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华时锦)我那柔弱的夫君是个反派全文免费阅读_(我那柔弱的夫君是个反派)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我那柔弱的夫君是个反派》是作者“不思木思”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凡华时锦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十八线女演员时锦穿进自己演的剧本里,成了和她同名同姓的恶毒女配,她是臭名远扬的将军府大小姐和千霜阁的小师妹,是皇权争斗的工具人,更是惨死的大冤种,为了掌握自己的命运,一心想远离朝堂,找个凡人嫁了,于是看上了浮梦轩的老板凡华,于是她开启女追男戏码
知鹿“小姐凡公子被人打了”
时锦“什么我时锦看上的人他也敢打,看我不拿鞭子抽他”
凡华“我自幼体弱多病,恐无福消受时小姐的青睐”
时锦“身体不好没关系,我就喜欢你这一款的”
凡华“时小姐为何揪着在下不放”
时锦“因为我俩很般配呀,你叫凡华我叫时锦,繁华似锦刚好一对,你身体不好,我身体好刚互补”
.……
时锦如愿嫁凡华,婚后发现,他那体弱多病的夫君,竟是剧本里的反派
人前温润儒雅的偏偏公子、身体羸弱,人后冷漠寡情、心狠手辣的大灰狼
时锦“现在逃还来的及吗”
凡华搂着她的腰,嘴角含着笑“夫人不乖,又在说笑了”

小说:我那柔弱的夫君是个反派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不思木思

角色:凡华时锦

评论专区

欢喜债:感觉都很一般…车技一般,故事也俗套。不知道为啥好评这么多。

撞灵就超神:主角被一只萝莉强行纠缠,让主角收养她,在大街上抱住主角大腿喊爸爸让主角被路人鄙视。而主角刚刚救了她。看到主角不但没有揍她一顿扔得远远的,还真的要收养她我弃书了。

折腰:无聊无趣且空虚。男主被塑造得有血有肉有思想有矛盾,女主就像一个美丽的壳,承载了推进无聊剧情的任务。堆砌再多词藻,也不能改变女主这个角色没有任何正常的贪嗔痴恨情感。

我那柔弱的夫君是个反派

《我那柔弱的夫君是个反派》部分章节精彩片段

第6章 白嫖了五百两

按照之前的约定,时锦原路返回和知鹿汇合,发现知鹿已在那里焦急的等她。

见时锦回来,知鹿才松口气:“小姐你终于来了,若你再不回来,奴婢就要回府喊人出去找你了”

“遇到一些事,耽误了点时间”

知鹿关切道:“可是麻烦事?”

她轻松道: “麻烦,不过已解决了”

“小姐现在要去哪?”

时锦想了片刻:“今日已经逛够了,回府吧”她坐上了马车,知鹿紧随其后,车夫接着驾车往将军府的方向。

时锦静坐在马车里,百无聊赖。

忽然马车猛的一晃,猝不及防,时锦的身子从座位上被甩了出去,她反应迅速的扶住车内的座位,着力之后站稳了身子。

但知鹿没有武功傍身,就没那么幸运了。

时锦定神一看,见到知鹿扶着了额头抽吸一声,时锦把她瞧一下发现她额头肿了。

“还好没流血,回府记得擦点药膏就可以了”时锦提醒道。

时锦随着立马询问车夫道:“外面发生了何事?”

“小姐,路上突然出现一辆马车,不小心与我们的马车撞上了”

“那你人没什么事吧”

车夫见时锦关心自己,一脸错愕“啊?……哦,小的无事,只是不知对方如何了?”

闻言,时锦立马从车上下来,知鹿也跟着一起下去。

而对面的之人见时锦从马车里出来,也跟紧其后而下。

时锦对上那人的面容之时,面色一滞,强压心底的厌烦。

该死的命运,躲都躲不掉,她还是遇见了这个老六——絮无尘。

絮无尘视线对上时锦时,眸光一亮,半晌,面露歉意道:“实在抱歉,惊扰了姑娘,还望姑娘谅解”

时锦没搭理他,只是往马路边左右来回观望。

内心吐槽,马路这么宽你不走,偏偏往我们的马车上撞,我有理由怀疑就是这个老六蓄意为之。剧本里,絮无尘就是用多种方式多与时锦制造偶遇的。

絮无尘见时锦不仅对他的话毫无反应,竟在发呆,令他颇为不解,面色也有些难看。

絮无尘身边的侍从,看不得时锦那发呆不理人的态度,厉声道:“大胆,殿下跟你说话呢,怎么没个反应”

时锦内心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面上冷漠:“你哪位?需要我给什么反应?是你们的马车撞上我们,难不成还要我感恩戴德?”语气蛮狠无理,把恶毒女配的气质拿捏了。

时锦就是故意的,目的是在于给絮无尘留下差的印象,想让他打消对她的念头。

“无礼”絮无尘假装斥责身边的侍从,随之偷偷给他投来一个眼色,警告他别坏了他的事。

今日这场戏是他蓄谋的,目的是引起时锦的注意,他若要争储势必借助这将军府的势力,忍一时也没什么。

食香阁的楼上有一道视线关注着他们那边的动静。

絮无尘嘴角上扬,温和有礼道: “我乃絮无尘,下人不知礼数还望姑娘见谅,姑娘的损失我会如数赔偿的”

为了拉近与时锦的距离,絮无尘可是连自称都改了成“我”。

时锦故作惊讶:“哦,原来是二殿下,那好说”眸底却闪过一丝狡黠。

见时锦这么说,絮无尘内心愉悦,还未高兴片刻,却见时锦忽然捂着胸口,面露痛苦之色道:“哎呦,我突然胸口闷,还头昏脑胀,定是方才被马车撞的,既然二殿下想要负责,没个五百两银子好不了”

这光明正大的碰瓷,顿时让在场的人傻眼了。

知鹿:我怎么觉得小姐这行为有些熟悉,上次回京都时,貌似也演过一次。

看热闹的路人小声议论着:“五百两银子啊,这么贵”

“不过看那小姐的模样,好像挺严重的”

“这小姐看病也用不着这么多钱啊”

“对啊”

…………

絮无尘上一秒高兴,下一秒却只想咬牙切齿,瞧着时锦那一副老赖的模样,他心中有恨,但又无可奈何,拿她没办法,只能强忍着心中的怒意。

知鹿察很会言观色,机灵地搀扶着她,担忧道:“小姐,你还好吧”

时锦趁机立马把头倚靠在她身上,虚弱道:“有事,我现如今需要立马回府就医”

絮无尘不假思索道:“姑娘,这一百两是否……”有些狮子大开口了。

“知鹿快扶我到马车上,我喘不过气来了”还未等他把话说完,时锦就有意打断他,摆出虚弱的模样,那模样不像是装的而是真的不舒服。

知鹿赶紧扶着她要上马车,要上马车时,时锦忽然转过身来,后知后觉道:“刚才殿下可是有话要说”

絮无尘闻言,眼睛一眯,眸中暗光涌现,他把刚才要说的话咽进肚子里,他如今的处境很是尴尬,他刚才早已把话放出去,若此时出尔反尔不履行诺言,将会有失于他的威信。

絮无尘露出一丝假笑来:“这五百两银子本殿该如何给姑娘”

时锦垂下眼眸,望着地板翻一个个白眼,明知故问,你刚才恐怕要说的不是这句话吧,不过是迫于众目睽睽的压力,不得已而为之罢了。

转眼间时锦,望着他虚弱道:“殿下送往将军府便可”低眸瞬间眸底掠过一丝得逞。

时锦交代完之后就上了马车,上去之时完全不用知鹿搀扶着她,便轻松上了马车,步履沉稳,身姿轻盈,刚才病态之容全然不见。

时锦进入马车之后,车马立即驾车,马车就这么从絮无尘面前大摇大摆的开走了。

见没了热闹,围观的群众也纷纷散开了。

“噗~哈哈哈”马车内时锦忍不住的发出笑出声来。

知鹿小心翼翼地瞄了一下外边,马车害怕没走远,这笑声被人听了去。

见车已走远她才松口气,颇有些不解问道:“小姐如今得罪了二殿下,有何可高兴的?”

“我就是要得罪他,方才瞧见他吃瘪的样子只觉得好笑”

这话一说,知鹿更加迷糊了,“二殿下与小姐有过节吗?小姐要这么报复他”

她琢磨了知鹿的话,片刻道:“过节?算是吧,还说的通,但报复就严重了”

什么叫算是吧,有没有与别人有过节,不是一想便知吗,怎还不确定呢?知鹿一时半会未理解时锦的话。

知鹿想到时锦的行事风格,知她做事向来随心所意,今日做出这番举动也不奇怪,她忽然理解了。

时锦摸了摸腰间的流云鞭,眼眸微转,陷入了沉思,她希望通过此事,能让絮无尘放下对她不该有的念头。

絮无尘望着远去的马车,心中怒气顿时涌现出来。

这时锦果然和传闻一样蛮横无理,骄纵任性,一点面子都不给他,他还赔了五百两银子,虽然五百两对于他来说没什么,但也不是这么随便花的。好在今日算是达到了与她相遇的目的,为了达成所愿,他只好忍了,日后她若落在自己手上,看他如驯服她。

絮无尘袖子一甩,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现场。

食香阁楼上的一间雅阁内,有人目睹整个过程。

雅间内有三人,坐于主座上的年轻男子正在品茶,他气宇轩昂、容貌俊逸,浑身散发着高贵的气质。而他面对面坐的是一个中年男子,他戴着半边面具,是个谋士。另外站在他们身后的还有一个持剑的侍卫。

絮无声放下手中的茶杯,嘴角带笑,心情愉悦,“二哥今日唱的这出戏着实精彩,不仅没捞到好处,还赔了五百两银子。”

絮无声想到时锦刚才演的碰瓷,于是饶有兴趣问道:”那威远将军之女颇为有趣,竟能让二哥吃瘪,风先生您觉得呢?”絮无声目光移到对面戴面具的谋士身上,想看他作何反应。

风南衣面色从容道:“殿下觉得有趣,那便是有趣的”

“那先生觉得,我二哥想要拉拢将军府的计划能成功吗?”絮无声抛出一个送命题。

风南衣面色从容未见波澜,沉着道:“将军府有一个变数,只要这变数一变,就能改变局观,这能不能成功,就要由殿下定夺了”

“哦?先生您说这将军府的变数是什么,本殿愿闻其详”

风南衣,嘴角微勾,露出意味不明的微笑,道:“将军府的变数便是威远将军之女时锦”

“哈哈哈,好一个变数,好一个由本殿定夺,风先生不愧是本殿看中的人,目光如炬,聪慧过人”闻言絮无声被风南衣的话取悦到了,不忘给风南衣吹彩虹屁。

风南衣客套道:“殿下谬赞了,能为殿下谋事,是风某之幸”

…………

夜晚悄悄降落。

将军府的饭桌上,时锦、时魏和时晟早已入座,气氛温馨。

忽然见身后的管家对着时魏道:老爷,夫人说身子不适,就不与老爷一同吃晚膳了”

“知道了,你叫府医给她瞧瞧”

“好的,老爷”接收的时魏的吩咐后,管家立马退下行事了。

时魏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动起筷子,夹一块肉放到她的碗里来:“锦儿来我们吃”

见时魏又给她夹菜,害怕他又给她堆成一座小山丘,她婉拒道“爹您吃您的,我自己来,不用您辛苦给我布菜”

“好”

时晟瞧见父女二人和谐温馨的场面,心血来潮也凑上一句:“爹,麻烦也给我夹个块烤肉”

却见时魏嫌弃道:“人高马大的吃个饭还需要人帮忙,自个夹”

时锦面上一怔,她没想到时魏这么双标,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时晟,一点面子都不给。

再看看时晟,对于亲爹的拒绝,他面上全然未见伤心之色,只是有些失落道了句:“好吧”然后自己夹了一块烤肉,自顾自的继续吃着手里的饭。

这熟练的模样,看着有点心酸,估计已经千锤百炼是习以为常了,她爹这么双标,她都怀疑时晟是否是捡来的。

时晟瞧见时锦盯着自己看,露一丝尴尬的笑容。

时魏见时锦在发呆,于是赶紧说道:“锦儿别愣着了,赶紧吃”

时锦回神道:“嗯,好”

时锦吃了几口之后,想起今天与絮无尘的事,她觉得有必要和她爹说一下,于是她说道:“爹,有个事和你说一下”

“你说”时魏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今日出门,我撞见了二殿下,他的马车撞到我们的马车上”

时魏闻言脸色一紧,正要开口询问时,时晟先他一步说道:“妹妹,可有受伤?”

“我没什么事”

他们这才松了一口气,殊不知时锦又说一句“我向二殿下要了五百两银子赔偿”

“咳咳咳”还在继续吃饭的时晟,闻言脸上肉眼出现可见的错愕,然后被噎住了,他停下手中的筷子,赶紧喝了口水缓一缓。

普天之下,敢白嫖二殿下的五百两,也只有她妹妹了。

时魏嘴角一抽,半晌才勉强挤出一丝笑意来,“是该要点补偿”

时晟望着睁眼说瞎话的时魏,心里震惊:五百两银子,那算是一点赔偿吗?够买一座宅子了。

这几日时锦的乖巧,倒让他们忘记她之前的骄纵任性的人,这事她做得出来,却也情有可原。

不过时魏他们人护短,倒也没责怪时锦。

瞧见大家的反应,时锦知道大家误会了,掩饰道:“我可没有强迫他,是他非要给我补偿的,那我就要了呗”

“那二殿下就同意了?”时魏弱弱的问一句。

时锦点了点头,坦诚又淡定道: “当然了,他还说改日就把银子送来”

这时时晟心里却有些担忧了,这二殿下不是个善茬,远不像表面上看的那么温和,是个虚伪刁滑之人,此时妹妹惹怒了他,他定要报复回去。

于是时晟好心提醒道:“二殿下远不如表面看的那么简单,妹妹日后还是要离二殿下远些才好,有事就来找哥哥”

时锦了然于心道:“我知道啦,你们不用担心”时锦巴不得见不到絮无尘,但眼下他们已经相遇了,她要做好下一步打算了。

时魏见时锦垂眸沉思,误以为她在担忧,于是他安慰她:“锦儿莫过于担忧,有爹在呢”

时锦抬眸瞬间,眼底盛满了感动与欣慰。这一家人真好,给足了她安全感,有一瞬间她忽然庆幸自己是穿到这幅身体里。

接着他们又继续拿起碗筷吃饭,只是大家忽然变得忧心忡忡,好像有了心事一般。

时魏眼仁一闪,陷入沉思,他觉得今天这事远不如表面的那般简单。

时晟:妹妹这性子还是得改一改,日后若我和爹不在了,就没人护着她了,有机会他好好和她说一说。

时锦:她觉得有些东西她越是想躲就越是躲不掉,就拿絮无尘那事来说,她原以为不去练武场就不会和他相遇,但他们依旧相遇了,只不过是换个地方换个形式而已。难道她真的逃这炮灰的命运了吗?想着她心下忽然变的失落。

后面吃的这顿饭,大家心中五味杂陈,都有各自的心思。

————

浮梦轩暗间内,凡华坐在茶案前悠闲地泡茶,杜轩则站在一旁正和凡华讲述一些事。

“主子,经过属下的调查,时小姐今日闯入暗间之事,应是无心之举,她似在躲什么人,属下猜应该是在躲二殿下?”

“哦,怎么说?”凡华颇有兴趣的问道。

“今日她原与大理寺卿的千金云攸影一起来逛首饰,中途遇见二殿下,在他们说话时,时小姐已不见踪影,那时正是她进入暗间的时候,还有一事今日店里云攸影与木云芝强簪子一事,据廖掌柜说当时是时小姐化解的”

凡华眸底掠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神色:“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杜轩没有即刻离去,而是迟疑片刻又道了“今日还发生一件有关于时小姐的事,属下不知该不该说”

“你既已提起,说来听听也无妨”

“时小姐从浮梦轩出去之后,在街上又遇到了二殿下,二殿下的马车撞上时小姐的马车,时小姐为此向二殿下要了五百两银子的赔偿”

“二殿下作何反应?”

“在众目睽睽之下,二殿下只能同意了”

“杜轩,你觉得时小姐是个什么样的人?”凡华似无心随口问道。

“京都内皆有关于她的传闻,想必如传闻那般骄纵任性、泼辣无理”

“是吗,我倒不敢苟同”

“主子认为她是什样的人?”

“她行为举止皆与旁人不同,是什么样的人,我也说不清,不过却不是如传闻那般”

凡华将泡好的茶,倒进杯子里了,他轻轻地拂了拂茶杯,浅抿一口,忽然嘴角微勾,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后知后觉,发现自己在笑,他嘴角一僵,恢复清冷的面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