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娇女搞事业)萧蘅赵寒然_萧蘅赵寒然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穿成娇女搞事业,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汐缪”,主要人物有萧蘅赵寒然,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现代花样滑冰运动员萧蘅意外穿越成了云城萧府的不受宠的小女儿,在这里斗姨娘、比冰嬉、开酒楼、搞设计,一路高歌猛进先收萧府又嫁赵府,成为云城一抹传奇的色彩······

小说名:穿成娇女搞事业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汐缪

主角:萧蘅赵寒然

穿成娇女搞事业

《穿成娇女搞事业》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宴后算账,搞钱最重要

果真不出萧蘅所料,刚到家萧临连沐浴更衣的时间都不给她便将她叫去了大堂训话。

萧蘅看出萧临脸上的愤怒但也懒得去解释什么,反正自己如今再怎么解释这一场责罚也是免不了的。

萧临让萧蘅跪于大堂之上冰冷的语气让人忍不住发抖:“我竟不知我这个女儿有如此本事,这些年你倒是藏得很深啊!”萧蘅冷笑一声:“是啊!这些年我也忍得挺辛苦的。”

萧临抬手便给了萧蘅一巴掌:“逆女,今日你让我萧家颜面尽失,竟还如此大言不惭!”

萧蘅的嘴角流下一丝鲜血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但还是不卑不亢的说:“我今日拿了冰嬉宴的魁首父亲不开心吗?难不成只有姐姐取得魁首才算圆满不成?难道我就不是萧家的女儿?”

萧临被萧蘅问的哑口无言,此时穆姨娘却赶了过来,看着跪于厅堂狼狈不堪的萧蘅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得意,可是听到自己的女儿萧骊不住的哭泣还是恶狠狠地推搡着萧蘅骂道:“骊儿哪里对不起你,你要如此毁她的名声,让她背上残害手足姐妹的骂名以后还怎么嫁人啊!老爷,你可要为骊儿做主啊!”

萦霜听到此语便想上前替萧蘅争辩但被萧蘅拦下,萧蘅抬眼看着面前这位偏心的父亲:“今日若非萧骊将我推下山坡那萧府便有两位小姐名扬云城。我这人就是如此,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既然萧骊想毁了我的名声,那她也别想独善其身!”

萧临再次抬手给了萧蘅一巴掌:“逆女,你这是要毁了萧家啊!来人,来人······”

萧蘅捂着脸笑道:“父亲可别忘了,我是冰嬉宴的魁首,今日姐姐名声已毁,萧家若还想攀龙附凤便只能靠我,父亲可要想清楚!”

萧临愣在原地看着面前这个自己从不曾真正了解的女儿虽然恼怒可萧蘅的话十分有道理,若萧家想东山再起只能靠萧蘅的姻缘,因此萧临只能忍下这口气:“今日之事不能不罚,今夜你就跪在祠堂思过,明早再回房吧!”

萧蘅早就料到有如此结果倒也不再顶撞,但萧骊也别想全身而退······

萧蘅看向萧骊说道:“父亲,那姐姐······你打算如何罚她呢?毕竟她残害姐妹已是人尽皆知,若父亲不罚传出去名声可不太好!”

萧临失望的看着萧骊,没想到自己十几年竟养出了一个蛇蝎女儿,他闭上眼缓缓说道:“大小姐残害手足照家法,责打三十板子,在自己房间闭门思过一月,不得外出!”

萧骊听见萧临此罚立刻大哭起来:“母亲,你求求父亲,不要啊!三十板子下去女儿哪还有命啊!”穆姨娘恨不能长在萧临腿上可还是难以改变萧临的决定,萧临让人将萧骊拖了出去自己则甩袖离开了。

萧蘅带着萦霜去了祠堂直接一副懒散的模样坐在了蒲团上,萦霜见状劝阻道:“小姐,还是跪好吧!我们不能对萧家祖先不敬,况且若是老爷半夜过来可怎么好?”

萧蘅拉着萦霜坐下来:“你放心,经过今天这一遭我保证萧临以后都不想见到我更别说大晚上为了监督我还来祠堂转一圈。”

萦霜看着面前这个随心所欲,随遇而安的小姐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萧蘅见萦霜一脸无语的样子一把将她搂到怀里:“放心,饿不着你,冰嬉宴已过我也该开始搞事业了!明天你找几个人在城中人口流动大的地方给我搭个棚子,我要开个面摊!”

萦霜有些为难的看着萧蘅:“小姐,我们没有那么多银钱了。”萧蘅大吃一惊:“啊?不会吧?我要求已经很低了,只是一个面摊又不是酒楼!”

萦霜委屈巴巴地说道:“小姐,这些年穆姨娘对小姐多有克扣,您经常几个月都没有月钱,冰嬉宴上您的衣服和鞋子也是用那些积蓄做的,虽然最后您没用上。还有您那天弄得什么烧烤,又花了不少,我们真的没有多少钱了!”

萧蘅哭笑不得:“明天把我的那些略微值钱的首饰当掉以解燃眉之急吧!”萦霜见萧蘅心意已决只能说道:“好吧!”

第二天一早萧蘅就带着萦霜大摇大摆地回了房间沐浴更衣后就命萦霜将那些不常用的首饰拿去当铺当掉。萧蘅将冰嬉宴上所穿的衣服和鞋子丢给萦霜:“这个,也拿去当掉吧!”

萧蘅将衣服丢给萦霜后心中略有不舍,眼前仿佛还是那日赵寒然替自己脚踝上药的情景。

就在萦霜领命准备出门时萧蘅便叫住了她:“那个······把冰嬉宴上穿的衣服给我,不当它了!”

萦霜将那些东西当掉之后就找了些匠人帮忙搭棚子,大约三天后就能搭好开张。

萧蘅这几天都在忙活着面摊的事也没理会隔壁院的事,不过萧骊被打了三十板子这一个月都别想下床,穆姨娘心疼女儿估计这一个月都不会来找自己的麻烦。

开张前的那天萧蘅与萦霜去置办了部分食材放到面摊到了晚上才回到房间。

回到房间的萧蘅只想躺在床上睡觉,可是赵寒然一早就在房间里等着她了。看到赵寒然在这萧蘅直接瘫坐在椅子上:“你怎么抽这种时间来啊?我可没有力气给你做饭了!”

赵寒然笑着丢给萧蘅几张银票:“我听说你要开面摊就来资助一下你!”萧蘅将银票塞还给赵寒然:“无功不受禄。再说了一个面摊我还开得起。”

赵寒然硬要将银票给萧蘅:“你就拿着吧!就当是付我那几天的饭钱了。”萧蘅见赵寒然心意已决便将银票收入怀中:“那就当你入股好了,以后面摊我分两成利润给你如何?不许拒绝!”

赵寒然拒绝不过只能接受:“我以为我们二人可以不必算的这么清楚!”

看着赵寒然慢慢凑上前的脸萧蘅一时看得呆住了,但当那张脸真正凑到自己面前的时候萧蘅直接用手糊上了他的脸嘀咕道:“妖孽!”

赵寒然见萧蘅害羞便不再逗她:“今天早点休息,不过明天晚上记得给我留碗面!”

赵寒然从窗户一跃而出,萧蘅红着脸骂道:“真把这当自己家了?”萦霜在旁边看着气急败坏的小姐笑出声来:“小姐,我从未见你这样过,你对赵公子很不一样呢!”萧蘅听到后脸更红了对着萦霜骂道:“你这小丫头浑说什么?”

萦霜笑道:“这赵公子与传闻中的不一样,我感觉他对小姐格外上心。”萧蘅心中有一丝得意却还是骂道:“臭丫头,还不去睡觉,明天有你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