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吃货将军》叶羽丁嫣然完结版阅读_叶羽丁嫣然全章节阅读

“海之润”的《大唐:吃货将军》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叶羽登山探险,坠落山崖,误入正在成亲的丁府中,不料砸死新郎,无奈入赘,谁知新娘也是穿越人
随后建庄园,遇巨蟒,斗巨鳄,入朝堂
以吃拒敌,也以吃被封为将军,无系统,无金指头
以现代知识融入大唐,打造出一个完美盛世
本书轻松,搞笑,诙谐,幽默?见证叶羽一步步成长

小说名:大唐:吃货将军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海之润

主角:叶羽丁嫣然

大唐:吃货将军

《大唐:吃货将军》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灵碑

下午5:45,木成一交接好工作,便来到03特房,看着1号床的病人,陷入沉思。

本来5:45的上班时间,他提前了30分钟到来,一是为了找到老丁拿回搬尸的红包,第二个原因就是为了打听这03特房5号床的基本情况。

其实这个人木成一知道,就是他昨晚照顾的两个植物人之一。

当然他可没傻到替别人做刽子手,之所以打听病人情况,纯属是因为好奇罢了。在他心里,是把这个电话当做恶作剧的。

正常人即使要铤而走险,那至少得拿到点订金吧?对方要真有诚意,早就将定金送过来了。

但是这事上他心了,别人不会无的放矢。

“特房”里的病人通常都是重症患者,说的通俗点,都是一些在生死线徘徊的病人,他们显著的特点就是生活不能自理。

房号很特殊,对方既然能知道他手机号码,那就不会犯那种认错人的滑稽事。

上午那通电话的意思很明确,他想借木成一的手,弄死5号床的病人。

他已打听清楚,5号床病人躺在这里达3年之久,“让他去吧”,一个动都动不了的人能去哪里?不是天堂就是地狱呗!什么仇什么怨,要对一个倒下3年多的植物人痛下杀手?

在木成一看来,久病床前无孝子,最值得怀疑的对象就是1号床的家属!

但是打听到的消息让他否定了这个判断。

5号床病人退休前是干部,每个月的退休金超过1.5万,他懂得咀嚼、吞咽这些原始反应,对这样的家庭来说治疗费并不高昂,且又有社保报销,每个月家庭实际支出的费用还不足3000元,也就是说哪怕他躺着一动不动,每个月也能给家里带来一万多的收益,对家人来说他是摇钱树呢,至少在金钱方面,似乎找不到抹杀他的理由。

在情理上,他的子女一个月才来看一次,且每个月都是20号准时过来的,都是来匆匆去匆匆,说是看望老人家也可,说是过来缴费也行,似乎不存在嫌弃到要弄死病人的地步。

木成一挠挠头,他没有推理方面的天赋,更没有那个空闲,最终放弃了八卦心理。

今天的工作任务不仅仅是照顾两位植物人,还有新分摊下的两个病患,一个是手术后需24小时卧床休息,一个是年老体弱,家属需要协助。

木成一将老护工拉到一旁,埋怨道:“算上植物人,我这一班不就是要照顾4个病患?如果他们同时都需要人,我哪里顾的上,万一被投诉了呢?”

老护工瞪了他一眼,说道:“优先肯定是那两个会动的啊,两个植物人你闲着的时候瞄一眼就是了,难道他们还会爬起来投诉你?”

木成一嘴角一抽,敢情这是将植物人不当人啊?

老护工似乎知道他心中所想,冷笑一声,说:“小伙子,植物人有24小时照料的价,也有普通照料的价,公司一天就收那点钱,难道还要24小时看着?你以为那些植物人的家属不知道我们只是顺便看看的嘛?连家属都没那个心思全身心照顾,会指望护工多用心?他们敢投诉,我们就敢撂挑子,在这里,我们才老大,懂吗?有钱不是大爷,要非常有钱才是大爷!”

木成一震惊不已,这一番言论颇有点糊提灌顶的感觉,他现在才知道昨天晚上让他照顾两个植物人,实际上已经是看在他是新人的份上,特别照顾他了。

“可是,我看到有些护工是24小时陪护一个病患的啊!”木成一继续问道,“为什么我们就要同时照顾好几个呢?我怎么感觉有点针对的意思,我是新人,被针对也就算了,你可是老员工啊!”

他这样说是有点套话的意思了,他毕竟刚入行,越早明白里面的门道就能少吃点亏。

老护工“呸”的一声,说道:“我们说到底是服务业,想多收钱除了多干活就没有别的法子,那些24小时陪护的,看上去虽然轻松,可算下来一天也就200元左右,我们照料好几个虽然辛苦,可比他们多80元,你还年轻苦点累点怕什么?”

他见木成一点头同意,又靠近半步,低声说道:“别跟人家比,他们表面上收入是200元,但是护士、医生这些人都是需要打点的,算下来能有180元就不错了!”

木成一一愣,好奇问道:“为什么要打点护士?我们不是护工公司的嘛?”

老护工鄙视地看了他一眼,手指凌空点点他,恨铁不成钢地说道:“病患知道哪个护工好,那个护工坏嘛?还不是靠护士推荐!这一行也有三六九等的,护士看你不顺眼,给你安排个要伺候拉屎拉尿的,看你顺眼,给你安排个生活能自理的,这中间的差距,不用我说了吧?好了,这些你以后慢慢就懂了,干活去吧!”

木成一点点头,看来各行业都有潜规则,他能做的只有安守本分而已。

晚上他主要的任务是照顾手术后患者,医嘱是让病人多喝水,好在病患也懂得配合,每隔半个小时就要喝一杯。

一开始,木成一还尝试着将水凌空倒入病人口中,这种效果很不好,病患在吞咽时非常不舒适,没办法,他只好跑到楼下跟小卖部要了根吸管,这才解决喝水问题。

喝水一多,尿液也多,他只好频繁的拉上床帘,用尿壶给他接上,那股臭味让他颇为难受,但是为了不让病患有心里压力,脸上是始终保持着无所谓的神情的,只是他在捻起对方生殖器的时候,腹诽一句:真小!

另一个病患却是简单的多了,他有家属在看护,只在上厕所的时候需要他帮忙。

如此忙了一晚上,到得12点多,他去到03特房,按照看护时间他本应该在10点钟要将5床的病人从坐姿切换成躺下的,但是两者病房相隔两栋楼,那个时候他忙着照顾那两个病患,按照老护工提示的先后顺序,自然是将植物人排后的。

木成一刚打开03特房的大门,一股特殊的感觉袭向心头,那是昨天对着尸体时的那种亲近感,他心中一惊,这种感觉太熟悉了,那是一种忍不住想要靠近的感觉,他将眼神看向5号床,那种感觉就是来自于他!

木成一走近5床床沿,那种吸引的感觉更强烈了,他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12:08,心中咯噔一下,难道真的跟时间有关系?

5床他昨天已经接触过,并没有什么奇异的感觉,且刚才接近8点的时候,还是他将病患扶起来喂食的,当时也没有什么特殊感觉,现在满满的想靠近的冲动,绝对是在病人身上之前从未有过的。

木成一强忍着激动,重新打量着5号病患,这是一个70来岁的老者,普通的面容,普通的身高,唯一不普通的就是消瘦的四肢,这是因为长期没有运动导致的肌肉萎缩,皮贴着肉,满满的沧桑感。

木成一看着起伏的胸口,确定这是一个还有呼吸的活人,窜入鼻腔的还有浓浓的臭味,看来他便溺已久,该换裤子了。

木成一伸出左手,缓缓伸到病患额前,手掌停留片刻,深吸一口气,一咬牙,将手掌摸向他额门。

一瞬间,他只觉眼前一亮,身体已置身于野草之上。

木成一来不及查看,口中大声喊道:“黎瑞,黎瑞……”

“呵呵,在呢,在呢……”一道声音传来,正是黎瑞轻笑着从一旁走来。

木成一扫了他一眼,问道:“有没有看到别人跟我一起出现?”

黎瑞摇摇头,手指一旁,说:“人没看到,不过跟你一起出现的还有那个东西!”

木成一一愣,随着他手指方向看去,只见一坨猫屎渐渐升高,猫屎之下一个石碑徐徐升起。

他脸上肌肉一抽,忍不住看向另一边在玩耍的虎斑猫,石碑升起的地方正是当初虎斑猫挖草拉屎之处,现在那坨猫屎随着石碑升高,看上去说不出的滑稽。

这说明猫早就知道石碑之事!

那石碑从土中冒出,越升越高,终于升到3米高处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