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风老鬼63(赌石狂徒)全集在线阅读_《赌石狂徒》完结版在线阅读

小说《赌石狂徒》,现已完本,主角是夏风老鬼63,由作者“老鬼63”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夏风大学刚一毕业,就被亲戚卷入非法集资的公司里,被骗的亲戚朋友满腔怒火全部倾泻在他的身上,迫不得已,他惶惶离开家乡,隐姓埋名,直到他来到了西南边陲的小镇……

小说:赌石狂徒

类型:都市

作者:老鬼63

角色:夏风老鬼63

评论专区

梦游仙武:水 干

抢救大明朝:在明朝,在旧社会,优资还是共,都离不开土改。

世界第一校长:看过《重生之大文豪》的都知道。书才一百来章,作者写作技巧高,节奏非常好,爽点足,金手指给力,非常会装13——简直太好看啦~~~。这是本写音乐的书,不剧透了。攒章中……

赌石狂徒

《赌石狂徒》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4章 杀‘猪’技巧

事有凑巧,一对三十多岁夫妇刚好走到古姓小姑娘摊位前,拿起石头,用手电笨拙地照着看。

夏风和程哥相视一笑,这就是来旅游的。

男人背了一个双肩包,不过放在了胸前,从事翡翠这行的人都是单肩包,双肩包放在前胸不方便看石头,单肩包放在腋下也是为了防止被偷,做这行的人都带着大把现金。

夏风瞟了一眼,看得出来这对夫妇绝对是有钱人,男人穿着一身耐克运动装,手腕上的手表应该是万国牌的,夸张的表盘异常硕大。女人穿了一套连衣裙,衣服的品牌夏风不认识,但却背了一个LV的单肩包。

这两样东西的价格都是过十万的,除非是赝品。

夏风很喜欢瑞士手表,对各种瑞士品牌非常熟悉,他曾买过一个浪琴的手表,可惜第一次挨打就被打坏了,他只好放在了家里。

浪琴和万国相比,犹如公司小白领和老板的距离:浪琴最便宜的手表仅仅几千块钱,而万国手表入门级的不低于十万块。

夏风注意到两个人的气质都非常好,举手投足间带着一份自信,夏风不由得心脏怦怦直跳:

‘猪’来了!

这是瑞宁做翡翠的商人对内地那些人傻钱还多,敢来瑞丽淘石头的人侮辱性称呼,当然,也就是私下叫叫。

瑞宁做翡翠生意的人最欢迎这样的客户:

对翡翠原石啥都不懂,就是胆大钱多还敢花。

夫妇两个人问了几句,古姓小姑娘听不懂两个人带着口音的普通话,两个人又看了一眼夏风的石头,没发现心仪的石头,随着人流又来到程哥的摊位前。

“老公,你看那块头多绿呀,真好看!”女人指着一块小石头说道。

男人拿起石头,用手电照了照问道:

“这块石头怎么卖?”

程哥马上就来了精神,他站起来说道:

“老板,这块石头三万,不讲价,我跟你说,这是缅甸最好场口木那的石头,你估计没听说过,我们行内有句话,叫木那一出,谁与争锋…”

男人噗呲一笑:“你这是屠龙刀啊!”

程哥笑着说道:“差不多吧,木那的石头绝对是精品,你看外边露出的那些绿色,一个戒面都得上万。”

石头不大,也就几百克,男人在手里把玩了一下说道:

“太小了,没啥意思。”

程哥连忙说道:“要大的我也有,就是很贵,当然品相那是绝对完美。”

女人看了程哥一眼说道:

“你先拿出来看看。”

程哥按耐住激动的心情,连忙说道:

“这可是我的宝贝,轻易不拿出来。”

说着他弯腰从柜台下面的柜子搬出一块用编织袋装着的大石头,程哥故意小心翼翼地把石头放在柜台上。

去掉编织袋,石头完全呈现在两个人面前:

整个石头有棱有角,大概有二十多公斤,整体大部分都是白色,其中一面全是绿的,但裂纹不少,横七竖八的,犹如利斧砍过一样,整个面犹如铺满绿豆子,色彩非常浓郁。

男人眼睛一亮,连忙把手电按在绿色上,即使是白天,绿豆子也被打的通透。

“太漂亮了!”

程哥抚摸着石头说道:“这可是收藏级别的石头,能传世的,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从缅甸矿山拉回来,光是运费税费就花了我好几万块。”

女人问道:“这里面也是绿的吗?”

夏风一阵眩晕,这个女人真是棒槌。

程哥笑道:“这里面要全是绿色的,这块石头指定过亿了,不过不切开谁也不知道,赌石玩的就是心跳,一刀下去直接暴富。”

他接着说道:“现在从面上看,这绿色一定是从里面冒出来的,否则不能看着这么饱满,我找专家也看过,他们说里面最少能有几厘米厚的绿色,要是那样,这块石头过百万了。”

夏风饶有兴趣地听着程哥对两个人胡说八道。

边上还有几个顾客也在探头看着这块石头,不过没人敢吱声,翡翠交易很封闭保守,一个人在谈石头其他人绝对不能插嘴,否则挨打都不冤。

夏风目不转睛盯着男人看,谁知男人一开口,夏风差点气晕过去:

“我就想买个绿的摆件放在家里,什么价?”

夏风算是看见有钱人了,忒他妈豪爽了。

程哥故意沉吟一下说道:“这块石头我是五千万缅币买来的,加上运费,差不多六千万缅币了。”

女人不满地说:“你就说多少钱吧?缅币我们不懂。”

程哥抱歉一笑,说道:“人民币三十万。”

男人看了女人一眼,女人点点头,看来她是真喜欢。

男人沉吟一下,说道:“绿色真要像你说的那样能进去,你们为什么自己不赌,你是大善人?自己吃亏还要做好事?”

程哥搓搓手,懊恼地说:

“这块石头是我们几个老乡合伙买的,我是真想切开,可惜有两个股东不同意,我也没办法。”

程哥装出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这块石头绝对是市场里表现最好的,也就是你们二位这样有实力大老板来看,否则我绝对不拿出来。”

女人微微一笑:“你说个实在价,我们看合适就买了。”

程哥故意沉吟了一下,说道:“看您二位也算投缘,我少挣点,三十五万,说实话,我们投入的本钱太大,只挣五万块钱,股东们还不一定同意呢。”

男人摇了摇头,他是应该听说了瑞宁这边卖翡翠的人漫天要价:

“我不管你多少钱买的,反正三十五万指定不行。”

程哥连忙说道:“老板,那您开个价,只要超过成本我指定给您,不挣钱都行,您二位都是大老板,我还希望你们多给我介绍客户呢。”

夏风目不转睛盯着程哥,看他精彩的表演。

一让对方开价,两个人都没说话。

对翡翠不懂,不说明他们是真傻,只是不知道这玩意儿到底应该给多少钱,男人拿起手电又开始看石头,似乎在思考如何还价。

夫妻两个人低语了几句,现场人声嘈杂,别说夏风,连对面的程哥都没听清两个人说什么。

等到男人一开口,夏风跳楼的心都有了:

“二十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