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与玫瑰(顾听苏乘)_《刺与玫瑰》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以现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刺与玫瑰》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L迈子”大大创作,顾听苏乘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双洁+架空+甜宠】
【又狗又毒舌疯批男主vs又乖又娇软勾人女主】
  朦胧之间,顾听看到一个天神般的男人闯入眼帘,她又迷糊又难受,一把扑进了他怀里呢喃哭喊:“呜~难受~”
  难受什么她却不知道
  苏乘没想到,旁人买来送他的东西,竟然是个娇软的小妖精,红着眼圈就往他怀里钻,又撩又媚,本来一室旖旎,却被他一声响亮的喷嚏打散,苏乘心态瞬间崩了,而那个女人还不知情的乱扭乱蹭,哼哼唧唧
  “小东西,这可是你自找的

  pia!一大巴掌落下,顾听乖了
  从今往后,所有人都知道,苏乘身边有个乖美人,要命的听话,身娇体软,美得勾魂摄魄,静若幽兰盛开,动若玫瑰绽放,勾的苏乘没了魂少了魄,天上的星星都给摘
  苏乘:“明明娇的像柔弱的兰花,却偏生喜欢热烈的玫瑰

  顾听:“这满园的玫瑰花茎很衬北哥,毕竟都是刺

  苏乘:“听听真是坦率的可爱

  她说他是刺,他说她是玫瑰,刺予玫瑰佑护,玫瑰予刺救赎,刺与玫瑰,天作之合
  ps:女主不是傻白甜,只是身体娇弱!!男主人前矜贵自持人畜无害,人后暴躁神经毒舌恶劣!

小说名:刺与玫瑰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L迈子

主角:顾听苏乘

刺与玫瑰

《刺与玫瑰》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 顾听

说起来很可笑,她不是他们培养的特工,也不是他们的佣人,她只是被作为一个商品,等待合适的时机被卖掉。

顾汐坐下来,目光空茫,她急切地想知道自己是谁,可也知道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顾汐叹了一口气,目前苏乘是她唯一可以依赖的人,她想要他带她离开,只有这样,一切才有可能。

不知何时,苏乘已经推门进来了。

“你回来了。”

顾汐站起身,虽然紧张,但她还是笑了笑,音调还是那样毫无攻击性的娇软。

先前的打扮让她看起来妩媚十足,现在的她一袭竹篁绿裙,不施粉黛,反而带着一种江南女人的温婉雅致。

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出现在同一人身上,就连苏乘也不得不承认,这极具冲击力和吸引力。

眼前的女人极美,不只是脸蛋和身材,还有那种特别的气质。

“嗯。”

苏乘看向微微拉开的窗帘。

“我就是看看你回来没有,没有别的意思。”

顾汐注意到苏乘的目光,出声解释,上前拉上帘子,才松了一口气。

苏乘看着顾汐谨慎的样子,唇角微勾:“你这个样子反而更会引起人的注意,而且那个方向并没有路。”

顾汐揪了揪身侧的衣物,尴尬地垂下头,像是做错事的小朋友。

想起那一日的事,她就更加不知所措了,她记得很清楚自己是怎么耍流氓的。

虽然相处了一天,可面对眼前的人,她多少都有点不好意思。

“对不起,我实际上在看月亮。”

苏乘挑挑眉,心情变得愉悦,他总觉得眼前的女人逗起来格外有意思。

就像是在逗一只乖巧听话的兔子。

空气有片刻的沉默,顾汐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心底带着紧张,潜意识里又想依赖苏乘,就像是有一种莫名的雏鸟情结。

苏乘兀自坐下,顾汐看了他一眼,也跟着坐下,还巴巴看着他,忐忑却不显狼狈。

这两日苏乘一直在忙,而顾汐又是昨天夜里才醒的,关于她是如何成为拍卖品的事,他还一点都不清楚,现在也并不想问。

顾汐看着苏乘,忽然伸出手拽了拽他的袖子:“苏先生,你可以带我离开这里吗?”

苏乘看着袖子上葱白如玉的手,眼中划过一抹暗色,她比他想象的还要聪明。

他没接话,而是转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顾汐摇摇头,神色黯然:“我不记得了,我从一年前醒来就在这里被作为商品养着,我应该姓顾,没有名字,代号十三。”

苏乘看顾汐的样子不似撒谎,眼眸微深,商品?

在听到把人作为商品,似是触动了苏乘的某一根弦,让他浑身都泛着杀意。

苏乘冷着脸,对着顾汐说:“今日起,你与不夜岛再没有任何关系,你这蠢蠢笨笨的样子,不如就叫顾蠢?”

“啊?”

顾汐松开手中的衣袖,望着苏乘,面上带着大大的问号。

顾蠢,那还不如叫顾十三,好歹十三没有骂人的意思。

她在苏先生眼中难道是个很蠢笨的人?可她真的不蠢。

就是命不好,受伤了,失忆了,被捡了,被圈了,还被卖了…

呃,这么一看,她好像还真有点蠢……

苏乘看着顾汐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唇角微勾,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蠢萌又乖巧的生物。

顾汐心里天人交战了一番,算了,她现在寄人篱下,还要依赖苏先生的。

不过她还是再确认了一下:“我真的要叫…顾蠢吗?”

顾汐很纠结,虽然她觉得自己没有选择的权利,应该听苏乘的,可是,可是顾蠢真的好难听。

苏乘食指中指交错,弹了弹顾梓汐的脑门儿:“还真是蠢,看你这么听话,不如就叫顾听?”

听,听话,言听计从。

顾汐,不,顾听忙不迭点头,顾听至少比顾蠢要好的多,还好听。

顾听眼神微亮,清澈倒映着苏乘的身影,看得苏乘心都跟着一跳。

“咕噜~”

一道响亮的声音从顾听肚子里传来,她尴尬地捂上肚子,脸微微泛红。

“苏先生,我饿了。”

苏乘皱皱眉:“还没吃饭?”

“嗯。”

这么一打岔,两人之间的气氛反倒没那么生疏了,一切好像都变得自然而然。

“邢风,送些饭菜过来。”

苏乘对着门外的邢风吩咐。

确实是他疏忽了,今天晚上有晚会,不夜岛确实不会送餐饮过来。

门口的邢风提起一抹“得体”的微笑,对着苏雨龇了龇牙,啊对,只有他长腿了呗。

邢风刚走,一个不速之客就带人过来了,正是邢风口中的王丑肥。

王老板这两日都没来找苏乘,但也没等到苏乘找来,他就有些坐不住了。

明日就是离岛的日子,苏乘连他的礼都收了,却不理会他们的合作,他若再不主动些,这到嘴的鸭子说不定就飞了。

苏雨在门口,看到身上肥肉一颤一颤的王老板,直接转身敲门:“总裁,王老板来了。”

王老板脸上笑眯眯的,绿豆眼都给挤没了,心里却是狠狠啐了一口。

呸!看来这苏乘也不怎么样,装的是一副气定神闲,实际上早就在等他自己找上门来了。

不过结果是好的,过程怎么样无所谓了。

如果苏雨知道王老板是这么想的,可真是板着脸说冤枉,他只是单纯的生理不适,不想看见他。

苏雨打开门,王老板就迫不及待拖着肥硕的身子,一步一颠地进去了。

“王老板,几日不见,看着更有福气了。”

苏乘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姿态慵懒,面容带着几分浅淡的笑意,丝毫不见一点意外。

王老板也不在意,摘下面具,谄媚地笑了笑:“苏总说笑了,王某的福气可是不及苏总的艳福,佳人在伴,不知苏总这几日过得可滋润?”

说着目光还瞥向一旁的顾听,绿豆眼里带着几分淫邪,话里的意思更是透露的明明白白,就连场面话都不愿多说几句。

苏乘摊开胳膊,将顾听一揽就圈在了怀里:“我过的好不好,王老板不是都看到了吗?”

“苏总果然爽快!”,王老板哈哈一笑,下一秒就转了话头,“那不知,我们的合作?”

“合作?”

苏乘轻抿一口红酒,撩起眼皮:“不知王老板在说什么,我可不记得我与你有什么合作。”

王老板脸色陡然一变,语调瞬间拔高:“苏总,你耍我呢?你可别忘了这个女人是谁送给你的!”

一旁的顾听明白了,她是这个胖老板买来送给苏乘的,是谈合作的筹码。

但她很庆幸到了苏乘手里,而不是别人,至少苏乘没有动她,还对她很温和。

苏乘晃了晃酒杯,轻笑:“王老板说什么胡话,我家乖乖从我回来就在我房内,你说是你送的?莫不是在耍我,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