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舒情顾长舟)顾总快宠!夫人就是死了的白月光_江舒情顾长舟完整版在线阅读

“你墨进去”的《顾总快宠!夫人就是死了的白月光》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江舒情发生意外死亡,重生成书家大小姐书晴,在江家葬礼上,她见到了原本老死不相往来的前男友顾长舟
后书家出现危机,江舒情主动找到顾长舟谈契约婚姻,想不到这人居然真一口答应了?
相处之中,她不经意的小习惯引起某人注意,马甲猝不及防一层一层往下掉
同时江舒情也解开了自己死亡的真相,解除和某人多年来的误会
顾长舟:我自始至终喜欢的就只你一个,你感不感动?
江:不敢动不敢动

小说名:顾总快宠!夫人就是死了的白月光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你墨进去

主角:江舒情顾长舟

顾总快宠!夫人就是死了的白月光

《顾总快宠!夫人就是死了的白月光》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5章 好戏

婚房内。

江舒情脱掉高跟鞋,有些出神地坐在床沿边。

自从她要嫁入顾家的新闻宣布后,去书家巴结的人就没少过,书卫国愁云密布的脸喜笑颜开。

林蝶和书蜜怨恨的目光更是要把她给灼烧个洞出来!

此时门吱呀一声,男人带着微醺的酒气进来了。

江舒情的身子下意识绷紧。

但顾长舟只是微垂着眼瞅她一眼,安静坐到了屋子的椅子上。

他拿出手机,给神秘人发了条信息:你要求的,我照做了,接下来怎么复活她?

信息石沉大海,没有回应。

顾长舟身边的气压顿时降低。

他沉着脸,微微侧头,流畅完美的脸部线条,异常帅气,也异常冷漠。

江舒情紧张地颤了颤眼皮。

顾长舟算是她见过的男人里,长得最好看的了。

再回想起周池,江舒情都觉得他有些面目可憎起来。

“待会儿不会有人来闹洞房吧?”

“他们不敢。”顾长舟道。

江舒情想了想,也是,谁敢来顾长舟的面前乱舞,这是妥妥的不要命了。

刚想完,门外就有人来了

这位祖宗,连顾长舟都要供着。

“长舟,小晴,你们可要好好努力,让奶奶尽早抱上重孙子呀!”

顾老太太一股脑把红枣花生桂圆莲子塞过来。

“好的奶奶。”

江舒情露出一个非常害羞的神情。

顾老太太满意地走出房门,刚关上,她就一脸孩子气在外听墙角。

一位美丽妇人在旁抽抽嘴角,“老太太,这样不好,我们还是先走吧。”

她正是顾家的原配夫人的妹妹,杨云翠。

“不急不急。”顾老太太道,“长舟这孩子,平时不鸣则已,一鸣便惊人,我就怕他是被我逼得急了,随便找个女孩子回来忽悠我!”

所以她要听听墙角,看看这两个人是不是真的。

屋内,江舒情和顾长舟知道老太太在外面偷听。

在顾长舟皱眉时,江舒情已经淡定地掏出手机,打开一段视频,特意把声音调到最大。

再拉进度调到**,女主角一阵激烈的娇喘就从里面传来。

她知道顾老太太会这样,所以早早做了准备。

“这俩人居然还要看小视频学习?”

“没准儿这是他们的小情趣呢!我们还是快走吧老太太!”

“哈哈哈也是,既然长舟能看这种片子,那就证明他不是性冷淡,哈哈哈太好了!”

顾老太太被杨云翠劝走了。

屋内,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掌突然夺走了江舒情的手机。

视频暧昧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顾长舟眼底阴沉,这女人竟然当他面播放这种东西,还面不改色的。

“怎么了长舟?”

再看这无辜表情,仿佛不知道她在家人面前败坏了他的名声一样。

男人瞬间眼锋凌厉,“私底下不准你这样亲密地叫我。”

好吧。

“好的,顾总。”

顾长舟没理江舒情,他回头将房门打开,发现外面的人不知何时已经走了。

“歪门邪道。”

顾长舟斜她一眼。

江舒情挑眉:“管用就行。”

“你睡地,我睡床。”

一听这毫不怜香惜玉的发言,江舒情皱眉道:“顾总,地板凉,睡地容易得病,要是我生病了,奶奶肯定认为是你没照顾好我。”

奶奶?顾长舟挑眉,这女人一口一个倒是叫得很顺口。

一想,他也觉得对方的话说得有理。

“那一人一半,你左我右。”

“谢谢顾总!”

看着女人开心地上了床,顾长舟死死锁眉。

要不是那神秘短信,他也不至于孤掷一注,非跟这个女人扯上关系。

一夜无梦,二人各自睡了一个好觉。

清晨,江舒情刚睁开眼,便看见男人刚从浴室里出来。

晶莹的水珠顺着黑发滴落,让男人看着比平时少了许多锐利的攻击性,多添了几分性感。

再看这人挺拔的身材和肌肉线条,江舒情啧啧称奇。

顾长舟却是没理她,自顾自换衣服。

突然,江舒情肆无忌惮的眼神定格住,她诧异地指着顾长舟背后,左边蝴蝶骨一道醒目的伤疤。

“长舟、不,顾总,你这背后伤……”

见顾长舟冷冷扫过来,江舒情及时改了称呼。

她记得周池背后同个地方有个这样的伤,怎么回事?顾长舟怎么也有?

“陈年旧伤而已。”

……

楼下,顾老太太看上去很和蔼,吃早饭的时间,话语不断。

“小晴啊,听说你这些年身子骨不太好?”

“奶奶,其实都是些小毛病。”

“小毛病也得好好养养,可别耽误了生小孩!”

“会的会的……”

老太太不放过她,继续八卦:“说起来你和我们长舟是怎么样恋爱的呀?这孩子藏得也太深了!连我这个奶奶都瞒着!”

江舒情也不知该怎么解释。

正谨慎组织着话语,一阵冷松气息靠近,顾长舟牵起她的手,道:“奶奶,我带小晴去医院一趟。”

手心传过来的温暖,让江舒情颤了颤身子。

她下意识想挣脱,但顾长舟握得很紧。

罢了,避免在老太太面前露出破绽来,先这样吧。

车上,江舒情望着窗外飞速掠过的风景,鬼使神差低喃道:“长舟,你相信舒情的死,真的是意外那么简单吗?”

顾长舟正在和开车的贺奇说工作上的事,闻言,侧头皱眉看向江舒情,“你在说什么?”

他没听清。

江舒情一下惊醒,掩饰道:“没什么,我在自说自话。”

重生的事太过匪夷所思,没有人会信她的,唉。

医院里,顾长舟低声向江舒情解释着。

“带你来医院是因为奶奶那边需要一份你的体检报告,所以你配合做完检查就好了,别拖拖拉拉。”

“我没拖拖拉拉,我只是害怕,你让我做点心理准备!”

难得见江舒情露出这么紧张抗拒的样子,顾长舟挑挑眉,眸光微暗,心中忍不住想起一个人。

舒情曾经也闹着不想打针吃药,非要硬扛着让病自愈,真是小傻瓜。

刚想完,电话响起。

“那你准备一下。”顾长舟走出病房去接电话。

江舒情缓了缓,心脏还是怦怦跳,只好悄摸下床。

护士站外,一个护士说:“这是您的产检报告,胎儿一切正常。”

苏瑶儿面带笑意把报告接过来。

“阿池!”苏瑶儿如蝴蝶一般扑过去,那边周池正打完电话。

周池一手接住苏瑶儿,二人亲昵说着话。

突然,周池面色一僵,把苏瑶儿推开了。

“怎么了?”苏瑶儿不解。

“真巧啊,二位。”这时,江舒情冷如冰窖的声音传来。

顾长舟回到病房,却没在里面看见江舒情,相反这时护士站那边,传来一阵喧闹的动静。

有人兴冲冲跑出去看热闹。

“听说正宫在医院检查,不小心碰上丈夫和怀了孕的小三了!”

“这可是出好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