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宠妃倾城,皇帝不经撩》清瑶弘历_《清穿:宠妃倾城,皇帝不经撩》全本在线阅读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清穿:宠妃倾城,皇帝不经撩》,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清瑶弘历,故事精彩剧情为:【架空清朝+后期独宠】
清瑶一觉醒来,发现竟然穿成了将来会断发惨死的乾隆继后乌拉那拉氏
前有和她姑母不对付的婆婆,前宫斗冠军钮祜禄氏,后有历史上乾隆的白月光富察氏,怎么看都是送命题!清瑶决定珍爱生命,远离乾隆
谁曾想到,弘历早就对那个小人儿情根深种,只想着将她迎入府中
选秀大典,她装病,他也装病,天真的清瑶以为自己成功了
直到被抬上花轿成了弘历的侧福晋,面对弘历的深情表白,清瑶才发现这历史偏的好像有点厉害
说好的白月光是富察氏,说好的恶婆婆,为什么这剧本打开方式不对?
说好争风吃醋的后院,为什么一个个那么和谐?
清瑶:“皇上,臣妾想断个发”
谁想弘历将她堵在墙边,温柔道:“朕不许”
清瑶委屈巴巴:“可是历史上说您不爱我”
弘历:“哪个在那边胡说八道,小心肝你可是朕的命啊!”

小说名:清穿:宠妃倾城,皇帝不经撩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商静姝

主角:清瑶弘历

清穿:宠妃倾城,皇帝不经撩

《清穿:宠妃倾城,皇帝不经撩》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御花园偶遇

“皇后,这便是你那侄女清瑶吗?朕上一回见她,才那么点大,如今竟也这般大了,看来朕真是老了啊。”

婉云下意识心中一喜,但面上却并不改色。

“皇上说笑了,清瑶这孩子臣妾今儿还在夸她,说是这么多年没见,竟长得这般标致了,而且都到适婚年龄了。”

清瑶悄悄地抬起头打量了一下坐在最高位的那两个人。

对于这位历史上出了名的好皇帝,清瑶的好感度那是相当高的。

只是没想到,帝后感情看起来似乎并不差,看来那些所谓的历史也未必是真的。

固然最后是熹妃成了人生赢家,儿子还成了皇帝,可似乎并没有传闻中那般受宠啊。

不过转念一想,历史向来都是由胜利者书写,只要成功了,很多东西都可以篡改。

比如还有版本说,雍正帝最爱的是年妃呢。

只是看了那么一眼,清瑶便低下了头,毕竟她现在还是一个未出嫁的格格,若是一直盯着人家不放,那才是真的不好。

好在清瑶很快就被美食所吸引,一直默不作声吃东西,吃到最后撑住了,这才作罢。

清瑶后知后觉发现自己似乎吃撑了,原本想要忍耐一下,但实在是难受,便只能对着那尔布说:“阿玛,我吃多了有些撑得慌,想要出去走走,待会就回来。”

那尔布很是宠溺地笑了笑说:“你去吧,记得早点回来,还有皇宫不可乱走,否则撞到他人可不好。”

清瑶并没有注意到,在她起身离开之后没多久,另一个身影也跟着她离开了。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清瑶向来都不太喜欢参加这种大型的晚宴,因为总让她会有一种拘束的感觉。

但前世自己的身份,再加上她又是出生于医药世家,也免不了应酬,所以倒也不是完全不能适应,只是单纯不喜欢而已。

好在这晚宴上的食物还足够美味,也真的吸引了她的视线,否则清瑶一个人坐在那边只怕得郁闷死,还得接受着其他人的打量。

她抱着胳膊走着,心里却十分疑惑。

按理来说,这历史上的孝敬先皇后应该跟自己没有那么亲近来才对。

上一次见面还是十多年前的事情,就代表这位姑母对于自己根本就不重视,可为何今天莫名其妙就要喊着自己进宫?

如果只是单纯邀请参加晚宴的话,又为何要单独让自己先进宫呢?

明明可以让自己和那尔布一起过来的。

而且问的还是那些莫名其妙的问题,还提到了弘历,总觉得怪怪的。

清瑶苦思冥想了半天,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然而等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然走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她摸了摸脑袋,尴尬地嘟囔了句:“糟糕,刚才在想事情,这也没注意自己走到哪里去了。完了,我该怎么原路回去?”

当清瑶往后退了几步,准备转身掉头回去的时候,却突然撞到了一个人。

她吃痛的摸了摸鼻子,眼中瞬间有了水汽。

“谁啊,怎么突然出现在我身后?”

一声轻笑声自头顶传来。

清瑶摸了摸鼻子,有些好奇的抬起头一看,只见是一个长相十分俊美的男子,正笑盈盈地看着她。

按理来说这一号人物清瑶应该是不认识的,只是她隐隐看过去,总觉得这个男人似乎有些眼熟啊。

但又想不起来具体在哪里见过。

“你是……”

那人似乎很不满意清瑶不认识自己,手中的折扇轻轻敲击了一下清瑶的脑袋,道:“傻了,昨儿才救了爷,怎么今天就认不出爷了?”

清瑶这才反应过来。

“你是昨天那个人,叫什么宝弘的?”

弘历没有直接拆穿,而是指了指不远处的亭子说:“不如我们去那坐着说说话吧,我看你也走了一路怪累的。”

他不提起来还好,一提起来清瑶也觉得自己的腿好像有些酸,便也接受了他的提议。

对于她的身份,清瑶其实并没有怀疑什么,因为今天是晚宴,来参加晚宴的人很多,很多大臣也带上了自家的嫡子来着。

从面前的男子从衣着打扮上来看,应该非富即贵,看来是个重臣的儿子。

等到两人坐下之后,清瑶这才开口调侃他:“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坐不住呢,没想到你也一样坐不住,趁着别人吃饭偷偷就溜出来了呢,对了,那你的伤怎么样了?”

弘历没想过会在晚宴上遇到这个心心念念的人。

昨天他派手下去调查了,结果人走到半路上还跟丢了,气的弘历砸了好多的东西。

连今天的晚宴原本他也是没有心情的,只是没有想到他会在晚宴上真的见到清瑶。

而且还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

竟是皇后的侄女乌拉那拉·清瑶。

方才在席上上的时候,弘历听着皇阿玛跟皇额娘的对话,也想起来自己十多年前确实见过清瑶,就是那时候清瑶还很小,所以一下子也没认出来。

十多年前,弘历也正是贪玩的年纪,偏偏雍正又是个对皇子十分严厉的皇帝,每日的课程安排都十分紧凑。

甚至于他还每天会过来抽查皇子的功课。

强压之下必有叛逆。

弘历记得那一次他确实叛逆逃出去玩了,为的就是想要清净一下。

他不明白,为何同样是皇子,自己就要比别人更加优秀?

也就是在那时候,弘历第一次见到了跟随父母来宫中拜见皇后的清瑶。

那会的清瑶年纪不大,吃的又圆滚滚的,就算弘历这种不喜欢小朋友的,却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那会清瑶真是一笑起来,感觉眼睛就只剩条缝了。

她不知道自己身份,却一直跟在自己后头,说要和自己玩。

弘历自然不耐烦,他好歹那会也十几岁了,被人瞧见跟一个小孩子玩,怕不是会被他人笑话。

可惜清瑶就像是一个小尾巴一样,一直围着他转。

哪怕弘历凶她,清瑶也不生气。

只是在弘历吓唬她说,池塘里有妖怪时候,终于把小丫头给吓哭了。

看着小丫头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弘历也有些手足无措,他哪里会安慰人。

但好在小孩子本来就比较好哄,几句话就被弘历给哄好了,又跟在他的后头喊哥哥。

那一次逃课被发现了,后果就是挨了顿板子,只是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小丫头。

一时间,各种喜悦瞬间涌上了弘历的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