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死亡游戏开始的异能生活(林天白露)_从死亡游戏开始的异能生活全本阅读

火爆新书《从死亡游戏开始的异能生活》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李一一一”,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叫林天,正在参加高考,墙上的挂钟显示离考试结束还剩下一分钟,我面前摊着的试卷却是一片空白,就在这时,邻座的考生突然站起来,拿起笔就往我的试卷上乱画一通,嘴里还大吼道:“别交空白卷,不然你就会死!”;我选择相信她,可是到了最后,这间教室除了我和她,所有考生都死了,死状极为凄惨….

小说名:从死亡游戏开始的异能生活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李一一一

主角:林天白露

从死亡游戏开始的异能生活

《从死亡游戏开始的异能生活》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6章 内鬼

接着门口的神秘人举起枪,朝着房顶连续打了两枪,大吼道:“都特么闭嘴,继续考试!否则就俺扰乱考场秩序,直接零分!”

考生们再也不敢大叫了,不少人捂住嘴,可眼里仍旧满是恐惧。

因为在刚刚,第一轮斗鸡一组,第一个输的人被枪杀了,脑袋直接被打爆,鲜血洒满了一地。

我伸着头,强忍着恐惧向前看去。

却看到了一片白花花的肉,我胃里翻江倒海,捂着嘴再也不敢看。

我也怕稍微出声,万一就被判定扰乱秩序,就挨枪子儿了呢!

这时其中一个神秘人说了句:“这样不行,等下输的人拉到最里面的排水口杀,血都放在下水道里,这样地也不会滑。”

我看了他一眼,他耳朵上挂着一副耳机,耳机在闪烁着蓝光。

神秘人旁边的两人点了点头,比赛场地换到了食堂门口,我们这组反而排到了前面。

我往后看去,看见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摊开一个袋子,一块一块装着粉碎的尸块。

我连忙捂住嘴,胃里又开始翻涌。

第一组的第二轮,开始了。

这一轮上场的是两个女生,都比较娇小。

估计是亲眼目睹被爆头的那人,她们现在心里害怕,走路都慢吞吞的,后面的神秘人直接踢了一脚。

“快点!”

两个女生对视了一眼,才不情不愿在人群中走出。

我听到旁边有人在感叹:“多好的女生啊,都还是雏呢,一个小小的游戏输了后,直接就丢了命。”

有人接着话:“是啊,多可惜啊,我单身18年也还是个处呢,谁知道还能活下几轮,我不甘心啊!”

我扭头看去,是后面那组有一脸痘印的男生,他神色愤愤,见我看我,朝我瞪了两眼。

我便不再看他,心里感觉郁闷。

这时两个女生已经开始游戏,她们都盘着腿,互相对视着,可谁都没先开始动。

我们都屏住了呼吸。

我心里清楚,对两个女生来说这局游戏很可能只有一击,无论是谁先进攻,撞击之后都会有短暂的站立不稳,另一个人如果把握好这个机会,很有可能直接就赢了。

但前提是另一个人要挡住进攻。

这两个人根本打不了持久战。

突然,左边的女生动了,蹬着右腿朝着右边女生开始跳,右边的女生握紧膝盖,弯着腰,做好防御的姿态。

这两点女生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左边的女生猛的冲去,像是豁出去了,可越是如此右边的女生越紧张,防御的姿态有些变形。

可谁知进攻的女生就快要撞向她了,却突然停下,左腿迅速抬高,重重的朝女生砸下!

防御的女生所料不及时,重心不稳朝右边倒下。

胜负已定!

围观的考生中传来唏嘘。

游戏失败的女生瘫坐在地,抬起头看着胜利的女孩,她急促地摇着头,眼眶满是泪水,嘴里哽咽:“不,不……”

站着的女生也在哭泣,握着女生的手说:“对不起。”

我和周围的考生都沉默了。

接着瘫坐在地的女生被神秘人拉走,她被抓着头发,在地上两脚乱蹬。

很快,食堂角落传来一声枪响:“砰!”

女生死了。

我心脏狂跳,被这一幕吓得不轻,我听到周围考生的呼气声都变得粗重。

我扭头看向他们,却见他们都在抬头看着天花板。

不对,他们的旁光分明在观察摄像头!

我心中一顿,也跟着看天花板,果然能在旁光看到好几个摄像头。

随机他们低头,开始交头接耳。

我在最左边,侧着耳朵却根本听不到些什么。

右边的一号见我凑过去,还给了我一脚。

旁边的神秘人看到了呵斥一声:“干什么!”

一号脸色讪讪,嘴里说些好话。

我没有注意,却感觉到一号连同其他人看我的眼中满是不屑。

我有些想不通。

接着我又感到一束目光,是白露。

她歪头来我,脸上充满了说不出的味道。

又像是愤怒,又像是无奈,又像是妥协。

乱了,全乱了。

我捏着眉头,不愿意继续思考下去。

游戏一轮接一轮的进行,很快食堂的考生已经消失一半,剩下的人皆是一脸麻木。

角落的下水道已经被血液染的黑红,上面的铁架子上还堆着不少血块,看不出来是人的哪部分器官。

我突然感觉有点口渴,把砸着嘴,引来旁边神秘人的注视。

我扭头一看,我们这组也死了一半人。

轮到我们这组的时候,我才突然想明白,原来我们这组人排斥我并不是因为我抽到了数字0。

而且他们抱团商量,想着人多,趁着考生还没有死去多少联合起来,进行一次反击。

那会儿他们商量着,我拿到了数字0,就跟其他组的数字0找机会,抢下神秘人手里的枪械!

他们正打算喊我,却看我朝着神秘人跑去,神秘人竟然没有开口训斥。

他们有些琢磨不住了,甚至有人怀疑我是内鬼。

他们想着第一组比赛吸引着神秘人的目光,在第二组或者第三组趁着他们松懈时,就开始行动。

但是人群里却有一道内鬼的声音,就让考生们变得不能相信彼此了。

毕竟,他们还都是学生。

以至于到现在,考生该死的都已经死了,他们也没有行动。

我有些懵逼,和着他们那会儿看不起的我的眼神,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啊。

我想通了以后,心里很懊悔。

为啥当时心里全是恶意,怎么想着跟他们联合,说不定现在就有机会逃出去了。

可后悔没有任何用,联合已经不可能了。

考生们互相顾忌,这道裂缝只会越来越大。

白露跑到我旁边问我:“你说这场游戏,是不是有病,是不是无聊透了!”

我点了点头。

“确实,这群人挟持我们就为了玩这些游戏,真的是脑子有病。”

旁边的人听到我们讲话,也跟着插嘴:“就是啊,妈的,真是倒了血霉了要参加这游戏,而且已经过了这么久,**跟家长都没有察觉到问题么,我还要玩这游戏玩多久!”

这人赢得了游戏,淘汰掉了另外一位考生,可他脸上却没有半点喜悦,反而满是恐惧。

我想也是,自己死跟另外一人死,有区别么?

讨论声不断,我们围在一团离游戏场地有一段距离。

“我为了今年这场高考,都已经复读两次了!为什么要让我碰到这种情况,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恐怖分子存在!”

“我有预感我通不过下一场游戏了,这场游戏结束人砍了一半,下一场游戏活着的人只会更少。”

“为什么要玩这幼稚的游戏啊,为什么就不能玩动脑子的游戏!太不公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