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歌李陌尘)我的师父带娃修仙_(我的师父带娃修仙)全集在线阅读

奇幻玄幻小说《我的师父带娃修仙》,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李清歌李陌尘,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怕水的小榴莲”,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修仙文、无系统、收徒、不无脑】
身世坎坷的李清歌,无意之中打开了尘封的玄天门,得到了一整个被封印着的宗门
复仇、问道长生、收徒、发展宗门……
“师父,为什么我的鱼汤里面没有鱼肉?”
“鱼汤!鱼汤!喝的是汤!这肉,还是让为师……”
“师父!师父!你怎么都吐血了!”
“咳咳~胡说,你这孩子小小年纪,怎么还眼花了?”
“师父不哭!我们都在呢!”
“你……我……今天开始,打坐代替睡觉!”
“……”
李清歌:“唉!我这帮徒弟,怎么一个比一个妖孽
为师,可不能落了面子!”
李清歌:“道友,你可要小心了,我这法宝,可是整个宗门!”

小说名:我的师父带娃修仙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怕水的小榴莲

主角:李清歌李陌尘

我的师父带娃修仙

《我的师父带娃修仙》部分章节在线阅读

第3章 门中仙宗(第三更)

就在年轻道人沉默的时候,手中提着的小胖子却剧烈地挣扎,身体也跟着一同颤抖起来。

看到小胖子这个样子,道人急忙解开了绑在他身上的绳子,同时拿出了堵在小胖子嘴里面的布条,将其放在地上。

“阿娘!阿娘!”

小胖子的声音有些奶声奶气的,可是此时却充满了悲伤,小手微微抬起,朝着不远处躺在地上的妇人尸体跑了过去。

由于不知道在水缸里面待了多久,加上过度悲伤,他的身体十分虚弱,三步一摔,几乎是连滚带爬地跑到了尸体边。

“阿娘!阿娘!你怎么了阿娘?阿娘你怎么睡着了?”

小胖子跪倒在尸体旁边,不敢接近,似乎是害怕吵醒自己的母亲,此时他的年龄还不足以让他明白死亡的意义,竟然还以为自己的母亲只是睡着了。

见母亲迟迟不回答自己,小胖子终于鼓起勇气碰了碰自己的母亲,随即双手好像是触电了一般迅速收了回去。

“阿娘你是不是冷了?阿娘不怕,阿娘不怕,狗蛋这里有衣服。”

说着,小胖子就脱掉了自己的上衣,轻轻地盖在了尸体上面,可怎奈衣服太小,无论他如何用衣服遮掩,也不能完全盖住。

妇人的尸体一动不动,眼神看着一个方向,满是怨恨,死不瞑目。

“唉!”

年轻道人长叹一声,解下自己的道袍,只余下里面的白色衣服,将道袍轻轻地盖在了女人尸体上。

看到自己的阿娘被道袍盖住,小胖子趴在她的身上失声痛哭,过了一会,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猛然抬起了头。

“啊!阿爹!阿爹!”

小胖子声音沙哑地哭喊着,又朝着无头汉子的尸体爬了过去,小脸越发的苍白,紧咬着嘴唇,泪水和鼻涕一起在脸上流淌而下,让人看了说不出的心疼。

“阿爹,阿爹……你……怎么?”

看着无头的尸体,小胖子不敢接近,虽然他知道那就是自己的父亲,可眼神之中满是惊恐之色,瘦小的身子止不住的颤抖。

“唉!”

年轻道人摇了摇头,心中很不是滋味,因为他在小胖子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随即便朝着小胖子走了过去。

“也许这就是缘分吧?”

一边说着,年轻道人弯腰摸着小胖子的头发,他能感受到小胖子的身体一颤,身体冰凉。

“孩子,你的父母应当是被马匪杀害的,如果贫道说的没错,你被放在水缸里面,是你的父亲或者母亲所为,他们这样做,是为了保护你。”

“孩子,你的父母已经回不来了,我相信他们的愿望,应该是让你好好活着。我今天遇到了你,就是缘分。”

似乎是想起了阿娘宰鸡的时候,小胖子终于是明白了什么,牙齿紧紧地咬着嘴唇,身体震颤,嚎啕大哭。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狗蛋不要阿爹阿娘离开,狗蛋还想吃阿娘做的吃的,还想让阿爹打屁股,呜呜呜~”

道人不语,让这个孩子宣泄着自己的情绪,他理解那种绝望,正如当初的自己一样。

小小年纪就父母双亡,原本幸福美满的生活被现实无情地碾碎,自己生活过的熟悉的村子现在也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

那帮天杀的马匪,真的是鸡犬不留。

许是哭累了,小胖子眼睛红肿地无声抽噎,嘴里还嘀嘀咕咕地念叨着。

“坏人,为什么!坏人,都是坏人!”

宛如着魔了一般。

“孩子,”年轻道人看了一眼天色道,“该让你的阿爹阿娘休息了,他们累了。你,要不跟我走吧?”

“不!我不走,我要守着阿爹阿娘!”

小胖子执拗地摇着头,随即上前死死地抱住自己父亲的尸体,此时也顾不得害怕了。

道人一愣。

可他不想将这个孩子丢在这里,荒山野岭,无衣无食,一个不过五岁大的孩子又将怎么过活,想了想,开口劝了起来。

“孩子,你就不想给你的父母报仇吗?跟着我,我可以收你为徒,可以教给你本事,等你学成之后,谁杀害了你的父母,我带你去宰了给你父母报仇。”

“你自己留在这里吃什么,喝什么?到时候别说给你父母报仇了,你自己怎么活下去都不一定。听我一句劝,跟我走吧,我必然会像你的父母一样待你。”

“你的父母也不能一直就这样躺在地上,人死了,终归是要入土为安的……”

在道人的劝说下,小胖子有些动摇了,因为他看到了天空中盘旋的秃鹫,正在啃食着不远处的尸体;他还看见大火蔓延,将一切都烧成了飞灰。

他不想自己的父母也这样,即使他万般不愿,最终还是放开了手,转头一脸认真地看着道人。

“你……你真的能教给我本事吗?我要给阿爹阿娘报仇。”

小胖子紧紧地抿着嘴唇,眼神之中满是痛苦。

“那是自然。”

道人说着,从自己身后的木匣子中取出一把带木柄的剑,轻掐道印,一抹淡淡的青光在剑身上浮现,随即道人松开双手,剑竟然颤颤巍巍地浮在半空。

“仙人?你……你是仙人!”

年轻道人笑而不语,一副高人姿态,握着剑柄挽了一个漂亮的剑花,收剑入鞘,潇洒之极。

可心里却捏了一把冷汗,暗道。

‘还好,还好,这次的御物之术没有出岔子,这要是没吓唬住这孩子,就只能……’

刚才是凝神阶修士才能学会的御物之术,他此时处于锻体巅峰,自身微弱的灵力还不足以让他完整施展,只能吓唬一下凡人。

“咳咳~这下你相信我了吧。”

小胖子终于是抬起了头,眼神坚定:“嗯!嗯!我要跟着您学本事!”

“好!”

年轻道人松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地上的两具尸体,叹了口气。

不多时,一个破旧的,已经被烧了一半的房子前。

“好了!”

年轻道人拍了拍手,看了一眼小树下的一个土坟,将手中的铲子斜插在地上。

小小的土坟很规整,四周用石头围了一圈,年轻道人想了想,又伸手从包袱里面取出了两个嫩黄色的梨子,弯腰放在了土坟上,这才走到一边。

一旁的小胖子跪在地上不住地磕头,额头之上已是青红一片。

道人没有阻拦,百善孝为先,小胖子能做到这一步,他欣慰还来不及,又怎么会阻拦呢,只是在一旁看着。

小胖子磕不动了,身子便跪伏在地上,额头一片血迹,声音早已嘶哑,眼睛红肿。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天空已经染上了一抹夜色,小胖子终于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步三回头地朝着不远处的年轻道人走去。

年轻道人看着男孩身后的坟墓,心里暗道。

“你们放心,你们的孩子我一定会好好养大,视若己出,教他本领,教他做人。承你们因果,自然会为你们报仇,不过不是现在,你们的仇,得他来报。”

摇了摇头,道人低头看着站在旁边哭的不成样子的小胖子问道:“可以跟我走了?”

“嗯……嗯!”

男孩点了点头,声音沙哑无比。

随即小胖子好像是突然看到了什么,从道人的身边跑了过去,不一会回来的时候,手里面多了一把手工雕刻的木剑。

道人目光一扫,在剑柄上看到了两个用小刀刻上的字:陌尘

“陌尘?是这个小胖子的名字吗?”

“还有别的要拿的吗?”道人问道。

小胖子看了一眼几乎被烧完的房屋,神色一黯,摇了摇头,声音沙哑,“没有了。”

“那便走吧!”

年轻道人伸手将小胖子抓起,放在了自己的背上,同时脚下升起一抹青光。

“那便跟我,回宗门去吧!”

昏暗的天光之下,年轻道人背着小胖子迅速消失,风儿吹过,待火光消逝,整个村子一片黑暗,唯有野兽与秃鹫的咀嚼声在空中回荡。

小胖子无力地趴在不算宽阔的背上,只觉得耳边风声掠过。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的风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道人温和的声音。

“下来吧,我们到了。”

“嗯~”

小胖子被放在地上,揉了揉眼睛,看向四周。

借着微弱的星光,小胖子发现这是一片偏僻的树林,周围全是高大茂密的树木,而此时二人所在的位置,正是一处低矮的小木屋,屋子看起来十分的破旧,窗框上面的窗纸都破了好几个洞。

“道长,这里就是……就是,我们的宗门吗?”

“咳咳~”

年轻道人四下打量了一番,确认周围没有人,这才牵着小胖子的手走进了破旧的木屋,没有正面回答。

小胖子一脸懵的被拉着走进了木屋。

屋子里面摆放着普通的陈设,一张木床,一个案几,还有一些零星的生活用品,看起来非常的简陋。

小胖子都呆住了,他还以为道人所说的仙人宗门,应该是云雾缭绕,青山环绕,里面奇珍异兽,亭台楼阁应有尽有,可没想到竟然是如此破旧的小房子。

看着小胖子的表情,年轻道人微微摇头,没有言语,带着小胖子来到里屋一个破旧的木门前。

这个木门与门框有些格格不入,就好像是后装上去的一样。

木质的门身上刻着纷繁复杂的印痕,仔细观看便会觉得一股莽荒之气扑面而来,也不知道这个木门存在了多久。

年轻道人在小胖子愣神的功夫,抬起右手抵在了那扇木门上,身上与木门之上,同时亮起了银白色的光芒。

不过令人奇怪的是,这亮银色宛如附着在古老木门上的银河一般,光芒收敛,竟然在缓缓流动。

年轻道人见怪不怪地推开门,随即拉着旁边早就呆若木鸡的小胖子走了进去。

当两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后之时,木门自动关闭,其上的莽荒之力散去,破旧的木屋再一次恢复了宁静,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而年轻道人与小胖子,则是出现在了另外一个地方。

这是门后的世界,准确的说,是‘门’内的世界。

年轻道人领着一脸惊讶的小胖子走在一条山间的小路上,两侧是低矮的山丘,其上植被茂密,生机盎然。

两人沿着小路走了一会,年轻道人便在一个小宅院旁停下。

宅院不大,却也不小,除了中间一个大一些的茅草屋之外,两侧还有三个小一些的。

宅院内的空地很大,其内养了几只鸡鸭鹅,一眼看上去,跟门外正常的农家并无区别,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房后被精心地清理出一片地方,许多挂满了梨子的树伫立其中。

“道长,这个……就是你的宗门吗?”

年轻道人笑着摇了摇头,向一侧指去,满脸自豪。

“那边,才是。”