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天涯慕子衿(从精神病院开始重生)_(王天涯慕子衿)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无广告版本的都市生活《从精神病院开始重生》,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王天涯慕子衿,是作者“久到地老天荒”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地球小伙重生到精神病院病人身上,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敬请关注本书
ps:经典胡言乱语,胡说八道
老病友了
每一章都可以看做一个单独的故事,希望能让大家笑一笑

小说:从精神病院开始重生

类型:都市生活

作者:久到地老天荒

角色:王天涯慕子衿

评论专区

官路豪门:作者:懵懂的猪

乡间轻曲:weishi

江湖遍地卖装备:经典强推

从精神病院开始重生

《从精神病院开始重生》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5章 爷爷的锦囊妙计

客厅里,王天涯猛的一下站了起来:“爸,要不我亲自去找顾晚秋道个歉?看看她能不能原谅我?”

王大鹏义正言辞道:“你是我王家的继承人,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干这种低三下四的事?”

心里却想:儿子啊儿子你去道歉也没用啊,我都要给人表演节目整活了,这都没用你去能有啥用?

哎?说不定儿子活比我好,有比我好的节目能打动人家呢?要不让他去试试?

不行不行,就这损色贱兮兮的,万一活确实不错,真成功让人家小姑娘消了气,我们前期的努力不就白做了吗?

“儿子,我在这把话撂下,你要是敢去和人家小姑娘道歉,我凤雏就当没你这个儿子。”王大鹏气势汹汹的道。

“咱们王家在京州也是有头有脸的,你要是真去给人道歉这丢的是我们王家的脸啊。”

王天涯嘴上说着行不去道歉就不去吧,心里却想着:咱家的脸还用我丢?您老人家一个人就丢完啦!

一提王家谁不知道您凤雏的鼎鼎大名啊!

可王大鹏自己还感觉凤雏是别人对自己的尊称,别人一叫他凤雏立马眉飞色舞洋洋自得。

王天涯突然想起了一些怪事。

……

王金龙和王大鹏为什么能并称并称卧龙凤雏呢?

开始好像是因为大脑袋外国电影看多了,进去家族企业以后想做股神,利用家族资金疯狂炒股,美其名曰投资。

不知道是大脑袋对绿色情有独钟呢还是外国电影看多了,就认准绿色股票的疯狂买进,不绿的不买。(国外绿色表示涨)

王天涯自己猜测第一种原因可能性比较大,大脑袋至今未婚可谓老单身狗了,可能以前真的受到过创伤,大脑袋是个有故事的人啊!

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总得有点绿。

婚后的中年男人道:“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在替你默默负重前行罢了啊。”

无一例外,大脑袋买的股票全都爆跌。

大脑袋瞬间成为股市的神话。

当时不少股民都费劲心思的打听大脑袋要买的股票,一时间洛阳纸贵。

有人问为什么要打听大脑袋买啥?排除错误选项啊!

大脑袋进军股市以后替无数中小股民减少了很多损失,以至于家族强迫大脑袋退出股市后,很多股民也跟着退出了股市。

这是为什么呢?

如果你习惯了考试能排除几个错误答案,忽然以后不能排除了你还会想考试吗?

大脑袋卧龙的名声由此传开,被无数人信服。

那王大鹏凤雏的名号又是怎么来的呢?

最开始是因为王大鹏和大脑袋是从小的兄弟,两人整天凑在一起,大家很震惊,何人有资格居然能和卧龙这样的高士形影不离?

大家一打听才发现王大鹏是王金龙从小的兄弟,处于对卧龙的尊敬大家爱屋及乌的就称王大鹏为凤雏。

说起来王大鹏能得到凤雏的称号还是沾了大脑袋的光。

人们还真是有点冤枉王大鹏了,王大鹏虽然看着很傻很天真的样子,但是进入家族企业这么些年来,企业总资产居然没缩水。

相反的是还增加了,虽然上升的很慢,但每年一步一个脚印总在上升。

这就很了不起了,难道是王大鹏傻人有傻福?

或者是王大鹏偷偷排除了兄弟大脑袋的错误选项?这至今是一个谜。

万万没想到,王大鹏小心翼翼的经营公司这么多年,临了还是败在了大脑袋的手里。

卧龙名不虚传!

王天涯心里想:老爸啊老爸,仅凭烂尾楼这事你就有实力有资格和大脑袋叔叔并列。

……

“爸,那咱们现在怎么办啊?”王天涯问道。

“还能怎么办,收拾收拾滚蛋啊。”

“你去江州到子衿公司上班,我和你妈去乡下你爷爷那。”王大鹏懒洋洋的说道。

王天涯心里不禁想,老爹啊老爹你心真大啊,这么大的家族企业败在你手里了你就不感到愧疚和伤心吗?

王天涯憋不住了问道:“爸,爷爷都退休这么多年了一直在乡下无忧无虑的养老,您就不怕爷爷听到消息受不了这个打击?”

王大鹏嘴上叼着烟斜了一眼王天涯说道:“你知道你爷爷当时把公司交到我手里的时候是怎么和我说的吗?”

王大鹏背起手眯着眼任凭烟灰自然而然的掉在地上,缓缓得说出来当时的情形。

老人拉着王大鹏的手说,我老人家厌倦了商场的尔虞和都市生活的喧嚣。

我已经看开了视钱财为粪土,我决定去乡下干干农活修补一下家里的祖宅。公司就交给你了。

你我还是放心的,唯一的变数就是你那个兄弟大脑袋,以后没什么事就少联系吧。

临走之前爸给你一个锦囊,以后公司遇到重大危机以后你打开锦囊,可保你后半生衣食无忧。

……

王天涯听到锦囊眼睛亮了起来:“爸,锦囊呢?凭爷爷的能力和人脉说不定真能让公司起死回生呢?”

“你不会把锦囊弄丢了吧?”

王大鹏虽然背着手,但嘴上的烟已经燃了三分之二了烟灰楞是没掉。

王大鹏一口气把剩下的烟抽完,舌头顶了顶烟嘴用力一吐,烟蒂准确无误的飞进了烟灰缸。

“爸,您才艺还挺多,这不是您表演节目的时候啊,锦囊呢?”王天涯很迫切的想知道爷爷到底留下了什么妙计。

王大鹏从胸口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皱巴巴破旧的红色锦囊扔给了王天涯,说道:“你自己看吧,我贴身收藏了这么多年,前两天才刚打开。”

“我看了以后本来想去乡下以后留给你的,我后来一想,我前脚刚走你小子后脚肯定马上就打开了,索性现在就让你看看吧。”

王天涯接过锦囊小心翼翼得打开。

嘴上还埋怨道:“爷爷留给你的锦囊妙计肯定是无价之宝,你怎么能说扔就扔呢,万一我没接住掉地上摔坏了怎么办。”

王大鹏没好气的说:“你自己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王天涯小心再小心的从锦囊里抽出了一张泛黄的小纸条,过程用了一分钟,手心和额头都出现了汗珠。

旁边的王大鹏笑了,自己当时不也是这样吗?

王天涯只见纸条上写着六个大字:

我在工地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