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鸣则(凤鸣鸾和)_(凤鸣则)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网文大咖“一醇”大大的完结小说《凤鸣则》,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古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凤鸣鸾和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水榭楼阁,精雕的廊道里,一个青衣儿郎拉着一个雪衣女娘的手
  “凤鸣,你嫁我可好?”他一脸郑重
  “爹爹说,我在娘亲肚里的时候就和你结亲了
”她语笑晏晏
  “你可愿意?”青衣儿郎一脸的紧张,似是不是对着早已指腹为婚的未婚妻子,而只是对着心爱的女子,郑重的求娶,征得她的同意,气息微窒
  “若是鸾和的话,自是愿意的
”她眉微蹙,稍一思索
  她是相府千金,凤相独女,帝亲封的天惜长公主,能文善舞
世人皆知,凤相有女凤鸣,曲能清人心间,舞能动人心弦
  他是鸾王之子
朝天国里唯一的异姓王侯,子鸾和衔朱丹而生
国士批:将相王,伴凤而生,护真龙天子,平乱世
  鸾和与凤鸣指腹为婚,自幼不离
凤鸣出世那天,天如火烧,百鸟齐鸣,鸾和衔而出世的朱丹散发出夺目的光辉
因此,凤相及女取名单字“鸣”字,望与挚友之子鸾和鸾凤和鸣,相偕到老
  朝天国自此有:
  鸾凤和鸣,百鸟朝凤,鸾将相王,盛世太平

小说名:凤鸣则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一醇

主角:凤鸣鸾和

凤鸣则

《凤鸣则》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 陪伴

打凤鸣记事起,陪伴她最多的不是爹,不是娘,也不是乳母,而是鸾和。她学走路的时候,鸾和会在旁边仔细的拉着她的手。她学说话的时候鸾和会在旁边笑眯眯的指着自个儿的鼻子,说着和,和。爹爹抱着她在院子里读书的时候,鸾和会在旁边练武。娘亲教她学舞的时候,鸾和会在一旁吹箫。她进宫拜见父皇母后贵妃娘娘时,鸾和也会不离左右。所以她大点的时候娘亲点着她的小脑门说,小没良心的,你娘我生你时难产了三天三夜,差点就进了鬼门关,结果你第一个能说清的字,居然是叫鸾和的名儿。如今凤鸣三岁。新治八年六月初六,月华皇贵妃诞皇三子龙元凛。同年十月初九,缔世义皇后诞龙凤双生,皇四子龙元旭,天慕公主龙元晴。宫中其余嫔妃,也有几人陆续为皇上添了龙嗣。现宫中皇子皇女已有了十多位小主子。而宛姨也因牵挂鸾王中间去了一趟辽城,在那儿停留了一月,回来时已身怀有孕,于新治七年十一月十七诞下宁乐郡主鸾安儿。只有凤相家如今只凤鸣这么一个掌上明珠,她爹是铁了心不让她娘再生了。而鸾和是见天往凤府跑,对家里嫡嫡亲的小妹都没这般亲厚。

偶尔司空宛颜会对阮阮半开玩笑的打趣道,我这哪是要娶你家姑娘做儿媳,根本就是白送给你家一个儿子。我们家鸾和只要一看见你们家凤鸣,就忘了自己是从谁肚里爬出来的了。这让凤天泽和阮阮很是欣慰,自己女儿将来有这么一个男子疼惜着,他们也会老怀安慰的。虽如今都还是屁大孩子,但还是要未雨绸缪,可以帮女儿好好**一下这个未来夫婿。

凤鸣早慧,天安城内无人不知凤相家的千金,当今圣上钦封的天惜长公主两岁便能识文断字,三岁时一曲霓裳墨画水袖舞名扬天下。曾经随口所作的繁花词也在民间广为流传,文人骚客无不惊叹这首颇有意境,朗朗上口的词竟然出自一个两岁孩童之口。

华灯初上,锦瑟人家,光阴缕缕绕丝华。花绒树下,烟雨刹那,瞬间梦里繁花。这是那年花灯会上,凤天泽抱着装扮成小公子的凤鸣,带着阮阮,司空宛颜,领着鸾和看花灯时,凤鸣一时兴起所作。

那时正值秋末,天气已初见寒冷,天安城内最为繁华的长安街街口种了两株巨大的合欢树。他们一行人途经于此,凤鸣着一身鹅黄暖色的棉锦袍,套一件金色灰兔毛翻领坎肩,头戴灰兔毛皮帽,脚上蹬着一双黑色的流云轩制的白底半筒小靴,腰上挂着佩璋礼时朝元帝所赐的暖玉凤佩,一双凤目稍稍上倾,由凤天泽抱着。一旁有阮阮和司空宛颜领着鸾和相随。

阮阮和司空宛颜皆披了镶白狐毛翻领的斗篷,鸾和着一身银丝锦缎制成的锦袍,银色暗纹理镶紫貂毛翻领坎肩,头上用玉扣束发,脚蹬一双黑色盘纹口马靴,专注的看着凤天泽怀里的凤鸣。

自打和司空宛颜从辽城回来,小小的鸾和变得越发的沉稳冷冽,用司空宛颜的话说就是越来越不如小时可爱了,只看着凤鸣时才眼睛发亮的笑。

时值花灯会,夜幕初初降临,长安街上的住户商家都开始点挂彩灯。未嫁的女儿家都身着彩衣,时不时用手捋绕青丝,神情中又是兴奋,又是期盼,还有些许的羞涩,不知是不是期望在花灯会上结上一份好姻缘。在朝天国,花灯会又被叫做姻缘会,在花灯会上,如果男子与女子会为中意,男子会向女子赠送花灯,女子会给男子回系一条配花的彩绳结。如果两家父母对彼此的家世都比较中意的话,是不会反对的,因为这样的姻缘会得到花神和灯神的祝福。这是从霞栖时就流传下来的。每年的花灯会都会成就无数的好姻缘,凤天泽和阮阮也是在花灯会结识,后来结为连理。凤天泽抱着凤鸣站在合欢树下,凤鸣扬起粉雕玉琢的小脸看着合欢树上飘下的花絮,眼睫微微颤动。鸾和站在不远处看着凤天泽怀里的凤鸣,眼睛一眨不眨。就是这样一个小娃娃,在他眼里已胜过一切,像是与生俱来从血液里就缠绕的羁绊。等她长大,他也会牵着她的手来逛花灯会,送她一盏最美的花灯,让她在他腕上绾上配花的绳结。让他们得到花神和灯神以及诸天神佛的庇护与祝福。

凤鸣在凤天泽怀里,轻轻张起小手托起飘下的合欢花絮。晶亮的眼睛看着,如樱珠般饱满的唇瓣轻启,鸣脆、婉转而又绵软的声音流淌出来。华灯初上,锦瑟人家,光阴缕缕绕丝华。花绒树下,烟雨刹那,瞬间梦里繁花。道出了那首繁花词。所有人都愣憧了片刻,包括旁边行走的路人。凤鸣的声音并不大,但是还是有几人听到了。凤天泽一脸惊喜的将怀里的凤鸣抱正对着自己,高举过头顶,看着身边的小妻子,眼中满满的都是满足与欣慰。朗声大笑,哈哈哈,不愧是我凤天泽的女儿,足以让为父和你娘以你为傲了。周围的人才从愣憧中醒过来,震惊着躬身行礼。凤天泽抱着凤鸣,牵着阮阮,和司空宛颜及鸾和一行人向着花灯会深处去了。那日之事后繁花词也慢慢流传开来。而那日,他们身边的行人中刚巧有一人是宫廷画师,便将那天之景画了下来,敬献给了朝元帝。朝元帝闻之也大悦,还对画师进行了封赏,并把那幅画转赐给了凤天泽。画上一行人,站在合欢树下,沐在飘落的花絮中,其乐融融,满脸的幸福与喜悦之情。凤天泽将凤鸣高举过头顶,与阮阮相视而笑,凤鸣睁着晶亮的眼睛微笑着看着爹娘,腰上滑出的凤佩熠熠生辉。司空宛颜将双手放在鸾和肩上,笑看着他们一家三口。鸾和在他娘身前神情专注的看着凤鸣,眼睛明亮,嘴角上扬。画轴侧边的空当处还提了凤鸣念的繁花词。多年以后,凤天泽还时不时的取出这幅画与凤鸣鸾和同看,取笑鸾和看着个小娃娃都看傻了。而这也成了鸾和自儿时起就陪伴着凤鸣,眷恋着凤鸣的最好见证。你可知道,你吟繁花词时,我已我心空旷,再也容不下旁的人,只为你的天下。旁人都看着旁人,而我,只看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