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在地府当鬼差》李爱卫玠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姐在地府当鬼差全文在线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姐在地府当鬼差》目前已经全面完结,李爱卫玠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我有痒痒肉”创作的主要内容有:据传冥界有一城,名枉死
城中设一殿,为枉死殿
专司枉死之人,或有冤仇未了,或有心愿未消,皆可于司内陈情,由专司该职的阴差,逐一完成
待恩怨了结,执念尽消,枉死之人才可入冥府酆都,历六道轮回
李爱就是枉死殿的鬼差,自然她也是一个枉死之鬼
在枉死城停留百年,她替诸多的冤魂了结仇怨,完成心愿
只是为的增加修为,去手刃仇人
只可惜,当她有能力报仇的那一天,她发现,这个仇她已经报不了了
【轻松,微恐灵异+1v1+单元治愈(致郁)故事】

小说:姐在地府当鬼差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我有痒痒肉

角色:李爱卫玠

评论专区

汉末帝业:感觉是个在逃精神病罪犯,这个作者。。

如果你是菟丝花:建议女主控们避雷袖侧这个作者

阴影之主:干的噎喉咙

姐在地府当鬼差

《姐在地府当鬼差》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3章 李爱的傀儡大姐

她还没来的及多想。

猛地就听“哐当”一声,卧室门狠狠的被打开。

“谁,谁在那?”

大霞看着黑洞洞的大门,吓得声音都有点抖,可她还是壮着胆子喊了一声。

“大半夜,不睡觉,你嚎什么?”婆婆这时打着哈欠,从门里出来。

“妈,刚刚您开的门吗?”大霞惊恐的指了指门。

“我哪开门了,不是你刚抽风给推开的。”婆婆没有好脸色的训斥着大霞。

可突然客厅佛龛上红烛形状的长明灯,剧烈的闪动着。

一阵阴风在客厅呼啸,整个客厅瞬间降了好几度。

大霞的婆婆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正看见大霞一双眼睛惊惧的看着婆婆身后,吓得说不出话。

“干啥呀,装神弄鬼的。”婆婆厌烦的看了她一眼,顺着她看的方向回头。

就见一个空啤酒瓶子悬在半空,发出诡异的绿光,大霞婆婆还来不及反应,啤酒瓶就重重的砸在了她的头上,血水瞬间流了下来,整张脸一片血红。

大霞婆婆一个趔趄,摔在地上,下意识的捂住了头上的伤口,还来不及感受到伤口的疼痛。她就透过手指,看到各种杯盘碗盏纷纷飘在空中,朝着她猛砸过来。

“救命呀,杀人了。”

大霞婆婆抱着头,拼命的哀嚎着,声音变得尖锐刺耳。

屋里床上那个瘫痪的公公,此时也正被自己的拐棍狠狠的抽着。

看不到任何人,只有一个拐棍,仿佛活了一样,凌空抽着,抽的他身上一道道伤痕。他在睡梦中被抽醒,一时都忘了呼救,吓得尿了一床。

“是不是特么找抽,几天没打你,给你脸了,敢跟我妈闹了。”

大霞的老公听到了外面的声音,还以为是婆媳又吵起来了。

被扰了好梦,一肚子气,骂骂咧咧走出来。可看到眼前那一幕,他彻底傻了,一屋子狼藉,地上拼命护着头哀嚎的亲妈,还有一边已经吓的哆嗦的大霞。

他还来不及问大霞怎么了,就觉得脖子上一股无形的力道,将他整个人腾空提起,他惊恐的看着面前,那里空无一物,脚因为窒息,拼命的抖动着。

可不管他怎么挣扎,脖子上的力道却都有增无减。更加暴戾的气息,在屋子里面弥漫着,屋内隐约都能听到风的呼啸之声。

家具,吊灯都被震的抖动,劈啪作响。

“妈妈。”

在这危急的时候,小童揉着睡的迷糊的眼睛,走出卧室。

眼看着一旁的五斗柜就要倒下,原本吓的不敢动弹的大霞,拼命跑过去,一把抱住儿子,五斗柜重重的砸在了大霞的背上。

大霞痛呼一声,却看见眼前正蹬着腿的小童他爸面前,似乎有一个很虚很虚的虚影,正掐着他的脖子。

这个虚影的衣服怎么那么眼熟。

她现在也来不及多想,脑子里唯一想的就是死死的护着自己怀中的孩子。

“呔,姑奶奶在此,大胆鬼祟,还不束手就擒。”千钧一发之时,防盗门被撞开,一个身影跳入屋中。

来人看上去40多岁,身高1米5左右,体型偏胖,身穿一身大红花面棉袄,头戴军绿棉帽,斜挎一个绿色帆布老式军用背包。手持擀面杖,正指着杀人未遂的那只鬼。

屋内顿时鸦雀无声,三人一鬼都怔怔的望着来人。

来人甩了甩头,棉帽子跟着颤了颤。

“诸位,请把目光从姐的绿帽子上移开。”

………

大年三十的凌晨,街上空荡荡的。

大霞此时正疑惑的看着不远处,自言自语,比比划划的救命恩人。

刚刚,这个大姐只是一声大喝,拿着她那擀面杖挥了挥,屋里就停止了闹腾,孩子他爸也一下摔在地上,虽然伤的不轻,总归是剩了那么半口气。

紧接着,这个突然闯进来的大姐带着满脸猥琐的笑容,搓着小手,走近几步,对着她们说。

“几位过年好呀,今天这个鬼,我给大家除了。大过年的我特意跑过来加班,是不是诸位能意思意思?”说着两个手指头搓了搓,做了个数钱的动作。

不出意外的,她那个铁公鸡的婆婆和糖公鸡的老公,努力装着死。

大霞心里骂了句,“活该整死你们这群王八犊子。”

她拉着儿子,对着那大姐,指了指卧室,示意她稍等。

高人大姐满脸堆笑,歪头跟她比了个ok。

大霞把儿子送到床上,就去自己包里拿出仅有的100多块钱,狠狠心又把自己那个1克重的k金戒指拿上。

出门就恭敬的递到大姐手上。她眼睛的余光看到,她婆婆正捂着脑袋,拼命向她手里张望。

“多谢金主。”高人大姐笑的接过东西,“能送送我不?”

于是,大霞这一送,就被那大姐拉着走了很远。现在又被大姐要求,别动,等她一会。

远处的高手大姐,此时正在数落面前的一个老头。

如果大霞能够看到,就会发现这个老头和大霞他爸那个照片里一模一样。面容憨厚,穿着一身破旧的中山装。

那时,他爸走的匆忙,家里又没什么钱,大霞只得拿出他爸仅有的一件还算看的过去的中山装,给他爹做了寿衣。

“老赵头,你让我说你啥好,不是我说你,大过年的,你给我整这么一出。

我今天这平台任务幸亏是我接了,要是换了个别的鬼差,这大三十你找麻烦,不得好好揍你一顿。

更别说要是遇见个炼鬼师,就得收了你,到时候魂飞魄散了,你说你咋办。”

说着她还叹了口气,“怎么越老越糊涂了,你也不是个新鬼了。”

对面的老赵头,低着头,扁着嘴,听着李爱的数落。

“不是,我说委屈你了还?你这岁数跟我这卖什么萌呢?”

“不是,爱呀,我是—–我是想我闺女了,我对不起她呀。看着她现在过的这样,我心里着急呀。”老赵头布满皱纹的脸上,已经是眼泪鼻涕混成了一片。

李爱下意识的后退一步,虽然这个傀儡人本来也不怎么利索,可是也架不住老赵头这也太恶心了。

“爱呀,你让我跟我闺女说几句话行不,我那时候走的太突然了,她连我最后一面都没见着。”老赵头上前一步,抓着李爱的袖子,一通摇晃。

“有话好好说呀,你别撒娇。哎呀妈呀,太吓人了。”李爱被吓得一激灵。

此时不远处的大霞,看到高人大姐,正自己拼命的拽着左右摇晃的袖子,往后躲着。

大霞不自觉的想到,“这就是传说中的人格分裂吧。”

她正想着,就看大姐终于停止了挣扎,浑身一抖,有点扭捏的向她这边蹭过来,边走着,还不时的托托胸。

“霞。”走到离大霞还有几步的时候,大姐喊了一声,可是传出的却是一个苍老的男人声音,这声音还有点耳熟。

“咋地,换个人格,声音都能变,大姐,你这是要上天呀。”大霞不由惊叹。

“大霞。”现在操控高手大姐这具身体的正是老赵头,而在他们不远处,站着一个身着红色斗篷的少女。

少女一张脸隐在宽大的斗篷之下,只能看清苍白的肌肤上,一张粉唇娇嫩欲滴。正是李爱,刚刚那具大姐傀儡的操纵者。

大霞听着对面大姐的呼唤,仔细想着这熟悉的声音,是在哪里听过,却是突然脑中好像一闪,“我爸?”

“你—-你是谁?”大霞声音颤颤巍巍的。

“霞,是我,你爸。”老赵头憨厚的笑笑,眼睛却湿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