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南星浅煜陌)穿越后我成了太子未婚妻全章节在线阅读_(穿越后我成了太子未婚妻)全本阅读

火爆新书《穿越后我成了太子未婚妻》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思迩”,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顾南星穿越了,没有见不得人的身份,没有爹不疼娘不爱,没有要咄咄逼人想要退婚的太子,相反,这太子还铁了心要娶她?

小说名:穿越后我成了太子未婚妻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思迩

主角:顾南星浅煜陌

穿越后我成了太子未婚妻

《穿越后我成了太子未婚妻》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花灯会

小二走到二楼的雅间,敲了敲门:“东家,楼下有个戴面纱的小姑娘找你。”

房间内有两个男子,一个身着白衣,一个玄衣,好像正在商谈着什么。

“哦?姑娘?容弦,又是你在哪里背的桃花债?”玄衣男子开了口,有些玩味地问道。

“不知道,难道是…阿彩?翠翠?不对…你才背桃花债好吧!你跟那相府大小姐十六年的婚约我都还没有说呢!”名为容弦的男子炸了毛,像一只发怒的小猫。

为什么说像小猫呢,因为虽然已经成年,但是他的脸仍然看不出是十八,白皙的皮肤看上去如同鸡蛋膜一样吹弹可破,在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迷人,又长又密的睫毛像两把小刷子,随着呼吸轻轻的扫过肌肤,黑玉般的眼睛透出一丝不羁,如樱花般怒放的双唇勾出半月形的弧度,如果不看眼神,很难看出他是一个花花公子。

只不过说出的话倒是有些违和:“小爷去去就回。”

“快去快回,我先把计划画成简图回来给你看。”玄衣男子伸了个懒腰。

“就你那鬼画符。”容弦撇了撇嘴,跟着小二下去了。

“嘿嘿。”

顾南星等了小半天没等到人,经不住菜肴的香味没忍住,叫了另一个小二想点菜,正无聊地翻着菜单。

“不知姑娘找在下何事?”容弦打量着面前的姑娘,衣裳和首饰都不像是寻常人家穿的,而且自己好像也不认识这位姑娘啊?

“嗯…您家…还缺卖唱的吗?”这个东家还挺帅诶,被盯着还有些不好意思,害。

“卖唱??”容弦看不懂面前的姑娘的举动,一个看起来就不像寻常人家的蒙面女子要给他家酒楼卖唱,怎么听怎么怪。

或许是京城哪家小姐的特殊癖好?反正他知道家中贫困的女子不会花大价钱去买一件好看的衣裳就为了卖唱那几个钱,那件衣裳都够普通人家里吃一年了,不值得。

“东家?就这一次。”看着想事情的容弦,顾南星叫了一声,企图让容弦回神,然后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

“叫我容弦就好。”啊这…京城的女子百分之七八十都应该认识他吧,这个姑娘叫他“东家”的语气很认真,像是不真的认识他一样。不会吧不会吧,京城里还有完全不认识他根本没听说过他的贵族小姐?

“姑娘由于你是没有计划安排上去的,所以报酬可能会少一些。”容弦说着,打算把从顾南星这里报酬的一半分给台子上的阿沅姑娘,阿沅家里不富裕,但是长得好看,也算是他们酒楼的招牌了。反正他觉得这姑娘应该也不会在乎这点小钱。

“没有,我打算倒贴一点给台上的小姐,毕竟暂时抢了她的饭碗。”顾南星从荷包里拿出自己的小金库里的钱,放在了桌子上。

!!!

自己给阿沅的一个月也就五十两,这姑娘拿出一百两今天一晚上当阿沅唱两个月歌了。

果然,不简单,不简单,自愧不如。

“说吧,你是不是想引起我的注意。”容弦看着面前的女子,思来想去,也只有这一个意图了。

顾の懵逼.

我知道你帅但是根本不认识你好吧,就想看看有没有跟她一样来自现实世界的人,而且容弦像个小正太她也不好这一口啊。

“就说给不给唱吧。”都把我逼急了都。

“给给给给。”能让阿沅得的钱多一点,何乐而不为呢。

“谢谢东家,我只有一首,很快的,唱完阿沅姑娘可以继续上台。”顾南星自己在府里自己听过自己的声音,听着还可以,就是不知道自己的声音加这首歌能不能闻名了。

经过深思熟虑之后,顾南星打算唱一首《琵琶行》,好听又好记而且容易辨认。

顾南星借了阿沅的琵琶,缓缓走上台,压了压声音,缓缓开口。

吃饭的客人有些疑惑为何阿沅姑娘突然被换了下去,看着台上的戴着白面纱的姑娘,突然有些好奇。

“浔阳江头夜送客

枫叶荻花秋瑟瑟

主人下马客在船

举酒欲饮无管弦

醉不成欢惨将别

别时茫茫江浸月

忽闻水上琵琶声

主人忘归客不发

寻声暗问弹者谁

琵琶声停欲语迟

移船相近邀相见

添酒回灯重开宴

千呼万唤始出来

犹抱琵琶半遮面

转轴拨弦三两声

未成曲调先有情

弦弦掩抑声声思

似诉平生不得志

低眉信手续续弹

说尽心中无限事

轻拢慢捻抹复挑

初为霓裳后六幺

….

江州司马青衫湿

江州司马青~衫~湿!”

还好顾南星也学过一点琵琶,虽然弹错了几个音但是差别不大反正别人没有听过的也不会有人知道哈哈哈哈。

一曲后,顾南星鞠了个躬,走下了台子,一片寂静之后响起了掌声。

顾南星勾了勾唇,自己的计划算是成功了一小半。

但是突然想着时间不早了,怕有人巡逻或者被山药发现她不在,便匆忙的跑了出去。

“容弦,这个女子是谁?”浅煜陌坐在楼上,从曲初时便看着顾南星唱到结尾,眼里透出几分激动。

“我的桃花债, ”容弦白了他一眼,却发现浅煜陌的眼神不对,乐了,“浅少爷动心了?”

“你觉得?”浅煜陌倒是把话塞给了容弦。

“我觉得这个姑娘刚刚跟我说话的时候虽然蒙着脸,但是也看得出是个美人,还有她说话的时候,那个声音你刚刚也听了,婉转悦耳。还有那个她说占用了阿沅的时间于是拿了一百两的锭子出来赔偿,而且那首曲子也没听过,应该是自己谱的…唉,反正比那个被宠坏了还喜欢寻死觅活的大小姐好的多哦~”容弦叹息者摇了摇头:“就是不知道是哪户人家的姑娘,居然没有见过小爷我,虽然小爷承认是有一部分女子没见过小…等等,你还坐在这里干什么?你喜欢就赶紧去追啊!”

看着自己的好友正看着姑娘离去的背影发呆,赶紧推了一把。

浅煜陌只是看着那个背影陷入了沉思,沉思后赶紧追了出去。

带着轻功buff的浅煜陌很容易地就追到了顾南星。

“嗯?”woc刚刚后面不是还没有人的吗?等等…面前这个男子皮肤白皙,鼻子高挺,眼睛是顾南星不知道什么眼型的好看眼,就像小说里那些清冷俊秀的少年,这时正认真地看着她。

再等等,晚上加帅哥,狐狸精!

“姑娘刚刚唱的曲子叫什么名字?”浅的试探。

“你问这个做什么?”顾南星虽然心里有点警惕但是她并没有表现出来。

“因为未曾听过,所以有些好奇。”看着镇定的顾南星浅煜陌随便找了个理由。

“琵琶行。”顾南星说了出来,看着浅煜陌的表情变化。

“姑娘自己谱的?”

“不是,一个朋友给我的。”看着浅煜陌眼中只有好奇并没有其他情绪,顾南星随便找了个理由,想要甩开这个不知道哪里来的男子赶快回府。

“那位朋友有给其他的谱子吗?”

“他…在现在已经在另一个世界了。”顾南星故作着伤心的样子,想着自己可能回不去了倒还真哭出了几滴眼泪。

“对不起姑娘,在下是无意的,冒犯了姑娘,既然故人已逝,还请姑娘早日放下。”浅煜陌看着眼前哭得伤心的女孩,告了辞。

顾南星见浅煜陌没有缠着她了便带着泪匆匆跑了。

浅煜陌看着顾南星离去的背影想了起来,会不会是这位姑娘以前与一个和他一样来自现代的男生交往,然后他因为什么特殊原因死了或者是回到了现代,使得姑娘如今只有一个人。

又或者是…是那位姑娘的父亲什么的?

但是不管是什么,“那位朋友”已经不在了。只是今天姑娘恰好唱出来罢了。

他本以为可以收获些什么的,却又感觉隐隐不对,又不知道哪里不对。

顾南星换下了白裙子,穿回了自己改造的裤子,像着出门那样进了府门。

悄悄地回到了婵云轩,没有人发现。

顾南星因为今天太小心翼翼而且运动了所以很快便入睡了。

没有人发现昨天的顾南星出过门,只当是顾南星身子不好所以睡的早。

顾南星一觉醒来,发现自己那件装13的裙子好像找不到地方放。等等,其实和那些衣服放在一起也不会有人疑心的吧,反正昨天那个女子别人也不会认为是她。

毕竟她也有一点原身的记忆,虽然表面上是个惯坏了的大小姐但是她也靠着这个性子替一些人解了围。比如李知府家的女儿被一个混混调戏后顾南星直接用鞭子把那个男人打得半死不活,因为那个混混在那个地区也有点势力,而且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李知府并不是很敢动他。

说起来,顾南星的脾气其实也不坏,只是被人传的很骄纵,毕竟在那些人眼里她只不过是一个仗着家里势力大于是想打谁就打谁的娇蛮大小姐罢了。但是她已经不是那个顾南星了,她也和原身的性格不一样,不知道还有多久的时间,她会不会露馅 。

害,走一步看一步吧。

既然她穿过来了,想放出去的“暗号”也已经唱过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及时行乐,把想做的事情做个遍。

她们家有钱所以可以吃好吃的,穿好看的,还有游山玩水,嗯…因为不知道在这能待多久,所以就暂时这么过吧,突然有点小期待。

“小姐。”山药敲了敲门。

顾南星把门打开,握住了山药的手:“山药山药最近有没有什么节日啊?”

山药把手抽了出来:“这个月下旬有花灯会。”

看着山药拿出去的手,顾南星陷入了沉思,按道理来说她觉得这个朝并没有特别的封建严厉,所以山药是害怕我还是嫌弃我…

“山药你是不是嫌弃我?”顾.泪眼汪汪(装的).南星盯着山药。

“没有没有,只是小姐自从醒过来就变得有点…奇怪。”山药看着顾南星这个架势有点害怕。

“山药,你要相信我,我永远不会苛待你,只是现在我的行为和以前有点不一样,你要习惯。”我记得以前那个顾南星好像也没有对山药怎么样,但是后来想想如果一只老虎突然吃素还想亲近人是有点奇怪。

“是。”

“那山药花灯会是干什么的啊?”顾南星听着很像电视剧里那种贼好玩的灯会?

“花灯会是在晚上举行,那个时候除了摆摊和开店的,路上的行人全都是未婚的青年男女,有婚约的也可以一起出行,但是必须要戴着面具,单身的青年男女若是遇到了心仪的人才可以摘下面具。”山药想了想,又说道:“那天有许多的活动,而且晚上全城在戌时都会燃放烟花,也可以和心仪的公子小姐一起去看。”

“哦~”感觉还可以,不过有点像相亲,但是可以去看看。

“小姐你以前不是对这些不感兴趣的嘛?”山药有些好奇。

马甲掉了嘤嘤嘤。

“如果我不找一个心仪的,难道要和五皇子绑紧吗?”虽然五不五皇子无所谓啦,但是如果真的叫她嫁给一个未曾谋面的人她也不会同意,还不如去逛逛,虽然有婚约但是其实她也是未婚不是吗。

“好吧,小姐奴婢…我为您穿衣…咦?”为什么小姐自己穿上了?刚刚山药还没有在意,但是发现顾南星的已经穿好了,虽然知道顾南星有点变化但是还是有些吃惊。

“以后我自己来吧。”等等,马甲掉了*2

“不是,今天这个是我醒的比较早自己穿就会了,以后如果我起不来还是山药你替我穿。”终于圆回去了,虽然听着还是有点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