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制棺人(张正阳战神重生)完结版在线阅读_(张正阳战神重生)热门小说

悬疑惊悚小说《极品制棺人》目前已经全面完结,张正阳战神重生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战神重生”创作的主要内容有:我叫张正阳,从小父母双亡,被爷爷带大
爷爷开一棺材铺,是远近有名的制棺人,他有一小棺材,里面藏着神秘,我一直敬而远之
那天,我看到纸人对我说话,大病一场,住院时,看见护士姐姐与医生有染,之后医生被护士姐姐杀死
我发现护士姐姐是梦游杀人,便帮她隐瞒下去,并且与她一起埋了医生的尸体
直到有一天,护士姐姐怀了医生的女儿,让我当她女儿的父亲!
我不管怎么看,都觉得这女儿,长的和我实在太像了!
记忆不免回到住院的那一夜,我似乎做了一个不可言说的梦……

小说名:极品制棺人

类型:悬疑惊悚

作者:战神重生

主角:张正阳战神重生

极品制棺人

《极品制棺人》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5.多年不见的张东篱

我不知不觉来到的这个地方,不是别处,正是村子里的那个诊所。

自从当初我说的那个谎言,黄医生外出旅游去了,被村民都知晓之后,黄医生便不再出现过。

村里人多少有些怀疑,可便在那之后又有谣言说黄医生在外面发达了,不打算回来了。

我当时并不知道这些谣言是怎么兴起的,只知道黄医生的失踪这件事算是这么瞒过去了。

而当我再次从回忆中惊醒之时,不知不觉已然出现在诊所之外,脸朝里面看去,突然有一种比较强烈的好奇,想看看张东篱是否还在里面。

我没有了解过张东篱当年是否已经跑了,或许在黄医生死后张东篱已经逃跑了,而我在那之后为了避嫌,也就不再出现在这地方附近,因而不确定。

我只是看到里面黑漆漆一片,还亮着几抹红光,像是神龛上的灯具散发的光芒,也可能不是。

诊所里面通常是不会放神龛的。

我怀着好奇走了进去,心中有些忐忑,记忆被拉回三年前,我与张东篱发生联系的那个夜晚。

那一夜,我看到了惊心动魄的一幕,也做了人生中第一个难以抉择的决定,帮张东篱隐瞒杀人的事实。

而最近,我同样面临了一个难以做出决定的选择。

张东篱曾是一名大学生,或许有关这方面的事,可以请教一下她,她是过来人,多少能给我一些建议。

“有人吗?”我冲着里面的黑暗问了一句。

“护士姐姐,你在家吗?”我又问了一句。

人已经进入黑暗的诊所。

里面的样子几乎没变,布局和三年前完全一样,柜台里面的药物,种类也似乎没换过。

但里面并没有开灯,一片黑暗。

我向着那个类似于神龛的方向缓步走去,担心发生什么磕碰摔倒。

没一会儿,我来到那发出红光的东西面前,这才发现,果然是神龛。

我心里有些想法,莫非是张东篱杀人之后畏罪,每天烧香拜佛?

但我看着神龛上面的神像,看不出什么来头,只知道这神像不寻常,面目狰狞,不像是什么正经神,更像是凶神之类的。

我对神像也失去了兴趣,正准备去其他房间看看,突然感觉背后有人,同时那个多年以来被从背后监视的感觉再次出现。

这感觉如此熟悉,以至于我判断出来,背后之人就是张东篱。

我一个转身,果然和张东篱碰面,险些身子就贴在一起了。

“护士姐姐,你靠我这么近做什么?”我被惊吓了一下,问道。

“靠近你,闻一闻你身上的味道和三年前是否不太一样了,是否在外面沾染了别的女人的味道?”张东篱调侃似的对我说道。

这感觉仿佛她和我很熟一般,所以可以多年未见还能这般说话。

我很快也就适应这种微妙的感觉,毕竟自己和她也算是同一条船上的人,我替她隐瞒实情,也算是一名共犯了。

如果张东篱吃子弹,那么自己也很可能关监牢。

如果是那样的话,前途也就毁了,就不会有选择继续读书或者继承爷爷衣钵的问题。

张东篱似乎察觉到我对她有一些生疏,她对我浅浅一笑,指着旁边的沙发,说道,“坐吧。”

我有些谨慎的坐在沙发上,开始在微光环境中打量着她。

三年过去了,没想到张东篱越发出落得性感妩媚。

多了一股成熟魅惑,她的脸很耐看,让我情不自禁多看了几眼。

张东篱也坐在我旁边的沙发上,随意地将身上的外套一脱,里面竟然没穿多余衣物,只露出蕾丝边内衣,“这天气可真热,你要不要来点饮料?”

她笑着问我。

我觉得有些口渴,便说道,“给我来点白开水吧。”

我不敢向她索要饮料,而且白开水就很解渴。

张东篱起身前去厨房,我看到她一扭一扭的腰肢,以及白皙背上,那两条黑色蕾丝连接的细带,像是在勾引我去解开一般。

压制着脑海中那种不正常的想法,我挪开了目光。

这才察觉到有些诡异的地方。

诡异的不只是诊所内多出来的神龛,有的还是,屋子里一片漆黑,明明有灯却不开灯,仿佛黑暗是为了掩盖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一样。

我起身,想去开灯。

啪嗒几声,我拨动了开关,灯却没有亮起,这就奇了怪了。

可以确定诊所内没有停电,不然神龛上的灯具就不会亮,可客厅的灯不亮,是因为灯坏了吗?

我心中不免假设着想着。

很快张东篱端来了一杯水,散发着热气,热气钻入我鼻孔,顿时脑海一片清明。

我喝了几口,觉得缺水的症状缓解,便放下水杯对张东篱问道,“张姐,这三年你都一直待在诊所里吗?”

我其实想问,黄医生死后,张东篱为什么不逃跑。

“这里有我的工作,我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待在这个小地方,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就行。”张东篱的回答让我感到意外。

她似乎没听明白我问的是什么意思,而我也不好再问什么,只是缓慢喝着杯中的开水,眼看着水要喝完了,我放慢了速度。

自己本想着找个人倾诉一下心中烦恼。

放下水杯,我正想就是否继续读书这个问题问一下她有什么见解。

可突然听到里面某个房间传来婴孩啼哭的声音。

我震惊了一下,张东篱不是单身吗,什么时候有孩子了,难道说她结婚了?

张东篱也听到孩子哭声,看向我尴尬地苦笑了一声,说道:“是黄医生的孩子,你想要看看吗?”

我当即了然,那一晚看到的景象再次浮现脑海,我还有些觉得难以想象,但事情确实是发生了。

我没有回应,只是觉得造化弄人,心底有些无法接受。

张东篱却已经从里面抱出了婴孩,用温柔的声音哄着他。

我看到婴孩肥嘟嘟的脸,这是婴儿肥,婴儿的食量会比较大,一天至少要喂养超过五次,不然饿了就会哭闹。

张东篱也不避讳,扯下身前最后一块遮羞布,给孩子喂养。

似乎觉得里面黑暗便没有回避我一般。

我有些面红耳赤,正打算走人,张东篱却从背后叫住了我。

我惊愕一下,心想她是不是有事想请我帮忙?

“正阳,孩子太可怜了,刚出生就没有爹,我想……给他找个爹,你看……你行不行?”张东篱的话从背后传来。

我的身子一颤,顿时不知道应该如何做反应。

但我还是转过身去,用不知所措的眼神看向了她。

张东篱对我噗嗤一笑,“这就被吓到了吗?这孩子怎么说也和你有一点儿关系,如果不是你隐瞒我杀人的事,孩子恐怕没有机会降生。”

“那我要做他的干爹吗?可是,我丝毫准备也没有,我什么都不懂啊。”我紧张得额头上有冷汗滑落。

“你又不是他真正地爹,瞧你紧张的。只要你以后多照顾一下我们母女俩就行了,也没让你为我们做牛做马。”

我被说的面红耳赤,但心中也没那么多犹豫了,当即满口答应下来。

上一个烦恼没有解决,现在又多了一个烦恼。

心中顿时叹息一声。

心想自己真的有能耐当好一个爹吗?

我的父母在我三岁时便撒手人寰,我心中丝毫没有任何当父母应该有的知识,甚至我觉得自己更适合当爷爷,毕竟我是爷爷亲手养大的。

“先别急着走,过来这边坐。”像是担心我立马跑掉,丢下她们母女一般,张东篱对我招了招手。

我于是回去坐在她身旁,她则是将怀中的婴孩放在我怀中,“你来抱一抱孩子。”

我心中紧张,以前有见过村里的大叔抱别人家的孩子,不管怎么哄都会哭,毕竟不是亲生的,大概率会哭。

我抱的话,恐怕还真会哭闹。

然而意外的是,孩子落入我怀中,竟是不哭不闹,还冲着我笑。

我有些惊喜,怀疑是不是张东篱给孩子说好了,在我怀里别闹?

但怎么想也不太可能,毕竟孩子才多大点,连人话都听不懂。

“这孩子,长的和我有些像……”

都说女儿相貌特征像父亲,而儿子像母亲。

我怀中张东篱的女儿,竟是有几分我的相貌特征,我的鼻梁比较高,这孩子的鼻梁也比较高,而且唇形也相似,耳朵也相似。

我突然有些看懵了,印象中隐约记得,黄医生是低鼻梁,大耳垂,完全和这孩子反着来。

而这孩子特征又和我相似,莫非孩子是我和张东篱的?

不可能。

我也知道这不可能,毕竟我和张东篱之间是清白的。

只是,多少心中也会觉得古怪。

“这孩子和你真像。”张东篱像是在暗示什么一般,开口说道。

我冷汗流淌下来,记忆再次回到三年前诊所之夜。

我记得当时我迷迷糊糊中做了一个梦,梦见张东篱压在我腰上折腾我。

难道……那并非只是一个梦那么简单……

震惊地摇晃着脑袋,我咽了咽口水,心说这事不可能。

当时的我才多大点岁数,还处于懵懵懂懂的年纪,应该不可能吧。

张东篱用手肘碰了碰我,问道,“正阳,你在发什么呆?这孩子其实还没有名字,你给起一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