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随心所欲)叶槐独孤久贱全集免费在线阅读_叶槐独孤久贱最新热门小说

完整版古代言情小说《快穿:随心所欲》,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叶槐独孤久贱,由作者“独孤久贱”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女强,没有强制任务,无固定CP,替不替原主报仇随心】
叶槐是一只修炼万年的平平无奇槐树精,不欲成神,便以历练为名,到三千小世界玩耍
女主咸鱼本性,能阴人不哔哔,渣的明明白白,谁也不爱
但有cp的每个小世界双C
女主三观不代表作者三观

小说名:快穿:随心所欲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独孤久贱

主角:叶槐独孤久贱

快穿:随心所欲

《快穿:随心所欲》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4章 三公主狠虐驸马04

叶槐神识一扫,就知道这人还是个雏,干净。

但被叶槐瞧上了,即使日后叶槐不要他了,也不准他再找别的女人。

否则,就只能让他死。

没办法,她就是这么霸道。

主要是叶槐性子懒,毕竟是一棵树嘛,她估计也不会上天入地搜罗美男,还是有很大可能,就跟季钰凑活着过一辈子的。

孩子是别想了。

没有哪个凡人配让她生孩子。

但如果季钰不答应,那么也请他去死好了。

没人能够拒绝了叶槐之后,还活得好好的。

闹呢?她脸往哪搁?

季钰闻言,倏地攥紧了拳头,瞪着眼睛看叶槐,想弄清楚她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三公主此言当真?”

叶槐耷拉着眼皮:“当然了,但本公主绝对不会生孩子,这点你要有心理准备,愿不愿意就给个痛快话吧。”

叶槐不喜欢跟人吵架,也不喜欢跟人摆事实、讲道理,因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立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道理。

她不否认唇枪舌剑的厉害,但她的原则是,能不废话就少哔哔。

“属下,”季钰出声,膝行前驱几步握住叶槐的脚,抬眸冁然而笑,“乐意之至!”

叶槐用另一只脚的鞋尖抵住他的下巴,也缓缓笑了:“算你识相,再给你个恩赐吧,到了榻上,本公主允许你肆意妄为,酣畅淋漓为止。”

反正做那种事精疲力竭,对她的修炼也有好处。

叶槐觉得,既然女人可以要求男人对她嘘寒问暖,无微不至。

那么男人同样可以要求女人满足他们的心痒难耐,欲罢不能。

再加上叶槐注定不能给他一个孩子,也很可能不会给他一个正大光明的身份,在某些时候,就任他开心吧。

季钰眸光微闪,攥着叶槐的鞋子问:“那么,我们何时开始呢?”

叶槐嘴角一抽:“随你吧。”

话落,天旋地转。

叶槐就被公主抱了起来,季钰露出一抹邪笑:“多谢公主体贴,属下活了那么多年,还没尝过女人的滋味儿呢。”

“为何?”叶槐勾住他的脖子,视线扫过他光洁的下巴,落在他微凹的喉结上。

“以前不知道,现在,可能就是为了等待今天吧。”他脚步生风地抱着叶槐进了卧室,留下一众眼观鼻鼻观心的新人婢女。

叶槐被粗鲁的扔在床上,陷进褥子里,随即,季钰欺身而上……

很好,叶槐迷迷糊糊想,男人在榻上那么温柔干嘛?

就该充满侵略性,就该一刚到底。

她果然没看错呢。

她这具身体能不能长命百岁,就要看每天运动量够不够。

叶槐这边春海潮升,萧家可就天崩地裂了。

半死不死的萧允泽刚被喂了毒药扔回萧家,萧侍郎的怒火还没来得及酝酿,抄家的圣旨就颁布了下来。

同时宣读的,还有萧允泽被强制与三公主和离的圣旨。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那么一人陨落呢?就是树倒猢狲散。

萧侍郎一家被捧的久了,难免飘飘然起来,贪赃枉法,无恶不作。

如今被两卷圣旨打回原形,遭了灭顶之灾,也是咎由自取。

但因着原主之前对萧允泽予取予求的态度,他们都还存着一丝希冀,赶忙趁乱把痛不欲生的萧允泽送回了公主府。

说是要让他在公主府当牛做马。

想要用这种方式,博取叶槐的怜惜。

日后好东山再起。

但这永远是不可能的。

报仇要趁早,恶心的人就不能让他有机会在你面前蹦跶。

虚与委蛇?那是没能耐之人做的事。

叶槐来到这个小世界,第一时间就给萧家每个人安排好了所有的结局。

除萧允泽外,萧父萧母不死也会流放,萧大哥道貌岸然,自然也是流放,萧小妹有几分姿色,就毒哑了充入教坊司,这辈子也别想出头。

从这里可以看出,叶槐是真的不喜欢说话,也不喜欢别人有太多说话的机会。

她从不小瞧任何一个人,男人、女人。

萧小妹那么小就心思歹毒,所以叶槐不会给她任何摆脱苦难的机会,更不会让她在达官贵人出没的教坊司借子上位。

至于萧家其他的庶子庶女,倒是可以留一线希望给他们。

并非叶槐心存仁慈,而是她也欣赏遇事迎难而上的人,

大燕嫡庶的地位有着天壤之别,所以当初母后上位时,父皇几乎把她前面位分高的妃嫔全部找由头、捏罪状处理掉了。

母后才能名正言顺当皇后,太子哥哥和她才能名正言顺当嫡子嫡女。

这个年代,庶子庶女们活着本就很艰难,没道理还要因萧允泽他们承受无妄之灾。

将来能不能出头就看他们自己吧。

估计也是没什么希望。

但这都不是叶槐需要在意的了。

她只是一个高高在上、混吃等死、无所不能的公主而已。

事实证明,她眼光是真得不错。

季钰任劳任怨守候了她一辈子。

叶槐看在他即使越来越老,也没变得油腻的份上,没有抛弃他。

父皇母后也曾怀疑季钰对她图谋不轨,但叶槐保证只把他当做消遣,永远不会给他兴风作浪的机会。

可是,直到季钰七老八十,依旧是公主府的钉子户。

季钰临终前,卧病在床,很想和她葬在一起。

叶槐被哭唧唧的老头子哭得心烦,终于给了他一个名分,让叶槐哥哥的孙子帮她们赐了婚。

季钰得意地笑了。

叶槐叹气,你说,都一把年纪了,这叫什么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