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女撩人,病娇世子要偷心(南宫衍颜若)_(南宫衍颜若)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最具潜力佳作《庶女撩人,病娇世子要偷心》,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南宫衍颜若,也是实力作者“未苍竹”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男强女强】+【双洁】+【互撩】+【权谋】+【甜宠】
初次见面,他被她捆在香楼
她伸手拂过他的脸,直道他生得好看
他咬牙切齿想将她剥皮拆骨

第二次见面,他被她反手按在闺房
她戏谑的调笑,直道他香温玉软,坐怀不乱
他满腔怒火直道她桀骜不驯,一身反骨

第三次见面,他终于扳回一局
他将她双手束缚,欲将她挫骨扬灰,却不料被她抬头一口啃在唇上

一个不良于行,身体羸弱的病娇世子爷,转眼却是杀伐果决的幽尊冥帝
一个涅槃归来,欲报血仇的落魄四小姐,转眼却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暗夜女修罗

她精于权谋设计,他善于见招拆招

她机关算尽,步步为营,只为在这乱世护住自己的至亲
他处心积虑,费尽心机,只为以他之姓冠以她名

小说名:庶女撩人,病娇世子要偷心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未苍竹

主角:南宫衍颜若

庶女撩人,病娇世子要偷心

《庶女撩人,病娇世子要偷心》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迟百蔚

墨染低垂着头看着满脸怒意的世子,心肝儿微颤:

这女子惹谁不好,偏偏惹上自家世子爷,不知道世子爷向来性情暴躁,冷漠无情的吗?若是找不到那女子,他觉得自己约摸会被丢去幽尊,被墨道吊打!

他寻思着该去城隍庙烧个香,保佑自己逢凶化吉。

“把迟百蔚盯死了,那女子会去找迟百蔚一次,必然会去第二次!”

南宫衍紧紧咬着后槽牙,牙齿发出咯咯的响声:

此仇不报非君子!

化雪的日子最是寒冷。

颜若站在窗前看着湿漉漉的地面,窗外的风灌进来,带进一阵阵冷意。

“我的好小姐,天冷的很,你要是再在这里吹下去,怕是要受寒了。”

念奴走到颜若身旁,将温热的汤婆子塞在她手里,念念叨叨,像个老妈子。她将窗户关起来,把寒风挡在了窗外。

回颜府已经几日了,颜若第二日便去拜见了祖母和叔父,祖母显然并不太待见她这个有着商户娘亲的孙女,让她在屋里呆着就好,无需去拜见。年关将至,叔父朝中事务繁忙,也不好去打扰。颜若乐得清闲。

“小姐,二公子早些时候来寻你,说是要你带他出去玩,但是小姐还未醒,我便同他说你醒了去寻他。”

念奴将颜若拉到她早就收拾妥当的梳妆台前,准备给颜若梳妆打扮。颜若看着满桌子形态各异,流光溢彩的簪子,又看了看旁边一整盒胭脂水粉,嘴角抽了抽:

“念奴,你这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些。”

“小姐,这可是最基础的配备了,别人家的姑娘首饰可一个顶一个的贵,你都快及笄了,可不能再这么素面朝天了。你等着吧,念奴肯定给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让那些世家公子一眼就忘不掉。”

颜若将那些繁华炫目的簪子收起来,只在里面捡了一支简单素净的玲珑碧玉簪,递给念奴:

“就这个吧,其他都不要。”

“为什么呀,这些多好看啊!”

颜若抬起头对着念奴眯了眯眼:

“打架不方便!”

念奴苦着脸:自家这小姐,当真是不能以寻常人的眼光看待的。

小厮驾着马车,摇摇晃晃往青芜巷而去。

“若儿,我们去哪里玩?”

颜策窝在马车角落里,扯着颜若的衣角,挂着伤痕的脸上满是兴奋。

颜若伸出手理了理他有些凌乱的衣襟:

“二哥,若儿带你去找一位老朋友。”

“老朋友有多老?”

颜策歪着脑袋看着她。颜若只觉得心里一酸,曾经睿智聪颖的二哥,如今却成了这副模样。

“就是头发白白,胡须长长那种老。”

颜若忍不住用手搭在了颜策头上,轻轻抚摸着,像是在安抚一个小孩子。

青芜巷暮云居,迟百蔚坐在藤椅上晒着太阳,手里一瓶琼花酿有一搭没一搭的酌着。

院子里突然响起了一阵错落的铃铛声,迟百蔚微眯的眼猛的睁开:

“哟,有客到!”

话音刚落就见院门被推开,走进来一个雪莲般清冷素白的身影:

“老头,喝酒吗?”

颜若晃了晃自己手上两坛子桃花醉:

“桃花陈酿,千金不换。”

迟百蔚看着那两坛子桃花醉,两眼泛着精光,一个空翻从摇椅上奔到颜若眼前,将那桃花醉夺了过来,摘了酒盖子,一股浓郁的酒香扑面而来。

迟百蔚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尽是满意的笑:

“来就来嘛,还这么客气。”

一边说一边将两坛子桃花醉往怀里藏:

“这酒是极品,还是你孝顺。”

他刚想领着颜若往屋子里去,就看到门口还站着一个公子哥,一身绿萝青衫在寒风中飘飘然,清冷俊俏的脸上横着一道深深的刀疤,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他。

“带了朋友?”

说罢便捏着长长的胡子走过去,仔细端详愣愣杵在那里的颜策。

“以前和你说过的,我二哥颜策,你给把把脉。”

颜若走上前将颜策领进了院子。

暮云居一旁的暗角里,突然探出一个脑袋,他刚想凑前,就觉察到身旁一道身影闪了过来,墨染闪身在他身旁停下。

那暗卫看了看墨染问道:

“墨染,你去哪里了?大半天没看到人。”

墨染趴在檐上盯着暮云居的院子不以为意的答道:

“去上了柱香!”

“啊?”

暗卫不明所以。

“有什么动静吗?”

墨染从怀里掏出一块干粮刚想啃一口,就听得那暗卫说道:

“刚才有个女子进去了,身形和年龄都和你说的挺像的。”

墨染猛地回头看着他:

“你怎么不早说!”

随即一个翻身往世子府而去:

“盯紧了,我去找世子。”

墨染一路狂奔,冲到书房,对着南宫衍汇报道:

“世子,有个女子进了迟百蔚的院子。”

南宫衍正在书房写着信件,听罢这话,原本好好的笔杆子瞬间被他折断了。

“去看看。”

南宫衍一声令下,自己便先飞身而出了,墨染紧随其后。

颜若领着颜策进了房间,迟百蔚的房间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药瓶子,一股子药味。

颜策出乎意料的很乖,好似很怕迟百蔚一般,不敢乱动里面的东西,只扯着颜若的衣袖,猫在她身后,一双眼睛露着怯。

迟百蔚坐到桌前将颜策扯了过来:

“一个大男人躲在姑娘家家后面做什么,来来来,爷爷给你看看。”

说罢也不顾颜策挣扎就搭上了他的脉。

颜若坐在一旁看着迟百蔚面色由晴转阴,渐渐变沉,愁眉深锁,她有些着急:

“你别这副样子来吓我,到底能不能治?”

迟百蔚挑了挑眉间,看着她。颜若气结:

“你倒是说话呀!”

迟百蔚站起身摇了摇头:

“我看不出有什么古怪。”

颜若瞬间压低了眉,眼里划过一阵失落:难道,真的就要这样痴傻一辈子吗?

“不过有个人你可以去试一试。”

迟百蔚看她都要哭出来的模样,也不忍再卖关子。

颜若瞪了他一眼,知道这人方才定是又想要敲她竹杠了。

“比你还厉害?”

迟百蔚听了啐了一嘴:

“那老东西,也就医术比我好一点,论毒术,他不是我的对手。”

“你可以去找卜玉桓,不过那个老东西,脾气傲得很,不是谁都治的,全看他心情。”

听到卜玉桓的名字,颜若有些恍然。

江湖有句传言:

百毒圣手迟百蔚,妙手回春卜玉桓。

卜玉桓与迟百蔚师出同门,一位是医界翘楚,一位是毒界泰斗,若是卜玉桓给二哥医治的话,说不得当真有治愈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