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夙慕(萧婉周临怀)_原来是夙慕全文在线阅读

书名叫做《原来是夙慕》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古代言情,作者“熔羊”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萧婉周临怀,剧情主要讲述的是:【爆笑+女追男+甜宠+裸穿】
冤种萧婉打卡西湖,没想到意外穿越,她不是天才没有空间
她就只想撩撩美男,当当一条优秀的21世纪咸鱼,咋回事,她一个了解一切穿越套路的居然被套路了,一切事物不按常理出牌,……..
“天要亡我…..”她仰天大喊,此时身旁的小侍卫含情脉脉“天要亡你,经过我同意了吗
”萧婉不得反手一巴掌“哪来的人间油物

半夜,萧婉偷偷摸摸潜入周临怀屋里,在他怀里撒了撒娇
萧婉亲亲了一下他的脸颊:“小侍卫,本公主再也不骂你油物了,别生气,行不行嘛

小说:原来是夙慕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熔羊

角色:萧婉周临怀

评论专区

我家艺人太没上进心了:瞄了一眼,瞎了眼,我本年度看过最垃圾文就此诞生。看这作者好像有垃圾回收意思,给你直跳明路,去写矽统文吧,不但没人骂,而且天天有人求更新,还加好人一生平安。

神马浮云记:【粮草—】作为另类的架空历史文,本书的历史背景类似于新宋(看过新宋的童鞋才懂)之后的时期。从主角学大宋语言开始,本书就变得妙趣横生,而作者的文较好,驾驭故事的能力也很强!

我来自天朝:太平天国还行,太监弃@届かない恋 挺好的一本太平天国的小说,可惜作者是个土木狗,现在考试,更新不稳定。

原来是夙慕

《原来是夙慕》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3章 他暗恋姐

萧婉坐在铜镜前,打量着自己的“盛世美颜”,画面太美,她有些承受不住。

咋回事!去你六舅的。

好好的一张脸,被大红大紫的胭脂化成这人不人鬼不鬼的,原本的模样都看不出来了。

萧婉直接emo了。

果然!浮夸妆容不是谣言吹的。

马上打了把水壶里的水拿来卸妆一下。

揉搓的差不多了,看了看铜镜里的自己,自信的笑了笑,露出了一个放心的神色,果然,姐还是这般美若天仙。

铜镜由于镀银面反射不均匀产生的变形脸眉飞凤舞,箫婉笑咯咯的在玩这个古代版本哈哈镜,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动静之大,吓的自娱自乐萧婉马上静止了,回过头,直接惊呆了。

周临怀清晰的看到了萧婉的奇异举止,以及她快速变脸,脸上闪过一丝诧异以及替人尴尬。

周临怀刚想说话,萧婉就马上开口“嗨喽”了一声,又开口“帅哥….,呸,侍卫,这个时间,找本公主所谓何事呢?”

周临怀行了个礼,“卑职,救驾来迟,特来请公主责罚。”

萧婉:“……..”原主早就嗝屁了,你这样我很难堪唉,早干嘛不说,今早上才来。

萧婉忍住问候他的家人,没办法,谁叫你是我的真命天子呢,一本正经道?“这样啊…..,没事没事,你下次早点来就好了。

”“不不不,但愿没有下次。”

周临怀:“是。”

周临怀还是这样冰冷冷的脸。

萧婉微微皱眉,再次开口:“侍卫,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周临怀闻言眸子深了深,不是误会而是深仇大恨,心口自然不一的语气很平静的说道,“从 未。”

“那咱多笑容面对,你身上煞气太重了,害怕害怕。”

周临怀:!!!?

煞气!?

周临怀还是面不改色的看着她。

萧婉出门在院子中找了一个视野最好的屋顶,指了指:“你会轻功吧,把本公主带上去。”

周临怀没说话,目光明灭不定的盯着她,这女人想干什么。

“发呆呢?敢不服从我的命令?”萧婉的语气多了几分嚣张,装出几分电视剧中公主样子。

不管怎么样,她现在的身份不是下人,是公主,而且有权有势,人生巅峰呀,想使唤谁就是谁。

“卑职遵命。”

男女授受不亲,奈何……,还好现在并无他人。

他上前,搂住萧婉的腰,蹬地一下,就飞了上去。

“哎~”箫婉惊慌失措的叫了一声,抱紧了箫婉的腰身。

萧婉反应过来,哇塞…..,真有轻功,电视剧诚不欺我呀。

上去之后,萧婉就试探性小心翼翼的找了坚硬些的大瓦片上坐下。

“给钱!我没反应过来就吃我豆腐把我抱上来,你….你心怀不轨。”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箫婉DNA里就都是小财迷的遗传信息。

示意了一下周临怀过来一起,等他一坐,萧婉发现他的耳根子居然红了,虽然有些距离,但在皎洁的月光下看的清清楚楚。

“给钱。”

萧婉心中暗想,这个天好像没怎么样吧?天空湛蓝,空气新鲜,不冷不热的又没挑逗他,害羞什么,莫非!他暗恋姐?!

箫婉脑补一大部韩剧。

说实话不知道为什么,在现实世界,萧婉都没有对哪个异性有感觉,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性冷淡了,或者喜欢同性。

直到那天在岸上睁开眼看到周临怀,第一次心里有种不一样的感觉,那一定就是有好感了。

周临怀坐着也比她高一个头,她只好仰头看过去,伸出手。

周临怀目视远方,心里冷笑箫婉的无耻,伸手将腰间的腰包扔给箫婉。

“态度好点,不然别怪姐姐欺负你了。”

箫婉窥了窥腰包的碎银,像三天没吃饭的狗见了肉骨头一般,两眼发光。

“周监坏?你就叫这名呀?

腰包上绣着繁体字,箫婉勉勉强强瞅出来什么字。

周临怀有些懵,毕竟他形影不离的在箫婉身边,昨天就听到她聊天中说失忆,难道是真的?“卑职周临怀‘,字体是城中店铺定制的。”

萧婉:“哦。”还挺好听的,改天带我也定制一个。“

萧婉觉得想站起来,眺望上京好风光。

然而这一站起来,周临怀也连忙站起来,几乎是同一时刻,萧婉和周临怀贴的更近了,鼻尖都擦到了了她的喉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