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有女帝之姿的少公主很粘人(姬源姜筱曦)全本在线阅读_(开局:有女帝之姿的少公主很粘人)全文免费阅读

《开局:有女帝之姿的少公主很粘人》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姬源姜筱曦,《开局:有女帝之姿的少公主很粘人》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奇幻玄幻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他天生异象,神龙佑之,却被高人掩其天机,鲜有人知其不凡
后却被告知经脉闭塞不能修炼,纵练就一身手脚功夫也终是三流,为世人鄙视
命运无常,当命运的轮盘与命格重叠时,方知拥远古神体,可是却迎来人生突变,可他却更加坚强
讨世之不公,逆天伐道,征战上苍之上,剑芒之所及,直至暗黑之源的深处,诛杀罪恶的源头——————暗主

小说名:开局:有女帝之姿的少公主很粘人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香烟染岁月

主角:姬源姜筱曦

开局:有女帝之姿的少公主很粘人

《开局:有女帝之姿的少公主很粘人》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神之血脉觉醒

“咳咳咳。”

姬府,一个灰发老者怀中抱着一个少年,少年在不停的咳血,气血更是紊乱到了极点。

“源儿~~,前辈,这是?”姬府院落中,一个英俊的中年,看着老者怀中的少年,中年男子瞬间一股庞大的气势释放而出,这就是姬源的老爹姬昊宸。

“你家娃长志气了,顶撞了仙帝城来的一个小丫头,被揍了。”

老者眉头微皱,带着一脸怒气道。

“仙帝城?怎么就招惹了那些人,惹什么人不好,却要招惹那传说中的上界来人,他妈的,但我不管他什么人,我得去理论理论。”

中年汉子咆哮,如一头发怒的狮子,护犊之心展现的淋漓尽致。

“胡闹,怎么理论先不说,先把孩子治好再说,如果不是那位让我们隐忍,我早就出手了,还用的着你这般。”

灰发老头微怒,对中年男子怒斥道。

“我不知道前辈你说什么?但谢谢前辈。”

“什么前辈,我是你老祖。”

“哼,前辈,虽然你救了小儿,但也没必要如此占我一后辈便宜,侮辱我。”

“你以为我想占你便宜,我真是你老祖,你十岁祭拜我差点点燃我棺材,你十五岁祭拜我是祈求能修得一身大道,二十岁祈祷能娶回你现在漂亮媳妇……………………。”

“咳咳,你……………你……………你是人是鬼,你怎么知道我以前在我高祖灵位前所祈祷的一切。”

“因为我就是你高祖,你看我像鬼吗?活生生的大活人。”

“嗯,先不说这个,把人给我吧,你老辛苦了,就算去了阴间都不忘庇佑儿孙,先找个地方先避避太阳,听说鬼魂不能在烈日下暴晒,不然会灰飞烟灭的,过两天我找咱帝国最好的法师给你超度。”

“抱走,老子是大活人,一大把年纪还给你救人,还不知道感谢,你还要超度我,你……你………你………啊,啊啊,咳咳咳,真是不孝子孙,气煞我也,我真是活人。”

“你真是我高祖,真还没死?”

………………………………。

中年汉子将姬源抱回家中,和老者一番交谈后方知,其实他姬家的有几位先祖,并非真正的仙逝,而是在棺材中假死。

而他家先祖中有几位传说中强者,更是在域外星墟中战斗,没有归来。

而中年汉子并不知道这一切,只是因为经过他们姬家先辈经过推算,预言有一个后辈将诞生,天生经脉闭塞,但若打通经脉,修炼便能一日千里,他是姬家的未来,也是希望,但不能暴露天命,为上界人所知。

而此人正好是姬昊宸的儿子,所以为了让那个预言之子能平安成长,他们便在几百年前就开始谋划,并且中断了几代人的传承,只为保护那传说的预言之子。

所以中年姬源的父辈,爷爷辈,乃至曾祖辈就没受到家族特殊培养,甚至受到压制,所以修为都不是很高。

姬源的老爹和灰发老者简说一番后便为姬源治疗。

而与此同时,姬家祖祠,却是炸翻了天,有几口棺材棺盖被掀开,同时从其中走出了几具皮包骨头的“尸体”。

“刚接到信息,那边出现了状况,域外老祖让我们将仙帝城永远留在苍州大陆,哼,如此过分,欺我姬氏后人,还是我族预言之子,那就永远留下来吧,隐忍这么多年,也该出去活动活动了。”

一道声音在姬家祠堂突然悠悠响起,而后如先前姬家祠堂黑袍青年男子苏醒般,此时,姬家祠堂有三个人,一个蓝裙女子,一紫袍老者,一青袍男子,先后从棺材中走了出来,几息间便完成了苏醒。

三人苏醒,几息间后,姬家祠堂刮起一股清风,三人便凭空消失,待再次出现时,便已出现在姬府上空,三人齐向姬源的卧室看了一眼。

“不错,神之血脉已渐苏醒,身体复苏就在不日之后,如今看来,如果早知道域外会发生那样的变故,也没必要隐忍这么久,早就应为这孩子打通经脉,免得他受尽那么多的苦。”

“这样的事谁能预测,如果不是那位野心勃勃,也不会引得那遥远星空的神族对其发起进攻。”

“如今可以在上界之人的眼皮子底下为那小子打通经脉吗?”

“无所谓,忍了这么久,那些人还真以为我姬氏无人呢。”

三人交谈一阵后,便直接向仙帝城那边飞奔而去,而此时夏国地下室,白发老者低垂的眼皮突然睁开,射出一道骇人的精芒,道:“终于出手了吗?”

而后白发老者也向仙帝城降下雀桥连接夏国地点方向疾驰而去。

而此时,姬府,自称姬昊宸高祖的老者,指间捏着十九根银针。

“看好了,姬氏逆天回命十九针,不但能让人起死回生,更能刺激我族血脉觉醒。”

老者说着,手指翻飞,一根根的银针分别插在姬源天阙、百汇、命门等十九处血脉,当老者施完第十九针时,就算他是一代古时强者,也微显倦态。

逆天回命十九针,每一根的插下,都伴随着施针者的内力灌注,而且还需要极好的掌控,插完针施针者还要在针上摩挲一阵,或者灌注内力真气、或者掌握银针深浅。

就在姬源天祖为姬源施完针后,姬源身体中,无论那些破碎的经脉,还是断裂的骨头,都在缓慢的恢复着。

而此时仙帝城的前面虚空,姬家祖祠走出的三位姬氏先辈和夏国地下宫走出的白发老者,他们都和天帝城的人各自对上,在帝都上空,纷纷打出杀招,而夏国某些神秘角落,此时也有一股股隐晦的气息若隐若现,有的更是向帝都这边疾驰而来,似是受到召唤。

天空变了颜色,日月已然失色,天空异象连连,先前打伤姬源的白裙女子更是使用禁术,召唤出一个头戴王冠,一身金色龙袍的少年,那便是传说中的暗黑之主。

当那少年身影出现,瞬间这一片世界似乎静止了一般。

姬家几位老祖和夏国地下宫走出的两位老者,和少年虚影战在一起,一时夏国帝都天昏地暗,如世界末日降临,幸好少年只是分身,非本尊降临,否则可能就是苍州大陆——夏国的末日。

姬府一边,身处重伤的姬源,眉头微微动了动,脸部表情扭曲,似是承受着天大的痛楚,而其身体中,似有一股未知血脉在复苏。

而此时,天帝城这边对战已接近白热化,贵气无比的少年虚影被众强者打碎,可瞬间却又凝聚,而姬家老祖和夏国地下宫走出的白发老者却已受重伤,从夏国神秘地域走出前来助战的某三位强者更是殒命当场。

而就在这时,无论是姬家还是夏国姜家祖祠深处,皆向天帝城外正在对战的自家老祖传出灵魂传音急报:“域外老祖魂玉突然明灭不定。”

突兀的,夏国一方,无论的姬家老祖还夏国姜家老祖,亦或者是从夏国神秘地域走出的强者,皆杀气滔天,纵身受重伤,亦对天帝城来人发动最强烈攻击,或许是用围魏救赵之法,尽量消耗那暗黑之主分身力量,影响其域外作战的本尊。

姬府,内宅卧室,姬源渐渐好转,一刻钟,两刻钟,三刻钟………,没待姬源苏醒,仙帝城旁边的对战已到了尾声。

突然间,白裙仙子召唤出的少年突然发声,要求白裙仙子等人速速退走,似乎本尊那边已发生变化,姬家老祖和夏国王宫地下室走出老者追杀过去,可被那边暗黑之主的分身以自爆为代价生生拦了下来。

就在白群仙子等强行退走时,姬源周身一片红晕,连头发都冒着白烟。

还没苏醒的姬源,却是进入一白茫茫的世界,那是他的精神世界。

在那里,姬源见一个神秘的神兽~~~青龙。

也就是在那里,姬源知道许多关于他家家族秘幸,曾经青龙是姬源鼻祖的坐骑,一人一龙与域外星空的人发生战斗,守护着苍州大陆,战败后姬氏先祖躲入虚空,而青龙却只剩一缕残魂逃到苍州大陆~~夏国。

在夕阳落山之际,姬源周身微微颤抖,而后他周身也发生了些许蜕变。

待姬昊宸和他高祖打量一番姬源后,姬昊宸见自己儿子随时都可能苏醒,无比激动,可姬昊宸老祖却是眉头微皱,一脸的颓废与无奈。

“天不佑我姬家,竟然不能觉醒神之血脉,这些年难道白白忍让了吗。”

姬昊宸高祖喃喃自语,不久后,在外征战的那三位,准确说是第四位,皆齐齐归来,只是各自都受了重伤,最时刻后如果不是一个黑袍青年男子出手快,这些人可能便已经永远停滞生命各项指标。

纵各位托着重伤之躯,可还是强撑着来看他姬家预言之子姬源,欲见证他醒来之不凡。

当众位降临时,姬昊宸一开始也不明所以,待明白这些都是他家从棺材爬出的老祖时,非常震惊,也暗自高兴:“这么些年来,纸钱没白烧,或许是自己诚心打动了这些老家伙,死了都不忘他这孝顺子孙,来帮忙救助自己儿子。”

“嗯,这小家伙身体有古怪。”为姬源施针声称为姬昊宸高祖的老者突兀说道。

“什么古怪?难道是…?”姬源身边除施针老者外,其他有人询问,有的更是也看出了玄机,很是惊讶。

“不错,这小子似乎正在觉醒一种传说中的神体!”

“神体?姬启老祖结道封神时,我族便有了神血传承,难道还觉醒出堪比老祖的本命神体的神体。”

“不,你错了,那是一种极为强大的神体,传说中的九大神体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