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天空》安辰雷娜最新热门小说_(所谓的天空)完结版免费阅读

《所谓的天空》是由创作的关于主人公“爽基斯特”的火热小说。讲述了:特拉莱亚,茫茫宇宙中一颗不起眼的小星球
许多年前,星球上的生物一直在和魔神抗争
直到那天,拿着像从传说中才会出现的大剑的男人将魔君与特拉莱亚一同斩断,战争才得以平息
那个男人,被大家称为“大英雄”
自从战争结束,特拉莱亚分裂成了两个星球,地理位置在西面的一半被命名为怀尔戈,另一半的被命名为露斯特
关于他们的故事,发生在这个叫怀尔戈的星球

小说名:所谓的天空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爽基斯特

主角:安辰雷娜

所谓的天空

《所谓的天空》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所谓的日常

“什么啊,原来是梦啊。”

安辰又睁开了双眼,抬起右手揉揉自己的眼睛后,条件反射般看向了右边的房门。

我记得今天不要上学,布鲁斯大概是叫我去吃饭吧。“咚咚”,随着门被敲响,布鲁斯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啊啊,我才刚起床,你们先吃吧,我马上就来了。”

“嗯,那我先下去了。”

布鲁斯关上了房门,右边传来了他下楼的脚步声。

这个噩梦还蛮真实的嘛!我记得,早上是先……晕死了,还是赶紧洗洗漱漱下楼吃饭吧。

下楼后,安辰径直走向餐厅。该说不愧是自己从小住到大的房子吗,一股亲切感从四面八方袭来。刚踏进餐厅,如同冬日阳光般温暖的笑容映入眼帘:“呵呵,早上好,小迪。”

安辰当然也会以笑容回复这位美丽女士的笑容……

总感觉有什么,说不上来。好像是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但无论怎么样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哈哈,什么叫‘也是’啊?你小子说话记得说清楚点。”布鲁斯只是笑着摇了摇头,也没责备的意思。

“你还是这么懒散啊。”刻洛斯不屑地哼了一声,“就没有什么有意义的事情要去做吗?”

“应该算有吧,我今天要出去野餐。”

啊?野餐?为什么是野餐呢?雷娜确实是约我去她那,但好像没有说是去干什么……反正我印象里是有的。

“果然休息天就是要好好放松啊!”刻洛斯微微闭上双眼,整个身体靠在了椅子的靠背上,活像个晒太阳的老大爷。

刻洛斯冥想正在兴上,一旁的兰迭说了一句话便把他的兴致浇灭了:“可你已经休息三周了哦。难不成,这周你还是想当个懒鬼吗?”

他狠狠地打了个寒噤。一旁的安辰见状,露出了狡猾的笑容。

“那么,安辰你今天就去和布鲁斯爷爷练习剑术吧?可不能当懒汉。”

话音刚落,大家就笑了起来,除了刻洛斯。他的脸痛苦地皱成了一团,仿佛接下来就要进入人间地狱。然而事实上也差不多。等笑够了,布鲁斯拿餐叉指了指安辰,说道:“哎呀,不愧是我养了十七年的孙子,我想说什么都能猜得到。”

“那是自然。”

安辰故意稍稍挺起胸膛。他又感觉有些不对劲,有种很奇妙的感觉,但就是说不上来。脑内经过三秒的思想斗争后,安辰决定不去管它。

今天怎么还是在吃牛排?感觉已经吃了很多次了,布鲁斯到底多喜欢吃牛排啊?不对,好像并没有吃的那么频繁,我记得距离上一次吃要有一个星期了。

“呕呕!蔬菜真难吃!”

让“肉食者”刻洛斯吃下蔬菜依旧难于上青天。这场景自己已经见过好几次了,而且几乎一模一样。嗯?一模一样吗?这家伙在某些方面还蛮顽固的嘛。

“不可以……”

话还没说完,嗓子里突然有一股火辣辣的感觉,就如同有火在灼烧一般;又像是突然涌上来的辣水,喉咙一瞬间被刺激到无法发出声音,痛的连喝水都忘记了。他低下头,剧烈的咳嗽。正当想着找水喝时,又有一阵晕眩感从脑中传来,安辰立刻趴到桌上,才避免了摔跤的命运。

“安辰!”

“我头有点晕,先回房休息了。”

说完,安辰站了起来。一旁的刻洛斯也跟着他起来了:“我送你去吧。”

“谢谢。”

刚从床上起来不久又要重新躺到床上,想想也蛮好笑的。

左看看右看看,只有两面看腻了的木墙。安辰又望向窗户,只能看到对面人家粉红色的窗帘。好闲啊,真的好闲啊,什么事都不能干,只能躺在这软软的床上应付那该死的头痛。大脑深处不知道是想要表达自己的不满还是想给安辰传递什么信息,一阵一阵的“撞击”安辰的头部。

刚开始还很不习惯这种撞击感,没过多久就已经可以无视这种感觉了;刚躺床上的时候自己的家人还会时不时来看看自己,顺便问问自己有什么需求,后来就去各忙各的了;前面还想着找些事情做,现在只能胡乱想些东西……

如果这种症状持续几天我倒还能接受,这样就不用去学校了。一上午就能好的话也行,下午还有时间做些想做的事情。如果今天晚上睡下了,第二天早上起来却发现什么事都没有,那可就糟了,不仅没有好好的度过休息天,还要一恢复就去上学。啊啊,生怪病好麻烦。

——地点:泰伦(国家)——

小街上人来人往,却显得死气沉沉。

每个人都板着脸,像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但也没有任何人抱怨一句话,这就是泰伦,被其他人称为混沌之国的国家。这里无人管辖,力量和金钱就是一切。只要有钱,你可以买到几乎任何这里的东西。当然,如果你无人能敌,就算身无分文也可以“买下”整个国家。

一名个子不算太高的男人正在和猪头人身的店主谈价。那个男人好像要买很多血瓶,也不知道要拿去做什么。也许就是因为买的多,才希望价格能够优惠些吧。他假装没发现边上的小巷中穿着斗篷的几个蒙面男,谈好价后付了钱便离开了店铺。

其中,一个脸上有很多刀疤的男人开口说:“跟上。”简短而有力的命令,他无疑是这个小队的队长了。

买血的男人左手拉着装满血瓶的拖车,往一辆豪华的马车那边走。他走的很慢,像是在散步,大概有自信能轻松解决跟踪他的暗杀者吧。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暗杀目标,他真的强到要闻名泰伦的“弑神”暗杀小队来解决吗?新加入的队员似乎很着急,加了点速但不带一点声音的跑到了刀疤男身边,轻声怀疑道:“老大,我们真的有必要提防这个男人吗?我们有5个人,从各方位直接袭击他不就好了吗?他看起来根本没发现我们的存在啊。”刀疤男轻笑了一声:“你知道为什么我们这么有名吗?因为委托给我们的目标没有一个人能活下来。而做到这一点的原因,是谨慎,谨慎,再谨慎。找到最好的暗杀角度,想出更多的备用暗杀方法,迅速夺取对方的性命是我们暗杀小队的行事风格。”

新来的暗杀者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那个男人拖着车,闲庭信步于五人前方。他美丽而深红的双瞳不知道在看着什么,也许是在想事情吧。终于,他走到了停在十字路口的马车边,双手并用开始运送血瓶。一阵风吹来,男人一头茂密的金发随风飘扬,像是给这场战斗拉开序幕。

“上。”

“咻——”

“咔啦!”

投出无数个飞刀的同时,五人拿出腰间的匕首跟着飞刀一起向前冲刺。啊,他死定了啊,就算是强到可以被称作“无敌”的男人也会这样想吧。

“刚刚那是玻璃瓶碎掉的声音吗?”

新人转头看向自己的老大,却发现老大无比诧异地看着自己——自己的身体布满了红色的,坚硬无比的不可名状固体。紧接着,一股温暖的感觉流进体内,又从体内窜了出去。一瞬间,舒适感,失落感,恐惧感迅速完成了交替。他身上的血被抽干了,那些血以一种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向另外四个人飞去。

“啊啊啊啊啊!!!”

“安德!怎么……”

那红色的东西像是小孩子拿在手里的烟花一般飞快地转动,在他们几个人之间来回窜动。刀疤男不愧是老道的暗杀者,一下子举起匕首往冲向自己的红色不明物体上面砍去。砍到的一瞬间,红色固体变成了液体,散发出他们最熟悉不过的味道,他们终于证实自己的想法——那玩意就是**控的血液。血液迅速贯穿了剩下的几个人,顺便在转动的同时清理掉了所有近乎音速的飞刀,这支小队无人生还,全部死在了十字路口。从天上往下看,简直就是一个巨型的十字架。

“走吧。”

收拾完所有的血瓶后,他坐到了本该是车夫坐的位置,但那里并没有车夫。他大概是在跟两匹马说话。收到主人的命令后,这两匹健壮漂亮的马慢慢跑了起来。过了有一会儿,前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城堡,就像突然从土里冒出来的一样。

在城堡的大门前,管家卡密以微笑迎接了这个男人。

“欢迎回家,布洛德老爷。”

“嗯,我回来了。”

这种日子还要持续多久呢?大概是会一直过下去吧。

布洛德如此想着。

“请问安辰在家吗?”

楼下传来了熟悉的声音,会是谁呢?几年前约好了下次见面就要结婚的女孩子吗?开玩笑的啦。来找我的肯定是雷娜吧,毕竟昨天才说好的,见面什么的。

雷娜跟安辰家中的人打过招呼后,刻洛斯向她叙述了早餐时发生的事。

安辰先是隐隐约约听到雷娜跟家里人说了声“失礼了”,随后又感觉楼下传来了轻快的脚步声,雷娜好像出去了。

出去了呢。没错,她就这么走了。没有人想要和病怏怏的人呆在一起啊,不管是家人,朋友还是同学,大概都不会来陪我吧。

真的好闲!安辰如此想着。

平常这个时候自己会在做什么呢?会是在运送违禁物品吗?

头疼。

也许是在和刻洛斯一起瞎逛?

又疼了一下,哎。

或者是悠闲地躺在沙发上吧,和现在一样,也是躺着。

哈哈,又疼了一下,一阵阵的。

就这样过了一会,安辰都快睡着了。突然,他听到了“砰”的一声,连忙用胳膊支起身子往声源看去。

“雷……雷娜?!”

这家伙,真的不得了啊!居然翻窗进来了!

“是我哦~嘿咻!”

雷娜轻盈的身体从窗上落了下来,她手中还提着一篮水果。

“听说你生病了,我特地来探望你啦。虽然说不能赴约让我有点不高兴,但看在你病成这样就原谅你咯。来,吃苹果,啊~”

还没反应过来,嘴里就被雷娜塞了一个苹果——没洗过的。这感觉,估计跟刻洛斯上次把掉到地上的东西捡起来吃差不多。

安辰连忙拍掉了雷娜的手,苹果也落在被子上。

两个人面面相觑,安辰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痛!”雷娜突然捂住自己的手,可安辰根本没用什么力。

“啊?可能是头晕的太剧烈了,把脑子搞坏了!”

这是唯一能解释的原因,安辰对此深信不疑,直到他看到了雷娜那不可思议的眼神,那眼神就像是老师看着班上最蠢的同学回答的最蠢的问题一般。

“难不成这种头晕会感染吗……布鲁斯爷爷也说过这种病状史无前例啊。”

看着安辰一本正经的样子,雷娜忍不住笑出了声。

“哈哈哈,你那是什么表情啊,我只是耍你一下……”

啧!这家伙!

“来,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烧坏脑子了。”说完便把自己的额头贴在安辰的额头上。

“嗯,很正常。”她的脑袋回到了之前呆的地方。

呼,安辰还没有害羞吗?不可能吧,我都做了这么大的牺牲了……毕竟我自己都那么害羞,他就算再怎么迟钝至少不会对肌肤接触都没感觉吧?

然而安辰是这么想的:好危险,差点就上当了,如果在她面前害羞的话,以后肯定会被玩弄在股掌之中。话说你到底有没有羞耻心啊?

头好像没那么痛了。

“我感觉好多了,应该都是雷娜你的功劳,谢谢你来探望我。”

安辰的眼中一片真心诚意。

“哈,哈哈哈,很,很好,你不能忘记我对你的恩情啊!”

突然的道谢让雷娜不知所措,一般安辰只有被她戏耍的份,所以根本没有料到这种状况会发生。毕竟雷娜对他的好感度还是很高的,仅仅这句“都是雷娜你的功劳”就让她开心了好一会。雷娜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她陷入了慌乱。

“来!吃了这个!”

情急之下,雷娜把剥好皮的翠蔗——这是一种形似香蕉口感却如同鸭梨的水果——送到了安辰嘴边。也许,这更是一种享受,安辰改变了想法。

——安辰家的后院——

“哈啊!”

布鲁斯又一次击飞了刻洛斯。

“好痛……你就不能轻点吗!”

刻洛斯忍着痛爬了起来,为了防御下一次攻击。还没摆好架势,布鲁斯已经绕到他身后把他踢飞了。“要把这当成实战!”

啊啊啊!这个老头都70多岁了还这么有活力,怎么可能打得过嘛!当作实战,说着容易!我才不会去冒生命危险呢,只要跑得快就好了。

“三芒斩!”

刻洛斯用同种剑技挡下了布鲁斯的突袭。

哼哼,这小子虽然胆小怕事,喜欢偷懒,但总归是有天赋的。是块好玉,得好好打磨打磨。

“激流。”

木剑迅速刺向刻洛斯,划破空气的声音就像划破水流一般,难怪这招被称为“激流”。刻洛斯刚使出三芒斩,刀尖还朝向地面,只好迅速拿起刀柄防御这一击了。

只听见木头断裂的声音,空气突然安静。

“实战的话,我是死了。”

“是呢。不要老想着防御,其实你可以进攻。”

“这……怎么进攻啊?”

“方法很多,可以向对手投掷飞刀;也可以降低重心,瞄准敌人的**攻击,配合敌人自身的速度,肯定能造成不凡的伤害。”

“哦……”

刻洛斯很可能不会这么冒险。

“休息一会,等等继续。”

“啊?”

时间在悄悄地流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