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界神话)龙天坟月满天星全集在线阅读_《源界神话》全章节阅读

网文大咖“月满天星”大大的完结小说《源界神话》,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都市小说,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龙天坟月满天星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源力」,乃无形之物
只要拥有「源力」,就可以发挥出超越人类极限的潜能,飞天遁地、控火凝冰各种异能
这一群人称为「异能者」,行走社会边缘,活于繁华景象的阴影中
你有没有一刻想过,当自己拥有力量,会成为一个怎么的人?是救世者还是灭世之人?无论你怎选择,都注定无法成为旁观者,置身事外
故事发生于21世纪初,以香港这座城市中作为这场新时代的异能风暴的起始
几个年轻人分别在踏入二十四岁的那一天起,身体突然出现各种异能
因为身上的异能,他们因而走进世界不为人知的另一面……..真实的一面,卷进一场关乎世界存亡的惊天阴谋之中
截然不同的轨迹重叠,交织出一段关于友情、爱情、生与死的传奇

小说名:源界神话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月满天星

主角:龙天坟月满天星

源界神话

《源界神话》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觉醒

第四个,死囚刚转弯,冰冷枪口抵着眉心,下一秒便倒在地上,眉心多了一个血洞,眼中充满着难以置信之色。

第五个,死囚突然感到有硬硬的东西顶住自己的后脑,然后他竟然看到自己额头前方有一道血柱向前涌出,然后就再没有然后了。

第六至第十个人无不成为枪下亡魂,这场困兽斗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这份血腥味使这个斗兽场更为真实,亦更为残酷。

当第十个人死亡后,时间才过了二十分钟。这代表扣除逃跑时间后,阿坟只是用了十数分钟便精妙地猎杀十个比自己高大的恶汉。

人呢?

剩下的两个死囚见势色不对,立即退回地面背靠背绕圈,紧张的四处张望,心里泛起深深地寒意。

其他人都死了吗?

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杀死吗?不可能,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能有反抗能力吗?

「吱、吱、吱……..」

一双脚踏在铁梯上,发出刺耳的声响。楼上的死囚已经死个精光,血沿着铁通道的空隙滴下来,打在剩下的两个死囚脸上。

他们抬头一看,吓得浑身颤抖,竭斯底里地嘶吼。

「啊啊啊啊!!!!」

他们心里此刻只有一个想法,这个少年根本就是杀手!

不,是刽子手!

不,是杀人狂魔!

他们头上的通道赫然平放着一条又一条死尸,温热的血形成一场血色的飘雨,画面使人毛骨悚然。连远处的老人的不禁一愣。

阿坟一步一步走落楼梯,头上的蓝色帽染成刺眼的鲜红色,全身浸满死囚的鲜血,俨如同一个血人。

他目光平静地看着这两个发抖的死囚,然后居然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这个笑容散发夏日的阳光气息,可是在满身的鲜血衬托下,却显得无比突兀诡异!

在这两个死囚眼里,眼前的不是一个少年,而是来自地狱深渊的恶魔,而这个恶魔竟然正向他们微笑招手!

「….两位大叔,你们先前还想要我这条命,现在轮到我了,嘿嘿!」阿坟稚气未除的声音扬起。

「不要啊……我们也是被逼的…….不要杀我!求年轻人你大人有大量!你要杀就杀隔离那个……我是无辜的!」

这两个死囚连忙丢掉手上的武器,跪在地上痛哭求饶。人一向都很善忘,他们完全忘了自己在二十分钟前还在追杀这个手无寸铁的少年……

「唔,无辜嘛?我很想放过你们啊……」

「唔……」

阿坟苦恼地思索着,似乎在犹豫「杀与不杀」这个问题。

两个死囚闻言激动起来,妄想眼前这个「恶魔」会放过他们两条可怜虫。然而阿坟接下来的话却宣告他们的死刑。

「不过,我阿坟是神偷,要偷来的从来都不会失手。这次也不例外咯。」

「砰!砰!」

枪声随之响起,两个死囚应声倒地,气绝身亡。阿坟眼中没有愤怒,同时也没有一丝怜悯或快感,仿佛他碾死的只是两只蚂蚁一般。

十二个成年死囚,在半小时内全部死完。而下手的人只是一个刚满十三岁的少年。

「哦?你不恨师父?」老人见阿坟竟然没有对自己发难,好奇地问道。

「师父,用灭声器太明显了,嘿嘿。」阿坟得意地说道。

老人装作没有听见阿坟的话,老脸一红。

这个徒弟还是太聪明了!

从手枪上的灭声器就猜到自己一直相信他会借此反击。当然,如果阿坟遇到真正致命的危险,他在危急关头总会出手。那个灭声器根本不是为死囚而设,而是为阿坟的猎杀而准备。

「师父,如果我真的有一日无能力反抗,只可以等死,那我应该做点什么?」阿坟看着死上的死囚突然问道。

「睁开眼,直至断气一刻为止。」

「断气之前,反抗到底,尽力将一切风光收入眼底。即使师父有一日不在了,你都要永远记住,知道吗?」老人弯下腰,温柔地抹去阿坟脸上的血渍,目光深邃地说出这句话。

一如万年,从八楼坠下的一秒如此漫长,阿坟脑中再次响起师父当日的教诲!

「睁开眼!直至断气一刻为止。」

「断气之前,尽力将一切风光收入眼底!

「睁开眼!反抗到底!」

「啊!!!龙天坟!!!睁大双眼呀!啊!!啊!!!!!!!!!」

阿坟发出一声怒吼,目光炯炯地瞪着愈来愈近的地面,眼中一道浅黄色的光芒一闪而过。

突然间,阿坟竟然感到自己仿佛融进空气之中,跟大自然成为一体,浑身轻飘飘的,比一根羽毛更轻…….不,是根本没有一丝重量!

脑袋中发出「啪」的一声,就像一个早就应该被开启的锁被终于解开。这种突如其来的感觉没有任何预兆,在这凭空冒了出来。

虽然跌势依然,但直觉告诉他,这次一定不会死!

「啊!!!!!!!!」双脚快要碰到地了!

然而,就在双脚接触地面时,阿坟竟然感觉自己宛如踩在软绵绵的棉花上,预期的骨折声没有出现,也没有半点痛楚,阿坟就这样落在地上。

他抱着阿心,肩上托着吓到不敢睁开眼的导盲犬Dick仔。他浑身颤抖,大口大口地喘气,全身冒出冷汗。

「我没有死?!」

「哈哈,我竟然跌落下来没有死?!!!」阿坟语气夹杂着难以置信与绝处逢生的喜悦。

阿坟仰头看着上面还在冒出浓烟的八楼单位,喉咙「咕」一声吞了一下口水。

八楼跳下来竟然没事?他不但没有死,甚至连一点伤口也没有。听说猫有九条命,从高处跌下也不会死。这个他当然知道,但他不是猫啊!正常来说,他应该全身骨折,即时毙命,如果头颅着地,脑袋铁定会成为一个爆开的烂西瓜一样。

但是,他没有!

他竟然没有死!

甚至一点伤口也没有!

当阿坟想着迈步的时候,差点就摔在地上。他霍然发现自己的双脚竟然动不了。他疑惑地低头一瞥,赫然发现自己的脚掌沉在地面中,拔不出来。

没错,就是「沉」在地面中。

地面上没有丝毫裂痕,没有碎石溅起,完全不像是重物砸下而陷在其中的模样。如果你把一个超重的铅从高处掷下,假设它没有碎开,它会砸出一个洞,然后周围的地面必然因为重物坠下的冲力而裂开,这个并不难想象。

然而,阿坟就像陷在泥泞中,而这片泥泞又竟然变回坚固的土地。又或者说,早在地面铺好之前,阿坟就把脚插在泥土中,然后铺路工人才倒上沥青。这一切没有半点违和感,地面居然温柔地贴着他的双足。

阿坟倏地冒起一个奇怪的念头,他这一刻仿佛与地面连为一体。这算什么怪事啊!世界上有发生这种奇怪的事吗?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呀?特…..异功能?」

他再没有多想,脱掉鞋子,赤脚地抱着阿心离开现场,阿Dick摆着尾巴跟在阿坟后面。

当阿坟想松手放下这个女生之际,迷迷糊糊的阿心突然像梦呓一般呢喃。

「英……雄……」

不知怎地,阿坟听到这两个字,心头突然一软,内心深处某一个角落被触动,莫名地刺痛了一下。他端详着手上的女生再次抱紧怀中的阿心,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

将阿心带回自己的家再作打算。

他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冒出这种奇怪念头。怎么不把她交给大街上的邻居呢?

为什么要带一个累赘回去呢?

他也不清楚。他接触过很多女性,也带过女生回家,不过全部都是过客。

像阿心这个情况?在此之前,一个也没有。

在某种心理上,阿坟是一个情场处男……。

阿坟直至离开后也不曾发现,天台上有一个黑影由始至终从高处俯视着他,诡谲地微笑。

「嘿…….觉醒……愈来愈有意思了。」沙哑的嗓音从他喉咙传出。

眨眼间,这个黑影无声无色地消失,就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