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砚梨花雨(梨梨尘璃)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一砚梨花雨》全集阅读

网文大咖“葱蒜一半”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一砚梨花雨》,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古代言情,梨梨尘璃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尘璃者,何人也?
尘璃是一个后天带衰的孩子,她所在的地方,衰气连天
为何说是后天带衰呢?
尘璃幼时,家中老幺,上面有三位才华横溢的兄长,父母恩爱,生活美满
但自十五岁及笄起,身边的人开始连遭不幸
先是好友辛馨一家无缘无故惨遭灭门之灾,六十口人,上至八十老太君,下至刚出世的婴儿,一个不剩
你可能会说朋友嘛,跟她衰不衰没关系,但辛府灭门跟她还真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小说名:一砚梨花雨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葱蒜一半

主角:梨梨尘璃

一砚梨花雨

《一砚梨花雨》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 初遇洛叶

梨梨醒过来的时候,已是黄昏,她挣扎地醒来,清晰地感受到失去控制的身体感觉,她知道故事已经发展到与洛叶相遇的时候了。

果然是个悲剧,她原想着跑到另一处,死在小河中,结束故事,结束噩梦,至少能挽救洛叶的生命,但故事的进程果然不是能随意打断的,自己最终还是被洛叶救了。梨梨自嘲地想,别的书中,主人公掉落悬崖而不死,必能有所得,而自己带衰的体质,大难不死,却不过是多害了一个人罢了。

洛叶端着药碗,挑开帘子的时候,看见已经苏醒过来的梨梨,笑着说:“你醒了”。

见她愕然的低头检查自己的衣物,顿了顿接着说道:“这是隔壁的张大娘帮你换的衣裳,你的衣裳虽然好看,但是被水浸泡得不成样子了。”

说着,递过一个碗,里面装着黑乎乎的液体,“喝吧,你发烧了,不喝点药好不了。”

梨梨下意识的想拒绝,她没有想生存下去的意志了,但出于礼貌,抬头看着他,张口欲拒绝,却惊讶地发现,这是她大学的时候暗恋的学长—辛见!!!

梨梨面上波澜不惊,心里却涌起惊涛骇浪,拒绝的话直接改为:“谢谢。”两字。

细若无声的感谢让洛叶勾起一丝微笑。这微笑,梨梨楞了一下,洛叶低头笑的时候两个浅浅的酒窝,这分明是她大学时,第一次在看到辛见的模样。啊啊啊啊,真的是太帅了!果然是自己心中最好看的一个人啊,不愧是本作者亲手盖章,好看得能让每个人心动的人呀!

梨梨说着便伸手接过药,柔若无骨的小手不小心地擦过洛叶的手,洛叶微愣:“客气了。”俊脸却慢慢地红了,梨梨的脸也红了,一丝暧昧慢慢地游走在两人之间,屋内的气氛慢慢地变得不一样了。

是的,梨梨是故意的。她刚刚亲身经历了尘璃的灭门惨痛,心里对即将到来的死亡已经做好了准备,只想能少害一人。可是刚想放弃,就收到这么份大礼,跟自己的梦中情人来一次书中的爱恋,想想就很值得期待,梨梨一下子就斗志昂扬了起来,死不死什么的就另外再想,她一定要在书里成功追一次辛见。

梨梨还记得第一次看到辛见的时候,是大一下学期,在大学图书馆的角落里,当时梨梨正在找冷面教授留下古籍翻译作业的资料参考,转过一个书柜,又转过一个书柜,再转之时,一眼就看到辛见正在最后一排的书架旁翻书的模样,一身简单的白T布裤,在阅览室的日光灯下,白得仿佛发着光。

梨梨静静地看着他,时间在这一瞬间仿佛停滞了,察觉到梨梨的目光,辛见抬头看向她,四目相对,梨梨有些手足无措,却舍不得把视线从他身上挪开,但也不好意思一直盯着一个陌生男子看,于是便假装在看他旁边的书。

辛见挑眉,微微一笑,可能是自己误会了,于是接着低头看书。已经这么好看了,笑起来~更好看!而且有酒窝耶!梨梨被这一微笑彻底击中,呆呆地站在原地。

惊鸿一瞥之后,梨梨开始暗暗观察他,上人人网翻学校的同学信息,渐渐地,知道了他是学校的校草,蝉联了整整两年,至于为什么不是四年?是因为他今年才大二。同时还是学生会的副会长,也知道了他还单身!

可暗恋才刚刚开始,就迎来了梨梨最黑暗的那个暑假,养父母车祸而亡,司机肇事逃逸,梨梨背负着扫把星的恶名只是其次,更重要的是除了那套房子,所有的东西都被亲戚们一一清走,梨梨只能开始兼职养活自己,还要还养父母丧葬的借呗花呗的钱。后来,就没有后来了,原来这么多年,自己只是一个没人要的祸害,已经害死了养父母,怎么还能继续站在阳光下?为了养活自己,深陷泥潭的她连毕业典礼都没办法参加,再也不曾见到辛见。

梨梨回过神来时,身体已经自发地小口小口地喝着药,梨梨不经意间喝了一口:好苦!被苦得龇牙咧嘴的梨梨,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羞红着脸问道:“公子,我是怎么到这儿来的?”

洛叶看着她苦哈哈的脸,有些好笑,嘴角漾起好看的酒窝,梨梨贪婪地看着,她已经忘了有多久没有看到辛见了,有多久没有看到这样单纯美好的一个人了。

洛叶接着道: “那日,我本打算抓两条鱼回来,到溪边却看到了你。于是我便把你背了回来,央张大娘为你换了衣裳。许是溪水太凉,你已经烧了两天了。”

两天了,梨梨雀跃的心一下子沉重了下来,恐怕是无法挽救宰相夫妻的命了,再者,那黑衣人既然没有追上来,想来是把姑姑当成了她。姑姑…..那些人扬言要剥下她身上的皮,只怕,代她受剥皮之苦的是姑姑。梨梨心里发苦,这一世的姑姑待她着实不错,梨梨捧着碗一言不发地喝完药,把药碗还给了洛叶。

洛叶也察觉到了气氛的冷却,想着梨梨还发着烧,于是便道:“那你好好休息,发发汗,能好得快些。”说完,洛叶便出去了。梨梨闭上眼,虽然身体很虚弱,高烧烧得她昏昏欲睡,但是她不能再被故事带着走了,她得仔细回想着接下来的故事情节,一定要找出真凶,挽救她跟洛叶的命。

接下来的故事中:尘璃流落江湖,万幸遇到了侠义心肠的洛叶。接着尘璃被采花大盗劫走了!然后洛叶为救尘璃被采花大盗砍死了。再接着,尘璃就死了。不行,梨梨拼命回想,毕竟这样的内容太过简略,不能自救,得再详细一点:尘璃跟洛叶在乡间过了两天平静的日子。尘璃想知道家里的情况,央着洛叶带她回京城,洛叶被尘璃含泪的双眼打动,只身带她出了谷,往京城而去。就在路上,遇到了采花大盗。那么接下来,又发生了什么?是什么导致两人都殒命的结局?

大概是前男友撕下伪装,给了她重重的一击:那日,姑姑再一次辱骂完,前男友就来到了梨梨家。呵呵,时间计算得这么好,可怜自己居然没有起疑心。在他的劝说下,也在自己在姑姑长达八年的辱骂中即将崩溃的情况下,梨梨把养父母的房子托付给他挂牌出售。

后果可想而知,而失去利用价值的她,被前男友毫不留情地抛弃了,随身能携带的只有陪了她十年的老电脑,那是她上大学时,养父买的礼物。

愤怒却无处发泄的梨梨,原以为前男友会是她生命中唯一的彩色,却没想到只是一个渣男。于是她改变了故事走向,用上帝之手在那台老电脑上创造出了一个变态的采花大盗,把即将开始甜蜜的尘璃和洛叶生生地拆开。尘璃,没有爱过,才不会痛。

可现在,她心里深处的白月光居然出现在她眼前,而且跟她有感情戏!虽然知道是假的,可是反正被诅咒击中也活不下去的梨梨,在死前能与辛见有这么一段感情,梨梨突然觉得上天还是待她不薄的。梨梨对尘璃升起来浓浓的愧疚,操纵她人的人生,却不让她拥有一丝的快乐,难怪读者会为了尘璃这样一个纸片人感到痛心,被我创造出来的,这人世间最干净美好的洛叶被这样无辜的牵连,梨梨的心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疼痛。

那边,似乎感应到了梨梨的疼痛,诅咒兔子身上的一小撮灰毛变成了白色。兔子摸着那撮毛,自言自语道:“嗯?废材作家也有良心发现的时候?那看来我还是有机会能变身的。”本以为接到一个衰单,毕竟它回看了梨梨的一生,又蠢又无能,只能靠着写死小说里的人来发泄不满。而且根据它大半天观察下来,她除了沮丧、绝望、愤怒、自怨自怜,什么实际行动都没有,本来都打算让她自生自灭了,没成想,居然让她自己摸索着,找到解决诅咒的办法。

兔子摸了摸额头为数不多的几根泛着萤光的毛,深思了一会儿:“也罢,既然你有办法,那我也助你一臂之力。”有些心疼地拔下一根,想了想,只用了一半,解除了故事中的时空禁止。

第二天,睡饱觉的梨梨,神清气爽地起了床,她本来就是心病,现在求生意志战胜了,自然能以最快的速度恢复过来,神奇的是故事还没开始推进,梨梨便抓住这个空档,想着先制造点跟洛叶的相处机会。

梨梨踏出房门,被眼前的山谷震撼了一下,好美啊!入眼皆绿,深深浅浅的绿,清爽的感觉扑面而来,梨梨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心中的郁结之气散去了大半。梨梨伸了伸懒腰,细细打量起这个地方来:正是盛夏时分,漫山皆是枝叶繁盛的树,入眼皆绿,细看又有不同,绿得浓烈的是矗立在枝头的叶,绿得清爽的是池间的荷叶,绿得欲滴出水的是那一丛丛的草。再看,除了绿,还有那星星点点的花,这儿一朵,那儿一朵,花香隐隐,蝉鸣声声。

好久没见过这么美的景色了,梨梨沉醉了。洛叶回来时正好看见闭着眼,站在门口的梨梨,他本想唤她,可看着她嘴角翘起的笑,突然有些不舍得破坏眼前的这幅画面。他救了她以后,梨梨一直昏昏沉沉地发着烧,梦里都是在拼命地尖叫和哭泣,一会儿叫着“爸爸,妈妈…..”一会儿叫着“娘亲”一会儿哭着:“姑姑,别丢下我。”虽然她醒来以后,一直很乖巧,但他知道这个女孩身上有着他所不知道的悲惨往事,莫名觉得很心疼,很愤怒。但他不敢细想,毕竟她还病着,他不能乘人之危。

梨梨感受到身旁不远处一道探究的目光,猜到应是洛叶回来了,睁开眼,四目相对。洛叶的眼还是那般清澈无尘,梨梨有些欢喜,她想把这个梦一直做下去,就这样过完尘璃的一生也不错。洛叶也有些移不开眼睛,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她笑,笑起来眼里星光点点,那光仿佛能照到他的心坎里。

见她欢喜,洛叶也不禁跟着欢喜起来,抬起手让她看他今天的收获:“姑娘~”

刚一开口,便被梨梨截住话头:“叫我梨梨吧。”姑娘听起来多生疏啊,拉近距离第一步,从亲昵的称呼开始,而且她想听他叫自己的名字。

洛河微一顿,便道:“梨梨,那你也别叫我公子了,叫我洛叶就可以。”

梨梨从善如流接到:“洛叶。”她咬着唇,歪头一笑:“你刚要说什么?”原本苍白的唇在她咬后,突然就有了血色。

看着她嫣红柔嫩的唇,洛叶脑中嗡地一声,结结巴巴地说:“我要说什么?嗯,你起来的正是时候,我刚打了两只野鸡,现在做给你吃。”话音未落,洛叶便急急地往厨房走去。

好青涩的洛叶啊,梨梨在心里欢呼,面上却不露痕迹,乖巧地跟着他进厨房。“洛叶,有什么我能做的吗?”梨梨站在他身旁,低声询问。跟前两天嘶哑无力的声音不同,梨梨的嗓子带着点娇。

洛叶闻声回头看了看她,又看了一眼她的手,这手一看就知道没做过什么粗活,洁白柔嫩,杀鸡这样的事实在有些糟蹋这样一双美手,便婉拒道:“不用了,你身体才刚好。”

这怎么行!要拿下男人的心,要先拿下男人的胃。这道理她还是懂的。但是杀鸡,却是太损形象,不能给洛叶留下这样的模样,梨梨看了看,伸手拿起洛叶放在一旁的菜:“那我帮你把菜洗干净,你且先去做的事,你看成吗?”梨梨故意把声音放低,可怜巴巴的看着他,洛叶看着她像小狗讨好的样子有些想笑,转念一想,这是她的报恩方式?也罢,洗个菜而已。

于是,洛叶点点头,把盆递给她:“喏,打井水洗就好。”梨梨开心地接过去,眼睛弯成一弯明月。又来了,她笑起来真的很好看,洛叶的心砰砰直跳,他不敢直视她,转身便接着处理带回来的野鸡。

梨梨要打井水时却犯了难,21世纪很少见到井,她找了半天也没看像电视上那样的打水工具。梨梨有些不好意思地进了厨房,问:“洛叶,我不知道怎么打水?”洛叶一愣,转瞬便醒悟到,是了,只看她的手,便知养尊处优惯了,于是他笑了笑,没说什么,转身出了厨房,拿起厨房边打水的桶,粗粗的长绳绑着一个不大的桶,洛叶往井里一甩,拎起来时便是满满的一桶水。洛叶把水倒在盆里,想了想,又打了一桶,别看桶不大,拎起来也要花点力气: “梨梨,我再打一桶放在旁边,你待会儿用。”

梨梨红着脸,低头道:“好,剩下的我自己来就可以。”梨梨的手浸在盆中,古朴的盆、碧绿的叶,映得她的手莹白如玉,洛叶看着这赏心悦目的一幕,突然口干舌燥,他碰过这只手,柔若无骨,心再一次砰砰直跳,洛叶仓皇逃离,逃进厨房里便不肯再出来。

正午时分,洛叶把饭做好,两人便对坐吃饭,见梨梨一直只夹自己眼前的青菜,洛叶夹了鸡腿放在梨梨的碗里,笑道:“莫不是嫌弃我做得不好吃,为何只取青菜吃?”

梨梨在心里吐槽:我这明明是矜持!怕你被我狼吞虎咽地模样吓跑好吗?但面上却是羞涩之态:“没有,没有,你做得极好。”为了显示自己的喜欢,夹起鸡腿,便大大的咬了一口,连连称赞。也夹了另一根鸡腿,放进洛叶的碗里,朝着他微笑道:“你这两日照顾我辛苦了,你也多吃点。”

见洛叶吃下了自己给他夹的鸡腿,梨梨抿嘴一笑,这算是间接接吻了吧,自己跟辛见的初吻,想想就很美好啊。温馨的感觉在两人互夹菜之间流动着,梨梨有些恍惚,曾几何时,她也有过这样的幸福时光,养父养母待她极好,所以她也一直不曾知道自己原来只是他们的养女。梨梨贪婪地享受着这一刻,她想留住这一刻,想一直一直跟洛叶就这样相处下去。

山谷的夜也是极美的,21世纪已经很少能见到这样干净的夜空,繁星点点,伴着蝉鸣,风吹拂过树梢,带来了淡淡的荷香。

洛叶仔细地把野果洗得干干净净,端到石桌上,便在梨梨身旁的石凳坐了下来:“这是下午刚采的杏子,尝尝看甜不甜。”

杏子黄黄的,带着一点晶莹的水珠,煞是可爱,梨梨笑着拿起一个,啊呜一口咬下,怎么……这么酸?梨梨的脸酸得皱成一团,洛叶猝不及防看到她酸成这样,没忍住笑出声,梨梨哀怨地看了他一眼,捂住脸:丢死人了!这样还怎么在他面前装大家闺秀,好感度恐怕要直线咻下去了。

洛叶看着她难得的小女儿姿态,心中却是极喜欢,便安慰道:“我竟不知今年这黄杏酸成这般?”于是,他拿起一个,大口咬下:“咦?甜的?”梨梨不信,一棵树上结出的果实就酸她一个吗?梨梨不信邪,又拿起一个,想了想,小口咬下去,呜,还是巨酸!

梨梨被酸得发颤,洛叶便把自己手上的递给她,“我的不酸,要不你尝尝我的。”梨梨愤愤地拒绝,已经出了两次丑了,不能再有一次了,可转念一想,这是洛叶咬过的,他把自己的杏子给自己。于是,她装着依旧很生气的样子,一口咬在他刚咬过的地方。洛叶的脑子嗡的又是一响,这是自己刚咬过的,这样算不算亲到了?洛叶的脑子已经是一团浆糊了,他呆呆地看着梨梨咀嚼杏子的嘴唇,刚吃过甜果的嘴唇红润光泽,尝起来是否会像杏子般甜?

“嗯~~”梨梨故意发出鼻音,洛叶的眼睛直愣愣地盯着自己,梨梨咬着唇道:“你的杏子真的好甜。”我的……杏子……洛叶的鼻子涌出了一道暖流,他伸手一擦,居然是鼻血!

看着洛叶流出鼻血,梨梨故作惊讶:“洛叶,你这是怎么了?”她伸手要去帮他,洛叶已经完全不敢再看她,低着头,闷声道:“我处理下再回来。”梨梨低头闷笑,原来调戏这么青涩的辛见这么有趣。

跟前男友在一块儿的梨梨完全不是这样,她邋里邋遢地躲在养父母留下的屋子里,整日以写字维持微薄的生计。现在想来自己着实可悲,他完全不愿碰到自己,什么拉手、亲吻都没有,总是以两人还没有结婚,出于对梨梨好的心,不愿与她有丝毫身体接触。两人的相处也就是一起打打游戏,叫叫外卖。可笑自己居然会相信他对自己是真爱,卖了父母的房,两人就要步入婚姻的殿堂,开始新的生活。想想他在甩掉她以后,揽着新欢的腰,鄙夷地说:“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样子!看到你,我都嫌恶心。”

真正喜欢一个人,应该是她现在的样子,无时不刻的想着要跟洛叶有身体上的接触,拉拉小手,亲亲小脸,看到他会羞涩会喜悦。一想起,他刚刚被自己逗得流鼻血,梨梨的心里一阵雀跃,看来不只是自己单相思,拿下洛叶指日可待。梨梨起身,快步走到洛叶的房间,担忧地开口:“洛叶,你没事吧?流这么多血,要不要我帮你止血?”

是她,洛叶捂住还在流血的鼻子,摇摇头,却想起她看不见,便道:“天气太热了,我待会儿就好,你先去睡吧!”

梨梨抿嘴一笑,声音略带几分害羞:“可我睡不着,我想……”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洛叶没听清,询问道:“想什么?”

“我想沐浴。”

梨梨接着道:“天太热了,不沐浴,我睡不着。”

沐浴!洛叶的鼻血流得更凶猛了,他抬起头,拼命劝自己冷静:她一个姑娘家,天气热,不洗澡睡不着是正常的。

可是,他只有一个澡盆,她要用自己的澡盆洗澡。洛叶的脑袋嗡嗡作响,完全不受控地往旖旎的画面想去。洛叶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救一个这样的磨人精回来,他觉得自己快要把身体所有的热血流干净了。

可是她还在门口,小心翼翼地解释自己生病流了汗,实在不舒服。洛叶找回一丝清醒,苦笑着说:“好,我待会儿帮你烧水。”

梨梨坐在浴盆里,舒舒服服地叹了口气,说实话,她也是真的想洗个澡,烧了两天,发了不少汗,浑身都黏黏糊糊的。说起来,梨梨没有恋爱经验,前男友只是想骗走房子,并不是真心喜欢她。而此刻隔壁房,洛叶被梨梨洗澡传来的响声撩拨得坐立不安,他一刻不停地走来走去,完全没有离开过山谷的少年,没有年纪相仿的姑娘相处经验的洛叶,此时脸已经红得要滴出血般,却不自知自己已是动了情。

撩人的拨水声停止,洛叶终于松了口气,悄悄地瘫在椅子上,他觉得自己也应该好好地洗个澡了。梨梨洗完澡,湿漉漉的头发披在背上,站在门口欲把澡盆的水泼净,抬头看着把门关得紧紧的洛叶的房间,坚定地想:洛叶,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

梨梨擦着头发,看着镜中的自己,心里对自己今天的大胆出击很是满意,无论结局如何,能与他有这么段幸福的时光,梨梨觉得自己已经不算辜负此生。看着,看着,梨梨突然觉得有什么地方被自己遗漏了。

是了,脸!宰相夫人跟养母有七分相似,因为养尊处优的生活,所以宰相夫人比养母更年轻,但是养母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也就是说,在书中,自己也有可能只是养女。细看之下,自己跟他们其实长得完全不一样。

梨梨突然就想起了阳公主!她一直不愿回想宰相府的灭门惨案的细节,但犹记得那日有人把剑架在宰相大人脖子上时,曾问道:“阳公主的遗腹女是不是尘璃?”

梨梨在脑中搜索着阳公主的信息:那是前朝的九公主,真正倾国倾城的美人,在前朝覆灭后,与驸马在山林间起义,后虽失败,驸马被抓点了灯,而阳公主却再也没有出现。在民间传说里,深山有个山谷,里面有个公主墓,就是阳公主的葬身之所,可是传说真真假假,谁也没办法验证。

而自己有可能是她的遗腹女?!梨梨震了一下,我去,这故事自发地狗血啊!自己在写的时候,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啊!

那么,辛馨和自己被剥皮,简直好猜,必然是为了民间另一个传说:前朝皇室的藏宝之地。

梨梨脱了上衣,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背,细腻光滑,照了下镜子。我去!

月光下梨梨的背上赫然出现了一只展翅的凤凰!那凤凰栩栩如生,身上的凤羽竟是由山脉走向画成,凤眼处竟真是藏宝之地。

真的有藏宝图啊!梨梨手撑着额角,一脸哀怨,那真凶不是很明显了吗!

一来不会是民间所谓的义军,毕竟自己是前朝的骨血,怎么也不至于追杀剥皮;

二来,也不会是皇帝,毕竟他只要派人把自己和辛馨请进皇宫,要怎么研究大家都不敢有异议。

那么,只剩下,即相信传说,又有实力谋朝篡位的各大藩王了。

为了掣肘藩王,京城之中,各大藩王均有世子留京,名为研学,实为监禁。谁最有可能是幕后黑手呢?梨梨陷入了沉思。

而此时,在京郊的一处阴暗角落里,黑衣人首领的心情很是不好,他拿着尘莹背上的皮,无论用各种秘制药水怎么涂抹,上面始终空无一物:尘墨死了,辛河死了,辛馨跟尘璃也死了,可是没有找到前朝皇室藏宝图不说!还引起了所有人的关注,下了死令追查真凶,京城里现在更是人心惶惶,稍有陌生打扮的人进出总要接受没完没了的盘问。

“你们这些日子就不要出现在人前了,有什么事经暗夜传报给我即可。”他冷冷地说着,地上的一群黑衣人低着头,黑衣人首领苍白着脸:“谨遵主子令。”

他毫不犹豫地离开了地窖,转身向暗夜道:“这一队太差了,杀个人杀得这般兴师动众,差点连我们都暴露了,弃了。”

“是。”暗夜捏碎了手中的钥匙,八百斤精钢打造的暗门,无钥匙根本出不来,捏碎了钥匙,意味着把这些黑衣人彻底地关在了地窖中,而等待他们的将是噬心蛇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