

红米手机消失在光芒之外,楼道暖光与楼梯昏暗的分界中,鹿惜蓦然回首。

等下,手机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