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相机能解世间愁)国斌唐芊芊_我的相机能解世间愁全本阅读

《我的相机能解世间愁》是由创作的关于主人公“扑街仔飞飞同学”的火热小说。讲述了:无良公司一夜跑路,销售员国斌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一夜之间穷困潦倒,众叛亲离
就在他绝望之时,无意之中发现父亲送他的相机竟然有超能力,从此,用相机开赚钱开万事屋,他一步步走上了人生巅峰!

小说:我的相机能解世间愁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扑街仔飞飞同学

角色:国斌唐芊芊

评论专区

她是纯爱文女配[快穿]:它来了它来了!花木柔中期必崩的预言再次应验了!最新一章,女主主动要求在青楼为老鸨献唱一首现代情歌!

死灵术士闯异界:开 头好恶心,后面不知道

天下无双:软蛋主角的种田故事。

我的相机能解世间愁

《我的相机能解世间愁》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1章 缘起

好想死……国斌举起挂在胸前的老式相机,对着镜子为自己一张照片。他努力地想让自己笑笑,却始终也笑不出来。快门声响起,一瞬间,脑袋!像是被人用棒子狠狠地敲了一下。身体越沉重,仅有的理智也被一双手从灵魂中一点一点被撕扯出来,原本暗藏在内心深处的情绪在一瞬间喷涌而出。悲伤、愤怒、以及情绪极度低落后散尽的疲惫和绝望,国斌的意识慢慢散退,他的身体被不知道什么东西所夺去。

国斌从茶几上拿出一把水果刀,朝着自己心脏用力刺去,刀尖划过皮肉时,流淌的液体刚接触到手,晕血的强烈眩晕感让他不得不冷静下来,这不是他的意识,但这是他的念头,这是他为自己拍照时的一闪而过的想法。

“怎么会这样……”

来不及细想,国斌先处理一下伤口,好在自己严重晕血,伤口不是很深,刀口也并不大,仅仅是浸透了几张卫生纸就不再流了。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个样子,唯一的线索就躺在地上的相机,这是他爸爸在他大学毕业时送给他的。老式却充满机械感,每次按动快门时,那清脆的声音,那齿轮环环相扣的转动都让他爱不释手。

摄影,那是他大学学的专业,穷三代的专业。好在他们家还是有些家底可以让国斌挥霍,他也幻想过自己可以登上艺术的殿堂。

他像一个艺术家一样对着街道,山水,人群,留下一张张极尽设计的剪影,为了拍出一张令自己满意的照片,他无数次坐过了站,无数次在调整角度的时候撞到各式各样奇奇怪怪的东西。国斌甚至有一次为了取景偷偷潜入女厕所,尽管他尽力解释了,但是同在厕所的妹子们显然,**也没有对他的辩解点头。在社交软件上射死之后,国斌再也没有干出类似的事情。

也许是时间让他逐渐明白,从小镇做题家到艺术家之间原来是差了“易”点。穷三代是真真切切要穷三代的。大三的时候国斌自学了编程,不过,现在他在一家房地产做销售。

国斌坐在客厅,反复把玩着手中的摄像机,尽管给自己拍照前已经好好的擦拭过了,但上面残留的灰尘让他打一个大大喷嚏。

“阿嚏!啊……啊,阿嚏!”

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两个喷嚏给国斌脸憋红透了。按着快门的手不知不觉中按了好几下,他抬头看了看眼前的电视,黑色的屏幕上倒映着自己的脸。

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接下来的2个小时,他的邻居一共听到了2000多声喷嚏声,要不是实在摸不清楚情况,120救护车估计早就停到楼底下了。至此,只要有国斌出现的地方人们都会不自觉的戴上口罩,即使没有接触,人们还是会用消毒液反复清洗暴露在外面的皮肤。

国斌躺在地上,深深的呼吸了几口,一连串,两个小时,不间断的喷嚏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五脏六腑都快要打出来了,他好困,好想就这样睡去。

“坏了……”

曾经的自己从远处慢慢走来,慢慢变得清晰。记忆里的画面一张有一张的浮现,像是学生时代老师做的PPT,真实又枯燥。

“我丢!我不会就这样去了吧。”国斌心想这走马灯来到措不及防,拼命挣扎却没有起任何作用。

上班第一天,在自称狼王的小领导指示下,国斌抽肿了自己的脸颊,像个原始人一样放声高喊出公司的口号,也学着和客户来回拉扯,甚至逐渐放下了尊严。也许是这几分拼劲儿感动了领导,给到国斌的单子越来越好。虽然不能收大钱,但是维持生活还是足够了。攒下的钱也够拿下一套房子的首付。有了落脚地就有了结婚的希望,在工作之余也能继续发挥大学的余温,到处拍拍照,虽然大部分是拍房子周围的风景给客户看。

国斌在地上躺了一会儿,情况明显有了好转。走马灯也一下子闪回到最近的时间。

国斌望着空荡荡的毛坯房和那一张公司破产的公告,他对未来一切美好的幻想变成了美丽的泡沫,消失在无尽的夜空之中。

有的人可以留在人间不动声色的蒸发,有的人却被迫来收拾这一堆留下来烂摊子。

他明白自己作为中介的风险,交易双方只要有一头出现问题,他辛辛苦苦编织的网络就会全盘皆散。单个客户都还好,最怕就是交货方可崩盘。说什么资金链断裂,明明口袋赚的满满的。

嗯,还是当老板好啊,再亏也亏不到自己头上。

公司也不是没有管,但是也没有完全管,把对方给的缺斤少两的违约金散给几个中介后就人间蒸发了。

现在压力来到了国斌身上,这两天就是因为这破事儿让他筋疲力尽。也好,趁此机会好好休息一下吧。

叮铃铃……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国斌强撑着身子从茶几上拿起了手机,还好,自己习惯把手机放在最边边儿,要是手机在茶几中间,这不要了他老命了。

是妈妈和妹妹的电话。

没事儿……接吧。不能分享的痛苦在父母的面前变成一张扭曲到不能再扭曲的笑脸,不过身为中介,假笑他是专业的。

“哥,你咋在地上躺着。”是妹妹的声音。

“地上凉快,咳咳……”

听见了国斌的咳嗽声,妈妈抢过来手机。又是问身体情况,又是让国斌注意身体,唠唠叨叨地说了一大堆,国斌听着心里一阵暖,拼了命坐了起来。

几句寒暄之后,妹妹抢过来妈妈的手机,冲着手机笑着问国斌什么时候回来,带什么好吃的好玩的回来,听得出来,她想他了。

钟表在滴滴答答的响,每一声都在拷问国斌的心。

“等哥哥忙完……很快就能回去。”

“好吧,你快点回来哦。”尽管有些失落,但是毕竟有了盼头,妹妹又把手机递给了妈妈。母子二人随便聊了两句之后就挂了。国斌也稍微恢复了力气,他要继续去处理自己的事情了。

国斌捡起那个让他痛不欲生相机,决定先把这个相机收起来。在没有弄清楚这玩意到底有什么用前,处理这种危险物品还是小心为妙。

至于为什么突发奇想给自己照相呢?国斌在翻照片的时候发现自己从来没有给自己照过相。他猛然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他从未观察过自己,他对自己的认识还停留在那个帅气逼人、意气风发的少年(自认为)。看来岁月和生活在他的脸上留下了痕迹。

也是时候给自己来一张了。

做遗相也好。

“呸,好个锤子好。”国斌摸了**脯上隐隐作痛的伤口,暂时打消了这些负面的想法。

太邪门了,这相机像是把自己锁定到照片里,照片里什么状态他就一直会呈现出什么状态。这种超自然的现象对他来说实在是不能接受。不过这些事情还是等到日后再研究,现在他要面对的是他曾经的业绩,那些烂尾房的客户。

按照他们的要求,国斌要在后天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但这怎么可能呢,交货方没有任何回来的迹象,去抓他们的人也没有任何有利的消息传来。他是他们的救命稻草,但是自己确确实实没有拯救他们的能力。

剩下的这两天国斌没有出门,就窝在家里准备好一切能准备的东西,能收集到的所有的信息和以及他现在可以拿到的所有的钱。

他已经准备好接受客户们的审判了。

临走前他看见了那台留在茶几上的老旧相机。

带上吧。

虽然国斌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但包越鼓,东西越多可能心里就越有底一些吧。

关上门的那一刻,国斌知道,自己再也回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