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朝生许道韫)大道朝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大道朝升》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顾朝生许道韫是奇幻玄幻小说《大道朝升》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须胡子”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无系统】【单女主】【不无脑】
长生是道,不死为仙
他们都这么厉害,我求个长生不过分吧
那一年,顾朝生带着遗憾死在手术台上,意外来到另一个道法显现的世界
然后给人背了口黑锅…

小说:大道朝升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须胡子

角色:顾朝生许道韫

评论专区

觉醒,我的时代:还可以嘛

阿蓉(系统):女主只撩男主一个,软妹子,每个世界男主不是同一人,都是处男,剧情基本上就是谈谈恋爱虐虐单身狗

破云:悬疑缉毒。最近有点喜欢这一类问,这本啥都好,就是太小,嗯,先养一养。

大道朝升

《大道朝升》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4章 一改往日顾朝生

三月初春里,河畔柳树上的鸟儿轻快鸣唱,春风拂过杨柳,清爽且自在。

可顾朝生并不自在,洗洗之后看着衣柜当中花里花哨的衣服,没有一件在他的审美观上。

最后只挑选了朝廷所发的讲经服。

身为训术官,除了在内宫之中深造外,还要定期到阴阳县学中给年轻的学生讲授经典,经典以道经为主,阴阳典籍为辅。

讲经服便是在上课时所穿,非常单调朴素,以藏青色为主调,只在衣领袖口处有简单的图案装饰。

因此。

当顾朝生走出来的时候,唐棣很是惊讶,“你被关了一天,关出大病来了?”

是的,唐棣没有立即回家去。

顾朝生也想着有求于人,况且唐家那位老祖宗很是注重礼数,现在自己有求于人,最好还是亲自前去拜见。

“唐棣,从今天起,过往将是尘埃,我将焕然一新,重新做人,”

拿起剑架上的佩剑,顾朝生显得很认真道:“以后不论是芳菲楼还是卿艳楼,都跟我没有关系,是兄弟你就别再拉我过去。”

“哈哈哈…”

谁料话音落下,唐棣便在一旁捧腹大笑,“顾朝生,你是要笑死我吗?”

顾朝生白了他一眼,“这次我是认真的。”

看他神情,唐棣笑声戛然而止,“不是,你真是认真的?”

“当然,”顾朝生坚定道:“如果现在你让我在火锅与芳菲楼之间放弃一样,我可以两样都放弃。”

“你真够狠的,”两人相识虽然才一年多,可是当初两人就是因为火锅结识。

而且作为生长于天府大地的人,对于火锅自然有一种独特的钟情。

两人曾在夏天吃着火辣辣的火锅不亦乐乎,“其实这件事跟你逛窑子也没有多大的关系,干嘛这么折磨自己。”

“关系可大了,”

顾朝生收拾好东西,走出院门,“如果不是死去的八个人跟我有不清不楚的关系,我又怎么会被监视,事实上,那种地方的女人身份本来就十分混乱,”

“这一次没准儿就是仇家复仇,作为兄弟我也劝告你一句,那种地方最好别去,若真要去,也别和那些女人牵扯不清。”

其实说这些话,顾朝生多少带着点怨气。

对于那些女子,他确实心有芥蒂。

或者直白的说,他怕得病。

事实上,即便是在那个五彩缤纷的时代,顾朝生很多时候也觉得自己很不合群。

用他朋友的话来说,“顾朝生这人很没劲,如果不是慷慨仗义,都快没共同语言了。”

所以对唐棣说这些话,顾朝生就是想要摆脱原主曾经的生活。

“看来这次被人坑,你心里一时半会是好不过来了,”

唐棣道:“不过不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是你出生入死的兄弟,撇开以前的生活可以,但不准撇开我。”

“当然,毕竟以后还要你帮忙买单。”

“行,先去见老爷子,有事儿咱们就先解决事儿嘛。”

……

唐家是蜀中巨富。

不止如此,唐棣曾祖父曾在朝为官,担任的还是鸾台侍郎,位高权重。

鸾台侍郎原名门下侍郎。

唐棣的祖父,年轻时也是朝中官员,还曾参与过隆元变法,然而最后变法失败,主持变法的宰相石敬陈被烧死在传是楼。

朝中革新派随即迎来守旧派的疯狂报复,死了不少人。

如果唐家不是有蜀中之名望以及财富,恐怕也难逃一死。

从此之后,唐家老太爷对官场心灰意冷,朝廷多次起用都被他果断拒绝。

进入巍峨的唐家大院,顾朝生心情随之紧张起来。

无他,只因原主曾经的该溜子形象太过深刻,唐家老太爷非常不喜欢。

“少爷,老太爷在湖心小院。”

这便是能在大昭国内排进前三的豪门大族,宅院里人工修建的湖泊就是养几头蓝鲸也没任何问题。

“爷爷,好孙儿来看你了,”

唐棣腆着脸就跑进了湖中古亭。

不过随着一声怒斥声,唐棣那是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就跪在了地上。

顾朝生看了怂得一批的唐棣一眼,恭敬行礼,“晚生拜见唐老。”

一盏清茶静静待在石桌上,一张棋盘黑白正处胶着之态。

“顾训术来做什么?”

话音刚落,唐老太爷两道须白的眉下,眼神中升起浓浓错愕,“你今天倒是一改往日。”

仪态端庄,彬彬有礼。

光是这八个字就已经令唐老太爷出戏。

顾朝生轻声说道:“刀不磨难锋利,玉不琢不成器,诸般事唯有经历过后才能有所醒悟,此刻回想,过往种种,实在荒唐。”

此言一出。

唐老太爷很是惊讶,可以看见握着的茶杯里茶水荡漾。

唐棣同样惊讶,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

爷孙两人异口异声。

“你能有这样的觉悟,方才不负神童之名。”

“你能有这样的想法,绝对是被关出大病了。”

爷孙两人一个欣慰,一个咆哮,后者拉上顾朝生,“眼下最重要的,应该是带你去看病。”

“放肆!”唐老太爷脸色不善,“我什么时候让你起来了。”

而当他看向顾朝生时,脸色瞬间好了不少,“俗话说人靠一张嘴,树靠一张皮,好话谁都会说,想要做到却是很难。”

其实唐老太爷对顾朝生虽有偏见。

不过在他看来,顾朝生从当年的神童变成如今百姓口中的无耻败类,唐棣要负很大的责任。

因此,看到顾朝生这样的态度,他心里舒畅了许多。

于是,看唐棣的眼神就更加厌烦。

别人都醒悟了,你还在这里执迷不悟,真是妄为唐家子孙。

“此次变故,虽深陷囹圄,却也是因祸得福,”

顾朝生知道唐老太爷虽然厌恶官场,可始终挂念着天下百姓,“晚生身为朝廷命官,身肩教化之责,以往举止却不堪入目,在牢中晚生得以静心思考,终幡然醒悟。”

“晚生已下定决心,洗心革面,重新修身修德,承担起自己肩上的责任,如此才不负范章公之教诲,不负朝廷之恩泽,还望以后唐老能监督晚生。”

唐棣脸色扭曲,已经开始怀疑顾朝生是不是被元子方掉包了。

“好,”

唐老太爷大喜,目光落至顾朝生手腕上的火红印记,他自然知晓那便是锁灵环,“你的事我都知道了,想要找到能追踪巫妖气机的人,赢了我再说。”

“爷爷,下棋什么时候都可以,你直接告诉我们就可以了。”

唐棣道:“而且,顾朝生怎么下得过你,你这么大的人了还欺负晚辈,真不像话。”

啪的一声。

一道黑影闪过,亭中传来惨绝人寰的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