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康熙只要我一个)景素玄烨全章节在线阅读_景素玄烨全章节在线阅读

完整版古代言情小说《清穿之康熙只要我一个》,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景素玄烨,由作者“来盏茶”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一个坚信历史唯物主义的人突然穿越了是什么体验?
景素:……我很想思考一下可是我刚挨了打的屁股不允许
为了活下去,景素麻溜的开始树立人生理想
理想一:狗到25岁出宫!
夭折原因:活着太难,得往上爬
理想二:苏麻喇姑真体面,我也想当!
夭折原因:我看上了皇帝(不是)
景素哭唧唧,自己是个善于认命的,当初二话不说便认了穿越的命,后来认了做忠仆的命,再后来认了做宠妃的命,也不知道以后还要认什么命
康熙大手一挥,我要你一辈子认心里有我的命
她到了一个送错花都能没命的年代,最后却把冰凉的双足塞进了天下之主的怀里
“放肆!”
“冷

“……就这一次

之后夜夜被暖脚的景素忍不住内心OS,康熙大帝你莫不是个恋脚癖?

小说名:清穿之康熙只要我一个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来盏茶

主角:景素玄烨

清穿之康熙只要我一个

《清穿之康熙只要我一个》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宫女

“瞧我,这小丫头来承乾宫好几日了,只见了我,”荔枝指了那穿着丁香色,梳着小两把头的宫女,“这是你景佩姐姐,和景环一样是承乾宫的大宫女,不过景环专门伺候贵妃娘娘起居,你景佩姐姐有手艺,管着承乾宫的账册呢。”

景佩轻轻抓了下荔枝腰侧,便坐在了离景素床榻两步远的小凳上。

桌子上果然看见了几本厚厚的账册。

“别听你荔枝姐姐胡说,什么手艺不手艺的。这点心是贵妃娘娘赏的,午间这顿点心还没来得及用呢,早间那会儿吩咐小厨房给万岁爷炖的汤便炖好了,景环跟着一起送去了。我想起荔枝这屋里有个病了的,便端过来了,正好也跟你荔枝姐姐说说话,你荔枝姐姐这让人心静,我总是会来的。”

荔枝坐在了景佩对面,拿起了针线篓子里绣了一半的绣绷,看了看自己绣到哪里,“快吃吧,我已经吃过了,这都是给你留的。”

景素道了谢,一边吃着点心喝着茶,一边看两个姑娘。

终于在点心将将吃完,只剩一个花蕊含在嘴里的时候,景素想起这位景佩姐姐给她的熟悉感从何而来了。

景佩长着双眼角稍稍吊起的丹凤眼,两弯柳叶状的眉毛,微微挑起来的。

眼睛很是晶亮,一副很是精明的长相。

这姐是王熙凤化身嘛……

和自己大学时候教会计实务的老师长的好像。

景素默默收回视线,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天知道她刚刚意识到这姐长得像她财务老师的时候差点噎着,那被数字与公式支配的恐惧。

景素没忍住又看了一眼,悄咪咪下了个结论:学财务的人不一定都长得像凤辣子,但财务届头部人士长得一定都像凤辣子。

像我这种五官圆圆钝钝的长相,看着就不那么聪明的,果然需要哲学明智,需要马克思恩格斯黑格尔等等给自己指明人生方向。

啊,我的偶像们。

景素内心悲呼一声,如果穿越这件事能把我带到你们那儿去就好了。

谁都行,我不挑!

呃,马克思年轻时候很帅。

凤辣子景佩姐姐早都觉出景素在往她们这边看,呵呵一笑,“你总是往这边看什么呢?可是想方便?”

方便?

景素想起这是啥意思,囧了囧,又有些羞愤。

我好歹快三十岁了,哪能这么控制不住自己,吃完喝完就想上厕所。虽然现在只有十三岁,也不至于啊!

景素摇头,连忙否认。

可景佩看她脸红成这样,却是认定了的,“小嫩丫头还知道害羞呢!不用管我,想方便就说,这么小的孩子别憋坏了。”

……她果真泼辣爽利。

她是憋红的脸,可是是被糕点噎的。

“不是的,……景佩姐姐。”看在糕点的份上,叫声姐姐。

景素随便编了个理由,“我躺三天了,有些无趣,想听你们说说话。也想看看荔枝姐姐绣花,我是不太会这个的。”

这话真是夸大。

她是压根儿一点都不会。

景素来这边儿也三天了,除了这副瘦弱又带着伤的躯体,原主什么也没给她留下。

景佩依旧爽快,听完景素的话便站起身来,“那咱俩把这桌子挪的离她近点,正好我也多跟她说说咱们这承乾宫……”

景佩想起前几日景环跟自己说的话,景素是为了气钮妃以及彰显贵妃娘娘自己慈善才留在这承乾宫的,意识到景素并不能跟荔枝似的只窝在这承乾宫,于是便改了口,“正好我也好好跟你说说这宫里的规矩,你荔枝姐姐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只知道照顾她那些花祖宗,要想好好活,你可得听我的。”

桌凳都摆好了,人也就位了,桌上还有茶水以供润喉。

景素莫名有些兴奋,我的天,怎么感觉回到了大学时“寝室夜话”栏目了?

景佩滔滔不绝,从宫女日常行为规范,说到如今后宫格局,荔枝时不时也补两句。

正说到钮祜禄氏和佟佳氏的后位之争,突然有人敲门。

“景佩姐姐,您在屋里吗?贵妃娘娘回了,正叫您过去呢。”

……故事讲一半就很不道德。

可是景佩心硬,并未觉得自己不仁义,反而是剜了景素一眼,“小嫩丫头眼睛长得倒是好,露出个懵懂样子我就忍不住讲更多。”

剜了一眼还不够,又伸出手指点了她的头,“这账都没太算完,今晚要点灯熬油了。”

说完,抄起账本,疾步出了门。

景佩刚到正殿,就听到一阵瓷器破碎的声。面上却是没有惊慌,反而露出了个又得意又惋惜的奇奇怪怪的的表情。

就知道这汤羹是送不成的,还好我把那套瓷胚雪白,点着山水墨画的上好茶具收了起来。别说这样一挥手臂全砸了,就是一个茶盏磕破个边儿,都够我心疼的。

惋惜是因为,贵妃用的物件儿哪有差的,摔东西是痛快,可是这可都是银子啊!

景佩迈进屋子之前,收了脸色,取而代之的,只剩下心疼:“这是谁又惹我们娘娘生气了!”

景佩撇了一眼地上,只有那副今早刚换上的已经半旧了的茶具碎片,跟景环交换了个眼色以资鼓励:你这次报信及时,想要啥跟姐说。

景环成功接收到,很是满意,于是接过了话茬,“还能谁让咱们娘娘气着,左不过是自己夫君呢!”

佟佳贵妃原本气到脸上的肉都几乎发颤,一听这话,竟平静了几分。

“夫君”这两个字简直挠到了佟佳贵妃心里最痒处,她多么希望康熙是自己夫君,只是自己一个人的夫君。

“哼,万岁爷哪里是本宫的夫君,明明是本宫的主子!”佟佳贵妃终于坐了下来,却是垂了几滴泪,“如果本宫是皇后,是他的妻,他怎么会把我拒之门外。”

景佩觉得这贵妃主子真是拎不清。

就是皇后,也是万岁爷的奴才。

“娘娘您又多虑了。奴婢十岁出头就进宫了的,也算是知道些。咱们万岁爷自亲政以来,是十分勤政的,每年一入了冬,总是有地方发生雪灾的,万岁爷进后宫从来都是少的,这会子又赶上南方叛贼作乱,万岁爷不得闲也是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